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劍奇緣之穿越仙劍四

第29章 比武大會

第三卷 江湖笑 第二十九章 比武大會

慕容別莊,心語一行人住的那個小院可謂是熱鬧非凡。無論是拜訪,拉關係還是想要一睹仙容的人都聚集在這裏。心語丟下一句不關我的事就悶悶的回房,讓三人大歎此女真是沒有義氣。不過紫英倒是沒什麽抱怨的,事情因他而起,何況他也知道心語不喜歡這種場麵,雖然他也不喜歡,但是他必須要應付這些人。心語剛走,玄霄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也回了房。讓三人額頭上飄出杠杠,因為他剛剛還說某女沒有義氣來著。

傍晚,紫英托著沉重的背踏入了心語的房間,他總算明白心語為何不喜歡透露身份了。唉,都怪他,要是當時他私下裏去找那三個違反門規的家夥也不用搞成這樣。

剛進房間,一陣清新的的氣息包圍了他,使得他精神一振。紫英知道是心語,心語身上的氣息如同自然的氣息一般清新,讓人舒心自在,沒有花香,卻更勝花香。

紫英隻覺一道柔力,自己被甩趴在了**。有些不明所以,紫英疑惑的扭頭看著那騎在他身上的人兒。

“辛苦你了。”心語俯身在紫英臉頰上一吻,輕柔的替紫英按摩去除疲勞。

紫英心中一暖,安靜的趴在**,任由心語的點點靈力替他去除疲勞,雖然如果他運轉真元力的話也能去除疲勞。當然,心語也知道,但是她還是親自為自己做,何況心語還有那樣高貴的身份,紫英心中溢滿幸福和感動,漸漸的進入了夢香。原來,有心語在身邊自己是那麽的安心。

翌日清晨,心語起的很早,因為武林比武大會今天正式開始。玄霄沒有去,因為他實在沒有興趣。心語也不強人所難,和紫英菱紗天河一起坐在貴賓席上。席上,心語一邊打著哈欠,一邊聽著那沒營養的開場白。偏偏其他人聽的極為認真,讓她大歎無趣。紫英為心語斟上茶,低聲問道:“怎麽了?”

“你大哥講得實在是太無趣了,我都要睡著了。”心語接過茶喝了一口,厭煩的瞥了一眼將目光停留在她身上的某人,說道。

“這還不是你自己要看的。”紫英有些好笑的說道。

“我知道啊。”心語翻了翻白眼,不滿的在桌子底下對著紫英的手心狠狠地打了一下。紫英也不惱,任由心語欺負,還對心語報以微笑。

好不容易比武大會正是開始,可是看到那上台的一個個人,那武功招式,我的天,心語大呼上當。比武大會哪裏會像電視連續劇上演的,哪裏會像小說中寫的那樣的精彩。

更無語的是,天河還在那邊插嘴。不對,這一招應該這樣刺,那一招應該這麽使,就算沒有劍手也可以嘛……等等諸如此類。心語頗為疑惑天河什麽時候對招式記得這麽清楚了?他不都一像記不住,信手拈來的嗎。更可惡的是,天河引來眾多人的目光,他還很無辜的說:“我說得不對嗎?”將一場好好的比武大會搞成了招式指點大會。不過天河也悶太久了,幾人都隨他胡鬧去了。

於是,一場比武大會對於心語幾人來說成了茶花會。心語在心中發誓,她再也不要來湊什麽熱鬧了,簡直是自己找罪受。

就在心語和紫英溝通感情,天河在一邊解釋的開心,菱紗氣得直跳腳的時候,忽的傳來一陣陣的殺氣,直讓幾人眉頭一皺。

“有殺氣!”天河第一時間抽出佩劍,將菱紗護在身後。

眾人麵麵相覷,因為他們並沒有感覺到危險的來臨。上官飛雲還是相信天河那個所謂殺氣隻說,戒備的看著四周,連忙讓慕飛和容雲護著紫汐。

“很濃厚的殺氣,如同地獄的幽魂,應該是那些被混沌之力汙染的人沒錯。”心語閉目感應了一會兒說道。

一向趴在菱紗肩頭溫順的狐狸聽聞心語所說的話,渾身毛發直豎,濃濃的殺氣迸發出來,將離菱紗較近的人們壓出老遠。

人群中一陣**,根本沒有人發覺那殺氣是一隻狐狸發出,全部詫異的看著菱紗。菱紗幹笑道,也不知怎麽解釋。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了兩聲淒厲的叫聲,隨即一個人頭滾落進來,引來了女子們的尖叫,和各武林人士的**。

“裏麵的人聽著,我乃是聖教的左護法,歸降聖教者不殺!”門外一道聲音傳入場內,使在場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哼,藏頭鼠輩,有膽子出來和你爺爺大戰三百回合!”底下叫囂聲此起彼伏。

“哈哈,看來不給你們一些厲害,你們是不知道害怕!”話剛說完,忽的一陣空靈的音樂響起,那些武林中人還在大笑,絲毫不知道死亡已經接近。

在兩個毫無意識的人進入了慕容別莊,心語的臉陰沉的厲害。那隻狐狸更是蓄勢待發,眼中閃著懾人的寒光。

“又是這些人!”天河道了一句,一躍上前,和那兩人纏鬥了起來。說起來,菱紗受傷使得天河對這些人沒有一絲好感,而心語也說這些已經不能稱作為人了,早點了結他們對誰都好。

有一些不怕死的人想要上前去幫忙,誰知才對上,兵器折斷,立刻被打了出去。鮮血灑在了白色的紗布上,染紅了一片。紫英立馬上前去檢查,卻發現此人已死。旁人看到此情此景,眾人都膽了寒,向後退了幾步,離這爭鬥中的三人稍微遠了一些。

“心語,這些人……”上官飛雲看了一眼那死去的人,問道。

“這些都已經不是人了,沒有思想,沒有靈魂,刀槍不入,就連仙術也很難傷他們分毫。隻要見到活物他們都攻擊……”心語閉目淡聲說道。

心語的話引起了渲染大波,上官飛雲皺眉問道:“連你也沒有辦法?”

“有。”心語說道,光華一閃,青碧玉笛握在手中。

“天河,回來吧。”心語想了想剛剛那空靈的音樂,吹奏了起來。那兩個人聽到音樂,立即停了下來,站在那裏一動也不動。

“咦,沒想到武林中也有如此天賦的人,隻可惜……”門外的聲音淡淡的說道。空靈的琴聲也響了起來,兩人加大了內力,眨眼間已經對了二十多招。門口,更多的無意識的人湧了進來,被心語治住的兩人也開始蠢蠢欲動,以掙脫束縛!

“飛雲,組織所有人全部退到大廳,葉瀾你們三人也進去。”紫英抽出佩劍吩咐道。

“可是……”已經將劍拔出的歐陽如雪想要反對。

“這是命令!”

趴在菱紗肩頭的狐狸光華一閃,恢複了人形,衝天的妖氣散發開來,直逼向這些無意識的人。天河,菱紗,紫英加入了戰鬥。天河,菱紗和隱月盡可能的將這些人逼向一處,而紫英手中真元力不斷溢出,將這些人困於陣中。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度大得多,總有些零散的,幾人應對起來還是非常吃力的。

心語正在和莊外的不知名人士拚著內力,強大的音波使得在廳裏的許多凡人都出現了不同症狀的問題,更有些功力差的,直接吐了許多血暈死過去。

對方的音波有些急促,不像一開始那樣自信滿滿,心語再加上一層功力,直逼對方。這時,門外也想起了慘叫聲,不多時,幾道人影掠過牆頭,摔在了心語腳邊,門外的琴聲也戛然而止!

廳內,眾人神色各異,更多的是慶幸,若不是有仙人在這裏,隻怕他們要全軍覆沒。而源澈看到此情此景,居然沒有一點害怕,更加堅定了要收服這幾人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