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權婦

第62章 熱鬧

第一卷 無愛之婚 第62章 熱鬧

這話裏的意思……該不會是自己想的那樣吧?

白梓瀾臉色有些難看,“顧小姐,你可是古家人,怎麽能跟北方的星葉財團打過交道呢?”

伏舟故作滿臉的震驚,“哎?!顧小姐是古家人嗎?真的是失敬了啊,要是早知道顧小姐是古家人,顧小姐約我出去,我怎敢不賞臉?”

“就是啊,顧小姐姓顧,不姓古,我們兄妹倆當初對顧小姐那般的冒昧失禮,根本沒敢把人往古家身上想呢。”伏薇柔柔弱弱的笑道。

這樣一番話,頓時讓旁人震驚不已,齊刷刷的看向白梓瀾和顧嬌嬌,姓……顧?不是古?!

你特麽的逗我吧!要不是古家人,他們何必熱臉貼著冷屁股的巴結?!

眾人頓時覺得自己被騙了,當即有人質問出來了,“不是說她是古家的代表嗎?現在卻說不姓古……是把我們當傻子糊弄,還是騙我們好玩?”

白梓瀾輕蔑的撇了撇嘴,眸子裏現出一抹痛快,“我說的是四聲顧啊,你們自己聽錯了,又能賴誰?!不過,顧小姐確實是南方五大族之一的古家代表,她是古家大小姐的玩伴,這一次就是奉命前來的。”

說著,白梓瀾捂嘴輕笑出了聲,故意道,“下次你們可要聽清楚才是,別拿魚目當珍珠,自己白白的巴結錯了人……免得到時候丟人,又要賴在我的頭上!”

是!她白梓瀾就是故意誤導這群人,那又怎麽樣?誰讓他們之前那麽欺負自己的,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報仇,她就是要讓這群人巴結古家的一個下人,到時候看他們誰還敢在自己麵前耀武揚威?!

至於顧嬌嬌,不過是古家的一個下人罷了,哪裏值得她這個白家小姐奉承?她這麽哄著顧嬌嬌,也不過是故意拿她當成報複眾人的棋子,剛才哄著她、奉承著她,不過是耍著玩而已。

眾人的臉色一青一白的,顯然難看至極,更有甚者,羞惱得臉色都有些漲紅不已,顧嬌嬌要真的是古家千金也就罷了,可她隻是古家的一介下人,萬一傳出去說他一個世家豪門大少追求起了別人家的下人小丫頭……以後還怎麽出去見人?還怎麽在這個圈子裏立足抬頭?

眾人被白梓瀾狠狠地耍了一把,裏子麵子全都丟光了。

而這場“誤會”的當事人顧嬌嬌,臉色漲紅的站在那裏,又羞又惱的,偶爾目光飄過白梓瀾得意洋洋的麵龐時,竟然恨意十足!

顧嬌嬌本身就不是什麽大度的人,不然也不會出現在這裏,隻是萬萬沒料到,有人居然敢拿她的身份生事,現在還敢利用她,說她是魚目混珠……難道她顧嬌嬌就是個死魚眼睛?!

她喜歡別人拿她當古家大小姐時的傾慕、崇拜的眼神,卻恨別人當她隻是一介下人時的嫌棄眼神,更恨別人拿她的身份說事!

無疑的,白梓瀾踩上了雷區。

而作為戳穿身份的始作俑者——伏舟兄妹倆,默契的後退幾步,退出這個圈子裏,反正目的已經達到了,深藏功與名。

兩人擺明了想要置身事外,可惜有人不讓他們得償所願。

藍夢快步走上前來,絕美的臉上隱隱的現出幾分仇恨之色,雙眸凶惡的瞪著伏舟和伏薇,口氣好像要吃人一般,“伏舟……葉嫵在哪裏!她到底上哪去了!為什麽還不出現?明明說是三年,現在四年都過了,她人呢?”

伏舟微微一笑,這幾年間他早就習慣了藍夢各種各樣的騷擾,自然不會露出什麽破綻來,“藍女士,我說過很多次了,我們家大小姐在養病,具體複出時間並不確定,連我都不知道她到底身在哪裏,藍女士如果真的有事著急找她的話,不如去sa特勤局問問?”

“就是啊,藍女士,你還是別再纏著我哥了,”伏薇眨了眨眼,滿臉無奈的道,“我們確實不知道她在哪裏,隻是每個月固定一個時間給我們倆發郵件,布置工作內容,我們倆也是給人家打工的,拿著薪酬做事而已,你又何必非要跟我們倆這種小人物糾纏下去?”

小人物?!

旁人聽了隻想翻白眼,你們伏家兄妹倆可是上層社會的新貴,在葉嫵遲遲不出現的情況下,你們倆就代表著星葉財團行動的風向標,真要是小人物的話,怎麽會出現這種頂級宴會內?

藍夢煩躁得有些想打人了,每一次她追著伏舟問這個問題時,兄妹倆總會將皮球踢到司凜那邊,以前是她藍夢笨,居然真的傻乎乎的去找司凜了,可是sa總部的大門還沒進去了,就被sa的人以刺探機密的罪名抓住了,直接送去了龍國官方那裏,最後她是被藍老爺子領回家的。

那一次,是藍老第一次用冷冷的眼神看向她,幾乎瞬間將藍夢沸騰起來的怒火,瞬間從頭澆滅。

現在這對兄妹居然還敢耍她?

藍夢氣得臉色都變了,原本如水的眸子裏迸出一抹隱隱的殺意,眸子瞟過伏舟兄妹倆,忽然輕輕的笑了出來,神色間浮現出一抹森然之感,“那麽,要是你們兄妹倆沒事出個意外,例如車禍、爆炸以及頭頂上飛出來個花盆之類的……你們倆死於意外,葉嫵是不是就會現身了?”

伏舟臉色不變,隻是輕笑了一下,同樣不甘示弱的看向藍夢,“——要是藍夢娛樂偷稅漏稅、權色交易的證據不小心出現在互聯網媒體上,牽連到藍家身上,興許大小姐還真的會現身了。”

“你……!”藍夢氣得胸脯劇烈起伏著,雙手顫抖著,站在那裏,幾乎吃人!

顧嬌嬌隻是短暫的不悅而已,她可沒忘記,自己今天過來的意圖是什麽,目光追尋著伏家兄妹倆,快步追上前來,走到近前時,正好聽見了伏舟的那句威脅,不由得嬌媚一笑,故作歡快的笑道,“葉嫵真的好福氣呢,能招攬得到如伏先生、伏小姐這般優秀而又忠誠的人,哎,我想奪人所愛都不成了。”

一邊說著這話,顧嬌嬌一邊神色幽怨的看向伏舟,眨了眨眼。

伏薇心中頓覺好笑,偷偷地擰了一把自家哥哥,隨即直盯盯的看著顧嬌嬌,露出一抹敷衍般的笑容,率直的朗聲道,“還請顧嬌嬌小姐打消了招攬我們兄妹倆的念頭吧,大小姐在我們最微末之際,伸出援手,栽培出了我們兄妹倆,這麽多年以來,從未苛待過分毫,反而委以重任,忘恩負義這種事情是會被人戳著脊梁骨罵的,那不是我們兄妹倆的行事風格。”

招攬?

伏薇的話語既出,立刻讓旁人臉色驟變,齊刷刷的看向顧嬌嬌,尤其是以還在洋洋得意的白梓瀾為最。

不是她自己說的嗎,這裏誰也不認識,怕出醜,才讓白梓瀾代為引薦的,剛才碰見伏家兄妹倆時,態度就熱絡得讓人生疑,現在看來……嗬嗬噠,原來如此!

所謂參加喜宴是假,其實是古家想招攬伏家兄妹倆!

怪不得向來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古家,居然會一反常態的出現在莊家和白家的喜宴上,也怪不得星葉財團的伏家兄妹倆居然會跟顧嬌嬌認識,原來居然是這樣!

古家玩的這一手可真是漂亮,居然釜底抽薪的想要挖走葉嫵的得力助手!

真要是伏舟和伏薇被挖走了,不就等同於光棍幹司令了嗎?手上再沒什麽值得信任的下屬可以動用,到時候還不是要乖乖的現身,親自出來主持大局?嗤,不然的話,星葉財團那麽一大攤子的事,難道還能丟在那裏不管不問嗎?

旁人各種古怪的視線傳遞過來,讓顧嬌嬌有些不自在,似乎是想解釋一般,有些赧然的垂首道,“伏小姐,我的建議,還請你和你哥哥多加考慮一些吧,不要這麽急著拒絕我,畢竟……我隱瞞身份,與你們結交,也是愛惜你們倆的能力和才華,葉嫵能夠給予你們的,我也同樣可以給予你們,甚至可以給予你們更大的施展空間。”

伏薇似笑非笑的看向顧嬌嬌,薄唇吐出一句讓所有人瞬間安靜下來的話語,“大小姐給予我們的是全心全意的信任和無條件的支持,你……能嗎?”

眾人齊齊沉默,論起魄力,在場誰也不敢說自己真的就比葉嫵更強,她的魄力不在於一擲千金的豪邁,而在於用人不疑的信任,試問,有誰家敢將自己所有的錢和產業全都托付給兩個旁人?自己當起了甩手掌櫃,全都交到外人的手上?

就算是再信任手下的人,也至少會將一部分權力分散到別人手上,或者是安插了自己的人吧?

可葉嫵呢?好像從她接手葉氏開始,就一直都是采取的這種策略,她似乎寧願相信外人,也不會相信自己家的人,隻要被她認為是可造之材,她就會不吝惜她的信任,將全力交出去。

事實也加以證明,那些被她施加以無限信任的“外人”,居然真的一個都沒有背叛過她,而那些被她全心全意信賴和守護的“親人們”,卻一個接著一個的在她背後捅刀子、玩陰謀,難道這就是經商的真諦嗎?

外人遠比親人可靠?

他們真的搞不懂了。

伏薇的話語,瞬間讓顧嬌嬌的臉色變得有些不好看。

為了釜底抽薪的逼葉嫵現身,她可以給予伏家兄妹倆很多東西,包括財富、股份以及發展平台空間,可唯獨不能給他們倆的,就是那兩個字——信任。

誰知道他們兄妹倆的投誠,是不是葉嫵在背後耍什麽手段?背叛過的人,永遠都不會再得到任何的信任。

伏家兄妹倆深切的意識到這一點,所以他們絕對不可能背叛葉嫵。

顧嬌嬌深深地吸了口氣,清純明快的臉蛋上露出一抹萬分認真的微笑,極為肯定的點頭笑道,“伏小姐,我肯挖你們倆過來,自然是會信任你們倆了……請一定要相信我,跟著我,會比跟著葉嫵更有前途的,我會給予你們以最大限度的信賴!”

伏家兄妹倆彼此對視了一眼,眸子裏隱隱的閃過一抹嘲弄和諷刺:真的是說謊話都不帶打草稿的啊。

“多謝顧小姐的肯定和青睞,我和我哥暫時還不想離開星葉財團,還望見諒。”伏薇笑吟吟的拒絕了顧嬌嬌的“懇切”招攬,至於為什麽拒絕,想必在場人都心知肚明。

“那如果我來挖你們呢?”藍夢優美動人的看向伏舟,絕美的眸子裏浮現出一抹迷人的眼波,姿態美輪美奐,宜嗔宜喜的看著伏舟,“如果伏先生和伏小姐肯為我做事的話,我會將我手上得一切產業全部交到兩位的手上,全權交到你們倆的手上,就是不知道,藍家的身份——夠招攬你們倆的嗎?”

隨著藍夢的話語落音,圍觀眾們忍不住輕聲嗤笑了出來,也不知道是在笑什麽。

伏薇挑眉,對於藍夢的故意色誘,心裏很是不喜,說話便也沒有之前那麽客氣了,“藍女士,你是在以藍家人的身份招攬我們,還是以藍夢娛樂集團的所有人招攬我們?前者嘛,我們兄妹來不敢涉足世家圈子,至於……後者……”

話說了一半,伏薇掩唇輕笑了出來,毫不掩飾自己的輕蔑和嘲弄,“你覺得我跟我哥有多蠢,丟下一個千億財團,去執掌一個總資產才看看幾億的娛樂公司?”

藍夢刷的一下臉色變得有些難看,沉默良久之後,忽然咬緊牙關道,“那如果我將藍夢集團的一半產業分給你們呢?”

伏薇冷笑,“那藍女士知道我和我哥每年開出的薪酬是多少嗎?每人五千萬,合起來是一個億的價格……我跟我哥奮鬥幾年,就能買下個藍夢集團,還是屬於我們自己的,我們為什麽要放下這大好的前程,跑到你那裏當個小蝦米?”

這兩個不識好歹的!

藍夢心中震怒,她自以為自己肯將娛樂公司的一半股份交到伏家兄妹倆的手上,已經顯示出了自己的誠意,可是誰想到這倆貨真的就這麽柴米不進,剛才她故意拿出意外這種事情威逼,現在又拿藍夢娛樂利誘,葉嫵的這群手下們果然忠心地很,居然這樣的冥頑不靈!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她藍夢手段太過陰狠了,要怨就怨葉嫵言而無信,說好了三年的時間,卻遲遲不現身露麵!

伏舟冷眼旁觀著今天的這一幕幕,葉嫵隱退四年,似乎所有人都有些坐不住了,各種牛鬼蛇神都蹦出來,或是旁敲側擊,或是陰謀手段,所有事件的核心直指葉嫵!毫不誇張的講,今天這群人裏,至少有十家是直奔著葉嫵而來的!

尤其最是讓伏舟意想不到的是,居然古家的人都摻和了一腳,想要將葉嫵逼出現身!

古家……這怎麽可能!

葉嫵從來都未曾跟古家人有過牽扯或是交涉,又怎麽可能得罪過古家?

伏舟暗暗心驚不已,也不說話;

伏薇同樣溫柔淺笑,其實卻絲毫不弱。

藍夢憤怒,顧嬌嬌讓人摸不清態度,白梓瀾冷嘲熱諷……

新郎和新娘何時進門的都沒有人注意過,所有人注意力集中的方向就是伏舟這邊,莊家和白家聯姻的婚宴居然成了豪門世家逼迫葉嫵現身的工具!

真是笑話呢,當初,就是他們這群人逼迫葉嫵放下權力,不能不暫時退避三年;

如今,三年之期早已經過去了,葉嫵不現身,又是同樣他們這群人——逼著葉嫵現身!

真是可笑呢,是不是所有的豪門世家都是這般的反複無常,當初逼人隱退的是他們,現在逼人現身的也是他們……他們到底想怎麽樣!真當葉嫵是他們手上的泥人,想捏就捏,想丟掉就丟掉,想撿起來就撿起來?

可對於在場的諸多豪門世家而言,他們早就後悔得想死了!

早知道激怒了葉嫵和司凜之後,會變成如今這般狀況,當初在那場豪門世家故那裏局的會議上,他們就不應該逼著葉嫵放棄葉家的權力!

沒有了葉家的牽絆和顧忌,葉嫵越發肆無忌憚起來,仗著自己沒了豪門世家人的身份,雖然真身隱退,可是手上的動作卻從來都沒有停止過,先是北疆郡,再然後從北疆郡輻射到整個北方,星葉財團和十月集團聯合在一起,簡直就是縱橫無忌,橫掃了整個北方之後,以林家作為跳板,觸手直接伸到了南方!

不然的話,古家人怎麽認識起了伏舟?還招攬起了他們兄妹倆?

葉嫵尚且如此,司凜的行動就更加讓世家頭皮發麻了,星葉財團所到之處,sa和ka特勤局的特勤員橫行無忌,尤其是sa特勤局幾乎是遍地開花,短短四年的時間裏,規模擴大了不止三倍,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從哪裏培訓出來的這麽龐大的特勤人員,以往他們的行動還算隱秘低調,如今居然可以囂張到滿大街的亂晃,前腳網絡上匿名帖子爆料說某位官方人物有什麽違法行為,後腳就有sa特勤局的人登門,將人帶走……可偏偏從規定上來講,對方沒什麽錯處,就算是這群人想找人告狀都沒理由。

早知道讓葉嫵推到暗處之後,局麵會失控到這種地步,當初他們還不如老老實實的讓葉嫵呆在眾人眼皮子底下,也省得她折騰到這種地步!

躲在暗處的葉嫵,顯然可怕到有些失控。

所以,現在的所有意識到她可怕之處的人,都耍盡了各種手段,想要逼她現身,至少明麵上的葉嫵還能讓人摸得清楚她想幹些什麽,而不是如現在這般——沒有人知道,葉嫵下一步想怎麽走,下一個目標是哪裏!

如今的葉嫵,就好像是躲在黑暗中的幽靈,神秘、可怕……而致命!

正當所有人陷入對葉嫵的恐懼和對未來的不安中時,酒店門口,再度停泊了一排奢華轎車,從最中間那輛黑色加長林肯裏,在保鏢以及家臣們的集體護衛之下,走出來一個穿著碎花倭服的美貌女人,足下是一雙做工精致的木屐,錯著小碎步,踏上紅毯,容顏細膩,眉眼溫順,神態溫婉,氣質賢惠,舉止端莊,完全符合男人們對女人的所有幻想。

當倭服女人在服務生的引領下,一直走到婚宴會場的門口時,原本還算喧鬧的會場裏,陡然陷入一片詭異的安靜之中,眾人齊刷刷的將視線投射到這位不速之客身上,眼神不善,有人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摸了摸手邊,沒找到武器,最後隻能隨便拿著一把餐刀湊合,似乎一言不合,就準備殺人了。

對於這些集體敵視的眼神,倭服女人好像渾然不覺一般,溫順而賢淑的垂下頭,行了一個九十度鞠躬禮,嗓音裏帶著女性特有的婉約和柔順,“諸君日安。”

作為此次婚禮的東道主,來了這麽個人物,莊士易自然不能裝作沒看見,心裏暗罵著這個死東洋女人跑來幹什麽,表麵上卻要做足了姿態,笑嗬嗬的上前,“這位……”

莊士易有些拿捏不準,這到底是夫人還是小姐。

“我家夫君姓渡邊,莊桑叫我渡邊太太即可。”倭服女人恭順的輕笑道。

莊士易輕聲咳了咳,“好吧,渡邊太太,不知道您大駕光臨,有何貴幹?”

渡邊太太淺笑,眨了眨眼深棕色的眸子,“聽說今天是莊先生和白小姐的大喜日子,我遠渡重洋,是特意來給兩位道喜的。”

遠渡重洋的特意來參加婚宴?!

眾人麵麵相覷,再然後……集體看向了莊家和白家。

能值得一個背景神秘的渡邊太太,千裏迢迢的跑過來給你們兩家道喜……嗬嗬,你們兩家可不可以說一下,你們跟東倭國和這個渡邊家族有什麽關係!

瑪蛋,一個是天京城頂級世家,一個是南方五大族的頂級豪門,兩家居然跟東倭國有聯係,看起來sa特勤局真的應該來查一查了。

顯然,莊士易的臉色瞬間綠了,不愉的瞪著白家老爺子,而白老爺子也一頭霧水的看向莊家,兩家人大眼瞪小眼了許久,冷汗都順著額角流落下來。

龍國和東倭國是敵對國家,萬一被人傳言說兩家跟東倭國有秘密往來,那樂子可就真的大了。

龍國官方會聯手司凜,往死裏整他們這兩家的,而其他豪門世家,也絕對會袖手旁觀!

------題外話------

下章小葉子回來啦~今天是月末最後一天,大家檢查一下自己的賬號裏還有木有沒用的月票……嘿嘿,要是有的話,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