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道

一千兩百三十四章 再現北永城

第134章 均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隻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北永城距離龍源城足有幾百萬裏路程聶凡不撕開虛空最起碼需要五天時間才可以達到。

五天時間對於踏入元聖擁有六千年壽元的修士來說太少了,但是對於聶凡則是不少。

五天可以做太多的事情了。

不過聶凡並未撕開虛空,因為這裏是虛天之地,在這裏聶凡總有種感覺就是這裏的虛空絕對不穩定的。

因為這虛天之地看起來是一個真實的世界可是聶凡總是覺得這裏缺少了一種很重要的東西。

但是具體是什麽聶凡不知道。

至於弑天自然也是不清楚,雖說弑天活了幾十萬年但是他前身僅僅就是一個器靈而已根本不夠資格知道這天地間真正的大秘密,即使他是唯一禁器的器靈也是不行。

唯一禁器可以媲美神器,但是這天地間的神器又能有幾把呢,每一把神器都是天地自然誕生,近乎經曆百萬年時間才會有新的神器誕生。

不過這些還不是聶凡現在可以知曉的,至於弑天也是無從得知,不踏入騰龍大陸對於那些真正的恐怖兵器則是不可能聽到絲毫的傳聞。

神器,那是相當於神級存在的一擊,擁有毀天滅地的恐怖威能,一般人就是得到也是無法掌控。

聶凡急速的劃過了虛空向著北永城而去,五天時間聶凡倒是很準時的來到了北永城的百裏之外。

古老的城池,斑駁的城牆之上保存著戰鬥過的痕跡,看著這熟悉的城池聶凡的鼻子有些發酸。

當年這裏是聶凡的一處傷心之地,在這裏象大和東方太常帶著九人大戰對方的十五名元聖巔峰的存在。

但是那一戰象大和東方太常死去更是帶走了太多的元聖巔峰的存在那一戰的慘烈至今都是聶凡經曆的最大的一場戰鬥。

在困龍大陸之上要是發生這樣的戰鬥那絕對是超級勢力火拚的,可是在這裏卻僅僅是幾座城池之間的對決。

虛天之地有多大聶凡不知道但是這裏卻是僅有這麽幾座城池,還有那太上皇一般的蛤蟆派。

不過蛤蟆派顯然不參與這些城池的征戰,如此一來蛤蟆派在這些修士的眼中更是成了世外仙人一般的存在。

不知道多少天才想要加入蛤蟆派但是卻是沒有一個人可以進入這是為何聶凡並不知道。

想來其中的原因也隻能天詠和天靈可以作答了。

聶凡疾步衝向了北永城,如今天色尚早聶凡的容顏並未做任何的改變,但是這麽多年過來了聶凡的名氣雖說依然眾所周知但是隨著聶凡消失十幾年多數人都是認為聶凡早已經被人暗殺了。

慢慢的走進了熟悉的大街熟悉的酒家聶凡叫上了好酒好菜一人獨自品嚐了起來,看到聶凡這般弑天恨不得現在就化身人體來品嚐這世上的美酒。

似乎感覺到了弑天的想法聶凡笑道:“想來時間也快到了,不知道當你真正現身的時候實力有多麽的恐怖啊。”

“應該不怎樣,想來擊殺元宗一重到元宗六重的修士應當不難的。”弑天扣著鼻子不滿的道。

聶凡則是一驚看著弑天。

“別這麽個眼神看著我,當年我的前任主人可以用我斬殺過元尊的存在,現在雖說我一旦變成真人便是失去了掌控噬天蓮的資格但是至少我的實力還不會那麽差勁的,若是被元宗那些小蝦米壓製著那我豈不是太冤枉了。”

聶凡則是無語的歎了一聲。

滋啦

悶了一口辣酒聶凡便是起身走到了包間之外,這一刻聶凡的神識並未放開而是慢慢的走出了這酒家。

“喂,小子酒錢。”就在聶凡即將踏入這店門的那一刻頓時一聲不滿的聲音響起。

聶凡則是愣了一下,自己居然忘記了付錢了,這都是小小惹的禍,這些年來一直都是小小和大個子付賬的聶凡似乎忘記了付賬的習慣如此才會喝完酒便是直接離開當然這也是聶凡心中有心事才會忘記的。

隨著這那胖子老板聲音落下頓時整個大廳中的修士都是抬頭看向了聶凡,聶凡則是苦笑一聲直接丟了一萬元石隨後便是急速的離開。

看著手中的一萬元石這老板愣了一下隨後則是驚喜萬分,聶凡的酒水不過幾百元是而已但是聶凡卻是直接給了一萬元石。

“媽的,都怪你多嘴的,這位可是財神爺,下一次他估計不會再來了。”這酒家的老板對著那小二怒罵了一聲。

這小二則是委屈無比看著聶凡離去的背影。

“這人的背影似乎很熟悉。”隨著聶凡的離開頓時這大廳中有人發出了聲音。

“什麽意思,難道他是你的熟人嗎?”

一位嬌豔的女子疑惑的看著這青年。

“不是,若真的是他的話,想來這一次北永城又要震動起來了。”這青年低語道,那眼神則是帶著一縷苦笑之色。

“他到底是誰啊,酒錢都不想付。”這女子淡淡的道。

“聶凡!”

“他的背影很像當年的那個聶凡。”這男子沉聲道。

“誰?聶凡。額,聶凡是誰啊?”這女子見到這男子的表情變得有些驚懼起來也是一驚的道。

“是他,聶凡,不會是當年的那個聶凡,不是死了嗎?”

“我隻是猜測而已,不確定是他若是他前往那個被東方家族派重兵把守的墓地的話想來那麽就是他了。”

此時的聶凡疾步向著山虎的埋身之處而去,如今聶凡擊殺了那當年殺了山虎的人聶凡要去和山虎喝一杯酒告訴山虎這個消息。

“走看看去。這男子起身急速的離開,這女子也是一驚隨手丟了一萬元石急速的跟隨而去。”

“不會吧,今日這些人怎麽都這麽大方啊。”看到手中的一萬元石這胖嘟嘟的老板頓時驚喜萬分。

三分鍾之後聶凡的眼中帶著濃濃的哀傷來到了一個巨大的庭院前,看到這庭院前一隊士兵不是的來回巡邏聶凡的心也是溫暖無比。

這麽些年過去了,他們並未忘記聶凡當初臨走的時候的話語,好好守住山虎的衣冠塚。

“誰,站住,這可是山虎大人的墓地外人不得進入!”隨著聶凡的到來頓時那帶頭的士兵長攔住了聶凡的去路。

看著這士兵長聶凡則是微微低語道:“他是我的兄弟,我是聶凡。”

這士兵長聽了聶凡的話頓時一驚隨後他更是急速的讓開讓其餘幾個士兵都是一驚,對這士兵長微微點頭聶凡便是急速的踏入了庭院之中。

方圓百米左右的庭院這裏隻有一個高高堆起來的墓穴,前方一塊玉石墓碑刻著山虎的名字。

慢慢來到山虎的墓前聶凡拍開了一壇價值十億元石的美酒封泥隨即一股濃鬱的酒香急速的繚繞在了這庭院中。

“好香的酒氣。”

別出聲那可是聶凡大人。

這士兵長頓時低喝道。

“聶凡大人!”聽了這士兵長的話這幾名士兵都是渾身一震,那遠處跟隨聶凡而來的一男一女此時都是一驚。

“他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