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預言師

第260章 終飽私囊

第二百六十章 終飽私囊

澡們井退看到四人搖漸圍了卜來,葉秋對”人擺了擺手,輕聲道。

看到四人拿著刀上來,謝天華三人也知道此時不是懲能的時候,自己三人上去,不僅幫不了忙,反而很有可能變為累贅,所以三人很是識趣的向後退去。

“葉秋,你小心點雖然對葉秋的能力重新有了一個新的認識,可對麵畢竟是四人拿刀的粗壯大漢,他們心裏還是暗暗為時秋擔心,所以都是有些不放心的囑咐了一句。

“放心吧!就幾個跳梁小醜。翻不出什麽浪來葉秋向三人投去寬慰的眼神,對一臉氣勢洶洶圍上來的幾人根本就不看在眼裏,這種人他見得多了,以前就沒畏懼過,現在實力有了質的飛躍,更加不會在意了。

“想死,我們就成全你!”雖然對葉秋的實力有些懼怕,可是被葉秋這麽一個孩如此輕視,四個大漢不由怒火中燒,有時候麵子是可以給膽小畏懼的人以勇氣,四人現在正是處於這種狀態,怒火讓他們忘了帥鍋的前車之鑒,揮舞著刀向葉秋刺了過去,四把啄木鳥四個方位,徹底封死葉秋的退路,出手同樣的快、準、狠,顯然以前沒少幹過這種事情。四人顯然明白葉秋的速度很快,所以選擇了同時出手,他們不相信葉秋能快到同時打下四個方個的狠刺,看到葉秋如嚇傻般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似乎忘記了出手,他們心裏不由一鬆,反之臉上的獰笑卻更深了,仿佛葉秋已成了他們刀下的肉,想怎麽切就怎麽切。

“啊!”看到葉秋仿佛嚇傻了般一動不動,謝天華三人的心不由叫出都提了起來,有些膽小的黃洪甚至是驚叫出聲,轉過頭去不忍再看,謝天華和劉陽兩人已做好衝上去救人的準備。

“鎖鎖鎖鎖!啊”就在謝天華和劉陽想衝上去的瞬間,葉秋突然動了,葉秋的動作讓謝天華三人明白了什麽叫做秋風掃落葉,什麽叫飄逸瀟灑,雖然隻是眨眼的一瞬間,但是四個拿刀的凶大汗,卻如落葉般像四周緩緩飄去,落地時一人連射幾口血箭,臉色變得一片蒼白,同時眼裏充斥著如見鬼般的駭然。

“我不想殺人,把你們身上值錢的東西全留下,然後都給我滾。”葉秋冷冷看了四人一眼,話音裏不帶一絲感情地道。

“我們滾,我們馬上滾”。四人哪還不知道今天碰到煞星了,很是吃力地站起身。把口袋裏值錢的東西都往外掏,隻不過幾秒鍾的時間,地上就多了十幾個錢包和一些項鏈手飾,想來今天一個早上他們的收獲還是頗豐的。

“站住,把身上的衣服都給脫了看到四人放下錢包轉身想走,葉秋出聲喝止道。

“兄弟,大哥,我們身上的衣服不值錢,你就饒了我們吧其中一個大漢似乎是四人中地頭,聽到葉秋讓他們脫衣服,臉色都綠了,心想今天不會是碰到強盜了吧,不僅挨了打,還要把他們錄個精光啊!今天出門看來是沒看黃曆了,怎麽碰到了這種小煞星啊!

“不脫就留下一隻手,脫還是不脫你們自己決定葉秋根本就不理會幾人的哀求,冷冷的拋下一句讓他們膽寒的話,如果真要斷去他們一隻手,那麽他們賴以生存的技能就要失去了,以後說不得要過得比狗還慘,兩相權衡之下,四人隻能咬咬牙,去解身上的衣服,幾分鍾後四人都把自己錄得精光,全身上下隻留了一條褲叉,隨後眨著可憐巴巴的眼神望著葉秋,這次沒有葉秋的的命令他們可不敢隨便轉身走人,剛才或許是因為他們的善自決定,才引起葉秋的不快,從而要如此來懲罰他們。已經倒了一次黴了,他們可不想再倒第二次。

“沒聽到我說的話嗎?耳朵聾了還是聽不懂國語?”葉秋冷冷盯著四人身上最後一塊遮羞布,寒聲道:“最後給你們一次機會,把你們把身上的衣服全脫了,我想這一次沒有人再聽不懂或是沒聽清吧,如果不想脫,我就廢了你們的雙手

四人本來還在猶豫,心裏也是一股怒火四處亂竄,可葉秋最後一句話卻讓他們的怒火徹底熄了下來,他們不是什麽大英雄,他們隻不過是幾個靠偷混口飯吃的“手藝人。小英雄氣概比起他們賴以生存的手藝來屁都不是,所以在葉秋話音落下的時候,四人似乎有心靈感應般同時把最後的一條褲叉給脫了下來,隨後下意識地都雙手捂住重要部位,戰戰兢兢地望著葉秋,生怕這個小煞星再出什麽難題讓他們做。

“滾!”葉秋很是滿意地點點頭,嘴裏吐出一個清冷的音符。

“馬上滾!馬上滾!”葉秋吐出的這個滾字雖然對平常人就是一種侮辱,可是對四個壯漢來說無疑就是天音,轉過身光著屁股就往外跑。

“哈哈哈哈!”看著四人光著屁股逃開,謝天行三人不沒哈哈大笑起來。

“葉秋,高啊!這種小偷就應該這麽整,對他們心慈手軟就是對自己的殘忍,這種小偷小摸還膽大到要傷人的阿貓阿狗根本就不值得人同情。”劉陽意味深長地看了。對著他豎起個大大的拇指。笑讚“對,這些小偷都他媽不是好東西,見一個就該揍一個。”被小小偷光顧過的謝天華對小偷更是深惡痛絕,如不是能力有限,他真想上去揍那幾個鳥人一次解解恨。

“還有一個怎麽辦!”看到葉秋沒事。黃洪也是鬆了口氣,看到仍然倒在牆角下昏迷不醒的最後一位小偷,也是這夥小偷的頭頭,不由向幾人問道。“天行,去看看地上那此錢包有沒有你的。”葉秋望了帥鍋一眼,隨後對謝天行道。

“好的,我找找看!”謝天行走上前去,在那一小堆錢包前翻了起來”可沒過多久卻有些沮喪的站了起來,對著幾人無奈地搖搖頭,“沒有。”

“不用這麽沮喪,那裏沒有,這位身上一定會有。”葉秋笑著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帥鍋示意道:“這搜身的工作就交給你了,上麵說不定還會有你的緣份呢?”

“他身上會有我的緣份,老葉你不會是在說笑吧!”雖然有些不相信葉秋的話,可是對於搜帥鍋的身他可是很有興趣,一想到這個帥鍋曾摸過自己的屁股,心裏就有些黑暗的心理,這仇說什麽也要報回來,雖然趁人之危不是什麽大俠的風範,可誰叫自己不是大俠呢?

謝天行在帥鍋身上一陣**,暗地裏卻是一陣猛掐猛捶,這一翻折磨下來,這位帥鍋不傷筋至少也要動骨,可就是他這麽一翻大動作,搜出來的東西卻是少之又少,頗有些雷聲大雨點小的感覺。搜了半天也就搜出兩個皮包,所幸的是其中有一個正是自己的錢包,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給!”謝天華看了一眼自己的錢包,發現沒少什麽東西,才收了起來,剩下的一個自然要交給這一次的功臣葉秋了,不過對於葉秋如何處理這些錢包他卻很是好奇,要知道這麽多錢包,就算裏麵裝的錢不是很多,可收集起來也算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了。

“不用給我,這個錢包就是你的緣份,何不自己打開來看看。”葉秋搖搖頭沒有接謝天行遞過來的錢包,對著謝天行神秘一笑。

“緣分?你唬我吧?”謝天行明顯不信,可卻又按捺不住心中的那份蚤動,很想找開看看,可想了想又覺得隨便翻開別人的錢包不是很好,仍然固執地遞了過來,“這樣不太好吧,亂翻別人的東西。”

“哈哈,你傻啊!就算你不翻等會我們還是要翻的。”葉秋看到謝天行依然不解,很是無奈地解釋道:“我們得到這些錢包肯定是要還給失主是不是,可是想還給失主也要知道失主是誰啊!要想知道失主是誰,除了翻錢包我們似乎毫無它法。”

“對啊!我怎麽沒想到呢?”謝天行猛地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比然大悟道。

“真是笨,這麽簡單的事情都想不到,還好意思自稱智多星呢?”抓到炫耀智商的機會,黃洪自然不甘落後,狠狠打擊了謝天行一番。

“他不是沒想到,而是想把這些反搶回一的錢拿去腐敗的,哈哈!”劉陽緊跟著調侃道。

“天華這麽想也沒有錯,我們幫他們奪回錢包,沒有功勞也算有苦勞吧,怎麽也得好好慰勞慰勞我們啊!”葉秋看到謝天行一臉的尷尬不由解圍道:“當然這種事情聳麵是不能說的,所以我們隻有暗地裏自己做了。”

“暗地裏做,暗地裏怎麽做。”聽到葉秋的話,三人不由都提起了興趣,吃喝玩樂對於他們這些年輕人來說沒有一個不想的,可是就算是想也要口袋裏的鈔票要充實啊!四人顯然都不是什麽大富貴的家庭,錢這東西雖然可愛也不可能得到很多。

“你不會是想不問就拿吧。”劉陽腦袋一轉就想到了一種可能,不過他卻覺得這種方法最不可取小如果失主知道自己錢包裏的錢少了,還不得找上他們,到時雖然可以推說不知道,可一來二去也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麻煩,這樣可是有些得不償失,想到此不由搖頭否決道:“老葉,這樣可不行,到時失主問起來我們是有理說不清啊!”

“不行不行!”聽到劉陽的解釋,謝天華和黃洪也是暗所咋舌,心想葉秋的膽子也太大了,竟然敢私扣錢財。為了不讓自己這位舍友兼半個兄弟越走越深,他們趕緊搖頭否決道。

“你們想哪去了,誰說我要私扣失主的錢了。”葉秋對於三人的想像很是有些夫奈,搖搖頭調侃道:“你們啊!思想太腐敗,怪不得老想去腐敗,原來都是有基礎的啊!”

“你不是這個意思,你是什麽意思?”劉陽臉色微紅,因為是他曲解了葉秋的意思,可是他又實在想不出葉秋還能有什麽說辭,有些鬱悶地問道。

“我的意思是說,這麽多錢包裏麵不可能個個都放有身份證或是其它的證明吧!隻要都沒有證明的小我們就把它當做無主之物,裏麵的錢自然拿來慰勞我們這些勞苦功高衝在第一線的、見義勇為的大好青年了。”葉秋陰陰地笑道。

“這也行?”聽到葉秋的解釋三人都不由一愣,看著葉秋的…戈。郭貨得泣家夥以後要是老入社會絕對是個梟雄的潛質,州口是那種吃人不吐骨,坑了人還要人向他道謝行禮的牛逼人物。

“這有什麽不行的,難道我們找回了錢包還有義務把失主一個個找回來嗎?”葉秋撇了撇嘴。笑道:,“你們有那功夫我可沒有,就算是警察有我也不想讓他有

葉秋不是什麽壞人,可也不是那種爛好人,他可不想為了幾個的事弄得自己焦頭爛額的,到最後好處沒撈到反而惹了一身騷,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所以事情能越簡單越好,雖然可以讓警察去追尋,可是人海茫茫又要到哪裏去找,弄不好最後還可能入了警察的腰包,既然同樣是要給別人,還不如把這種好處給自己。

“沒有沒有,當然沒有,嗬嗬!”謝天華三人也不是什麽好鳥,良心這東西在這個物欲橫流的社會早就不值什麽錢了,能占便宜不占和白癡沒什麽分別,更何況這便宜還自動送上了門。

“既然沒有,那還傻站著幹什麽,開始幹活啊!”葉秋很是滿意幾人的表現,樂嗬嗬地笑道。

“幹活了謝天華大叫一聲,率先翻開了拿在自己手上的那個錢包,可還沒過五秒鍾他就驚喜歡地大叫起來,“老葉說得沒錯啊!果然是緣分啊!”

“靠,翻個錢包你鬼叫什麽緣分,難道中了五百萬了?”劉陽兩人被謝天華的一聲大叫嚇了一跳,很是不爽地瞪了謝天華一眼。

“嗬嗬,你們別嫉妒哦謝天華一臉神秘地走到劉陽兩人旁邊,隨後拿出一張一寸上半身的彩色相片,笑道:,“漂亮吧!”

“漂亮!”相片上的女孩確實很漂亮,一頭齊肩的長發,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能勾人魂魄般。劉陽兩人都不由點點頭,顯然他們三人的審美觀都相並無幾。

“這錢包的主人漂不漂亮與你何幹,值得你大呼小叫什麽緣不緣份的?。劉陽很是不解地問道。

“這你就不懂了吧,知道這位美女是誰不?”謝天華笑嘻嘻地道。

“知道還問你嗎?”對於謝天華吊人胃口的行為,劉陽自然沒什麽好脾氣。

“嘿嘿,還記得剛下車和你們說過的關於追妞的事情嗎?”謝天華不以為意的提醒道。

“你是說你一開始要追的就是這個妞?。黃洪一臉愕然地插口道。

“對極對極,你總算聰明了一回”小謝天華一臉讚賞地看了黃洪一眼,“知道我為什麽說緣份了吧。我們兩個人的錢包可是被同一個賊偷走的呢?”

“靠,這也能算是緣份,那這麽多錢包都在這些賊手上,這些錢包的主人是不是也都有緣份?。劉陽很是不滿謝天華的得意勁,狠狠地嘲諷道。

“我們兩人之間的事自然是不止這麽一點點了,不過那些都是我和她之間的小秘密,可不能告訴你們,你們就嫉妒吧。”謝天行嘿嘿一笑,轉過頭對著葉秋道:“老葉,你的觀相之術果然不是蓋的啊!這個錢包,,嘿嘿!”

“當然不用找警察叔叔去找失主了,你應該就有這個能力吧葉秋當然明白謝天華話裏的意思,臉上很自然地浮出一抹邪惡的笑意。

“奸夫**婦。”看到兩人的表情,劉陽還能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麽,很是不屑地拋下一句話,轉身去尋找他的緣分了。

錢包一共有二十五個,其中有四個是沒有主人的,所以葉秋四人很是幸福地收獲了將近一千多塊錢,他們把錢取出來,隨後把剩下的錢包揣到口袋中,隨後理也不理暈迷在牆角的帥鍋就揚長而去,用葉秋的話說就是讓帥鍋小偷很是幸福的睡到自然醒。

“今天晚上去天香夜總今站在路口,葉秋很有王八氣質的大手的甩,高呼道。

“耶,老葉萬歲。”聽到有飯吃,黃洪忍不住高聲叫了出來。“天香夜總會你美去吧劉陽沒好氣地白了黃洪一眼,他可是清風市的人,天香夜總會是行麽消費他會不知道,就憑葉秋手裏那一點點錢,別說是吃一頓飯,喝幾杯茶都不夠。不過他有些不明白,葉秋既然能知道天香夜總會,肯定對天香夜總會有一定的了解,不應該說出這種不經大腦思考的話啊!

“我還沒說完呢?你急著嚷什麽?”葉秋壞壞一笑,道:“我是說到天香夜總會對麵的小籠包店旁邊的福緣酒樓去大吃一頓。”

“福緣酒樓劉陽心裏是鬆了口氣,雖然福緣酒樓就在天香夜總會的斜對麵,可是尋檔次卻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葉秋手裏頭的錢也夠他們腐敗一回了。

“耶!老葉萬歲黃洪可不清楚天香夜總會和福緣酒樓有什麽區別,反下隻要有得吃就行。

“豬!”謝天行和劉陽很是不屑地鄙視了黃洪一眼,不過這麽瘦的豬他們還真是沒見過多少。

很想出女,可是時間卻趕不上了,多多諒解,明天會早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