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結婚再也不分開9千字

續 結婚,再也不分開!(9千字)

一個冷靜理智的人之所以能保持鎮定,那不是真的代表她修煉到心如止水了,那一定是因為沒出現讓她激動的事情,可是此刻,蘭芷芯真的無法淡定了,渾身僵硬地站在辦公室門口,一隻手下意識地捂著嘴,就怕自己會驚叫出聲。

與亞撒上一次見麵是他在成為國王之後第一次訪華時,兩人在機場外的房車上相聚,連吃飯都是在車子裏……其他的時間,蘭芷芯隻能從新聞報道中得到關於亞撒的一點消息,還有就是他在百忙中抽空和她視頻,有時打打電話。

昨晚睡覺前還通話三分鍾,他說自己在國外,跟一群官員和大使在一起的,怎麽現在卻會出現在這裏?

不不不……一定是她太想念亞撒,所以才會覺得這個背影像他,實際上根本不是他?

可是這也太像了,蘭芷芯無法想象,那個一國之王怎會在恒悅公司的總裁辦公室?這太不可思議了!

蘭芷芯深深地呼吸,調整自己的情緒和心跳,但無可抑製的是鼻頭在發酸……隻是一個背影,已經勾起了她內心深處排山倒海的思念。

愛一個人愛到骨子裏了,可是在如此漫長的時間裏才能見一麵,這種煎熬和痛苦,無時無刻不在折磨著她。愛有多深,思念就有多濃,痛苦便有多厚。

蘭芷芯手裏攥著的是一份初稿,特意拿過來給恒悅總裁過目的,也是下星期的現場采訪直播當中的內容。

她本該是公事公辦,可現在她的心思都被擾亂了,難以平靜。

就這麽怔怔地望了好一會兒,蘭芷芯才收回了心神,自嘲地暗笑:“幹嘛這麽敏感呢,別忘了這是來工作的,不要讓工作的對象看到你這樣魂不守舍的樣子,要拿出專業的精神。”

蘭芷芯勉強集中注意力,淡淡地開口說:“您好,我可以進來嗎?”

再一次禮貌地詢問,那個像極了亞撒的身影,這才緩緩轉過來……

盡管蘭芷芯做好了心理準備,可在看到這張陌生的麵孔時,心裏仍然忍不住一陣失落和失望……真的不是亞撒。

這男人五官長相顯然不是中國人,輪廓深邃,鼻子略顯長,眼睛是琥珀色的,此刻正似笑非笑地看著蘭芷芯:“怎麽?見我不是亞撒,所以很失望?嗬嗬……聽說你是一個很受歡迎的電台主持人,可你現在的表情和反應,不得不讓我懷疑你的工作專業程度啊。”

這男人,語不驚人死不休,居然一語道破了蘭芷芯的心事。

蘭芷芯驚愕,對方居然知道她在想什麽?這太奇怪了,分明這個人她沒見過,為何竟知道她和亞撒之間的事情?要知道,亞撒將她和嫣嫣保護得很好,至今她們未在媒體被公開出來,所以還能保持著相對平靜的生活,但眼前這男人是什麽情況?是不是知道得太多?

盡管心裏諸多疑問,但蘭芷芯還是迅速恢複了常態,清冷的目光審視著眼前的人:“穆總,剛才是我失態了,請見諒,那我們現在可以開始了嗎?”

這個姓穆的男人見蘭芷芯已經恢複鎮定,不由得眼底掠過一絲讚許之色,但卻沒有正麵回答,而是玩味地說:“主持人,為什麽避開我的問題呢?難道談起他撒,讓你如此緊張嗎?我現在坐的位置,曾經就是亞撒的位子,而你,據說以前當過他的助理,對於公司,你也該很熟悉了,亞撒身為你的前任上司,難道你不想回憶一下?”

蘭芷芯細長的眉毛倏地皺起……這男人是故意的!沒錯,她確定,他就是故意的。他知道得不少,想用亞撒的話題來擾亂她嗎?亦或是對方根本就對這次見麵沒有誠意?所以才偏離了本該有的主題。

隱忍著沒發作,這是出於對客戶的尊重和禮貌,也是蘭芷芯個人修養和素質的體現。即使對方刻意想要看她表現異常的樣子,那麽,她就越不會讓對方如願。

蘭芷芯臉上帶著優雅的淺笑,職業而又淡定:“嗬嗬……穆總,你說笑了。既然你也知道亞撒這個人,自然也應該知道他現在不負責”打理公司,而他現在在做什麽,想必你也有所了解吧。不知道你跟亞撒是什麽關係,但我覺得,我們還是先將公事談妥了之後再聊聊其他的吧。”

不愧是蘭芷芯啊,果然定力是夠深厚的。亞撒是她的軟肋,是她的心結,而她卻能保持清醒的頭腦,不為所動,始終以公事為重,這份意誌力,讓穆總暗暗佩服。

“好吧,我也不打岔了,我們開始吧。不過……”說到這裏,穆總微微偏了一下頭,目光瞄了一眼角落那道門。

“不過,我實在沒時間跟你談,那裏……”穆總指指那道門,神情淡然地說:“裏邊有人會負責跟你談的,我現在有要緊事,不奉陪了。”

這男人說完,根本不給蘭芷芯反應的時間,直接走向了辦公室的門。

這……這也太過分了點吧?

“你……”蘭芷芯慍怒地望著男人的背影,但對方腳步匆忙,早就消失在了轉角。

蘭芷芯縱然涵養再好,也禁不住被對方傲慢無禮的態度給刺激到了。

早就預約好了這個時候見麵的,她要見的是總裁不是其他人,采訪對象也是總裁,可這個人居然跑了?

不想接受采訪就直說,幹嘛這樣耍人,太不尊重人了!

蘭芷芯氣憤,轉身就要離去,可是又忍不住瞥一眼那道門……她知道那裏是一個休息室,以前亞撒在的時候,她進去過一次。

真的就這麽走掉嗎?兩手空空回去,就等於是沒有完成工作。

蘭芷芯氣歸氣,可她也在想,穆總叫她跟誰談呢?門裏邊是誰?難道是總裁的秘書?助理?

如果不是因為這一期的采訪目標任務已鎖定在恒悅集團,蘭芷芯才不會這麽退而求其次。如果實在無法跟穆總麵對麵談,那要不要見一見穆總指定的人?至少先接觸一下看看什麽情況,否則這一期的任務就泡湯了。

盡力而為。這也是蘭芷芯的工作態度。

有點不甘心地走到門前,抬手敲門,裏邊沒動靜。

蘭芷芯窩火,該不會是又被人耍了?實際上這兒根本沒人?

蘭芷芯愣神之際,隻見這道門倏地開了,一隻男人的大手伸出來將她猛地拖進去,她的驚叫聲還未喊出來,雙唇已經被人封住,一股強烈的男子氣息灌進來!

“放開我!”蘭芷芯的嘴被堵,隻有在心裏狂喊,驚得全身汗毛都豎起來了。

但這狂暴的男人卻絲毫不停,反而吻得更深了,加強了力道,就像是要她給吞了似的。

房間裏很黑,窗簾被拉上還故意不開燈,這是個陷阱!

蘭芷芯反應過來自己上當了,但為時已晚,她已經被按在了沙發上……

不甘受辱,蘭芷芯狠狠一咬牙……頓時一股血腥味就在彼此唇齒間蔓延開來。為了反抗,她咬了對方的舌頭。

“嘶……哎喲,好狠的心啊……”男人吃痛地哀嚎,這語氣裏竟然還帶著幾分幽怨。

“怎麽……”蘭芷芯驚呆了,這聲音……這聲音就算相隔再久遠她都不可能忘記!

“怎麽是你?真的是你?”蘭芷芯呆若木雞,因為太驚喜了,所以一時間不敢確定,但她的聲音明顯在顫抖。

男人的身軀又靠了過來,一把將她摟在懷裏,隻是這一次,他溫柔了一些,不像剛才那麽猛烈了。

“你呀,把我弄出血了,你看怎麽補償我?”男人臉皮不是一般的厚,這時候還在討價還價。

“我……我……”蘭芷芯顫顫巍巍地哆嗦著身子,因為太激動而不知所措,在昏暗的光線裏,一雙美目緊緊盯著眼前的模糊的俊臉,然後,一拳頭打在他胸膛上……

“你太可惡了!誰讓你用這種方法出現的?隻是咬你舌頭已經算是輕的,我現在要……要揍你!太可惡了,居然耍我!”蘭芷芯一邊說一邊使勁用力捶打著他結實的胸膛。

一滴,又一滴,滾燙的淚水落在了男人的手臂,他高大威猛的身軀也是隨之一顫,他沒有躲閃,任由她捶打,他隻是一聲低不可聞的歎息,溫柔地低語:“我想給你個驚喜嘛……對不起,苦了你了,你用力打吧,想怎麽懲罰我都行,但是你咬答應我一件事……今天你要請假,不能去上班了。”

蘭芷芯的淚眼止不住地往下掉,但這卻是喜悅的淚水,是相思之苦得到釋放的驚喜。

“你是今晚待一天又要走了?我們……”

“不,不是一天,而是……”男人伸出手捧著她布滿淚痕的臉,柔情似水地攫住了她的紅唇,輕聲呢喃:“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這句話,讓蘭芷芯徹底地腦子空白無法思考了。等待已久的這一天,就這麽毫無預警的到來,讓她沒有半點心理準備,巨大的喜悅就這樣降臨。

不用猜,讓蘭芷芯這樣縱情慟哭的男人,隻有亞撒!

“真的嗎?不騙我?真的再也不分開了?”蘭芷芯嘴裏含糊地溢出疑問,她是難以置信這一天真的來了,原以為要好幾年才能實現的美夢突然就變成現實了,她怎能不狂喜?

亞撒深情地擁吻,充滿了濃濃的眷戀和愛意,趁她失神之際,他的大手已經不安分地占領了她的要塞……滾燙的火焰無聲地燃燒,濃情蜜意化為一簇簇情火蔓延開來……他輕咬住她的耳垂,渾厚而又極致溫柔的聲線鑽進耳膜:“是,我們都沒有在做夢……是真的,這一次,再也不會分開了,我來找你了,你準備好迎接我了嗎?”

亞撒這一語雙關,蘭芷芯如何能聽不出他的意圖。可此刻,她不想束縛自己,因為……思念早就泛濫成河,唯有他才能將她治愈。

蘭芷芯一抹眼角的淚,噗嗤一下笑出聲,摟著他強健的身軀,嗬氣如蘭:“親愛的,我早就準備好了……”

這酥到骨子裏的一句話,讓亞撒隱忍的欲.望再也控製不住,如一匹脫韁的野馬,狂野而又霸道地奔騰在這渴盼已久的沃土。

這休息室裏隱約有動人的喘氣聲傳出,但外邊辦公室沒人,不會有人知道這裏正愛意綿綿,比窗外的太陽還要火熱刺激……

直到一小時之後,曖.昧的聲音才消停了下來。蘭芷芯追問亞撒這是怎麽回事,他才一一解釋過。

原來今天的一切都是亞撒安排的,那個姓穆的男人也是文萊皇室成員,隻不過以前在中國留學,很少出現在皇室的聚會中。而亞撒的加冕禮上,這男人曾出現,但當時那麽多人,蘭芷芯即使見過也記不住的。

姓穆的就是恒悅現任總裁,這是事實,他因為聽亞撒說起過蘭芷芯,鬧著要見一見,看看是怎樣的女人能俘虜亞撒表哥的心,所以才有了先前那一幕發生。而亞撒早就躲在休息室裏,等著蘭芷芯進去。

這些都不足以讓蘭芷芯吃驚,最讓她震撼的是……

“亞撒,為什麽這次可以不用分開呢?你是文萊的蘇丹,難道國事都不理了嗎?到底發生什麽了?”蘭芷芯軟軟地靠在他懷裏,被吃幹抹淨之後,她也沒了力氣,但此刻的幸福卻是無與倫比的。

亞撒輕輕握著那隻在他胸前不安分的小手,疼惜地說:“其實很簡單,我不想當蘇丹了,所以讓位,現在我是親王,並且我哈吉哥哥下了命令,誰也不能強迫我娶妻,除非是我願意。”

“啊?”蘭芷芯更驚愕了,這……這雖然讓她欣喜若狂,但也太不可思議了。

“是這樣的,我哈吉哥哥的身體狀況已經有了好轉,在國外的治療效果顯著,現在已經可以正常生活了,前幾天回到皇宮,我就對哥哥說,我要退位。說實話,我哥哥比我更適合當國王,我坐在那個位子上始終不自在,各種別扭。既然我哥哥身體康複了,我當然要把王位再還給哥哥。其實我哥也不太想當國王了,他隻想瀟灑快活地過下半生,所以我估計,不久之後我哥哥或許會將王位傳給我老爸,然後等我哥哥的兒子長大之後,我老爸再將王位交出去……”亞撒俊臉上的表情十分輕鬆,不管那最高政權掌握在皇室的誰手裏,總之不要再找他就行了。

文萊就是世襲的君主製,最高政權始終都牢牢掌握在這個家族手中。

聽完亞撒的話,蘭芷芯這才真正的放心了,也更加開心喜悅。原來亞撒真的肯放棄王位!這個念頭,從前隻是蘭芷芯會想想的,可現在,事實擺在眼前了,才發覺內心的激動遠遠不止這點。

什麽叫做“愛美人不愛江山?”亞撒就是現代版活生生的例子。自古以來沒多少人能做得到,亞撒能在站到最高點時還能激流勇退,這份胸襟,舉世難有。

這個男人的愛,比山嶽還重,比大海還要遼闊,比寶石還要透亮晶瑩。

蘭芷芯緊緊抱著亞撒,粉紅的臉蛋洋溢著幸福和滿足:“我……我愛你……”

這尋常的三個字,從她嘴裏說出來,是如此美妙,讓他心頭一陣陣悸動,甜到骨子裏去了。

低頭在她額上印下一吻,帶著珍惜的味道說:“我愛你很久了……”

此時此刻的濃情繾綣,已經深深地鐫刻在彼此的靈魂,永不磨滅。

蘭芷芯水潤的秋瞳裏含著醉人的情意,柔聲問:“那你以後打算娶幾個老婆呢?你哥哥雖然下命令讓皇室的人不能強迫你娶妻,可沒說限製你隻能娶一個啊。按照你們那邊的法律,你還是可以娶幾個的,那你打算怎麽辦呢?”

別以為蘭芷芯被男.色迷昏了頭,聽聽這話,分明是問到點子上了,這才是她現在最應該過問的事情。

“呃……這個嘛……”亞撒略顯猶豫,藍眸裏露出思索之色。

蘭芷芯見狀,頓時怒了,狠狠一把掐在他胳膊:“你還猶豫不決?你難道想娶第二個第三個老婆?告訴你,門兒都沒有!你想當中國女人的丈夫,就必須一夫一妻,否則……”

“哎喲,瞧著激動得快跳起來了?”亞撒好整以暇地望著她,一臉燦笑。

蘭芷芯見到他眼中的戲謔,這才反應過來:“你……你剛才是故意逗我的?”

“我隻是稍微試探了一下你對我的緊張程度和占有欲,嘖嘖……沒想到這麽強烈,可見你這輩子是非我不可了。”這男人得瑟起來了,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蘭芷芯嬌嗔地瞪著他:“那又怎樣?自己愛的男人,占有欲那是必須的,總之你記住,你隻能有我一個老婆!”

“這……也不是不行,我可以答應你,但是嘛……我們現在還沒領證呢,你就這樣迫不及待想要嫁給我嗎?不擔心皇室反對了?”

果然,蘭芷芯欣喜的臉色頓時垮下來……皇室的反對,是她的一塊心病。

見她悶悶不樂的樣子,亞撒心疼,又再抱緊了一些,另一隻手卻不知從哪裏摸出一個閃閃發亮的東西。

“看看這是什麽?”亞撒神秘的笑容裏含著掩飾不住的興奮。

“這是……”蘭芷芯還真不知道,但是這樣的東西金光燦燦,似乎在哪裏見過?

“這是一枚勳章,由文萊蘇丹親自頒發的,隻發給有功之臣,像邵擎,他就有一枚。現在,我哥哥再發一枚給你,你也就成了有功勳的人,在文萊,就憑這勳章,你就已經是高人一等了,不再是平民。”

“什麽?勳章?難怪呢,在你加冕儀式上,我也見過你胸前佩戴著這種東西,可我又沒為你們國家做過貢獻,怎麽會頒發給我?”蘭芷芯越發不解了,這究竟是個什麽意思?

亞撒的笑意更加濃烈,在她唇上輕輕吻了一口:“你怎麽沒貢獻?我跟我哥說了,如果不是你出現,我就打算一輩子獨身主義,正是因為有你,我才會願意結婚,是你結束了一位親王的單身生活,這是你的功勞之一,還有啊,你生了嫣嫣,更是大功一件。你知道嗎,我哥哥可喜歡嫣嫣了,說嫣嫣將來一定會是皇室的榮耀,你是嫣嫣的媽媽,怎麽不是大功臣?”

好吧,蘭芷芯承認,這樣的兩件功勳確實有點牽強,可既然是國王的意思,那她就收下了。

亞撒見蘭芷芯還沒明白這勳章的含義,不由得笑出聲,愛憐地在她臉上捏了一把:“女人,有了這勳章,你在文萊就不是平民了,你嫁給我,那就不會再有那麽多的阻力和反對的聲音,也就是說,我們可以去領結婚證了!”

最後這句話,徹底驚到了蘭芷芯,她拿著勳章的手已經僵住,隨即顫抖不已……

亞撒很滿意自己的話所帶來的震撼效果,看著蘭芷芯紅腫的眼眶裏流下晶瑩的淚滴,他的心卻有開始疼起來。雖然知道這是她幸福的淚水。

溫熱的大手捧起她的臉,輕輕地為她吻去淚痕,他沒有勸她別哭,因為知道這個時刻是該讓她好好發泄壓抑在心底的情緒,所有的煎熬和痛苦,分離的折磨,都將遠去了,與她,終於受到雲開見月明!

“哎,早知道一枚勳章就能解決問題,我早就發給你了……我哥哥以前也沒說,不過現在也好,經過這段時間的磨練,我們的感情更堅固了,我覺得我很有信心,婚後我們會過得比現在還要幸福……當然了,最要緊的是,我們的第二個孩子不會再是私生子了。”亞撒自顧自的說著,沒發現蘭芷芯正好奇地看著他。

“什麽意思?第二個孩子?”

“是啊,你看晏少都有二胎了,水菡過不了多久就快生了,我們怎能落後,趕緊地追上他們的腳步,咱們文萊可不嫌生孩子多,你就算生七八個都沒問題!”亞撒訕訕地笑著,大手又伸進了她的**。

蘭芷芯羞憤地瞪他:“什麽七八個,你當我是母豬啊?”

“那打個折扣,四五個?”這貨還在討價還價。

“不行,我才不要將來的人生都在孕期度過!”

“好好好……你贏了……那,就三個?”這貨還不死心地伸出三根指頭。

“我……我掐你!”蘭芷芯的手剛動,人已經被按住了……男人強健的身子覆上來,將她的聲音堵在喉嚨,緊接著又是一室的春.意盎然,果真是在為追生兒努力不懈啊!

兩個在激烈纏.綿中的人,不知道外邊辦公室來了人……是先前那位姓穆的男人帶著嫣嫣進來了。

嫣嫣小肉墩兒穿著粉藍色上衣,嫩黃色背帶褲,粉嘟嘟的小模樣萌態十足,正望著休息室的門呢。

“叔叔……媽媽在裏邊怎麽還不出來?”

“這個……因為你爸爸在跟媽媽說話,所以……”

“可這是什麽聲音啊?媽媽好像很難受,是他在欺負媽媽嗎?”嫣嫣氣呼呼地鼓著腮,一副很想衝進去的架勢。

男人一頭黑線,趕緊地將嫣嫣抱起來往外走……他哪知道亞撒還沒出來呢,這都快兩個小時了,那家夥也太生猛了吧。

就這樣,蘭芷芯被亞撒吃了個遍才從休息室出來見到了嫣嫣。

母女倆不用說又是一陣抱頭痛哭,亞撒在旁邊也忍不住鼻酸,可他低估了嫣嫣這孩子的敏感,等哭完了就是“興師問罪”的時候。

“你!”嫣嫣白嫩的小手指指著亞撒,氣呼呼地說:“你剛才是不是在裏邊欺負媽媽?哼哼!”

壞了,什麽情況?

亞撒和蘭芷芯同時看向穆總,後者隻能無奈地搖頭,解釋說嫣嫣聽到休息室裏的異常的聲音,以為蘭芷芯正被亞撒欺負呢,孩子不知道那是大人在那個的聲音。

蘭芷芯羞得滿臉通紅,沒好氣地白了亞撒一眼:“都怪你,現在可好了,怎麽跟孩子解釋?你看著辦吧,孩子要是對你有不滿了,想她叫你一聲老爸,你還得繼續”等到什麽時候去?”

對啊,這件事是亞撒的執念,到現在嫣嫣還沒叫他“爸爸”,他做夢都想著呢。

“寶貝……”亞撒緊張地蹲在嫣嫣麵前,誘哄地說:“我絕對沒欺負你.媽媽……實際上我跟你.媽媽,馬上就要結婚了,她會穿上婚紗,成為最漂亮的新娘,到時候你就是咱們的花童,知道嗎?”

“結婚?”嫣嫣驚訝地張著小嘴,她雖然才五歲多,可也不是啥都不懂,結婚,這詞兒她可是知道的。

“是像幹爹幹媽那樣嗎?結婚了就永遠都跟小檸檬在一起,三個人不分開是嗎?那我跟媽媽也不會再分開了?”嫣嫣晶亮的藍眸裏盡是興奮,一臉期待地望著亞撒。

“對啊,寶貝你太聰明了!你看啊,我現在要跟你.媽媽結婚,之後我們一家人就再也不分開了,所以這都是我的功勞啊,你是不是該獎勵我一下呢?如果我不跟你媽媽結婚,你就會被送回皇宮去……”這貨故意誇張了一下,為了聽孩子叫爸爸,他是豁出去了。

蘭芷芯和那位姓穆的男人不禁麵麵相覷……這亞撒太能忽悠了,但是,也理解他渴望的心情。

蘭芷芯果然是聰慧,見狀,也湊在嫣嫣耳邊柔聲說:“寶貝,爸爸說得沒錯,因為爸爸要跟媽媽結婚了,所以我們一家人才可以一直都在一起,再也不分開,我們是該獎勵他一下,你就……叫他一聲爸爸吧。”

亞撒欣喜地衝蘭芷芯點頭……他的女人跟他真有默契啊!

嫣嫣咬著小手指,嘟著粉粉的嘴巴,略顯靦腆,小身子縮進媽媽懷裏,然後又探出腦袋看了看亞撒,細聲細氣地喊了一聲:“爸爸……”

才剛喊完,這孩子就把頭埋在蘭芷芯頸脖……她不好意思呢。

亞撒愣了愣,隨即狂喜地大笑,心花怒放,恨不得一直聽嫣嫣喊他都不膩。

總算是如願以償了,亞撒感覺自己已經圓滿,太幸福了。

可穆總就十分糾結地看著亞撒:“難道你真不打算回來任總裁了嗎?”

“不了。”亞撒回答很幹脆:“我當個副總就行,總裁是你的。好好幹,我要陪我老婆孩子去世界各地旅遊了,哈哈哈,我等這一天等太久了,所以,兄弟,辛苦你了,晚上我陪你多喝幾杯算是慰勞你!”

穆總咂咂嘴皮:“幾杯酒就收買我了?哎……”

“兄弟,體諒一下吧?今晚我們不醉不歸!”

“……”

今晚是晏少為亞撒準備得接風酒,家宴,也是為亞撒蘭芷芯這一對受盡煎熬才苦盡甘來的戀人,一個婚前的祝福。

即是家宴,席上的當然就都是自己人了。水菡一家子,童菲一家子,還有晏錐……這些熟悉的麵孔,讓亞撒倍感親切。感覺自己在清冷的天堂走了一遭又回來了,說得最多的感慨竟是——“還是人間好啊!”

水菡的肚子已經月份不小了,當然不可以喝酒,童菲可以喝一些,女漢子的風采不減,杜橙和晏少這兩個妻奴當然是樂嗬嗬的了,伺候老婆的活兒,不在話下,熟練得很呢。

這都是成雙成對的,就差晏錐一個人,形單影隻。被在座的各位秀恩愛給刺激得不行,隻能一口一口地喝著酒,還好穆總也是單身,兩個男人還挺有共同語言的,堅持等到喜歡的女人才結婚,就憑這點也該多喝幾杯。

氣氛很融洽,大家對亞撒更是讚不絕口。他為了跟蘭芷芯長相廝守,寧願放棄至高的權力和榮耀,這份灑脫和超然,舉世罕見,確實值得每個人敬仰。

眼看著晏少如今也是卸下家族重擔,重點放在家庭,亞撒也是拋開肩膀上的擔子,可以跟蘭芷芯雙宿雙棲了,晏錐更是感慨,不知自己何時有清閑的一天?

晚飯吃到一半,晏錐進去了洗手間就好半晌不出來,晏季勻不禁有點納悶兒了,跟在後邊進去看看是怎麽回事。

幸好晏錐沒將洗手間的門反鎖,因此晏季勻才能輕易進去。這一看,可把晏季勻給嚇一跳。

“弟弟,你怎麽了?”晏季勻驚呼,伸手將晏錐扶著。

晏錐痛苦的表情,臉色蒼白,汗如雨下,吃力地指指自己的腹部右下方位置。

“痛……”

“你撐著,我馬上叫救護車!”晏季勻也慌了,晏錐指的那個位置是闌尾吧?那很有可能是急性闌尾炎!

人有旦夕禍福,晏錐平時身體好好的,可這闌尾是每個人都可能麵臨的問題,他隻不過是恰好在這時候犯了。

可憐的晏錐,好好一頓飯吃著吃著就進了醫院……這確實有點令人同情。

晏錐需要立刻動手術,在他被推進手術室之後,麻醉之前,他看到一個熟悉的女人臉孔出現在視線上方,讓他痛得幾乎昏厥的意識稍有清醒……

“你……你……洛琪珊,怎麽是你主刀……我……要換醫生……”晏錐痛得汗流浹背了,可還是艱難地說出這斷續的音節。

洛琪珊一臉淡定,像是沒聽到似的,隻是搖晃著手中明亮的手術刀,笑得十分燦爛:“嗬嗬……晏總,以前我沒告訴過你嗎?女人是不可以輕易得罪的,何況我還是個醫生呢。終於你也落在我手裏……你也有今天,哈哈哈……”

晏錐最後的意識就隻停留在洛琪珊的笑聲中,隨後便兩眼一黑……不知是痛暈過去還是被她氣得背過去的……這叫啥?冤家路窄啊!【9千字,親們的月票和推薦票還能猛烈點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