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預言師

第306章 致使毒藥

第一卷 平淡人生 第306章 致使毒藥

“知秋哥!”聽到李榮榮的稱呼,勒雯臉色頓時猛的一變,拿著東西的右手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在來這裏之前的人群中她就曾聽到這樣的稱呼,可當時她卻以為是自己日思夜想太多,所以才會產生這種幻覺,其後一直沒有再聽到這樣的稱呼,讓她更是肯定了自己心裏的想法。沒想到現在會再一次聽到這個在她夢裏出現了千百遍的稱呼,思念了整整十三年的名字。

“你叫什麽名字。”勒雯暴怒表情突然變得無比溫柔起來,看著葉秋的眼神裏也充滿著不為外人道的溫柔。

“葉秋。”葉秋被勒雯看得一陣毛骨悚然,雖然已經確定了勒雯的身份,可是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決定和楊清薇確認過後再和勒雯相認,因為他實在有些無法接受當年那個小男孩變成女孩的事實,這實在是讓人感覺到很詭異。

“葉秋!”站在勒雯身後的秦雨樓聽到這個名字心裏不由一顫,這個新生葉秋不是社長指名要拉攏的對象嗎?而且他還聽說了葉秋剛進清風大學第一天的英勇事跡,白虎堂和秋薇社的人都敢打,這不是一般的猛人啊!沒想到自己惹上的是這麽一個煞星似人物,想到此一股冷入骨髓的寒意從頭澆到腳,整個人仿佛被冰凍起來了般。

“那她為什麽叫你知秋哥。”勒雯微微一愣,隨即指了指李榮榮焦急地問道。

“我怎麽叫關你什麽事,用得著你來多嘴。”李榮榮實在看不慣勒雯盛氣淩人的逼迫葉秋的樣子,忍不住插嘴道。

“為什麽?”勒雯根本不理會李榮榮的冷嘲熱諷,一雙美眸死死盯著葉秋,生怕他會說出什麽說息無法接受的結果。

“那是以前的名字。”葉秋苦笑著搖搖頭,知道再也無法隱瞞。

“你以前全名叫什麽?”勒雯整個身體狠狠一抖,強忍住衝入葉秋懷裏的衝動,繼續問道。

“葉知秋!”葉秋挺了挺胸膛,對於這個名字他有種很特殊的感情,不是因為名字是天機道長所取,完全是因為自己父親抱著自己走過那段坑坑窪窪的泥濘鄉間小路,如果不是迫不得以,他覺不會把這個名字給舍棄掉。

“叭!”勒雯隻覺得整個腦袋一陣嗡嗡作響,手輕輕一抖,被她這十幾年來視若生命的火柴槍從手中跌落了下來,再一次摔成了單個單個的零件,她宛如身在夢中,看著眼前普通卻熟悉的神情。她此刻終於明白楊清薇對自己所說的那些暗含提示的話,隻不過當時的自己一時陷入對葉秋的仇恨中,始終沒有司透,現在一切都變得豁然開朗起來,她輕聲呢喃道:“五歲之前你在哪裏?”

在外人看來勒雯這個問題問得有些莫名其妙,可是聽在葉秋耳裏卻是再正常不過,這隻不過是在確認他身份的一道選擇題。

“風合小區。”葉秋淡淡一笑,帶著回憶的神情道:“我還記得我家門前有顆雞爪樹,每到秋天權頭就會掛滿棕色的果實,一串串的,像極了家裏的雞爪。”

“知秋哥!”勒雯一雙美眸頓時湧出兩串晶瑩如玉的淚水,驚呼一聲一頭紮入了葉秋的懷抱中,伏在葉秋的肩頭哭得稀哩嘩啦,仿佛要把這十三年的思念和委屈全部在這一刻,在這個男孩的肩膀上全部宣泄出來。

看到本來還敵對的兩人突然相擁喜極而泣,所有人都是一愣。如此戲劇的變化讓周圍的人一時轉變不過來,包括一心想看兩人打起來的秦雨樓也是怔在當場,看著勒雯這個以火暴脾氣著稱的美女小女人般的伏在葉秋的肩膀上哭得昏天暗地,他有種身在夢中的感覺。

“副社長沒事吧,怎麽一轉眼就撲到敵人的懷裏了。”秋薇社的成員一臉錯愕地看著相擁的兩人,隻覺得這兩個身影無比的詭異。

“沒想到從來對男人都不屑一顧的副社長,竟然會對這麽一個普通的男人如此,真是太不過思議了。”一直跟在勒雯身後的白色襯衫女生一臉呆滯地望著兩人,有些不敢相信地揉了揉雙眼。

“就當是抱個男人吧。” 看到勒雯突然撲過來,葉秋汗毛一陣倒豎,有心想躲開,可又害怕傷到勒雯的自尊心,所以隻能張開雙臂把這具讓他感到怪異卻充滿幽香的迥體擁入懷中,心裏卻暗暗想著自己抱的隻不過是十三年後那個清秀男孩的身體,而不是一個變了的嬌滴滴大美女的嬌軀。

“……沒想到轉個後臀部變得如此豐滿有彈。”葉秋下意識把手往勒雯臀部上放去,沒想到竟然是彈十足很有手感,這讓他忍不住又捏了捏,隨後心裏一抖,自己到底怎麽了,怎麽會對男人感興趣了。

“知秋哥好壞。”勒雯感覺到臀部傳來的揉捏力道,臉色不由變得一陣緋紅,沒想到葉秋第一次擁抱就侵襲她的俏臀。不過臉上雖然有些嗔怪,不過心裏卻無比的歡喜,葉秋這個動作隻能說明葉秋對她還是有感覺的。

“知秋哥,這位是?”葉秋兩人擁抱是舒服了,可是站在一旁的李榮榮卻是醋意大生,這什麽跟什麽嘛,這女人也太不要臉了,光天化日、大庭廣眾之下就摟摟抱抱這成何體統,卻不曾想她在第一次見到葉秋時也曾有過這樣的舉動。

“兄弟,嗬嗬!小時候的兄弟。”葉秋有些尷尬地把勒雯從自己懷裏推了出來,隨後一把摟住了勒雯的肩膀,在她耳邊咬著耳朵道:“一個大男人哭哭啼啼像什麽樣,等把這裏的事情解決了再把清薇叫上,到時我們三個人好好聚一聚,唉!”

“什麽男人?”本來被葉秋推開勒雯心裏就突然一痛,隨後葉秋毫不避嫌的親密摟住自己的肩膀又讓她心中一喜,葉秋湊到自己耳邊那種酥酥癢癢的感覺更是讓她心裏升起一股異樣的感覺,直感覺自己這十幾年的思念和等待都值了,可是葉秋接下來的話卻是讓她大惑不解。

“嘿嘿,還跟我裝。”葉秋臉上現出一抹邪惡的表情,死死盯著勒雯那豐滿的胸部壞笑道:“沒想到你從男人變成女人也花了不少心思啊!至少胸部是隆得夠大的,豐滿得誘人犯罪啊!不得不說你還是很了解男人心思嘛,但是你下麵總不會也一刀切了吧。”

“知秋哥,你說什麽呢?什麽切不切的,我不懂。”勒雯一臉的不解,真不知道葉秋在自己耳邊嘀咕了半天究竟想表達什麽意思。

“事實證明一切。”葉秋一臉邪惡的笑容,隨後突然施展了一招抓雞龍爪手向勒雯下麵抓了下去,抓下去的時候他還在想,這勒雯扮女人扮得實在太像了,不抓點證據出來,這小子還不到黃河心不死呢?他的想法很簡單,即使你把上麵隆成了女人,下麵不至於也一起切了吧。

“呃!”勒雯穿的並不是那種硬料牛仔褲,而是那種軟料的牛仔褲,所以一抓之下就很容易知道裏麵的內容是真是假,可是葉秋卻感覺自己手上根本沒有碰到什麽硬物,甚至根本就沒有感到一絲凸起,手中的感覺讓他心中一驚,隨後迅速收回了手。

葉秋突然做出的邪惡動作讓整個現場頓時出現了片刻的寧靜,讓人仿佛從一個熱鬧的城市突然走入了荒無人煙的沙漠,不過這片刻寧靜卻因為一聲撕心裂肺的驚叫而徹底打破。

“……真……邪惡。”

“**啊!竟然敢如此調戲美女。”

“這也太太搞了吧,這名新生膽子還不是一般的大。”

“我的媽呀,這是在演戲嗎?如果真是就讓我去演男一號吧。”

“揩油的最高境界啊!無限膜拜中。”

“天啊!降下一道閃電把我劈死吧,這個萬惡的社會,真是什麽鳥人都有啊!”

“這男生有夠無恥,竟然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人家女生的……”

“賤人,一定要發動清風大學所有女同胞抵製這個賤人。”

“這樣的學生應該開除,絕不能讓這種害群之馬在清風大學裏胡作非為。”

……

隨著一聲尖叫過後,各種讚歎的、抵製的、咒罵的聲音如潮水般幾乎把葉秋給淹沒。

“知秋哥!”李榮榮隻感覺嘴唇一陣幹燥,輕輕念著這三個字卻顯得如此無力,葉秋怎麽會做出這種下賤的舉動呢?這要人家一個女孩子怎麽自處,如果換成自己自己又該有何想法,一時間她感到無比的迷茫。

“葉知秋,你……瘋了嗎?”看到李榮榮的表情,蔡飛揚暗暗罵道,他實在想不明白,以葉秋的精明怎麽會做出這種犯傻的地舉動,這和以前那個處處強勢的葉知秋似乎有著天差地別的區別。

“老葉,你連暴龍都敢摸,先不說你人品,這份膽量絕對是我膜拜的對象,我……以後一定跟你混了。”謝天華兩眼放光,看著葉秋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個偉人般,當然這種偉人隻能是泡妞的偉人,下賤的代名詞。

“啊門,願上帝保佑你。”黃洪很是直接的在胸前劃起十字,喃喃禱告道。

“**賤無敵啊!”劉陽發出一聲長長的感歎,看到從人群中擠出的一批批臉帶怒氣的女生,他抱住頭痛並快樂著地道:“等著被美女群毆吧,我可憐的肉體又要再一次承受狂風暴雨的侵襲。”

“……你這是自找死路,看秋薇社的人怎麽對付你,活該。”秦雨樓呆愣了片刻,隨後臉上現出一抹猙獰之色,狠狠地道。他現在是巴不得秋薇社的人直接和葉秋火拚起來,這樣他也好坐收漁人之利,把先前丟掉的麵子全部找回來。

“對對對不起。”看到勒雯一臉的黑線,葉秋第一次產生了惶恐的感覺,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有種無比邪惡的感覺,手指還不自覺地動了動,更是刺激著他緊繃的神經,這次烏龍搞大了,而且自己也不知道發了哪門子神經,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做出這種“驚人”之舉,想到這裏他恨不得抽自己兩巴掌。

“知秋哥怎麽能這樣對人家,知秋哥怎麽能摸人家那裏,知秋哥怎麽這麽壞……”勒雯驚叫過後,整個腦裏已變成了一團漿糊,她實在搞不懂葉秋為何要做出這樣下流的事,她記憶中的“知秋哥”可不是這種輕浮的人,難道這都是自己的錯覺,可是下麵的感覺卻是如此真實。

“小雯,小雯,你沒事吧。”看到勒雯一臉的呆滯,仿佛失了魂般,葉秋不由一陣焦急,想用雙手去搖一下勒雯的雙肩,可是剛伸出手他又電閃般的縮了回去,剛才的教訓他還深深記著呢?

“啪!”勒雯很是突兀地出手給了葉秋響亮的一巴掌,清脆的聲音讓眾人一陣驚愕又覺得理所當然,若是勒雯沒有什麽反應才有問題吧。

“還會打人就好,還會打人就好。”葉秋摸了摸起臉上鮮紅的五指印,長長鬆了口氣,勒雯出手的時候他完全是可以躲過去的,可最後他還是站著一動不動承受了這一巴掌,畢竟自己做了一件傷害了勒雯的事,這一巴掌對他來說算是輕的。

“知秋哥,對對不起。”勒雯看到葉秋臉上那紅紅的巴掌印和嘴角間沁出的血跡,心裏不由一痛,沒想到自己無意識下竟然下手這麽重。

“沒事沒事,該是我說對不起,是我活該。”葉秋苦笑著搖搖頭,“呸”地一聲吐出口裏的鮮血,沒想到自己多年沒受傷,讓自己流血的第一人竟然是眼前這個不知是男還是女的人。

“嗚嗚嗚!”勒雯怔了怔,隨後又突然撲到葉秋懷裏嚶嚶哭了起來,哭得傷心欲絕,如泣如訴,聞著傷心,看著落淚,邊哭著還邊在葉秋耳邊呢喃道:“知秋哥,我不是故意要打你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對不起,對不起。”

“沒事,沒事,都說沒事了,這是我罪有應得。”葉秋看勒雯哭得如此傷心,再也顧不得什麽男男或是男女授受不親的忌諱,輕輕拍著勒雯的背安慰起來,當然他再也不敢把拍背變成拍屁股,他有些害怕又會出現什麽新的變故。

看到勒雯突然又撲入葉秋的懷裏大哭起來,所有人都覺得自己今天的腦子不夠用了,這到底演的是哪初啊!

“雅雅姐,我們到底是上還是不上啊!”秋薇社的成員本已是把葉秋半包圍了起來,可是看到勒雯的反應卻一時拿不定注意了,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一直跟在勒雯身邊的那位白色襯衫的女生,這裏除了勒雯外她就是最高長官了,到了這種進退兩難的境地,自然隻能指望這位領導給下個命令了。

“我怎麽知道。等等再看吧。”李雅也是一陣無語,今天這事肯定是她進入清風大學來看到的最詭異的事情了,沒想到這兩人打了又鬧鬧了又抱,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打情罵俏,可這上演得太真實了吧。

“這是做麽事啊!”葉秋心裏一陣苦笑,他現在抱著勒雯站在中央可以說是如芒在背,似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到了自己的身上,鄙視的、羨慕的、嫉妒的、崇拜的皆有之,仿佛自己成了一個惡魔和神的化身,讓他覺得自己很矛盾。

“知秋哥,你你為什麽要摸人家那裏?”勒雯哭了許久終於是停了下來,她很是好奇葉秋是出於什麽心裏來摸自己,都說好奇心害死貓,更不要說女人的好奇心了,本來她是不想問的,可是憋在心裏又實在難受,以她那火爆的格,根本就是忍不住。最後一咬牙,紅著臉吱吱唔唔的問了出來。

“為什麽?”葉秋不由一怔,這個問題他還真不好回答,而且也不好問,因為這會傷到勒雯的自尊心,想了想不管怎麽樣總會碰到這個問題,長痛不如短痛,還是揭開這層紙,這樣對大家都好,他咬了咬牙輕聲道:“小雯,我記得你小時候不是個男生嗎?怎麽現在卻變成女生了,不會是去做了什麽什麽變手術吧?”說出變手術這幾個字,葉秋隻覺得心裏似乎放下了一塊大石頭,心裏無比的輕鬆。

“變手術?”勒雯微微一愣,隨後捂嘴輕笑道:“知秋哥,你就是為了我是男是女才想確認一下?”

“嗯!”葉秋難得老實地點了點頭。

“那確認結果如何。”勒雯看到葉秋憋屈的模樣,心裏感覺一陣好笑,忍不住逗弄道。

“這變手術做得非常的成功,從外表上看你和一個女人沒什麽區別。”葉秋想了想很是認真地回答道。

“去。”勒雯羞得滿臉通紅,輕啐道:“知秋哥你胡說什麽,人家什麽時候做過變手術了,你不要亂說。”

“那是怎麽回事?”葉秋有些不解地看了一眼勒雯,詢問道。

“人家可是真真正正的女人。”勒雯覺得能這樣抱著葉秋就是她最大的幸福,所以她整個人幾乎都掛到了葉秋的身上。

“真正的女人,不會吧,那小時候你你……”葉秋仍然是有些不敢相信,因為勒雯小時候給他的印象太過深入人心了,明明就是一個小男孩的清秀形象嘛。

“你你若是不信,要不要再摸摸看。”勒雯玉齒輕咬上唇,現出一個無比誘人的弧度,可是話裏的意思卻是更加的誘人。

葉秋身體微微一顫,作為一個正常男人,他壓力無比的巨大,這可是致命的毒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