霸道神仙混人間

第393章 國家榮耀

第三百九十三章 國家榮耀

“這下完蛋了。”

“薑紳死定了。”

“撞倒神門,這個影響太大了啊。”

華國這邊也是議論紛紛。

薑紳這相當於對日本政府扇了一個耳光,絕對是嚴重的政治事件。

大家都非常擔心。

隻有鮑鋼和關海平兩人對視一眼,陰陰而笑,活該,活該這個小畜牲無法無天,你以為在國內啊?

哈哈哈,這下,他下半輩子要在日本的監獄度過了。

卻見這時日本有警察走了過來。

“你們那位是歐省長?”

“我是。”歐楚峰果斷站了出來。

今天小薑為國爭光,他這做副省長的也不會落在後麵,雖然打架不行,但這個時候肯定不會躲起來。

“你們的人推倒了我們的神門,你身為他的領導,麻煩和我們去警局一下。”

“好的。”歐省長也不怕,起碼是個副省級的,諒日本也不會拿自己怎麽樣。

這下好了,華國招商團最大的官和最小的辦事員一起被警察帶走。

鮑鋼抓到機會了。

“這個薑紳無法無天,在國內橫橫也算了,到日本也亂來,這下好了,連累歐省長。”

“就是,我看他這次要在日本把牢坐穿了,但是連累歐省長,實在不該。”

兩人這扇風點火,聽的歐省長的秘書和幾個省裏的幹部相當惱火。

現在什麽時候了,你還有空起內哄?

歐省長的秘書冷冷的看了鮑鋼一眼,然後問向嵐:“這兩位是?”

鮑鋼大喜,還以為是秘書欣賞自己,連忙道:“我是城東區招商局副局長鮑鋼。”

“這是我們局辦公室主任關海平。”

“知道了。”歐省長秘書記下名字,回頭看機會和老板提一下。

身為秘書,他當然知道,這個時候,老板沒有一點怪薑紳的意思,甚至還想努力的救薑紳。

這已經不是個人行為,不是講素質和性格的時候,這是講國家榮耀的時候。

平時你在國內打人,這種幹部肯定不得領導喜歡,但這個時候你不出來打人,簡直就不配當一個國家幹部。

形勢不同了,你鮑鋼還用國內一套來拍領導馬屁。

歐省長還好不在,他要聽到你這話,給你一個巴掌都有可能。

眾人心思各異,但大多數人,這時候都擔心薑紳和歐省長。

日本警方也不多說,先把他們控製在幾輛車裏,一切等警察廳的調查結果。

此時警察廳裏也是熱鬧的不得了。

國家公安委員長兼綁架問題擔當大臣吉野、外務大臣新騰化一、警察廳長官賀川。

三位高官和薑紳坐在一起。

另一個房間裏,歐省長單獨一邊。

“薑先生,這次的事情,搞的太大,推倒神門,等於引起眾怒,我們的國民一定會舉行抗議活動,如果不處置的話,很可能影響到我們的內閣---”外力大臣新騰化一太了解這事的嚴重性。

要是不處置華國人,國內肯定會有遊行示威活動,甚至要彈劾他們的內閣總理大臣的不作為,進而影響到這一界的內閣。

所以他小心翼翼的問薑紳。

因為這人是薑紳啊,不是誰想處置就處置的。

“幹什麽?想判我的刑?信不信我夷平你們神社?”薑紳眼睛一瞪,嚇的三位高官心髒撲通撲通的跳起來。

太野蠻了,這個華國人簡直就是野獸,一點文明也沒有。

他們一點也不懷疑薑紳夷平神社。

現在推倒一個門還好點,要是被夷平神社,那真是舉國丟臉,再也抬不起頭了。

“薑先生別衝動,我們的意思,雙方商量一下,找個辦法,即不讓薑先生為難,又能讓我們平息這件事情。”

你們怎麽平息關我屁事,薑紳本來想這麽說了,想一想必竟自己不能太高調,能低調還是要低調。

“是你們的人先惹我的,三井那混蛋,我一會還要出去找他算帳的。”薑紳笑道。

我草,三井又要倒黴了,三個日本人相視一眼,暗暗搖頭。

不過這事,也的確是三井挑釁在先。

三人頭痛無比。

“三井財團,是我們國內六大財團之一,我們已經約談了三井的會長,一定會給薑先生一個滿意的答複。”

原來那小子是三井財團的人啊,哈哈,又有錢了。薑紳一聽是三井財團的,心中很爽。

“看你們態度也不錯,這次事,我就不與你們為難,這樣吧---”薑紳說的,好像他不追究就是給日本政府麵子一樣,偏偏三位高官也隻能低頭哈腰。

“我叫人頂罪,你們把我們招商團的一兩個華國人,驅逐出鏡,再讓他永遠不準進入日本,這樣,你們有麵子,我也沒事,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麽---”

“--”驅逐出鏡?三高官麵麵相覷。

這麽大的事,驅逐出鏡怎麽夠?

上次你們一個華國人在海上剌死一個韓國人,都判了幾十年,現在你們推倒神門這麽重要的事,驅逐出鏡?

“你們也可以判他麽,不過要和歐省長說,我提供這個人,看歐省長怎麽處理。”薑紳把皮球踢到歐省長那。

“那好吧,我們把歐省長叫過來。”三位高官商量了一下。

“態度自然點,那是我領導,我可不是魔鬼,你們怕什麽。”薑紳提醒他們,別在歐省長麵前像縮頭烏龜,我要低調呢。

三位高官連連點頭,心中想到,華國除了你,其他任何人在我們麵前算什麽?何況那歐省長級別還不如我們。

歐省長一會被叫了過來。

“什麽?找個人出來頂罪?”歐省長還以為要商量怎麽處理薑紳的事情,沒想到結果是這樣。

“是的,歐省長,我們研究過,這件事,是三井犯錯以先,他率先挑釁你們,並用刀剌薑先生,所以被薑先生踢倒,並撞壞了神門----但是,歐省長你也知道神門對我們的意義,所以,薑先生提議,讓你們招商團中,出來一兩個人頂罪。”

歐省長很震驚啊。

一是震驚小日本的態度。

照他前麵所想,小日本一定雷霆大怒,然後發文華國大使館,會提出嚴正的抗議,接著就要大力宣傳,判罰薑紳,搞的全世界皆知。

沒想到,現在小日本態度好的不得了,不但承認自己錯了,還不打算處罰薑紳。

可沒想到還是要找個人出來頂罪,小薑這是想幹嘛?

歐省長看了看小薑。

“歐省長,我覺的城東區的關海平或鮑鋼兩人完全可以為國家貢獻一下嘛,這件事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為什麽不呢?”

上升到外交的高度,雙方又要打口水仗,而且這次薑紳也確實推倒了神門,士氣和麵子上,華國占了上風。

占了偏宜麽,見好就收。

歐楚峰一聽,你小子和關海平鮑鋼有仇是吧。

竟然讓他們為你頂這個?

不過,如果能順利解決,甚至不驚動大使館和外交部,那他這歐省長也很麵子。

這麽大事被他擺平,不驚動外交部,不麻煩上麵的領導,那是多大的功勞。

有人說這事這麽大,能不驚動領導們麽。

驚動是一會事,不麻煩是另一會事,下麵把事情辦好了,領導不用煩心,可以埋頭發展,這樣才證明下麵的人有能力啊。

“你們打算怎麽處理這兩個人?”

“我們打算,判他們損害公物罪,判刑三年,然後驅逐出境,並永遠不準進日本---”。外務大臣說完又加一句“故意傷人罪,我們就不算他了。”

不帶這樣的啊,歐省長一聽,太欺負人了,小薑你這和他們有多大的仇啊,讓鮑鋼和關海平無辜在這裏坐三年牢。

頂罪頂三年,這個有點過份。

但是,這比處置薑紳卻好多了。

當事人沒事,這就代表華國贏了。

原先歐省長已經算過,薑紳這又傷人又推門的,加起來三十年都可能要判的,如果日本再狠一點,死刑都有可能。

現在換成三年,的確算是不多。

薑紳這時說話了:“被我打的是三井財團的人,三井財團知道自己禮虧,回頭會到我們東寧投資八億華幣,作為這次事件的賠償,歐省長,我覺的鮑局他們,為國家貢獻一下,換來八億資金,和我們勝利,完全值得。”

薑紳這話的意思是,我是為國家出麵的,現在占了上風,又贏的麵子,還有八億投資,讓他們兩個坐個三年牢,劃的來啊。

要是處置我的話,我們的上風就變成了下風,投資也沒了。

這個,真的很難選擇。

歐省長也有點為難。

“我能不能打個電話我秘書。”

“當然可以。”

歐省長想想剛才的所見所聞,那姓鮑的好像的確不是什麽好東西,於是打了個電話給秘書。

“那個啥,城東區的鮑鋼和關海平你了解一下,都是什麽人?”歐省長很直接的問。

“他們兩個啊。”秘書猶豫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麽老板突然這麽問,不過,還是說了出來。

剛才他兩啥,說什麽風涼話,在薑紳和你被帶走之後,我個人看,很不團結,沒有國家榮耀感。

“那你聯係一下大使館和國內,把這事和他們說下,還有處理結果。”歐省長把日方提出的要求告訴秘書。

秘書一聽,呆在那裏。

日本搞什麽飛機?不處理薑紳,處理鮑鋼和關海平。

這他嗎多冤啊。

不過,處理薑紳,華國人就會沒麵子,處理鮑鋼和關海平,真正沒麵子的就是日本人。

國家榮耀就是這麽來的啊。

他對兩人也沒好感,同情的看了兩人一眼,然後到邊上打電話向國內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