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預言師

第446章 怒斥

第四百四十六章 怒斥

“哼,說得冠冕堂皇,還不是為了掩飾社長獨斷專行的卑劣借口。”柴勇心裏怒極,自己自已為是的上了一個大當,明顯就是被葉秋擺了一道,這口怒氣自然是無法吞下了,眼見葉秋說得大義凜然,會議廳內的社員似乎都被他說得有些羞愧,若是此時再不站出來,蔡飛揚任命的事情很有可能就在葉秋如此強硬的手段下完成,這絕不是他想看到的,也不是他願意看到的,所以他冷笑著開口道:“副社長的任命不是一件小事,而且還是關係著整個一葉知秋社團的大利益,社長一個人說任勉就任勉是不是太霸道了。別說我柴某人不服,就算是在座的各位也不服,而且能擔當副社長大任的並不隻有蔡飛揚一人,社長憑什麽直接任命,難道就因為社長和蔡飛揚出自同一個地方,就因為社長和蔡飛揚的私人關係,還是因為蔡飛揚給了社長什麽好處,才讓社長如此推崇,不惜惹下眾怒。”

“柴勇,你他**不要胡說八道,我什麽時候給社長好處了,你別亂給人施加罪名。”柴勇一翻話讓蔡飛揚怒了,柴勇擺明了就是誣陷他賄賂葉秋,這種大罪名他可背不起,也不想背,更何況這可是關係到一葉知秋社的內部團結,若是他不跳出來說明,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柴勇,你說話最好注意點,有些事、有些話是不能亂說的。”一直平靜如水的李榮榮突然站了起來,渾身上下突然散發出一股上位者的威勢,直視著柴勇,一臉淡然地道。不管柴勇怎麽針對自己她都可以忍,即使要她退下副社長的位置,可是誣賴葉秋和蔡飛揚卻是她的底線。

“哼,我隻不過是打個比方而已。”柴勇心裏一驚,此時的李榮榮是他最怕的,這也是柴勇想把李榮榮踢下去的原因,隻要這樣的李榮榮在一天,他就無法放開手腳,不過心裏雖然有些慌亂,可是表麵上他卻一點變化沒有,依然冷笑道:“李秘書長如此急於辨解,難道真的有這種事嗎?若是真有這種事可真是一葉知秋社的不幸啊這樣的社團遲早是要毀在你們這種人的手上。大家都知道我柴勇可是真心地愛著一葉知秋社,我不想自己辛辛苦苦壯大起來的社團毀在他們這種人手裏,所以社長今天不能給我一個很好的理由,對於蔡飛揚的任命我柴勇堅決不同意。”

“對,若是社長不給一個明確的答複,我們決不同意,這明顯就是社長你私心作祟嘛。”柴勇周圍的幾位部長都開始附和起來,先前因為柴勇的原因他們已是失了先機,如今後起發力雖然有些勉強,不過優勢依然在他們這一邊,因為他們除了有人數上的優勢外,還有著一個最大的底牌,隻要用出這個底牌就不怕葉秋不就範,要知道先前強勢的李榮榮就是被他們這個底牌給要挾了,不然也不會讓她如此輕易許下這樣承諾。

“若真是社長的私心作祟,這樣的社長不要也罷。”柴勇周圍那位長得有些胖的男生很是直接地把矛頭指向了葉秋,引得會議廳內的眾人紛紛議論起來。

“不會吧,難道這真如柴部長所說,這是社長故意而為之?”有些人開始懷疑起來,畢竟葉秋的作法實在太明顯了,明顯到讓人忍不住要去懷疑。

“這還用說嗎?不說社長為什麽要力薦蔡部長,而且還讓他兼任,如此的話,蔡部長的權力不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這明顯就是有預謀的,明顯就是想把一葉知秋社當成他們家的後花園。”一些懷有目的的社員開始暗中進行分裂。

“真的嗎?我看蔡部長不像這種人啊”有人懷疑自然有人相信,一些對蔡飛揚的人品極為推崇的人很顯然站在了蔡飛揚這一邊。

“知人知麵不知心啊”有些人長長一歎,顯然這一個月來社團內部的勾心鬥角他們都看在了眼內,這一類人明顯屬於中立的一方。

“哼,你們胡說什麽,蔡部長是才能人你們還不清楚嗎?這一葉知秋社可是李秘長和蔡部長三人撐起來的,論感情有誰比他們對一葉知秋社的感情深,他們怎麽會做出一些不利一葉知秋社的事情。”有些人極度不屑,要知道當初的一葉知秋社可是隻有李榮榮三人撐著,如此艱苦的情況下三人依然沒有放棄,可想而知三人對一葉知秋社有多愛護。

“你懂什麽,那是以前的一葉知秋社隻有他們三人,如今的一葉知秋社可是清風大學裏的一流社團,而且自從柴部長加入之後各種讚助支持都是源源不斷,這也是一葉知秋社飛速發展的最大原因,可以說沒有柴部長就沒有今天的一葉知秋社,若是有誰能當這副社長之位,除了柴部長絕不做第二人選,蔡部長是老功臥又怎麽樣,這一個月來他為一葉知秋社做出了什麽成績,屁都沒有,他憑什麽當副社長,若是他真當上副社長我一定退社,這種一言堂的社團呆下去根本沒有什麽前途。”

“說得對,以柴部長對一葉知秋社和貢獻,就是讓他當上社長都不為過,更何況是一個副社長之位。”

“我就搞不懂了,這個社長究竟對一葉知秋社做出了什麽貢獻,當初為什麽會讓葉秋當社長,而且他當上社長之後一直對一葉知秋社不聞不問,這樣的人也配當社長嗎?”

……

眾人是議論紛紛,剛開始時隻是針對蔡飛揚和柴勇兩人的副社長之爭,可是說著說著卻把矛頭都指向了葉秋,雖然說葉秋可以算得上是清風大學的知名人物,可是在一葉知秋社裏社員們知道的隻是葉秋這個社長的位置,葉秋對於一葉知秋社的隱形貢獻根本沒有人知道,除了李榮榮少數幾人之外,根本就沒有人知道當初葉秋是如何以一人之力力挽狂瀾,讓一葉知秋社重新站了起來,這也是李榮榮把社長之位讓給葉秋時沒有人站出來反對的根本原因。

“社長,請給我們一個交待。”周圍眾人的議論柴勇都是聽在耳裏,大部份的聲音都是支持他的,這讓他心裏高興不已,更讓他感到驚喜的是有一小部的聲音直接把矛頭指向了葉秋這個社長,這說明他已是成功的把推倒葉秋的種子埋入了眾社員的心裏,此時自然是要趁勢打鐵,逼上一逼,即使不成功也至少在眾人的心中留下了一個受苦的形象,對於日後的工作開展有大大的好處。

相對於柴勇等人的好心情,蔡飛揚和李榮榮三人皆是麵色鐵青,眾人的議論他們同樣聽在了耳中,其中的利害關係他們也是非常清楚,同時也知道若是一個處理不當,那後果可是相當的嚴重,甚至有可能會讓一葉知秋社直接癱瘓。所以此時的他們都沒有再出聲反駁,而是把目不投向了仍然浮著自信微笑的葉秋臉上,他們有些無法理解,如今的葉秋還有什麽底牌讓他如此自信。

“交待?柴部長要我給你怎麽樣的一個交待。”葉秋笑道。

“不是給我交待,而是給所有一葉知秋社的社員一個交待。”柴勇義正嚴詞的糾正道,同時心裏也是為自己的表現暗暗豎起大拇指。

“對,一定要給我們一個交待,不然我們就集體退出社團。”柴勇周圍的人紛紛附和,當然也有一些冷靜的人還在張望著,對於他們這些中立的人來說,現在發生在他們眼前的無疑就是一個社團裏兩個派係的戰爭,他們之所以觀望,表麵上看是明哲保身,暗地裏卻是在觀察兩個派係的實力,最後決再決定加入哪個派係。

“我不是說了嗎?你們要我給你們交待什麽?你們不說出來我怎麽知道呢?這樣打著啞謎不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而且還浪費各位的時間,大家說清楚些,我好給大家一個明確的回答。”葉秋笑意盎然地道。

“我們隻想知道社長任命蔡部長為副社長的理由?”柴勇嘴角一抽,不得不佩服葉秋的厚臉皮,不過這時候他不得不出麵,不然如些僵持下去對誰都沒有好處。

“理由我剛才已是說得很清楚了,蔡部長從一葉知秋社創立至今一直為一葉知秋社兢兢業業的貢獻著,而且他還曾擔任過一葉知秋社的副社長,我相信他有能力勝任這個職位。”葉秋淡淡笑道:“不過我很想問的是,你們不服蔡部長當這個副社長又有什麽理由呢?他憑什麽不能當這個副社長,資曆不夠?貢獻不夠?還是忠誠度不夠?誰能告訴我?”

“社長說的這些都沒錯,但是有一點社長卻錯了。”柴勇反駁道。

“哦,我哪點說錯了,柴部長說來聽聽。”葉秋笑道。

“自古以來不管是什麽職位都是能者任之,既然這位職位如此重要當然要選出最好的賢能者上任方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功效,方才能為一葉知秋社的發展做出更大的貢獻,社長你說是嗎?”柴勇一臉譏諷地道。

“聽柴部長的意思,還有人比蔡部長更適合這個副社長的位置了。”葉秋怎能不明白柴勇的意思,不過他卻是故作不知。

“當然。”柴勇挺了挺胸,理所當然地道。

“哦,不知這位大賢能者是誰?”葉秋笑問道。

“當然是柴部長了。”柴勇就算臉皮再厚,也不可能在這種場合上毛遂自薦,所以在葉秋問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就扯了扯身旁的那位胖男生,示意他來說,胖男生果然機警,柴勇一示意他就知道接下來要說些什麽了。

“是嗎?能不能說說柴部長為什麽能比蔡部長更勝任這個副社長的職位?”葉秋好整以瑕地坐回了位置上,一臉懶洋洋地模樣,看得蔡飛揚幾人恨不得上來痛毆他一頓,現在都什麽時候了,你還有心思擺這種作態,他們三人心裏此時都是急得不得了,而葉秋卻是讓柴勇把話說得明明白,似乎很有可能隻要柴勇真的勝任這個副社長的位置,葉秋就會把這個位置讓給柴勇一般。

“柴部長入社才短短半個月的時間不當上了外聯部部長的職位,而且在短短的半個月時間拉來了幾個大的讚助,讓我們社團的幾個聯賽和社團活動得以順利開展,對於一葉知秋社的發展功不可沒,可以說沒有柴部長就沒有一葉知秋社這一個月的飛速發展,沒有柴部長就沒有一葉知秋社如今的輝煌,柴部長為了一葉知秋社鞠躬盡粹,難道他還不能勝任副社長之職嗎?”那位胖男生侃侃而談地說著柴勇的功績,不過才剛剛發展了一個月的一葉知秋社根本就談不上多讓功績,但是他也是很聰明的把一葉知秋社這一個月的發展功勞都攬到了柴勇的身上,頓時讓柴勇的身形高大起來。

“一個月啊原來柴部長入社才一個月啊這麽短的時間這個資曆要怎麽算呢?”葉秋右手食指輕輕地敲擊著桌麵,“篤篤篤”的聲響就像敲在眾人的心坎上般,讓人一陣難受。

“是啊不過一個月又怎麽了,柴部在一個月的時間裏就完成了蔡部長、李部長、李秘書長三人一年時間都完成不了的事情,這樣的能力還不能說明什麽嗎?還不能證明柴部長的能在蔡問長之上嗎?

就算資曆有些淺,但是柴部長的優勢擺在那裏,完全能夠比蔡部長更能勝任副社長之職。”胖男生一臉激動地說道。

“說得太好了,說得太對了知己啊”胖男生的一番話簡直就說到了柴勇的心裏,若不是此時會議廳的人太多,而且他還要顧及身份。要不他早就抱著胖男生大哭起來,人生一知己難尋,能尋到一個知己是多麽幸福的事情啊

“一年時間都完不成的事情哈哈哈……”葉秋忍不住大笑起來。

“你笑什麽,我說得不對嗎?一葉知秋社都創立了一年零一個月,可是你看看看一年前一葉知秋社發展得怎麽樣,用一個詞來形容就是沒落,可是現在僅僅一個月的時間裏,一葉知秋社用另外一個詞來形容就是容光煥發,這樣兩相對比還能有什麽比這更直觀的。”胖男生激動道。

一些不明就理的會員聽得也是暗暗點頭,一個月和一年的對比實在是太過明顯了,隻要是人就能聽出其中的差距。

“你說得不僅不對,而且還錯得離譜。”葉秋目光一冷,直視著胖男生道:“我想請問你一句,一個月前的一葉知秋社是什麽樣的你清楚嗎?處於一個什麽處境你清楚嗎?還想再問你一句,你在加入一葉知秋社之前是在哪一個社團?柴部長在加入一葉知秋社時又在哪個社團,擔任什麽樣的職位,又做出了什麽驚天動地的驚人壯舉?”

“你問這些幹嘛,我個人私人問題和這些事情有什麽關係?而且我們既然進了一葉知秋社自然和以前的社團斷絕關係了,如此過問以前的事情有些不妥吧。”胖男生明顯有些不滿,同時臉色也是稍微有些不自然。

“聽你如此回答,我不用想就知道你不清楚一個月之前一葉知秋社的情況了?”葉秋冷笑道:“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訴你,一葉知秋社一個月前的情況,一個月前一葉知秋社隻有三個成員,也就是三個光杆司令,在各大社團的打壓下麵臨著隨時解散的局麵,一個社團解散的結局想必各會在座的社員都非常清楚,隻要社團解散了,在裏麵還未退社的社員就永遠也無法加入第二個社團,可是麵對這種情況李秘書長、蔡部長、李部長三人是如何作的,他們退出了一葉知秋社了嗎?他們為了自己的前途舍棄了一葉知秋社了嗎?。”

“我可以很負責地告訴你們,沒有”葉秋激動地怒吼道:“即使麵臨那樣的局麵他們依然沒有放棄也沒有舍棄,我想這一點已是能夠很明子的證明他們三人對一葉知秋社的感情了吧,我想問你們的是,如果同樣處在這種情況下,你們摸著你們的良心好好回答我,你們還會堅持嗎?你們還能做到不舍不棄嗎?”

“你們不用回答我”葉秋繼續道:“我可以代你們回答,我也可以告訴你們我的答案,若是當時我麵對那種情況,我也不敢保證自己會拿自己的前途來賭,在座的各位我們會武斷的給你們下定義,但是十有八九各位也是和我這樣的想法,在沒有一絲希望的情況下絕不會做這種蠢事,可是他們三人卻做了,最後還讓一葉知秋社起死回生。”

葉秋看著胖男生笑道:“我想問你一問,你不是說柴部長本事大嗎?當時一葉知秋社麵臨這種情境的時候,柴部長在哪裏,他有沒有這個本事讓一葉知秋社起死回生,或者說是你有嗎?哼,說一句不好聽的話,你們根本屁本事都沒有,還好意思和蔡部長比什麽能力,他的能力是你們能比得了的,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