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原來亞撒有孩子了加更求推薦票月票

這是亞撒第一次親眼看著蘭芷芯主持節目,站在播音室外邊從透明的玻璃窗能看到裏邊一舉一動。

曾經,幻想過無數次與亞撒會在什麽樣的情況下重逢,可盧潔瑩怎麽都想不到,這一切來得如此突然。

來不及做出想要的表情,她隻有驚愕地望著亞撒,還有那濃濃的說不出的心痛。

“你……你……”盧潔瑩張了張嘴,卻又不知該說什麽,千頭萬緒湧上來堵住了喉嚨。

亞撒隻是微微一詫異就恢複常態,淡淡地說:“好久不見。”

冷淡,疏離,還有陌生感。這就是盧潔瑩從亞撒這一句“好久不見”中讀出來的含義。

台長見自己被冷落了,有點不悅,更多的是好奇:“怎麽你們居然認識?”

認識?豈止是認識!

盧潔瑩的眼裏隻有亞撒,顫動著嘴唇說:“我們……可以單獨聊聊嗎?”

亞撒現在對盧潔瑩已經沒有感覺了,就像是見到一個普通的熟人一般,既然如此,有什麽不可以聊的?

“oK。”

台長就納悶兒了,這是故人敘舊嗎?沒他的份兒。

台長有點嫉妒地看了看亞撒,又用警告的目光瞪了一眼盧潔瑩,至於兩人要去哪裏談,他就管不著了。

這棟大樓的頂層有一個尖塔,上邊空空的,沒有桌子和椅子,但很適合夜深人靜的時候站在這裏眺望城市的夜景,透過封閉式的玻璃,能看到許多本市的標誌建築,

這是晚上,很清靜,浪漫,適合聊天。

隻不過此刻的氣氛有些僵硬,盧潔瑩好半晌都不知道該開口說什麽。一臉沉鬱地望著玻璃外的夜景,閃爍的霓虹,夢幻的燈影,編織成一幅繽紛的畫卷,隻是她卻沒有欣賞的心思。

盧潔瑩想來想去,滿腦子都是先前偷聽到的那些話,讓她瘋狂的嫉妒。

“你跟蘭芷芯已經結婚了嗎?剛才你在台長麵前還說她是你老婆。”盧潔瑩紅紅的雙眼盯著亞撒,手已經攥得很緊了。

亞撒聞言,眉頭皺起,很幹脆地說:“我和她,下個月就要登記結婚,現在她手上戴的那枚戒指就是我的承諾,對我來說,她早就已經是我老婆了。”

亞撒沒有隱瞞,因為覺得不需要隱瞞。

這答案,對盧潔瑩來說又是一種打擊,可這也是她自找的。

“嗬嗬……恭喜你,終於舍得結婚了。”盧潔瑩這話可一點聽不出是恭喜,酸溜溜的,帶刺。

亞撒能看穿幾分盧潔瑩的心事,可他能做的不是安慰,而是實事求是地告訴她,這樣才能讓她清醒地認識。

“遇到我愛的女人,想要共度一生,我當然會想結婚的。盧潔瑩,你以前欺騙我,這件事,我已經不計較了,過去就算了吧,也希望你能早日從泥沼中走出來,別再這麽繼續糟.蹋自己了。”亞撒說得很誠懇,但盧潔瑩能不能聽進去就不知道了。

盧潔瑩怔怔地站著不再說話,興許是有種無力感,興許是無地自容,興許是憤怒或是後悔……

亞撒看看時間,衝著盧潔瑩揮揮手,轉身,頭也不回地走了。

他今天是特意來台裏的,一是為了跟台長談判,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接蘭芷芯回家。

前幾次他都是12點準時來接,今天來得早些,節目馬上要開播了。

但今晚的節目中,原本有盧潔瑩參加主持的環節,她卻沒有出現,不過蘭芷芯一個人也是完全沒問題的,還更得心應手。隻是她不知道盧潔瑩怎麽了,剛才還在的,後來給陶老師發個短信說今晚的節目她不主持了。

這是亞撒第一次親眼看著蘭芷芯主持節目,站在播音室外邊從透明的玻璃窗能看到裏邊一舉一動。

亞撒在靜靜地欣賞著蘭芷芯主持時的樣子,他的嘴角一直都是微微上揚著的,眼底還有著一抹驕傲和自豪的神色。

蘭芷芯在裏邊時不時也望一望,與亞撒之間眼神的交流很有默契,帶著彼此才知道的溫暖和喜悅。

節目結束之後,蘭芷芯和亞撒相擁著走出這大樓,路邊已經有車在候著了。

女人嬌小纖細的身子跟男人的高大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卻又是如此的般配,絕佳的氣質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誰見了都會忍不住在心底為這對情侶讚歎。

那輛黑色的豪車忽然開了,蹦出來一個洋娃娃般可愛的小女孩兒,手裏還拿著一朵花,紛嫩的小臉上綻放出純淨的笑容,比這夜空的光華還要燦爛。

亞撒輕輕一抱就將這小天使抱在了懷裏,然後小女孩將手中的一朵鮮花獻給了蘭芷芯。

這一幕,讓躲在角落的盧潔瑩驚呆了……亞撒懷裏的小女孩是誰?隱隱約約,盧潔瑩仿佛聽到小女孩在叫“爸爸媽媽”。

猶如一道雷電劈過,盧潔瑩呆若木雞……那小女孩,竟然是……是亞撒和蘭芷芯的孩子?

太震撼,太不可思議了!盧潔瑩在震驚的同時,心也徹底碎成灰燼。

還有什麽可奢望的?原來亞撒和蘭芷芯有小孩,一家三口看起來那麽幸福,誰能去拆撒?

隻一想就能猜到,小女孩一定是六年前的那一夜留下的結晶。

盧潔瑩突然覺得自己真蠢,原來早在六年前她就注定是個輸家了。蘭芷芯和亞撒才是命中注定的那一對,不管她多麽不願意承認,事實就是這麽殘忍。

盧潔瑩遠遠地望著亞撒和蘭芷芯離去,站在原地久久沒動,她隻覺得心裏空蕩蕩的,失去了目標……不想跟蘭芷芯再爭下去了,這電台的主持工作,她明天就辭掉。

不再看到蘭芷芯,不再見到任何與亞撒有關聯的人,或許她才能走出那一段迷霧沼澤。

車子裏,亞撒和蘭芷芯正逗著嫣嫣呢,這小不點兒今天精神好,剛被陳誌剛從水菡家接出來,卻還沒有睡意,坐在爸爸媽媽中間,嘟著小嘴兒瞅著亞撒:“人家小檸檬說,幹爹會跳騎馬舞,可你不會跳……”

亞撒嘴角抽了抽:“你這是啥意思?嫌棄老爸?”

“哼哼……小檸檬說,幹爹跳騎馬舞可好玩兒了。”嫣嫣小聲嘟噥,那晶亮的藍眸子裏分明寫著她的期待。

蘭芷芯憋著笑,且看亞撒怎麽回答了,她是知道嫣嫣現在在想什麽。

亞撒感覺被這母女倆盯得心頭發毛,最終不確定地問:“你們……你們不會這麽殘忍吧?先說好,我可不幹,堅決不幹!”

亞撒這是領悟出來了,這母女倆的眼神就是在說:你也去學騎馬舞吧。

但蘭芷芯和嫣嫣還是用一種十分真誠而又充滿希冀的目光專注地看著他……亞撒感覺壓力山大呀。

坐在前邊開車的陳誌剛可是憋壞了,想笑不敢笑,臉都憋紅了……亞撒可是親王,還是前任國王呢,現在卻要淪落到學跳舞來逗孩子開心麽?這說出去都沒人信,要不是親眼看到聽到,陳誌剛也不信。

可事實就是……

亞撒在經過一番掙紮之後,還是被融化了,不得不苦著臉答應下來,可心裏還在腹誹呢……晏少你跳啥不好,偏要跳騎馬舞?跳交際舞我就會,騎馬舞……隻能現學!

不管怎樣還是嫣嫣勝利了,小不點兒高興地縮在媽媽懷裏,得意地看著亞撒,嘴裏還哼哼著兒歌,心情大好的樣子,而蘭芷芯就溫柔地抱著嫣嫣,滿足而安靜的表情,恬淡,祥和……這氣氛也能感染亞撒,讓他的心變得更加安寧,堅定。

眼前這母女的笑容,不就是他一直都在努力的目標嗎?能讓她們永遠這樣美美的笑著,是他身為男人的責任,也是他夢寐以求的生活。

心有所感,亞撒靠近了蘭芷芯,順手將她和孩子都摟在懷裏,柔和的目光飽含著似水溫柔:“下個月就登記結婚了,你蜜月假期,台裏批準了嗎?”

“嗯,準了。”

“那就好……不過因為工作關係,所以蜜月的時間也有限,不然我們可以多玩幾個地方的,現在卻隻有幾天的時間。”亞撒有點無奈地歎息,很是不甘心啊。

蘭芷芯聽出亞撒的委屈了,不由得心裏一軟,臉頰在他下巴蹭了蹭,柔聲說:“以後我們有的是機會出去旅遊,等台裏再招一個男主持,我就有空餘時間了。”

“嗯,這還差不多……還有,拍婚紗照,下星期周六。”

“知道了,你說了三遍了……”

“……”

亞撒輕輕捏一捏嫣嫣的小臉蛋,笑米米地說:“寶貝兒,想不想跟爸爸媽媽一起照相啊?”

嫣嫣可是一秒都沒猶豫,響亮地回答:“想!”

“過幾天我們就去拍……我和你.媽媽的婚紗照,我們的全家福。”

蘭芷芯心裏湧起一股幸福的喜悅,這一天,終於是到了,她也要穿著婚紗跟心愛的男人留下寶貴的紀念,最難得的是,嫣嫣參與了這個過程。

夢想過有一天要當個美美的新娘,現在,這個夢變成現實了,這滋味比夢還要甜……蘭芷芯緩緩閉上眼,腦海裏浮現出自己穿著婚紗和亞撒穿禮服,中間嫣嫣穿著公主裙,一家三口和樂融融的畫麵,可以想象到時候最搶鏡的或許不是新娘新郎,而是嫣嫣小肉墩兒……【今天8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