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神仙混人間

第744章 大聚會

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聚會

薑紳的女人,要麽三個一組,要麽兩個一組,大家平時幾乎見不到,但大家也都心裏有數,薑紳在別的地方還有女人。

平時薑紳怎麽安排沒關係,但是今天大年初一,有人不滿意了。

是誰?葉茜和白潔,還有薑絲絲和小美。

紳哥你太偏心了,去年大年初一陪了別人,前年大年初一也沒我們的份,今年大年初一,輪也輪到我們了吧?

薑紳不約而同接到這兩拔人的電話。

薑紳也難做呢,第一年認識的人少,陪的丁豔他們,第二年和喬菲雪定婚了,陪的喬菲雪,第三年從英國回來,陪的小苗警官和金芷青。

今年大年初一,他中午在喬菲雪家吃的飯,晚上找了借口跑出來繼續陪丁豔和徐麗。

這兩人是他來東寧認識最早的女人,目前也都在溧山支持薑紳的事業,當然要多照顧一下。

不過下午剛到徐麗家裏,接二連三的電話就打進來。

葉茜溫柔無比的道,紳哥我想你了,薑絲絲很直接的說,小美都為了你準備了好幾天。

兩批人都想薑紳了。

薑紳急啊。

不過徐麗最懂薑紳的心了。

聽到薑紳的電話,溫柔一笑:“今天過年,圖個開心,阿紳你把其他姐妹也叫過來聚聚,都在東寧,我們都沒什麽見過。”

小丁豔聽到,重重的點頭。

反正一個人是分,十個人也是分,紳哥這麽優秀的男人,也不是我丁豔一個人霸的來的。

潘雯雯最沒話語權,當初是被薑紳錯上的,現在做到永泰的副總,一年幾百萬薪水,股金分紅更是達上億,死心踏地跟著薑紳。

三女都同意了。

薑紳心中狂喜,不過表麵上還假巴意思,這樣不好吧,太那舍亂了。

你還不夠**?徐麗又好氣又好笑:“別裝了,問問那邊的姐妹有沒有意見,叫她們過來,打麻將,炸金花,我們開兩桌。”

“麗姐。”薑紳興奮的摟著徐麗就親兩下,成熟少婦就是好,最懂男人心。

薑紳馬上打電話過去,先問的薑絲絲,那啥,我這裏有三個姐妹想介紹給你,你們來不來?

薑絲絲是什麽人,以前騷的冒煙的,遇到薑紳後才一心一意跟著他。

二話沒說就笑了:“早就想認識一下其她姐妹。”

然後又問葉茜,我今天要陪好幾個人,你要願意,可以過來認識一下。

葉茜和白潔對視一眼,馬上點頭,早就要這樣了,你知道嗎,每次我們們兩個,都不是你對手。

葉茜有時還叫潘雯雯做替補的,和徐麗、丁豔也算有點熟悉。

於是幾個電話一打,今天要陪薑紳的,就達到七個。

七個人女人一起聚會,這是薑紳人生中最多的一次,心中的得意和激動,自然不用說。

所以今天薑紳心情是很不錯的。

不過那兩撥人還沒來,薑紳就接到葉落根的電話,著實被他把心情破壞了一下。

“有個非洲來的瘋子,大過年的,想到東寧找我麻煩。”薑紳摸著丁豔的小臉:“心情被他破壞了。”

“叫胸毛,讓胸毛搞定他。”丁豔現在是丁總,久居高位,自有一股氣勢,眉毛一揚,當即立斷的要薑紳找胸毛。

“聽說胸毛最近在搞移民,說是想住m國去,這斯是越活越膽小了嗎?”徐麗在邊上輕笑。

“m國那這麽好移的,他是上次在m國看到一個留學生,對人家一見鍾情想泡人家,移到m國可以近水樓台。”薑紳笑道。

“還有這種事?他不是有老婆的麽?他還想包二奶?”潘雯雯很三八的問。

“他想學我,包七八奶,哈哈,不過那大學生,聽說不怎麽吊他,胸毛這貨發誓了,因為他和老虎打了賭,三個月要泡了那女大學生。”

“就胸毛身前那一身毛?三年恐怕也泡不了吧?”丁豔為胸毛擔心。

“哈哈。”眾女嬌笑。

笑聲未停,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來了?”薑紳和丁豔同時起來。

潘雯雯跑去開門,薑絲絲和小美率先趕到。

今年冬年東寧的雪有點大,兩人圍著圍巾,穿著皮草,頭上全是飄浮的雪花,卻難掩臉上激動。

“這位一定是絲組了,快請進。”潘雯雯熱情的拉著兩人的手。

小美開始還有點膽卻,不過看到薑紳在,再一看眾女的熱情,也慢慢放開了。

到是薑絲絲,年紀和徐麗差不多,經驗豐富,幾句話的功夫,就和眾女打成一團。

薑絲絲是比較喜歡打牌的,和眾女一熟,就吵著炸金花或打麻將。

她們現在有五個人,自然隻能炸金花。

可才發了兩副牌,葉茜和白潔也趕到了。

這下七個女人到齊,現場鬧哄哄的倒也很好玩。

薑絲絲眼珠一轉,拍案而起:“今天人太多,咱們來個新玩法。”

“什麽玩法?”徐麗自然不甘示弱,薑紳不許她們爭風吃醋,但是今天是三批女人,也不能丟自家的臉,潛意識裏,還是有點把她們當對手的。

“還是炸金花,一人拿一千塊錢出來,玩半小時,點一下錢,贏的最多的一個,先陪薑紳,然後重新開始,一人一千,半小時後,再找出一個接著陪薑紳。”

“嘶”丁豔驚呼:“那要老輸的人,不是要等三個半小時?”

“就要這樣,行不行?”

“行,當然行。”薑紳在邊上哈哈大笑的點頭。

“誰怕誰啊。”白潔的小臉躍躍欲試。

“那我先進去洗澡了,哈哈哈。”薑紳洋洋得意的狂笑而去。

今天在場的女人,文化水平都不是很高,換成方甜、喬菲雪等人在這裏,這個提議估計要被否決。

會是誰先進來呢?薑紳洗完澡一個人躺在裏麵的**,他沒神念,自己在猜。

‘薑絲絲?’‘葉茜?’這兩個是老江湖,估計贏麵最大。

不過半小時後,進來的人讓他大貼眼鏡。

“嘻嘻,紳哥。”小丫頭丁豔俏生生的露出一張臉來。

“你贏了?”薑紳又驚又喜。

這麽多女人裏,其實他最疼的也就是小丁豔了。

“姐姐們都讓我,所以我贏了,嘻嘻。”丁豔一路笑著,奔到薑紳的**。

“小白潔,也和你一樣小啊,怎麽不讓她?嘶,你個小丫頭,也學會賭錢了---哦---輕點---嘶---”薑紳閉著眼睛,按著丁豔的頭。

大年初一的晚上,外麵滿天的煙花,裏麵滿室春光。

薑紳一路折騰到晚上一點多,眾女一個個累的昏昏沉睡。

數分鍾後,有電話打進來。

“紳哥,你說的葉子鋒,到了東寧,我們守到他了。”老虎在電話那頭有點興奮。

葉子鋒可不是一個人來的。

他吃晚飯前從溧山出來,因為溧山正在炸山修路,路不好走,到了溧州後,馬不停蹄坐火車趕到東寧。

薑紳也猜想過,他要來東寧,最快的路就是走火車。

胸毛的人在公路上等,老虎的人在火車站守。

果然守到了他。

這貨下了火車竟然還有人接他。

老虎一看,接他的是兩個黑人。

應該是他從非洲帶過來的,一直住在東寧。

葉子鋒從溧山回來,就會和了這兩個黑人,三人交頭接耳一番後,打了一個麵的,趕向薑紳所住的小區。

今天薑紳沒住自己家裏,這三人到薑紳家裏撲了個空,看看一片漆黑,葉子鋒有點鬱悶。

他站在那裏想了想,拿出電話,拔了一個號碼。

號碼是薑紳在溧山上班時用的,‘你撥打的電話已經關機。’薑紳休息都關手機的。

“草,打不通,這狗日的,不知現在睡在那個女人肚皮上。”葉子鋒惡狠狠的罵著。

“我睡你姐肚皮上好不好?”葉子鋒話音剛落,身後響起一個懶洋洋的聲音。

包括兩個黑人,三人同時回頭,看到身後突然多了一個人。

這時是晚上一點多近二點,換成其他人,早嚇的魂飛天外。

葉子鋒卻是沒有一點情緒的變化。

睜著眼睛看薑紳:“你就是溧山縣新縣長薑紳?”

“我是薑紳,你是葉子鋒?”

“我就是你葉爺爺,你有種啊,敢弄我們葉家的人,還敢在東寧找上門?”葉子鋒獰笑著走上來:“別說我不給你機會,你也給我跪著,我饒你的狗命。”

他這一動,邊上兩個黑人嗖的一下,同時向薑紳躍過來。

“尼嗎的。”薑紳一聲怒叱,葉子鋒隻覺的眼前一黑,什麽也不知道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等他醒轉過來,發現自己被綁的嚴嚴實實扔在地上,四周好像是一個廢棄工場。

“唔、唔---”兩個黑人也被捆的和棕子一樣在地上悶哼。

“這是那裏?薑紳你敢綁架我?快放了我,有種我們單挑---”葉子鋒又驚又怒啊,沒想到自己剛找到薑紳就暈倒了,然後被抓到一個神秘的地方。

這一刻他有點相信爸爸的話了,薑紳這貨真是流氓。

“你敢來殺我?我為什麽不敢綁架你。”薑紳手上多了兩把槍。

這是兩黑人身上的手槍,他們兩人坐飛機到華國,肯定帶不來手槍,這槍不知走什麽渠道帶進東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