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起起落落有幾何

第69章 屠烈的正義

第一章 童年 第一章淘氣...

“昊哥,我們就這樣讓她走了啊?卡裏要是沒錢的話,那我們不是虧了麽?再說回去,我們怎麽交代了?”

二狗沒有任何思索,問了這麽幾個問題。

“放心吧,二狗,卡裏肯定有錢。至於人麽,我們就說對方太強大了,我們也隻是勉強保住了性命。看我們這個樣子不就是最好的解釋麽?”

二狗一想也是這樣的。就是心裏還是嘀咕卡裏有沒有錢。

“走吧,我們去趕去省裏吧。”

一行人,上車,朝省裏趕去了。

話分兩頭。

猴子和小小這邊,從半道將錢轉到了他們車上,然後一行車,直奔省裏而去。

四點多,五點不到的樣子,他們已經來到了省裏的總行。一直在路邊等著元昊他們。

“猴子,這都快五點了,他們怎麽還沒來啊,不會是出什麽事了吧?”

猴子也在著急了。按照規定的時間,他們應該能夠趕到的。可是,這眼看時間久要到點了。

“再等會吧,不來的話,我們再想辦法。”

說話的功夫,見元昊他們的車隊,飛馳而來。

一腳刹車,車子停在了猴子他們麵前。

元昊他們打開車門從上麵下來。

猴子小小,蛛母他們一看,嚇了一跳。這是怎麽了?怎麽每個人都是渾身的傷啊。看這樣子,他們應該經曆過一場激戰。

“你們怎麽了,怎麽各個都傷成這樣了?”小小連忙跑上前去,拽著元昊的胳膊,著急地問到。

“是啊,昊哥,你們遭遇強敵了是不?”

“沒事了,已經處理幹淨了,和對方打了一場,結果不打不相識,對方還給我們付了醫藥費了。”

元昊說了很輕鬆,半開玩笑。

可是猴子和小小還有蛛母自然知道,剛才肯定經曆過一場生死大戰。

“你啊,你,還有心思說笑了。來,我好好瞧瞧你的傷勢。”小小,叉著腰,非常嚴厲地訓斥著元昊。這個凶樣,讓所有人都哈哈大笑。

這媳婦,可是非常凶的。

“放心吧,沒事了,小小。猴子,你進去交接下手續。我就不去了。然後我們今晚就回去。累死了,要好好了睡一個懶覺了。”

猴子答應了一聲好。然後從兜裏掏出一包煙,丟給元昊,知道他沒有帶煙的習慣。都是抽自己的。

兩人相視而笑。

兄弟感情不言而喻了。

元昊抽出一支煙,自己點上,然後丟給了二狗。

就這樣,所有兄弟,都挨個點上了,也不管會不會抽。

要知道,剛才所有人可是經曆過人生最大的一次挑戰了,都十分珍惜眼前的每個兄弟。

一支煙,一瓶酒最能表達此時大家的心情了。

哈哈哈。。。。。。

所有人,都放生大笑起來了。

猴子進去了半個小時,然後拿著手續回來了。

一行人就往趕。

八點鍾的時間,回到了公司。

每個人今天都放假,去睡覺。

很快,市政府這邊接到了消息,已經成功將錢押運到了總行了。

其實,市政府的人第一個得到消息的是,王田。

就在紫嫣將天目,地格,虎丘他們接走時,路上紫嫣撥通了王田的電話。

很快電話通了。

“喂,小紫啊!怎麽樣,事情進展得順利吧?”

“大小姐,任務失敗了。黑熊死了,天目,地格,虎丘三人重傷。”

“什麽?”王田手裏的大哥大,差點丟到了地上。

他心裏十分吃驚,這次為了任務的順利執行,不僅雇傭了東非的鐵血雇傭軍來設置炸彈,還帶來了忠孝堂的副堂主黑虎,加上天目,地格鬥,虎丘,紫嫣四員大將。

按照堂主的建議,根本不用那麽麻煩,隨便幾個人就可以搞定了。誰想,這次不僅失敗了,而且還折損了一名副堂主。要知道,黑虎的修為,自己是知道的,玄階初期。而且不是剛晉階的。這都有三年了。

“你別著急,將他們幾個先送到忠孝堂去。先治好他們,其他的事交給我來處理!”

“是,大小姐,我知道了!”

要知道,阻止的管理是十分嚴格苛刻的,從來隻管結果,不問過程,失敗就是失敗,失敗了就要接受懲罰。輕則斷手足,重則丟性命。

王田放下電話。整理了一下思緒,然後再次拿起電話。撥通來一個號碼。

“爹爹,任務失敗了。看來我們低估了對方了。這次不僅損失了一名副堂主,而且其他三人都身受重傷。”

半響,電話那頭傳出一個老年人的聲音。

“我知道了。讓他們去刑法堂接受處罰吧!既然完不成任務,留著也沒有用了。我不養閑人。”

王田一聽,急了。

連忙替他們求情:“爹爹,這次任務的失敗,責任在我,是我這邊的情報不準確,才導致任務失敗。懇求爹爹饒過他們一次,讓他們戴罪立功!”

又是半響,對方才說了一句話:“好了,就看在你替他們求情的份上,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讓他們一個月的時間給我籌集一個億的資金。否則後果自負。”

“是,爹爹,我一定督促好他們的。”

電話掛斷了。市委會議,連夜召開了。

這時舒秘書就來通知王副市長去開會。

很快,王副市長來到了會議室。

看到該來的都來了。

趙市長也不廢話,開始了今天會議的主題。

“哈哈,沒想到啊,這家保全公司還是很有實力的麽,完成了這個非常有難度的任務。”

“是啊,是啊,看來以後我們銀行的業務總算有了保障了。”

說話的是分行的孫行長。中等個,矮胖,戴一副厚厚的眼鏡。聽著一個大肚子。一看就知道是個長期生活太好的緣故。

很快,各種聲音響起,大致的意思都是誇獎昊天保全公司的。

趙市長,抬手示意大夥安靜。

很快,會場一片安靜。

“這麽晚了,還召集你們過來開會,沒有別的意思,就是談談如何兌現之前的合同細則。”

原來,之前雖然簽訂了合同,但是在場的所有人,都一致認為這次任務他們這樣剛成立的小公司,是不可能回成功的,不成功不成功吧,反正他們還有後手,部隊已經都進駐到了國道318的周圍,隻要元昊他們那邊失敗,立刻就接手過來,讓對方插翅難飛。

就在元昊他們出發的時候,屠烈少將已經帶著部隊在附近蹲守了。基本每個匝道口附近都有至少500人。想得是守株待兔。

就在這功夫,屠烈推門大步走了進來。

人沒到,聲音先到了。

“哈哈,這件事辦的漂亮。讓我都刮目相看了。”

說完話,抬起茶杯大口了喝了起來。也不管這是誰的茶杯。

屠烈是剛剛安頓好了部隊,才趕到市政府的。

“老屠,你辛苦了,坐著歇會吧。”趙市長示意屠烈坐下。

“哈哈,我不辛苦,隻要國家的錢沒有落到不法分子手裏,那我就是類似也是值得的。怎麽著,你們討論得怎麽樣了,啥時候兌現合同了?”

屠烈是個性子直率的人,從軍一生,一直心係國家,是難得的一個將領。

“這不正商量了麽,錢,已經打過去了50%,也就是2500萬。剩下的2500萬,是不是改銀行這邊出了?”

趙市長看了看孫行長。

“這個,2500萬,有點多了。最近銀行的業務也不是很好開展,資金上有點緊啊!”

孫行長才不是傻子了。說完停了一下,又說:”這件事情,本來就不該他們出。這屬於市政府牽頭的合作,本來就不該我們出錢。“

“哎,老孫,話不能這樣說啊!怎麽說這也是為你們銀行辦事啊!市政府牽頭不假,可是我們隻能算是中間人啊!”

就這樣,孫行長和趙市長就在這個該由誰負責出錢這個事情上,來回爭執。

所謂,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沒有誰願意做這個冤大頭。

大家也在互相爭取著自己的利益。

屠烈原本心裏還心裏十分高興地,這下聽得一幫人還在這裏推來推去,不想承擔責任,履行義務。

自顧自地掏出了煙,然後點燃,抽了起來。

要知道,這可是市政府會議,不允許抽煙的。

“我說,老屠啊,你能不能不抽煙了。這空氣不流暢啊,有點嗆。”

王副市長,在一邊受不了這陣煙味,說了這麽一句,就這一句話,可算是點燃了炸藥包了。

“我抽我的煙,礙你什麽事了?你們繼續,崩管我。”

也沒有將煙滅掉,繼續又拿出一支煙,嘴對嘴點上,然後又抽了起來了。

“你你你。。。。。。”王副市長氣得不行,接連說了三個你,硬是拿屠沒轍。

要知道,軍政是分家的,誰也管不了誰。

會議室由一開始的竊竊私語,變成了菜市場一般地爭吵起來了。

。。。。。。

屠烈越聽越聽不下去了。將手裏的煙往煙灰缸一滅。然後騰地一下站了起來。

要知道,屠烈個子很高,塊頭也很大。這噌地一下站起來,把旁邊的一個女領導嚇了一跳。還以為屠要打人了。

屠烈站起來後,將眼前的茶杯往地上這麽一摔。

咣當一聲,茶杯碎成了一堆。

這下,所有人都停止了爭吵,齊刷刷地看著屠烈。

不知道這屠烈發什麽神經了。

隻見屠烈眼珠子一瞪,臉色一沉。

指著孫行長和趙市長,破口大罵起來。

“我說,你們還配不配坐在這個位置上?你們知道麽,為了這次任務,你們知道昊天保全公司,差點全軍覆沒麽?虧你們還說什麽執政為民,我想問問你們,你們這算哪門子的執政為民啊?難道他們不算是我們的人民麽?你們虧不虧心啊?為了點錢,在這裏吵來吵去的,把這個地方當成什麽啊?菜市場麽?我都替你們害臊,如果不想給,隻說,不用找那麽多理由。”

當當當,屠烈說了這麽一番話以後,拿起帽子,轉身離開了會議室。

留下各位領導麵麵相覷。

都覺得屠烈說的話,雖然聽著不舒服,但是道理確實實實在在的。

昊天保全公司不僅保住了他們的麵子,而且保住了國家的錢。再說了,白紙黑字落在紙上的,他們還想推脫不給,這以後找誰替他們做事啊?

每天堅持三到五更,希望各位能夠喜歡我的作品,多多支持。歡迎交流,別帶情緒。祝大家工作生活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