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劍奇緣之穿越仙劍四

第51章 修煉

第三卷 江湖笑 第五十一章 修煉

自從被靈虛帶來的那天晚上見過靈虛之後,紫英兩天都沒看見靈虛了。今天是第三天,心語的身體應該好了吧,不知道她過得怎麽樣,會不會擔心的吃不下。紫英坐在樹下,手裏輕撫著青碧玉笛,有些擔心的想著。

不過紫英擔心的有些過頭了,心語哪裏是吃不下,她是吃撐了差不多。當然她也擔心了,她擔心你被某人拐去妓院。唉,小紫英,你說你怎麽就這麽乖的被她吃得死死的。

“師叔——師叔——”老遠就聽見風間的叫聲。紫英疑惑的看著風間向這裏跑來,並沒有起身。

“師叔,這是師父讓我給你的。”風間笑嘻嘻靠著紫英坐下,將一白玉瓷瓶和一塊寶光流轉的玉佩遞給紫英,“還有這個,防禦性的神器,師父說暫時借給你渡劫用。”

“渡劫?我沒有打算提高功力,帶我謝謝靈虛大哥。”紫英手一擋,並沒有接。

“師父說了,師叔你定是不會收的。不過師父也說了,他會煉製幾塊特殊的物品,雖然沒有品階,但是可以不受各界的限製,就是渡了劫也不會去仙界,師叔不想要嗎?”風間笑容可掬的對紫英眨了眨眼睛。如果心語在這裏定會想到一個詞“狐狸”。

見紫英已經開始猶豫,風間又繼續煽風點火:“師父又說了,師叔你被師姑以各種手段保護著,心裏肯定不好受。若是你成了仙就不一樣了,功力高了,師姑也不用老是擔心你的安危,什麽都不告訴你了。而且,師叔你還可以反過來保護師姑,那才是男人。”

紫英沉默半響,瞅了風間一眼,淡淡的說道:“拿來。”

風間將手中的東西交給紫英,笑嘻嘻的說道:“那我就不打擾師叔了練功了。”風間將“練功”兩個字咬的極重,紫英就當做沒聽到一般,實則是他的性格實在不是和人笑罵的料。在轉頭的那一瞬間,風間眼中精芒一閃,哈哈,成功完成任務。

清風閣地麵是由玉髓鋪地而成,閣內設置了大大小小數百個聚靈之陣,乃是為了修煉之用。這些聚靈之陣可供一人修煉,也可供多人修煉,但是位置卻不一樣。這裏數百個聚靈之陣比心語的那個“九星連環”要厲害得多,一人修煉,乃是一人為陣眼,同時啟動其中九九八十一個聚靈之陣,一陣套一陣,一陣連一陣,形成九九歸一之象。多人修煉,根據排列的位置不同,陣眼不同,啟動的聚靈之陣也不同。最多的時候可供八十一人,啟動七百二十九個聚靈之陣,布陣之人水平之高超,絕無僅有!

據靈虛介紹,這個陣法是靈虛的師父,混沌之神所布,目前他也隻能參透其中一小部分。當然他的小師妹也就是心語對這陣法的領悟力是最高的,能在一個小小的笛子上布上九個相連的聚靈之陣,所用竹子還是凡品,其中的工序不要說也是複雜無比,靈虛自認還辦不到。

清風閣的外圍乃是一個大型的禁製,目前並沒有啟動,否則紫英怎麽也進不去。這個禁製的作用就是在於裏麵的修煉者修煉到一定程度渡劫之時,用來禁製渡劫之力不至於擴散到禁製外圍,破壞掉其他的建築物而設的。至於裏麵的渡劫之人,隻要不死,可以隨時變動方位,啟動不同的聚靈之陣,在短時間內恢複力量,渡劫效率之高,無與倫比。而被渡劫之力破壞的聚靈陣過段時間會自動的修複,這也就是為什麽用玉髓鋪地的原因了。被煉製過的玉髓多半有記憶的功能,隻要將這些個陣法刻錄在玉髓之內,它自然會自動的恢複。

總的來說,清風閣就是某位大神用來修煉和渡劫所準備的場所罷了。

其實這座莊園並不是靈虛暫時的住所,這裏乃是混沌玉佩裏其中一角,頗為重要的一角,隻有真正的混沌玉佩的主人才有資格住進這裏。與混沌玉佩有同樣功能的青蓮玉佩中也有這麽個地方,隻是心語還沒有恢複功力,不能像靈虛這樣將玉佩中的住所給挪出來罷了。何況,心語雖然是青蓮玉佩的主人,但是玉佩中這一角由於心語的功力低微,不能對她開放,也就無法住進其中修煉。

紫英坐在清風閣的某處,啟動了“九九歸一”的聚靈連環陣,打開了白玉瓷瓶。一陣清香撲鼻而來,瓷瓶內乳白色**含有濃厚的靈氣。紫英心中一凜,這個應該就是紫竹靈髓了。紫英不敢多吃,隻到了兩滴,放入嘴中,隨即將瓷瓶收回空間戒指。

淡淡的芳香帶著竹子特有的清新明神的味道,紫英高速運轉著真元力。真元力每運轉一大周天,真元就壯大兩分,四周的靈力瘋狂的湧入紫英的體內,漸漸的紫英進入了所謂的修真者很難進入的境界體悟中。

“開始了。”靈虛感覺了一會兒,睜開眼睛吩咐道,“風間,去啟動清風閣外圍的禁製。香雪,這幾天我不見客,不管是誰,就是藍心語來了,都給我擋在門外!另外,風間你再去一趟陰月亭,將天涯和雨菲兩鬼修叫到我這裏來。”

“是,師父。”風間和香雪應聲道。

心語覺得眾人的情緒似乎都不太穩定,於是決定再休息一天,第二天去蘇州流雲別莊向上官飛雲打探聖教的總壇在何處。想來上官飛雲沒有這麽快回飛鷹堡才是。

清風拂過臉頰,站在窗前,心語忽然覺得自己心裏空蕩蕩的,沒有紫英的日子,似乎很難過,時間也好像在和她作對般,緩慢的行走,幹什麽事情都提不起興致。

窗外,玄霄正站在樹下,帶著淡淡的愁緒,望著天空的,不知在想些什麽。雲天青正在他的背後十米處,心語豎起耳朵,不管了,先聽八卦再說。

“師兄……”雲天青輕聲喚道。

玄霄沒有回答,也沒有動。“當年的事……”

“……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當年的確是我不對。”玄霄淡淡的說道。當年他隻是討厭他,本就談不上什麽恨,何況一切都看的開了,也就沒有什麽了。說起兄弟背叛,多少都是由於理念不同而引起的,這些年在神農洞中修身養性,身上的戾氣盡除,玄霄早就看得淡了。

“不,不管怎樣,我和夙玉都有負你的情誼。師兄,對不起!”

“天青,若是上天讓我再選一次,這一次我絕對不會放手!”提及夙玉,玄霄轉身認真的看著雲天青。

“師兄變了,若是以前,師兄定不會說出這種話來。”雲天青忽然一笑,抬眼瞥了正在正大光明偷聽的心語一眼。

“這個地方實在是不怎麽好,宵小之輩頗多。”玄霄瞥了一眼另一邊正在裝模作樣的天河,淡淡的說道。

“咦~天河你拿著籮筐幹什麽?”雲天青奇怪的問道,對著玄霄眨眨眼睛。

“啊?是、是……哦,是菱紗要上街,我怕她再買許多東西,我拿不下。”天河傻傻的笑著。

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天河。心語在心裏如是的說道,“啪”的將窗戶給關起來。

玄霄嘴角抽搐,終是沒有說什麽。見玄霄走了,雲天青自然是跟在後麵,他們要去喝酒!

“爹,大哥……”天河有些不懂的摸摸頭,這到底是和好了,還是沒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