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捕文書

第百六十三回

第百六十三回

太後果然是十分寵信渡芳年的,聽了她的話,伸手在她香腮上頭一捏笑道:“你這個小人兒,倒會回護你二哥哥,那就這樣辦吧。 ”

飛天見渡芳年為自己解圍,十分感激對她報以一笑,渡芳年也頑皮地對著他吐了吐舌頭,於是飛天起身謝恩,接了誌新出宮去了。

駙馬府中金喬覺正在悶坐翻看兵書,忽然外頭金福兒笑嘻嘻的進來說道:“老爺,您猜猜是誰來了?”金喬覺漫不經心說道:“左右不是你們大奶奶的,旁人我也懶得猜了,你是府裏的老人兒,怎麽今兒倒學會了賣關子……”

但聽金福兒身後有人撲哧兒一,金喬覺聽見分明是姒飛天的聲音,霍地站起身子,走到金福兒身後一瞧,果然瞧見是飛天帶著誌新站在門口含笑看著自己。

金喬覺也顧不得還有旁人在這兒,上來就拉了飛天的手說道:“怎麽要回家也不事先打個招呼呢,我好幾日不回內宅去睡了,這會兒還沒收拾。”又命金福兒快傳人去拾掇拾掇。

飛天見還有孩子在身邊,連忙掙開了他的手,微嗔道:“斯斯文文說話兒吧,你又不是念書的學生了,比你兒子還不沉穩……”金喬覺方才覺出不對來,也是臉上一紅,鬆了手,卻問誌新道:

“怎麽,你們學裏放假麽?”誌新笑著搖了搖頭說道:“皇祖母說了,看我年紀小,又生長在民間,不習慣跟那些天潢貴胄拘束在一起念書,準了我回家跟著酆大先生溫書,多住些日子再開新書也使得,白羽跟了回來,這會子在外頭客房陪爹娘說話兒呢。”

金喬覺聽了更加歡喜說道:“既然這麽說,這回咱們家算是團團圓圓的了,你們從宮裏出來吃飯了沒有呢?”

飛天搖了搖頭說道:“這幾日娘身上不大好,晚飯都是吃些清淡的東西,誌新正長身體,我們就沒有陪著用膳,想著回家來吃。你若還沒吃飯,等我下廚燒幾個菜,請了大哥和姐姐一家,並酆大先生一起坐坐吧。”

金喬覺笑道:“這樣倒好,隻怕累壞了你。”飛天搖了搖頭說道:“宮裏的規矩不一樣的,太後生病,我做子女的反而不讓進去服侍,所以這幾日閑的很,倒想著做些家事了。”金喬覺聽了隻得依著他下廚,自己去前麵請了戰天刃一家和酆玉材,一起吃了一頓團圓飯。

到了晚上,飛天原本打算帶著誌新睡的,倒是孩子懂事,說父母多日未見,自己在宮裏時已經有母親陪伴許久,這次回家也好些日子不見酆大先生,就睡在他書房裏很便宜,飛天聽了覺得孩子越懂事,就與金喬覺搬回了內宅。

晚上夫妻兩個梳洗已畢,攜手上床,那金喬覺十分憐惜妻子住在宮中多日,倒不十分糾纏他,兩個就像從前師兄弟時候一般,和衣而睡,閑聊解悶。

飛天對金喬覺說了好些渡芳年的事情,金喬覺聽了有些吃醋,笑道:“你與女孩子這樣親密不好……”飛天聽了,知道他是半開玩笑的,也是撲哧兒一說道:

“她是我娘的幹女兒,算是我妹子,又年紀幼小,還沒有倒男女大防的時候呢,再說我都生了孩兒了,誰還拿我當尋常男子看待,她多半就是遇見年紀相仿的人,願意多說幾句,你不要亂說,我倒沒什麽,我這妹子的清譽不是鬧著玩兒的。”

金喬覺聽了故作吃醋道:“我不過說了兩句,你就這樣護著她,見多疼這位渡姑娘了,日後我要廷爭麵折,便是太後娘娘尋你,也不能輕易放你出去的。”

說的飛天笑起來道:“你還真是個無事忙,總是給我找麻煩,前兒大了郡王,如今連西域的皇太女也要得罪了,你操的哪一門子閑心呢?如今你做了駙馬,明擺著是我娘承認了咱們的事情了,再說我這妹子來日是要繼任西域法王的,難道我娘撮合我們,是要把我嫁過去做她的妃子麽?虧你想得出來。”

金喬覺聞言笑道:“我不過好久沒見你了,說幾句玩笑話,自然知道你不肯變心的,好了,你也在宮裏拘束了這麽久,今兒晚上我絕不纏你,咱們好好睡一覺,有什麽話明兒再說吧。”飛天聽了丈夫的話,心裏暖暖的,就靠近他的臂彎裏睡著了。

一連在家住了好幾日都是平安無事的,誰知道好景不長,不出幾天就有彌琉璃回來傳話,說太後娘娘身上還是不大好,想念殿下,希望飛天能進宮陪伴。

姒飛天聽了心中掛念母親,又怕總是這樣丟下丈夫孩兒不管也不好,思前想後拿不定主意,還是金喬覺想得通透,對他說道:“我看你還是回家瞧瞧太後娘娘吧,你們母子被迫分別多年,如今好容易團聚了,如今娘娘身上不好,我們做晚輩的怎麽能袖手旁觀呢?”

飛天聽見丈夫說的有理,也十分感念他理解自己的難處,見房裏沒有別人,就微微俯身靠近他懷中柔聲說道:“若是尋常人家,既然出嫁了,是不能這樣頻繁回娘家的,難為你能設身處地為我想一想……”

金喬覺見妻子此番主動親近自己,心中也是十分蜜意,笑道:“這幾日小別能換來你這樣親近我,也是值得了……”說著,將妻子摟在懷裏,夫妻兩個耳鬢廝磨了一番,方才分開了,姒飛天收拾了隨身幾件換洗的衣裳,跟著彌琉璃進宮。

主仆兩個坐了馬車,琉璃笑問道:“殿下倒也有些意思呢,宮裏什麽樣華貴繁複的衣裳沒有,何苦自己帶這些東西?”

飛天笑道:“宮裏的東西是好,隻是自己貼身的衣裳都是親手做的,雖然是粗布,穿著軟和,宮裏的那些衣裳規矩大,我又不大會穿,每天早上都要忙碌好一會兒,這次進宮照顧母後,想來也不用見外人,就穿家常衣裳也便宜些。”

彌琉璃聽了這話,心中憐惜飛天生性單純,性子淡薄,實在不適合周旋於朝野之間,隻是太後心中又放不下舊日恩怨,也不知這對母子到底能不能好好相處……

沿路無話,到了太後宮中,遠遠的就聽見說笑的聲音,飛天倒是一愣,回身問彌琉璃道:“你不是說母後病了麽,怎麽好像是她的說笑之聲呢?”

琉璃聞言臉上一紅,說道:“是西域的皇太女在這裏,娘娘臥病,都是公主照顧的,隻怕是她說了什麽笑話兒,惹得太後笑吧……”

飛天聽了方才不疑有他,進了內室,向太後問安,渡芳年見了飛天,十分親切,上來就挽住了他,拉到太後娘娘的榻上坐了笑道:

“二哥哥總是這樣生份,你看我和幹娘就好,比你這個親生孩兒還要親近呢,你再這樣生份下去,母後更寵愛我啦。”說著,調皮地對著飛天吐了吐舌頭。

逗得飛天撲哧兒一,笑道:“你這樣玉雪愛,別說是母後,就是我心裏也很疼你的。”說的渡芳年芳心大悅,滾在飛天懷裏撒嬌。

飛天一麵招架芳兒,一麵問太後娘娘說道:“聽琉璃說母後身上不好,心裏覺得怎麽樣,找太醫來瞧過了麽?”太後搖了搖頭說道:

“人上了年紀,總是這樣多病多災的,也說不上來是什麽症候,就是寂寞了,想著讓你們兄妹兩個多在我跟前兒待幾日,三昧那孩子雖然孝順,終究不是我養的……”說到此處,申請有些落寞起來。

飛天見狀,心中十分憐惜娘親久居深宮無人陪伴,連忙說道:“母後寬心養病,孩兒這幾日都不回家,留在宮裏陪伴母後吧。”太後聽了十分歡喜,又瞧了瞧他身上依舊是女裝,就不大喜歡,說道:

“你的身份,玉蝶上寫的是皇子,不好總是穿用女妝的,還是改了吧,這裏雖然是後宮,隻是哀家還在垂簾聽政,皇上年紀幼小,主少國疑,難免有大臣進宮來請安回話,看見皇子穿了女妝,到底不雅觀。”

飛天不太懂得宮裏的規矩,聽見母後這樣說了,隻得說道:“既然不方便,孩兒換了就是,上一次母後賞的那件衣裳在家呢,我派人去取了回來。”

太後聽了笑道:“你這孩子也太實心眼兒了,一套衣裳不值什麽,哀家宮裏多得是呢。”說著,喚了彌琉璃進來,對他說:“你帶了殿下去換了哀家預備的那一套吧。”

琉璃點了點頭答應了,帶著飛天去換好,依舊送過來陪著太後說話兒。渡芳年是西域法女,不大認得中原的服色,見了飛天的衣裳,笑道:“這衣裳瞧著好生眼熟,倒像是前兒看見三昧哥哥的那一套。”

飛天聞言有些變了臉色,他雖然自有生長在民間,如今認祖歸宗,也知道皇家最看重衣裳服色製度,這明黃色原本不該亂用的,隻因為是娘親預備的東西,自己不曾細看,如今聽見渡芳年這樣一說,心裏倒是一驚,低頭一看,身上穿的倒像是件龍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