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何去何從

續 何去何從?(加更)

有種秘密是連最親的人都不適合說的,隱瞞,有時不見得就是不忠誠,更或許是一種保護和愛。

就像現在的晏季勻,他已經無奈卷入了這趟渾水,心情格外沉重,昨晚他從家裏離開的時候沒有告訴任何人他是去了哪裏,就連水菡都不知道。

哈吉病危,這種事非同小可,知道了反而不一定是好事,興許會是一種精神負擔。

晏季勻若是告訴了水菡,他也擔心自己會走不了,而亞撒是他的好兄弟,如今需要他的幫助,他不能坐視不理,如果他不來,他這輩子都會良心不安。

來之前,晏季勻就知道這將是一個沉重的思想包袱,而現在看來,他還是低估了一些具體情況,先前在手術室裏,哈吉所提出的某些要求,亞撒認為是在逼迫晏季勻,所以差點跟哈吉吵起來。但晏季勻最終還是答應了哈吉,之後哈吉才開始進行手術。

哈吉的病情惡化,手術成功的機率隻有五成,可如果不動手術,他連一成都沒有。

這突如其來的巨變,讓整個皇室都有了一種暴風雨前的烏雲蓋頂。消息是封鎖不了多久的,沒有不透風的牆。隻是,亞撒和赫淑嫻都希望能撐到哈吉從手術室裏出來,希望哈吉能度過這個生死難關。

手術室外,亞撒和晏季勻坐在椅子上焦急地等待,誰都不知道哈吉什麽時候出來。

亞撒俊臉蒼白,眼裏有血絲,身上仿佛彌漫著一層悲傷而又陰沉的氣息,他隻覺得自己就像是在水深火熱之中,備受煎熬。

哈吉的手術能成功嗎?遠在中國的蘭芷芯,她現在是不是已經恨透了他?

亞撒自認不是個多麽偉大的人,可身在這樣的地方,皇室中人,做事不能太過任性自私。現在,皇室需要他,哈吉需要他,他不得不暫時放下兒女私情,以大局為重。

晏季勻見亞撒這低落的情緒,眉頭沒鬆開過。身為亞撒的好兄弟,晏季勻也是深深地感到焦慮。一邊是國家,一邊是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孰輕孰重,這個問題太殘忍了。

晏季勻的手掌拍在亞撒肩上,輕聲安慰:“別自責了,你現在也是身不由己,形勢所迫,你隻能以後再向蘭芷芯解釋。她是個好女人,不會不理解你的。”

亞撒苦笑,長歎一聲:“是,蘭芷芯確實是個好女人,可是,每個人的容忍都是有限度的。我說過今天去接她,說過今天會當麵向她求婚,但現在……我隻能坐在這裏等著哥哥手術,我甚至不能告訴蘭芷芯實情,她一定以為我是故意在耍她,騙她。等以後我能向她解釋時,我怕她的心,已經不屬於我了。”

聞言,晏季勻一時無語……事實就是這樣,亞撒所處的角度,不能將哈吉病危的消息傳出去。哈吉不是普通人,是一個國家的核心人物,是文萊現任國王,他病危的消息,就連皇室中都有大部分人不知道,而蘭芷芯雖然是亞撒愛的女人,可在國家最高機密麵前,她必須要暫時退居第二。

“亞撒,你也別太悲觀了,你做得沒錯,你現在是不能泄露消息的。如果換做我是你,我一樣會這麽做。所以你無須自責,假如你跟蘭芷芯緣分未盡,我相信,你不會沒機會的。”晏季勻神色認真,還有幾分凝重,他所說的都是實話。因為他本身就是一個冷靜理智的人,睿智而果決,目光高遠,他很理解亞撒的處境,讚同亞撒的做法。

這就是男人在某些方麵的大義,在必須的時刻做出一定的犧牲。

亞撒自嘲地笑笑:“晏少,你在安慰我,我知道,不過還是謝啦,有你在,我才覺得自己沒那麽可憐。”

晏季勻眉宇間流瀉出一片淡淡的狠絕,沉凝地說:“兄弟,我這可是冒著莫大的危險到文萊的,咱們如今是一條繩子上的蚱蜢,必須要齊心協力把這次的難關挺過去。我答應了你哥哥那件事,等於就是把命都搭上了,我們不能泄氣,不能頹廢,隻能振作。”

亞撒藍色的眸子裏精光一閃,意誌又在堅定了幾分,重重地點頭:“沒錯,現在隻有前進沒有退路!”

遠處,赫淑嫻和另一個女人站在那裏小聲交談著,可她的眼睛一直都是留意著亞撒那邊的。從兒子的表情,赫淑嫻就能看出,兒子至少沒有亂了陣腳,她還是有些欣慰的。

這一晚,大家都要守在這裏,不眠不休地等待哈吉的消息。亞撒不想往最壞的地方想,可有些事情不容逃避……假如哈吉真的不幸,接下來會發生什麽事,那將會是亞撒等人不希望看到的局麵。王儲之爭,將會殘酷地上演。

天剛蒙蒙亮,金虹一號上,梵狄的房間裏,已經有了燈光。蘭芷芯起來了,嫣嫣也已經醒來,正摸著小肚子可憐巴巴地望著蘭芷芯……她餓了。

蘭芷芯在冰箱裏找出了牛奶,熱一熱給嫣嫣喝。

這時候就體現出梵狄這房間的優勢了,應有盡有,住在這裏十分方便。

昨天,嫣嫣收到了驚嚇,現在還是沒精神,嘴巴裏在吸著牛奶,小身子軟軟地靠在媽媽懷裏,純淨無瑕的大眼裏露出懵懂迷茫的神色。

“媽媽……我們這是在哪裏?”

“我們在梵狄叔叔的大船上……寶貝兒,不用害怕了,我們在這裏很安全,沒有人可以將我們抓走。”蘭芷芯摟著孩子,溫柔地安撫。

“大船?是在河裏嗎?”

“不,是在大海上。走,媽媽帶你出去看海。”蘭芷芯抱起嫣嫣,順手抓起毛巾被給孩子披上。

走到陽台,嫣嫣一下子就呆住了,兩隻眼睛睜得好圓……

嫣嫣第一次看到大海,第一次坐船,第一次在海上還風景,被這壯觀的景色被震撼住了。

好半晌,這孩子才發出驚呼:“哇……大海……嘻嘻,我看到大海啦!”

小孩子的情緒來得快去得快,先前還悶悶不樂的小娃娃,現在忘記了昨天的恐懼,全部的心思都被大海所吸引。

蘭芷芯心裏暗暗籲了口氣……還好是轉移了嫣嫣的注意力,不然這孩子還沉浸在恐懼裏。

就連她都會後怕,何況是幾歲的孩子呢。

“媽媽快看,那邊有小島!”

“哇……天上的鳥好大啊!”

“嫣嫣,那個是海鷗。”

“海鷗?呃……”嫣嫣好奇地眨眨眼睛,小手指著天上,看著海鷗飛過,鳴叫,她覺得很有趣,對這一切都充滿了新奇的感覺。

過了一會兒,房門外響起了敲門聲,是小檸檬來了。

昨晚,蘭芷芯醒來之後已經跟水菡和童菲見麵,小檸檬更是迫不及待地要找嫣嫣玩,可當時嫣嫣還沒醒,現在才早上,他已經急著來找嫣嫣了。

兩個小孩子鑽到一塊兒就會製造出奇特的磁場,好像兩個天使碰到一起,看著他們玩得開心,歡聲笑語不斷,蘭芷芯在一旁看著也感覺欣慰。

至少現在沒事,現在還是安全的,嫣嫣還能跟小檸檬一起玩。可是,金虹一號始終要接受航程,她總不能在這上邊一直待著吧。

下一步要怎麽走?何去何從?去哪裏才不會被文萊皇室找到?

蘭芷芯很混亂,也很茫然。她對亞撒不敢再有奢望,她隻能另外謀出路。

nike也來了,送早餐來的。

這男人很細心,知道蘭芷芯和嫣嫣不適合被其他人看到,所以早早地起chuang,去下邊端了早餐上來。

嫣嫣和小檸檬邊吃邊玩,不亦樂乎,而蘭芷芯顯得心情沉重,一塊麵包都還沒吃完。

nike善解人意,似乎能猜測到蘭芷芯在為什麽發愁。

nike望望那兩個正在玩耍的孩子,坐到蘭芷芯聲音,湊近她耳邊說:“我聽說這遊輪是會在香港停靠一晚的,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帶你去香港,安頓好你和嫣嫣,不會被人發現的,你可以放心,我在香港土生土長,不管怎樣都會有點辦法保護你和嫣嫣。”

nike的建議,可以說是雪中送炭,但也會給他自己帶去不小的麻煩。

蘭芷芯驚訝地看著nike,見他很堅決,很真誠,她嘴邊的拒絕,硬生生咽了下去。

“nike,你也看出來了,我現在處境很艱難,你要收留我,必定是件很危險的事情,我不能給你添麻煩……我,欠你的已經夠多了。”蘭芷芯歉疚地低下頭。

“不……芷芯,你別把這件事看成是負擔,我不怕麻煩。還有,我收留你,但並不會跟你住在一起的,頂多偶爾去看看你和嫣嫣。這樣,你會覺得輕鬆些嗎?”

“我……”蘭芷芯胸口泛堵,nike很了解她的心思,他說對了一大半。

可現在,眼下的情況,蘭芷芯能去的地方實在不多。再回c市,顯然暫時不可能了,太危險。

而香港,確實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去處……現在,文萊皇室的人並不知道她在哪裏,她暫時有主動權,可是,她有個感覺,如果去了香港,她和亞撒之間,或許真的就此了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