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誰都不能代替小穎

續 誰都不能代替小穎!

梵狄此刻的語氣格外的輕快,含著幾分戲謔,連他自己都沒發現為什麽在這時候心情會有所改變,原本他應該是為金虹一號所發生的事而感到痛心和擔憂的,但奇怪的是,跟口罩女說話時他忘記了那些煩心的事,腦子裏在幻想著電話對麵的她是什麽表情。

小穎確實在拿著電話,隻不過她的臉被口罩遮住,低著頭,別人也看不到她的神色,而她在聽到是梵狄的聲音時,第一個念頭就是……開心。

在此之前,她每分每秒都在擔心著梵狄,不知道他的情況怎樣了,她忐忑的內心惴惴不安,可現在,能聽到他的聲音,這說明他已無大礙,太好了!

小穎鼻子發酸,壓抑著心頭那種如釋重負的喜悅,卻又不敢說話,忍不住吸吸鼻涕……

梵狄在電話那端聽到這細微的聲音,不由得眉頭一蹙,心想口罩女還真能忍,這都不說話?

此時此刻,兩人都沉默了,耳邊隻有輕輕淺淺的呼吸聲。這情況有點說不清道不明的微妙,剛才梵狄還想著要質問一番,可不知怎的在這一秒竟然感到有點莫名的心悸……她沒有掛電話,她吸鼻涕的聲音是代表她感冒了嗎?

最奇怪的是,雖然她沒說話,但梵狄居然也沒發火。

小穎哪裏舍得掛電話,她恨不得能飛奔到他身邊去照顧,她好想知道他到底是怎麽會暈倒的?是生什麽病?她不會知道梵狄其實是由於心力交瘁,太勞累所致。

默默心疼著他,她捏著電話不鬆手,輕輕顫抖著,呼吸漸漸變得有些不穩,舍不得掛,卻又不能說話,可為什麽他也不掛斷呢?

“咳咳……”梵狄輕咳,打破了沉默:“喂,林凡,你不說話就當是你默認自己是故意不放辣椒的是不是?我告訴你,我最愛吃的就是辣椒,以後你別再自作主張,要是下次再不放辣椒的話,我可不付錢。”

這要是給梵狄那些兄弟聽到,一定會笑掉大牙的,老大什麽時候開始變得這麽雞毛蒜皮了?就為了菜裏沒放辣椒還特意打電話去質問?以前的老大絕不會這麽做的,他一定會叫人將菜拿走,不吃……隻除了小穎在的時候能“收拾”老大。。

可梵狄沒發覺自己異常啊,繼續說到:“喂,你到底有沒有聽到我說的?聽到了就吱個聲。”

小穎在出神,耳畔是他悅耳動聽富有磁性的聲音,是她魂牽夢縈的那個人,雖然這電話顯然不是問候而是在“興師問罪”,可對她來說卻是珍貴無比的。

小穎回過神來的時候也覺得自己一直這麽沉默下去會讓梵狄惱怒的,也顯得很不禮貌,猶豫了一下,她悶悶地“嗯”了一聲,表示自己聽到了他說的話,可心裏還在腹誹:“這人,還跟以前那麽固執,身體不舒服還對辛辣的東西照吃不誤,看來是她走了之後就沒人像她那樣照顧他嘮叨他了。”

想到這裏,小穎隻覺得心髒的位置又抽了抽,生生地發疼,暗罵自己不爭氣,為什麽到現在還那麽關心他,放不下他?說好的要斬斷情絲呢?哎……

她隻是一聲淺淺的“嗯……”,聽在梵狄耳朵裏卻變得有點意外的小驚喜了,他從未聽口罩女說過話,現在她嗯了一下,總算是發了聲,聊勝於無嘛。

“喂,你……”梵狄還想說點什麽,可是,電話那邊卻出現了異動,下一秒,隻聽一個凶巴巴的男聲在咆哮……

“上班時間你還打電話?那麽多活兒都沒人做,你是來吃白飯的嗎?還不快滾去幹活兒!醜八怪,看著就煩!”老板一陣疾吼,罵得很難聽。恰好吳師傅沒在這外邊,估計是去洗手間了,否則若是老板當著吳師傅的麵就不會這麽對待小穎。

“啪——”電話掛斷了,梵狄卻握著手機久久沒有鬆手。

岑冷的俊臉有點黑,緊緊皺著的眉頭成了小山,一張一縮的瞳孔閃爍著幽暗不明的光芒,冷森森的。看來口罩女在餐廳裏的待遇確實很糟糕,電話被掛斷前那一頓罵聲就能顯示出很多問題了……梵狄猜想是蜀香味的老板吧。對林凡那麽凶,她在餐廳的日子能好過?

梵狄又想到了手下帶回來的關於林凡的消息,說她在餐廳裏經常受人欺負,可她似乎都是在忍氣吞聲。不是說她已經被餐廳的主廚收為徒弟了嗎,怎麽處境還是那麽糟?

梵狄腦子裏不斷在冒出那張帶著口罩的臉,說也奇怪,不知不覺中,小穎的音容笑貌也浮現出來……梵狄的手碰到了枕頭邊的一個東西,拿出來一看,是一部ipad,就是以前他送給小穎的那一部。

梵狄愣了愣,一霎間,仿佛有什麽東西在腦海中一閃而逝……為什麽他會對留意林凡的事?剛才他是在為林凡擔心嗎?他忽地明白了,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在林凡身上,他感受到了跟小穎的影子……

曾經,在鄉下,小穎也是過著痛苦煎熬的生活,但她都堅強地挺過來,而林凡,資料上說她沒有父母,還慘遭毀容,但她卻能靠自己的雙手在餐廳打工維持生計。小穎做的菜最合他胃口,她不在了之後,隻有林凡做的菜能喚起他對那段溫暖歲月的記憶。小穎以前最愛對他嘮叨,時常跟他唱反調,不讓他喝酒,在他不舒服的時候不讓他吃辣椒,而今天,他很想吃辣椒的時候,林凡卻故意不在菜裏放辣椒,同樣也是在唱反調……

曾經小穎會在他想喝酒的時候給他端來果汁或是豆漿,而今天這餐飯,也有一杯附送的果汁……

梵狄怔怔地望著ipad上留下的小穎的備忘錄,那一句“我喜歡你,你不用知道。”此刻在他眼前仿佛被放大了,格外醒目。心裏說不出是個什麽滋味,有點酸楚,歉疚,卻也有那麽點無可抑製的疼痛。

梵狄終於是發現自己的異常,但又為這樣的異常找到了原因……就是因為在林凡身上有小穎的影子。因為他舍不得失去曾經那一段溫暖,他內心深處在深刻地懷念著小穎,潛意識裏不由自主地就會尋找著跟小穎有相似地方的人。而這個人就是林凡。

“想要重溫小穎所給予的溫暖,想在林凡身上找到可以取代小穎的地方嗎?可這是對小穎的不敬,小穎,沒人能代替小穎!”梵狄沒來由地無比煩躁,狠狠地一揮手,桌上的碗盤全都摔在了地上。

清脆的聲音驚動的門外的手下,立刻有人衝了進來……還以為老大有危險呢,手下能不緊張麽。

“我沒事,把地上清理一下。”梵狄悶悶地說著,情緒不佳,縮進被子去了。

他確實太累,需要休息,煩心的事暫時拋諸腦後,睡一覺再說。

可偏偏,事兒多,剛一閉上眼睛,手機響了……

一個溫柔如水的女聲說:“梵狄,我在梵氏公館門口,方便讓我上去嗎?婚宴的菜單已經出來了,我剛才拿去給你父親看過,他說讓你再過目一下就可以定下來了。”這是洛琪珊,她就在公館門口。

梵狄十分疲累,兩天了,才隻睡三個小時,鐵打的人也會出問題的。可是,洛琪珊的這個理由太充分了,他如果拒人於千裏之外,隻怕父親就要親自來公館了。

梵狄並不討厭洛琪珊,要說光論性格,他還有幾分欣賞她的。既然她來都來了,還是將人請進來為好。

洛琪珊來的時候,房間已經清理幹淨,梵狄依舊躺在chuang上,穿著睡袍,蒼白的俊臉難掩憔悴,原本粉潤的雙唇也沒了血色,整個人看起來就是少了幾分霸氣,多了一絲令人心疼的氣息。

洛琪珊高挑的身材出現在門口,讓人眼前一亮。身穿淡金色高端定製風衣,款款走來,眼角眉梢都帶著笑意,微微揚起的鳳眼毫不掩飾的欣喜之色,一進來就脫下了外套風衣,裏邊隻穿了一件薄薄的大方格連衣短裙襯托出她絕好的身材,尤其是那白玉無瑕的頸脖和她纖細的腰肢修長美腿,更是有著讓男人遐想的誘.惑。

濃密大波浪長發隨意地披在肩頭,雙目含情,眸光瀲灩,在魅惑之餘也透出她的自信和朝氣。毫無疑問,這是一個不止外表好看,並且還內心極為強大的女人。

但在看到梵狄的臉時,洛琪珊眼中的喜色隨之一暗:“怎麽了?你生病了嗎?”

洛琪珊是醫生,對這方麵尤為敏感,一見梵狄這狀況就感覺不妙,頓時露出了醫生的本色,加上這還是她未婚夫呢!

梵狄搖搖頭,可洛琪珊已經坐在了他身邊,白希的手撫上他的臉頰,額頭,關切之情溢於言表,身子往他身上一靠,疼惜地說:“告訴我,你這是怎麽了?”

佳人在懷,她身上傳來陣陣淡淡的馨香,溫柔地摟著他的腰,仰著頭,嗬氣如蘭,絲絲縷縷微妙的曖.昧氣息在空氣中流轉。如此時刻,有幾個男人能把持得住?【還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