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67章 表白心意

第一卷 第267章 表白心意

秋去冬來,轉眼已到年底了,距離元旦節越來越近,人們也越發忙碌了。走在街頭,處處都是節日的氣氛在提醒著你,元旦節之前還有個聖誕節呢。

c市是沿海城市,但也會下雪的,隻不過並非每年都下,可今年很多人對於下雪的願望變得強烈了,這都要歸功於某部極度火爆的電視劇裏的一幕場景與一句經典台詞:“初雪,怎麽可以沒有炸雞和啤酒呢?”

這種連鎖效應十分誇張,就連走在街上都會時不時聽到有的女生在對男朋友說:“聖誕如果下雪的話,你可以不用給我買花買禮物,但一定要給我買炸雞還有啤酒。”

男人通常是無奈卻又寵溺地點頭表示自己將這件事放心上了,其實心裏會腹誹:炸雞那玩意兒有啥好吃的?還是祈禱別下雪算了。

這些在有的人眼裏或許是種無意義的腦殘行為,但仔細想想,在美麗的雪夜,如果可以跟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賞雪,吃著愛吃的零食,喝點小酒,親親熱熱,恩恩愛愛,這又何嚐不是一種寧靜簡單的幸福?相比起要求買名牌包包和衣服,女生的這個要求實在是很可愛很浪漫並且不需要男人花幾個錢的。

這種影響力,別說是愛浪漫的女生了,就連某些女漢紙也受到了影響,暗暗地憧憬著聖誕節的來臨……

童菲的傷早就好了,回到健身房鍛煉也有段時間,但她和周慶龍之間的發展卻不如她想象的順利。在她受傷期間,杜橙帶周慶龍去探望過她兩次,但都不是他本人主動的,而且兩次去了都隻坐不到半小時就走人,聊天的話題更是有限。

並非周慶龍傲嬌,健身中心的人那麽多,形形色色的男女他見識得不少,童菲隻是其中普通的一員,他沒有特別感覺,隻當自己是她的教練,所以他能來探望已經算是挺夠意思的了,至於其他想法,他壓根兒就沒有。

對此,杜橙是看在眼裏,心知肚明,但他沒對童菲說。每次童菲見到周慶龍就跟見到了神光一樣的向往,開心,杜橙這貨竟然有點不忍心打擊童菲了。他是知道童菲的失戀史,如果這次再失戀……確切地說,她就沒跟男人戀過,隻有她單戀的。這次再失敗的話,她估計真的無法振作了。

不過愛情這東西也說不準,萬一童菲走運呢,萬一哪天周慶龍突然對她有點感覺呢這事兒就有希望了?

願望總是美好的,可現實就……

童菲正在跑步機上苦憋地運動著,皺著臉,咬著牙,心裏在不斷地叨念著:“一定要減下去……一定要減下去……”

難怪童菲這麽發奮,她由於受傷那段時間在家休養,結果就是越養越肥,以前129斤,現在有140幾斤了……這對童菲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打擊,那麽辛苦才減掉一斤,一受傷,恢複了體能,可體重卻一路飆升,所以這妞最近更加努力了,每天都來健身房,風雨無阻。

跑完步,童菲坐在一旁休息,從包包裏拿出水,咕咚咕咚灌了幾口,沒那麽喘了。目光瞥見包包裏那個精美的盒子,童菲不由得緊張了一下,圓溜溜的眼睛四處瞄一瞄,看見周慶龍正在跟人說話,就在她前邊不遠的地方。

周慶龍身材高大又健美,長相又出眾,氣質陽光,盡管健身房裏人多,可周慶龍算是一個發光體,鶴立雞群。

童菲衝周慶龍招招手,示意他過去。

周慶龍禮貌地結束了與別人的談話,不急不慢地走向童菲。

童菲咕咚一下吞了吞口水,把手裏的水放進包包去……其實是為了去拿那個盒子。

周慶龍微笑著在童菲身邊坐下,關切地問:“感覺怎麽樣?如果累的話,可以多休息一會兒,你最近的運動量比較大,我知道你是減肥心切,但也不能過量地勉強自己,明白嗎?”

這聲兒,多溫柔啊,這眼神,更是讓人如沐春風。童菲癡癡地望著周慶龍,她剛剛運動過後泛紅的臉頰隱隱透著幾分羞澀:“你這麽關心我……我也沒什麽可回報你的,聖誕節的時候我……我請你吃飯,好嗎?”嘴上這麽說,童菲又在心裏悄悄加了句:如果那天下雪,我們就買炸雞和啤酒一起吃。

周慶龍愕然,有點為難的表情,沒有立刻回答。

“沒關係,你可以不用現在回答我,過兩天再告訴我也行。”童菲笑米米的,她是想啊,興許現在約吃飯還太早,還有一個多星期才聖誕,他的日程安排還沒出來吧。

童菲緊張地將盒子拿出來,低頭不敢去看周慶龍,小聲說:“我……我這有點小零食……”

童菲在周慶龍麵前就不像在杜橙麵前那麽豪爽了,她會不由自主地像個小女人,會羞澀,會難為情,連說話都小小聲的。

“嗯?童菲你說什麽?”周慶龍露出一絲好奇,童菲的臉怎麽比剛才還紅了?

童菲的一隻手將那個盒子慢慢地從包包裏拿出來,心跳也跟著不斷在加速,低著頭不敢去看周慶龍,羞赧地說:“這是……是我自己做的餅幹,你嚐嚐看好不好……”最後那個“吃”字還沒說完,忽地一隻纖細的手伸過來很不客氣地將童菲手裏的餅幹接了過去……

“哎呀,是餅幹啊,太好了,童菲,我可以吃嗎?正好我餓了。”一位女健身教練親昵地喚著童菲的名字,但這話卻沒有商量的意思,而是直接將餅幹盒子打開,拿出了裏邊心形的小餅幹。

童菲呆滯了兩秒,情急之下脫口而出:“你不能吃,這是我送給周慶龍的!”

周慶龍和女教練同時一愕,麵露異樣之色,那女人似是極為不悅地瞪了一眼周慶龍,不但沒停手,反而故意張大嘴,將餅幹塞了進去,臉上浮現出別有深意的笑容:“童菲,幹嘛這麽小氣,有好吃的東西大家分享嘛,這麽大一盒,他一個人也吃不完,我幫著吃一點……”

女教練的話聽起來是大大咧咧的,可童菲卻不買賬,她感覺這女人就是故意的,聽到是送給周慶龍的還吃,臉皮不是一般的厚,況且,這餅幹都是心形的,是童菲親手做的,代表童菲的一片真心啊,竟然被別人吃了,她怎能不窩火?

“還給我!”童菲臉色一沉,伸手將餅幹從女人手裏搶回來。

氣氛頓時陷入尷尬,女教練一改先前的親切,滿臉怒容地瞪著周慶龍,隻差沒上去擰他耳朵了。而周慶龍望著她的眼神明顯很焦急,微微搖頭像是在解釋什麽。

隻要不是傻子都能感覺出這是怎麽回事了。

“童菲,別這樣,隻是餅幹而已嘛……”周慶龍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說什麽來勸慰才好了。

童菲本來是想順手再把餅幹送到他手裏,可他說的話,硬是讓童菲有種被人潑冷水的感覺。

難道在周慶龍眼裏,她送的餅幹就這麽不被重視麽?

童菲一股子血衝腦門兒,頭一熱,潛伏已久的情緒就藏不住了,痛惜地看著周慶龍:“隻是餅幹而已……而已?你……你知不知道這是我親手做的,我隻想送給你一個人吃的。”

童菲這麽說,就是在將自己暗戀的事實告訴周慶龍,雖然這不是她幻想中的場麵。

周慶龍此刻就像是被噎到的表情,驚愕之下又扭頭去看那女教練,對方也是忍不住了,狠狠一掐周慶龍的胳膊,低嗬一聲:“你說啊,告訴她,我跟你是什麽關係,讓她死了這條心。”

女教練都下達指示了,周慶龍怎敢不照做?他也怕她生氣發飆。

“童菲……對不起,我想你可能誤會什麽了……也怪我沒早些公開,其實我……我跟楊教練已經交往兩個月了。你的心意我隻能說聲謝謝,真的對不起。”周慶龍的脾氣確實很溫和,連這種拒絕的話都說得好像是他的錯一樣。

童菲手裏拿著餅幹盒子,呆呆地愣在原地,看著女教練得意的眼神和周慶龍小心翼翼在哄女朋友的表情,然後,看著這對金童玉女一起轉過身去,女教練還回頭衝童菲笑笑:“小妹妹,聽我一句話,你還是減肥成功之後再追男生吧……雖然你是沒指望變成我這樣的身材,不過,我和慶龍還是會祝福你的……”

笑裏藏刀,這就典型的例子了。女教練冷嘲熱諷,不就是在嘲笑童菲胖,沒男生喜歡麽。但對於這點,童菲卻是無法反駁,事實是這樣,她暗戀過兩次,但一次都沒男生來追過她。

童菲一句話都沒說,渾身無力地坐在角落裏,任由心痛和難過在身體裏上躥下跳……原來周慶龍和那個女教練早就是一對了,可她並不知道,還傻傻的為他做餅幹,想要拉近彼此的感情……

剛才她從女教練手裏搶回餅幹的樣子一定很可笑吧……嗬嗬,真夠丟人的啊!童菲狠狠地罵自己,使勁搓著自己的頭發,傷心之餘,手裏的餅幹都跟著遭殃了……她要扔進垃圾桶裏!

“等等!”一個熟悉的男生伴隨著一道修長的身影閃過來。

“幹嘛扔掉,多浪費啊,你不吃,我吃!”杜橙從童菲手裏抓過盒子,一伸手就夾起兩片心形的餅幹往嘴裏送。

這還不夠,他就這麽一口接一口的,像是吃得很香的樣子,俊臉上滿是享受的表情。

童菲本來情緒相當糟糕,就差沒當場大哭了,可現在看杜橙吃得這麽爽,她不由得有點好奇了:“真的這麽好吃?你都快吃光了。”

“嗯啊……好吃,真的好吃……”杜橙一邊吃一邊很不客氣地喝著童菲喝過的那瓶水,其實心裏在暗暗叫苦……這餅幹,是他吃過的最難吃的了!【晚上還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