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起起落落有幾何

第38章 奇怪的爺孫

第三十八章奇怪的爺孫

育兒室裏的異動,元昊是沒有絲毫的察覺,可是卻引起了那些等待培育的蜘蛛卵的一陣陣躁動。由於元昊體內的《六字吐納法》自動運轉下,將育兒室的靈氣給吸收得一幹二淨。

“蛛母,不好了,育兒室的那些卵,快要死了,這可如何是好?“

“什麽?那些亂馬上就要孵化了,是哪個混蛋幹的好事,帶我過去看看。“

說著黃金蛛母帶著手下來到了育兒室。

“蛛母您看,那些卵都顯得毫無生機了。“

蛛母自然看到了,但是她並沒有收一句話,而是死死了盯著被蜘蛛絲包裹的元昊。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這個人類小子搞的鬼。“

“可是,蛛母,他一直都是被我們的蜘蛛絲給包裹著的啊,憑他的的本事是不可能逃脫的,那何以見得是他搗亂了?“

“你們太小看這個人類小子了,你們有沒有注意到那些卵跟平時不一樣,平時各個晶瑩剔透,現在了幹癟得跟一個個幹果似的,這說明什麽了?“

“難道是缺乏靈氣滋潤?“

“不錯,我進來的時候絲毫感覺不出育兒室的靈氣存在,既然我的這些卵如此幹癟,那靈氣自然不是他們吸收的,肯定是這個人類小子將靈氣吸幹淨了。哼,這次看我不稟明主人,將他賜予我,然後將他的腦髓吸幹淨。為我的這些孩兒報仇。“

說完,憤憤了離開了育兒室。

元昊對此依舊是一無所知,還在不停了轉化著這些奇怪的氣體,隻是感覺自己的心跳一直在加速,感覺都不屬於自己的了。還有全身燥熱,熱氣騰騰了,隨著時間的增加,感覺自己身上像是給丟進了煉鋼爐一般了火燒火熱。伴隨的是一種未知的力量像是要掙脫自己,但是又受到自身的束縛。就這樣一直在體內衝撞著,好不難受。殊不知除了體內的這股莫名的氣體再和自己較勁,能不能逃過此劫都不好說,如果不能盡快將這股不知名的氣體給吸收,哪怕是穩定住也好啊,不然一定會給這股莫名的氣體給燒成一具幹屍的。

即便他能壓製住體內那股亂竄的氣體,但是出來以後了,把人家了育兒室給搞得烏煙瘴氣的,黃金蛛母會輕易饒了他麽?不過現在他是不知道,也就不擔心。

體內那股磅礴的氣體不斷了上躥下跳,攪得元昊心中一陣陣了悸動,照這樣下去不行啊,我得趕快想辦法。

可是元昊這是過分擔心了,為什麽了?要知道靈氣這東西,對於能熟練掌控他的人來說那是相當了珍貴的,可是對於普通人來說,第一次接觸,一下子吸收了如此數量的靈氣,那肯定是吃不消的。這就好比一個窮鬼,平時隻能勉強維持溫飽問題,突然一下子給他大補,今天鮑魚,明天海參,後天鹿茸,變著法子得狂補營養,肯定是不行的,凡事得講究一個循序漸進。是啊,既然是這麽一個理,那為什麽又說元昊是過分擔心了?其實道理很簡單:《六字吐納法》不是普通的練氣心法,是一為高人留下的,至於這位高人是誰,稍後大家就會知道了。來曆可是不凡,吐納法本身就是運用心法將各種稀薄或者磅礴的氣流轉化為自己的,並且儲存在體內,像今天這樣如此濃鬱的靈氣,對於吐納心法來說本身就是一個‘大補’,當然不是說心法自身有生命,而是心法也是需要去不斷領悟和提升的,那一開始元昊出現的種種不適,其實就是心法本身在適應得過程,隨著心法自身的不斷熟悉這股未知的氣體,也就是不斷了征服著它的過程。就這樣心法對抗著靈氣。可別忘記了,元昊還修習了另外一門絕世武學‘斷水流’。這可是一門至陰的武學。大自然的萬物,講求的是陰陽調和,此時的元昊就是陽氣過盛了。此時急需調和。那就交給‘斷水流’吧。不斷了推演著心法和口訣,來抵消靈氣過於磅礴帶來的衝擊感和不適感。

這樣經過《六字吐納法》的梳理,以及‘斷水流’的抵消,元昊身上那種火燒火熱的不適感不斷了減輕,身體也由原來的滾燙發紅,慢慢了變成了正常的膚色,體溫,呼吸,心跳也趨於平常。

元昊算是因禍得福了,經過這麽四個多小時了時間,他已經不再是一個平凡人了,是一個現代的修真者。而且已經突破了修煉的第一個屏障,進入了黃階中期。離黃階後期可以說是一步之遙,那也是一層窗戶紙,隻要勤加修練,那遲早也能到達後期。

古代修真者從低到高分為修真者的修為境界共分為十二種,從低到高計有:練氣、築基、開光、融合、心動、靈寂、金丹、元嬰、出竅、分神、合體、渡劫、大乘。每種都有上中下之別。 (另一說是:練氣、旋照、開光、融合、心動、靈寂、元嬰、出竅、分神、合體、渡劫、大乘)

現代的修真者就沒有那麽麻煩,分了也沒有那麽詳細,按照勢力高低分為:天道,天階,地階,玄階,黃階。其中每一個實力階段又分為初期,中期,後期;每一個小階段都有巔峰。也就是初期巔峰,中期巔峰,後期巔峰;每一個後期想要晉級下一個階段就要經過大圓滿的過程。也就是黃階大圓滿,玄階大圓滿,地階大圓滿,天階大圓滿。之後榮升天道。至於天道以上時候還有,不得而知。

這一切元昊自然是不知道的,我後來他的師傅告訴他的。

時間來到了過得很快,轉眼到了晚上了。

“主人,您回來了。“黃金蛛母帶著手下的族群上去拜道。

要是元昊在此一定嚇得個半死,這些蜘蛛此刻都是人心態,一個個體態風韻,麵容姣好,身著各色的衣服,十分華麗。舉手抬足間顯示出良好的修養。哪裏還有之前的那種麵目猙獰的樣子啊。

“嗯,洞府是是不是有什麽生人來過啊?“這老頭提鼻子一問,就知道是怎麽回事了。

“啟稟主人,的確有生人來過,還把您的育兒室給弄得烏七八糟的,我也不好私自處置,等著主人回來發落了。“黃金蛛母恭敬了回答道。

“嗯,你命人把還小子帶來吧,竟敢破壞我的育兒室,我倒是要看看他又幾個腦袋,又有什麽本事。“說完撩袍子坐,牽著旁邊一個像小仙女一樣的女孩子。飛身而起,來到了那閣樓上。。

“爺爺,你說那小子是什麽人啊,膽子那麽大,敢破壞您的育兒室,叫我看啊,我們就應該將他挖個坑,種在育兒室裏,然後用爺爺教我的聚靈陣,和分解大法,慢慢了將那小子給變成育兒室的肥料,嘻嘻!“

說話的是一個十歲不到的小女孩,長了那個水靈,一雙大眼睛,睫毛長長的,忽閃忽閃的,透露出了幾分靈性。有一米五左右的樣子,身穿一席白裙,腰間是一條銀色的絲帶,頭發很自然地披著,猶如一掛黑色的瀑布一般垂在身後。說話聲音很清脆,笑聲仿佛銀鈴般一樣清亮。

那說這小女孩是誰了,複姓慕容,單名一個小小。是這銀發老頭子收留的一個孤兒,五年前,老頭外出遊曆山河的時候,在雁蕩山腳下的一個村子裏幫助村名治療瘟疫,得知慕容小小一家六口人如今都已離世,剩這一根獨苗,於是將其帶在教她識文斷字,學習武功。時間長了了,就認了幹孫女。銀發老頭也沒個閨女兒子,自從收養了小小,視如己出。一直很寵愛小小。一有時間了就帶著小小四處遊曆,漲見識,同時也是培養她獨立能力。

“該殺,該殺!“旁邊一隻鸚鵡插話道。

“你給我閉嘴,整天就知道殺殺殺,幸虧你不是個人啊,你要是個人的話,不知道多少人給你殺了。“

小小叉著腰嗬斥著這隻打岔的鸚鵡。“你就不能像小綠一樣,斯文點麽,真是的,為什麽同樣是鸚鵡你們的差別咋就那麽大了。“

說完,對著另外一隻停在爺爺身邊的一隻綠色的鸚鵡招手,示意她過來。

大家可別小看了這兩隻鸚鵡,可不是一般了品種,有個響亮的名字‘南紫金剛鸚鵡’和‘綠翅金剛鸚鵡’。說起這兩隻鸚鵡來頭可大了。

紫藍金剛鸚鵡是鸚鵡家族中個頭最大的成員,體長可達1米,體重超過1.5公斤。鮮豔的藍色羽毛和彎鉤一樣的巨大鳥喙使得它們格外惹人注目。紫藍金剛鸚鵡擅長交際、頑皮而又聰明。然而人類的獵捕和對自然環境的破壞,使得野生鸚鵡的數量在持續減少。野生紫藍金剛鸚鵡的故鄉是巴西。全球95%的野生紫藍金剛鸚鵡棲息在此。紫藍金剛鸚鵡是世界上最珍稀的生物,由於身價昂貴,它們一直是逐獵的對象,如今這種珍稀的生物正麵臨著生存的危機。

綠翅金剛鸚鵡產於美洲熱帶地區,是色彩最漂亮、體型最大的鸚鵡之一,麵部無羽毛,布滿了條紋,有點像京劇中的花臉臉譜,興奮時可變為紅色。尾極長,屬大型攀禽。綠翅金剛鸚鵡身長90-95cm ,翼展125cm,體重1050-1700g,壽命80年。表麵看來,它很容易和五□□剛鸚鵡相混淆,兩者的主要區別在於五□□剛鸚鵡的背部有黃色羽毛,而紅綠金剛鸚鵡的背部羽毛則為綠色;紅綠金剛鸚鵡的個頭比黃藍金剛鸚鵡大些。成鳥的頭、頸部、胸部和翕兩側是美麗的紅色羽毛。肩和三級飛羽綠色。背部,臀部和尾巴上麵是藍色。尾巴是紅色和藍色相間。尾覆羽淺藍色。下顎骨的上層主要是白色或象牙色,較低的下頜骨黑色。麵頰是□□的皮膚,覆蓋著紅白色的羽毛呈現蛇狀細紋。虹膜淡黃色。腳黑色。

平時了,小小十分了疼愛這兩隻鸚鵡,經常都從外麵帶些堅果啊,新鮮的水果啊,肉啊,各種的好吃的來喂他們。並且給他們取了名字,一隻叫‘小藍’就是紫藍金剛鸚鵡,一隻叫‘小綠’就是綠翅金剛鸚鵡。小藍了是雄鳥,小綠了是雌鳥。

“小綠,你最近咋了,都不理我了?“藍紫金剛湊上前去問道。

“我為什麽要理你啊?我們很熟麽?“綠翅金剛鄙夷了回答道。

“這。。。。。。。我們怎麽不熟啦,你看,我們都是鸚鵡是吧?其次我們個頭都比較大?最後,你不是也沒有對象麽,我也還單身了!嘿嘿。“藍紫金剛厚顏無恥了說道。

“呸呸呸,誰跟你都是鸚鵡啊,我是,你不是,沒見過你這麽好色的鸚鵡,簡直給我們鸚鵡家族丟臉。。。。。。“綠翅金剛生氣了說道。

“你聽我解釋麽,上次見到的那隻畫眉啊,真的長了很美麗啊,你不覺得麽,渾身雪白,一對黑色的眉毛,我從來沒有見過那樣漂亮的畫眉。要是能讓我再見她一次,我就甘心了。上次沒來的及問問她家住在哪裏,叫什麽名字,嘿嘿。。。。。。“藍紫金剛還在爹爹不休地說道,沒有發現小主人慕容小小拿出那根隨身攜帶的小軟鞭,一鞭子就抽了過來了。

“我叫你花心,叫你花心,看我今天不抽死你!“小小邊抽邊罵道。

“哎呀,我了姑奶奶啊,別抽了,你不知道你這個鞭子抽起來是有多疼啊,你看把我了羽毛都給抽掉了。還抽啊,我錯了還不成麽?“藍紫金剛抱頭鼠竄著。小小在後麵追。

“活該,抽死你,哈哈!“綠翅金剛在旁邊拍著翅膀叫好。

“老主子啊,快救我,不然我就命不久矣了!“藍紫金剛跑到銀發老頭的身後,躲了起來,還嘴裏向老主人求救了。

“哈哈,好了,好了!小小,看在我的麵子上,就讓他這一次吧。行不?“銀發老頭慈祥了說道。

“哼,看在爺爺的麵子上,姑且先記下,下次再犯花癡,定不輕饒。“

元昊已經帶來了,有那麽一會了。由於剛才發生這麽一出小插曲,也沒人稟報說人已帶到,等到鬧了差不多的時候,黃金蛛母,當然現在不是蜘蛛形態了,是一個美婦人,伸著一身黃裳。像極了仙女。

“主人,人已帶到。!“

“嗯,你們都下去吧!“

“是,主人!“

元昊可是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裏的,驚訝得一塌糊塗,下午看見的蜘蛛會說話,這兩大鸚鵡也會說話,還有這奇怪的爺孫,孫女麵若天仙,老人更是一身地仙風道骨,我這是到哪啦?

真是奇怪的爺孫。

作者有話要說:剛到貴網站,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傷心人的首部作品。您的關注和推薦,是我最大的創作動力。祝大家生活愉快!

初到貴站,上傳作品《人生起起落落有幾何》。

希望大家能夠喜歡傷心人的作品,給予點評和推薦,收藏。

祝大家生活愉快,工作順利!

您的支持將是傷心人創作的最大動力。

插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