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預言師

第73章 妖孽

第七十三章 妖孽

“為什麽不拿這個學期的期中考試做賭約?”韋靖並沒有因為葉知秋為自己的窘境買了單而對他有一絲好感,對於賭約的形式她是沒什麽意見,不過對於賭約的選擇卻有些疑惑。

“期中考試的考卷都是校內老師出的題,簡單得沒有一絲挑戰性,而且也決不出水平的高下,你明白?”葉知秋自然不會把自己想詐考卸掉班幹部職位的真實目的說出來,隻能冠上一個冠冕堂皇的借口。

“好,就依你!到時後輸了可別後悔。”韋靖很是理解的點了點頭,向葉知秋瞪了一個對葉知秋來說相當於秋波的白眼。

“要不要擊掌約定?”葉知秋有些無恥的盯著韋靖下垂於腿部的修長玉手,剛才這隻手捏在自己臉上,臉部感覺到的細膩柔滑讓他陶醉不已,此時有種想把那隻手掌握在手中的欲望。

“無恥!下流!”韋靖還未開口,一旁火眼金的李娜已是看出了葉知秋的無恥意圖,很不給麵子的大罵道。

“有這麽多人看著聽著,我也不怕你耍賴!”對於葉知秋的輕薄之意,韋靖並未做出過激之舉,隻是淡淡地看了一眼圍觀的學生和老師。有這麽多人作證她真的不用擔心葉知秋敢反悔,不然到時他不被眾人亂拳打死也要被眾人口水淹沒。當然她從來就沒有想過自己會輸,輸這個字眼在自己短短的十幾年人生中還未出同過。

“不擊掌握個手怎麽樣?也不枉認識一場。”看到韋靖轉身離開,葉知秋仍有些不死心,厚顏無恥的要求道。

圍觀的眾人也被葉知秋這句暗中帶著一絲調戲性質的無恥話給震住了,見過無恥的卻沒見過如些無恥的,一時間引來各種非議。

“媽地,這牲口夠無恥啊!”

“怪不得能在自我檢討時說出那麽拉風的話,牛比!”

“果然夠威猛,這麽彪悍的話也能說口,偶像啊!”

“人小鬼大,毛還沒長齊就想學人吃下豆腐,呸!”

……

韋靖佼好的背影微微一抖,如不是上百個人在觀望著,她有可能就會不顧形象的轉身去把這無恥的小屁孩痛踹一頓,對就是痛踹一頓,痛毆一頓似乎還會讓這無賴占去便宜。她都有些懷疑這混蛋如此氣自己是不是正等著自己用嬌貴的手掌摑到他臉上。

“犯賤!”韋靖忍不住輕斥道,隨後頭也不回的向班裏走去,她真的有點害怕再呆下去,這混蛋會說出更加不堪入目的話。

“犯賤!”就在韋靖輕呼出這兩個字眼的時候,站在辦公室前的陳信國心裏也狠狠地罵了一聲,葉知秋可是自己班上的學生,而且還是尖子生,尖子生都表現得如此不堪,更不要說其他學生,這讓別人如何看待自己所帶的班級。葉知秋這種醜態肯定會讓他在一段時間內在辦公室裏抬不起頭,如不是年級組長攔著,他恨不得上前狠狠踹這賤人幾腳,以發泄自己心頭累積的憤懣。

恨屋及屋,此時正是陳信國心裏最真實的寫照。

“葉知秋你傻了,怎麽能和她打這個賭?你這純粹是在找虐。”第二節課間二十分鍾發生的這件幾乎轟動整個初一年級的事件最終是人走茶涼,隨著瘋湧的人群向著自己班奔去的同時,教室外逐漸變得稀落起來,羅勇林不知從哪個角落裏冒了出來,看著葉知秋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個待死的囚犯。

“知秋,節哀吧!”歐陽強三人也是一臉愛莫能助的表情,似乎羅勇林的話也讓他們有了種兔死狐悲的哀鳴。

“怎麽說?”羅勇林的眼神讓葉知秋心裏有些不舒服,因為他還從來沒有在羅勇林身上看到過這種眼神,那是一種不信任的眼神,從小到大幾個死黨都是對自己信心滿滿,不管自己做什麽事,他們都很是看好自己並無條件的相信自己會最終取得成功,沒想到此刻竟然會懷疑自己。

“如果你知道韋靖的學習成績是如何的優秀,你也許就不會做出這種送死的傻叉行為了。”黃晶瑩一臉幸災樂禍地道。

“怎麽優秀了,再優秀也不可能大過天吧。”葉知秋表麵表現得滿不在乎,心裏卻是暗暗心驚,為這次的打賭擔擾起來。

“別硬撐了。”黃晶瑩一眼看穿了葉知秋的偽裝,笑吟吟地道:“我知道你也很優秀,可是比起韋靖來可能還差了一大截。”

“靠,你倒是說清楚啊!別吞吞吐吐的吊人胃口!”被黃晶瑩看穿自己心事,葉知秋忍不住暴了句粗口,以掩飾自己的尷尬。

“你應該知道我們這一屆的學生裏有五個是以滿分的成績考上秋華中學的,除了你一個是來自秋實小學的外,其餘四個全是來自華陵小學,而韋靖正是四個人中最優秀的一個。”看到葉知秋心急的模樣,黃晶瑩也是很爽快的沒有再吊葉知秋的胃口,“你如果知道她小學六年的學習曆程你就知道你這一次的贏麵是多麽的小,幾乎是微乎可微。”

“有這麽誇張嗎?”葉知秋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

“哼,我說的還算正常了。”黃晶瑩不滿地哼了一聲,緩緩道出一個記幾人哭笑不得的事實,“小學第一個學期每次考試都是零分,可是期末考卻突然暴發的拿下了滿分,之後每年每科的考試都是滿分,小學六年她所得的獎狀幾乎可以把她整個房間給貼上兩層,這種尖子生中的尖子,你想想你的勝算能有多在,你這簡直是在找死。”

歐陽強四人聽得麵麵相覷,前麵聽羅勇林的描述也隻是知道個大概,隻是知道這個校花式的美人不是一般的厲害,現在聽到黃晶瑩的描述,他們的第一感覺就是荒謬,望向葉知秋的眼神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兩個人的經曆實在是太過相似,難道冥冥中注定了兩人彼此間的緣份。

葉知秋微微一愣,隨即就是頭皮一陣發麻,自家事自家知,自己能玩出這種近乎變態的水準,完全是因為自己重生者的身份使然,可一個不到十二歲的學生能有這種變態的水準他也隻能用一個詞來形容——妖孽!

“怎麽樣,是不是嚇傻了。”看幾人的表情,似乎不像嚇傻的模樣,黃晶瑩有些不確定地道。

“**怎麽不早說!”葉知秋愣了片刻,再次暴了句粗口,隨後丟下目瞪口呆的黃晶瑩幾人向班裏跑去。

“你這麽急要去幹嘛。”黃晶瑩有些鬱悶地問道,被人一連罵了兩次,由不得她不鬱悶,甚至已有些出離憤怒了。

“看書!”葉知秋頭也不回丟下兩個字,一頭紮進教室裏,他從來沒有感覺過如此大的壓力,他不是天才,憑著上一世所累積的知識他或許可以遊走在尖子生的行列,可是要壓過韋靖這個天才中的天才簡直就是蚍蜉撼大樹,癡心妄想。他現在所能做的就是拚命的努力再努力,刻苦再刻苦!因為他輸不起,韋靖也贏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