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風華

第62章 被拖下水

第六十二章 被拖下水

陳總等人見形式不對,海芸竟然上前去拉著自己很不滿的小丫頭,頓時留個心眼,小心翼翼上前詢問道。

“海總,這小丫頭跟你是什麽關係?”

“我侄女兒,讓各位奸笑了。”海芸進退有度的對著眾人微微一笑。

這話一出頓時眾人都感覺到有些不好意思了,原來他們針對的小丫頭是人家海總的侄女兒啊,想著剛才自己等人對這小丫頭的凶狠話語,更是尷尬了。

“怎麽了?”海芸也發現了不對勁,低頭看著一臉平靜的侄女兒,語調詢問的道。

所有人的眼睛都看著海顏,想要知道海顏會如何回答海芸的話。陳總等人心裏非常後悔剛才的衝動,火氣發得太不是時候了。

而劉文鬆在聽到海顏跟海芸的關係後微微鬆了口氣,至少這小女孩兒不會再收到這些人的陰暗手段的報複了。

“他們說我沒教養……”在所有人略顯緊張的狀態中,海顏輕描淡寫的將陳總等人罵自己的話給說了出來。

海芸也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一時愣在了那裏。

“海總,我們可沒有刻意刁難這丫頭,是她一出口就對我們不敬的,而且絲毫沒有禮貌的對我們大呼小叫……”話語裏不免添油加醋,參雜一些嚴重的事情進去,盡量開脫自己這方的過錯,不管如何,海芸這個國企經理不是一般的人,得罪了對他們沒有任何好處。

聽著陳總的解釋,海芸低頭看著海顏,“是這樣嗎?”

“我問前台工作人員問題呢,他們絲毫沒有禮貌的打斷我反而還說我的不是了。”似笑非笑的勾唇,眸帶譏諷,“前台小姐,你們的保全應該把這群沒素質的人都給扔出去。”

眼神狂傲,語氣霸道,氣質高貴,絲毫不容大家無視她的人和她的話。

海芸也有些意外這個侄女兒的變化,就算是最近一次見麵一家人聚餐在飄香樓,也沒有見這侄女兒有這麽強的氣場這麽狂傲的氣息,這才十五歲啊,竟然變得如此讓人不可輕視。

“誒,海總你看到了,這丫頭是不是太過分了點。”陳總等人臉色鐵青,對於海顏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敬有了惱怒,但海芸在場他們也不敢有什麽動作,但心裏卻已經盤好了算計,下來一定讓海顏好看。

“嗬嗬,那你們剛才這麽多人圍著我一個小丫頭,就不覺得過分了?”反唇譏諷,眸光瞬間變得冰冷,讓人不由自主感到膽寒。

絲毫沒有一般小女孩兒的畏懼之感,反而在這麽多人中,她反敗為勝,步步緊逼,將陳總弄得有些裏外不是人。

他們這多人圍著海顏卻是有些說不過去了,心裏暗悔剛才這麽多人圍著海顏了,但事情既然都發生了,自然要解決的。看著絲毫沒有幫腔的海芸,還是忍不住了,“我們那是圍你嗎?是我們在問前台小姐問題,你又恰好在那裏好不好?”

聽著這些廢話海顏無語,覺得這群人簡直跟白癡沒兩樣,這個時候是扯這些無聊問題的時候嗎?轉移話題,移花接木,媽的,這樣的舉動太過白目了。

“……”海顏的輕視到現在的漠視讓幾個老總臉色都有些不自在了。

海芸也發現了這麽個問題,想著這幾個人也不是好惹的,而看著自家侄女兒還是那麽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心裏有些擔憂,連忙開口緩和氣氛,“小顏別說了。”和事佬的扮起一張笑臉轉身看著陳總等人,“不好意思陳總,我回去一定讓這丫頭的父母好好管教……”

“誰惹到我們的大小姐了?”一聲邪魅的嗓音頓響大廳,讓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整個接待大廳寂靜無聲。

一身純手工意大利米色調休閑服飾,一張魅惑人心的絕美俊臉,一雙迷死人不償命的桃花眼裏泛著寵溺的笑意,邁著悠閑的步子來到海顏身旁。

這樣的變化讓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海芸更是被雷得一愣一愣的。

轉頭看向林文鬆,這個冒著生命危險維護自己的男人麵前,“你好,我叫海顏,很高興認識你林先生,如果以後需要我幫助的地方請不要客氣。”說著從袋子裏拿出一張金色名片遞給對方。

林文鬆有些顫抖的伸出雙手接過名片,那金燦燦的名片幾欲晃花他的眼,燙金的,某種帶滿了不確定,再抬頭看著眼前巧笑嫣然,美麗乖巧如鄰家妹妹的小女孩兒時,眼裏多了份震撼。

一張燙金的名片,上麵沒有多餘的內容,隻有一個名字和一個電話號碼。

電話是海顏在HY的辦公室的,這邊她雖然沒怎麽來過,但一直有秘書幫忙打理,有人打電話進來也很快有人通知她的。

這天上突然掉餡餅是個怎樣的感覺,恐怕就是此刻劉文鬆心裏的真實寫照了吧。

“小顏你怎麽悄無聲息的就來了?”龍城今天是跟龍飛約好了一起出去吃飯談點事兒的,卻不想剛出電梯就看到這樣一幕。

“他們欺負我。”剛才還強勢無比的海顏這個時候竟然一下子軟了下去,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鏡。

“咳咳……”龍城也被古靈精怪的海顏給雷得不清,剛才不是看著這丫頭挺猛的嗎,怎麽現在看著自己就跟軟腳蝦一樣了。

絲毫不顧其他人的陽光,海顏軟趴趴的來到一旁的休息位上坐下,對著海芸道,“姑姑,劉先生你們也坐啊。”

實在是海顏的舉動給他們帶來了太多的震驚,這個時候的海顏和林文鬆都帶著複雜的眼光看著海顏。

雖然一聲不吭,卻讓人感覺到無限壓抑。

知道自己可能是嚇到了這些人了,看著姑姑的樣子,海顏隻能歎口氣,“姑姑,其實很多事兒你都不知道,待會兒空下來我會好好跟你說的。”

在這個家裏,恐怕就這個姑姑稍微讓海顏不那麽反感吧。稍微對她好點,不會帶著有色眼鏡看他們一家人。在父母四處借錢的時候,這個嘴硬的姑姑也會在說幾句後把錢借給父母。

海芸和劉文鬆心驚膽顫的坐到海顏的另一邊沙發上,所一直未能平靜。

“龍總,您怎麽……”臨海最大最豪華名揚娛樂場的老總龍城可是鼎鼎大名,絲毫不必龍飛差,更何況他還是黑白兩道通吃,人人畏懼的笑麵羅刹。陳總等人看著龍城跟海顏如此親熱的打招呼時,就感覺到了嚴重的不妙。

心裏暗悔,媽的幾天出門肯定沒看黃曆,否則怎麽惹到的都是一個個惹不起的啊。

而海顏坐在那裏,雙眸悠閑的看著陳總等人的一臉灰白之色,嘴角勾出一抹令人毛骨悚然的笑。

“通知你們的龍大老板,再不出來,我們可愛的妹妹得被人欺負死了。”龍城眼底笑意濃濃,想著最近海顏這丫頭倒是輕鬆悠閑,他們可是一個個累得半死時,頓時起了壞主意。瞥了一眼海顏的方向,那眼神越發得意。

一看龍城的表情就知道不妙了,再看著前台已經開始撥打電話通知龍飛這件事情時,就有些一個頭兩個大了。心裏暗暗鄙視龍城陰險,靠,要拖自己下水就明說吧,幹嘛這麽大張旗鼓。

今天的事兒恐怕出去被人一傳,自己別想有安寧日子過了。

看著海顏的表情,龍飛滿意的笑了,笑的張狂,笑的得意,笑的猶如一隻偷了腥的貓一般,讓海顏恨得牙癢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