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預言師

第463章 相遇

第一卷 平淡人生 第四百六十三章 相遇

在周若寒殷切的目光下,劉陽不得不男子漢般的豪爽起來,灌酒的速度比黃洪有過之而無不及,十稱鍾的時間就把三杯酒全部搞定。

“好好,啪啪啪……”叫好聲和鼓掌聲潮水般湧來,劉陽開始感覺到了飄飄然,整個身體似乎變得輕飄飄的,好似要飛起來,他不得不攀住周若寒的肩膀,生怕自己這麽一鬆手就飄到天花板上了。

“這裏還有一位沒罰呢?”看著一臉笑容準備入座的王小虎,藍戈不由大叫起來,剛才的氣氛把她身體裏的搗亂分子徹底給激活了,如今抓到王小虎這個準備溜進來的人自然是大感興奮,看著王小虎的目光就仿佛在說“小樣,你以為你能逃得過老娘的目光嗎?”

在座的除了藍戈和湯敏敏因為晚來的原因而不認識王小虎,其他人可是親自體會到了王小虎的巨大能量,他們可是很清楚一葉知秋社的一百來號人都是因為王小虎的關係才能進得了天香夜總會的。若是按先後的關係來算,王小虎可是比他們在座的每一位都要先到,真是要論罰酒,要罰也是他們罰,本來眾人對於王小虎的悄然入座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想到藍戈如此不給麵子的嚷了出來,弄得眾人都是尷尬不已,可是誰叫藍戈是老師呢?雖然年紀大不了他們幾歲,但是畢竟還是老師,作為學生的他們自然不能向藍戈責問,所以隻能麵麵相覷地看著王小虎和藍戈兩人,看著他們怎麽處理眼下的問題。

“怎麽,怎麽都這樣看著我,我說得不對嗎?”藍戈顯然也是感覺到了眾人怪異的目光,一向性格爽朗的她也不禁有些惶惑起來。

“話是沒錯,但是對象用錯了而已。”看到眾人都閉口不言,葉秋不由開口道。

“什麽意思?”藍戈不解道。

“很簡單,小虎並沒有晚到,自然是不罰了。”葉秋笑道。

“沒有晚到?”藍戈了王小虎一眼,隨後又看了葉秋一眼,她在默默地判斷葉秋到底是不是在維護王小虎,還是說的就是事實,可是王小虎明明就是跟著黃洪和劉陽兩人進來的,怎麽可能不是晚到。基於這個原因,她心裏已是偏向於葉秋撒謊維護王小虎這個意項。

“是啊老師不記得我和你說過嗎?今天我可是請了一百來號人過來捧場啊”葉秋怎麽會看不出藍戈的疑惑,不過今天是來吃飯的,不是來吵嘴的,所以他也沒打算給藍戈什麽難堪,所以很痛快地解釋道:“小虎在我們進天香夜總會之前就把這一百來號人先行帶進來安排了,應該是到現在才安排好吧,所以就來晚了一些,不過這晚一些不是那個晚一些的意思,相信老師應該會明白。”

葉秋都解釋得如此清楚了,藍戈怎麽還會不明白呢?不過在聽到葉秋說那一百來號人時,她嘴角都忍不住一陣抽搐,若葉秋說的是真的,那今天這一頓她是怎麽也請不起了,難道真要讓自己在天香夜總會裏賣身,或是去貸款?一想到這些,她心裏對葉秋是又氣又恨,看到葉秋那淡淡地笑容更是鬱悶得吐血,沒想到自己一句客氣之話會被葉秋放大到如此之大,實在是太缺德了。

“原來是這樣啊”藍戈打了個哈哈,強笑道:“既然是這樣自然是不用罰了。”

“葉秋同學,這裏的人我們差不多都認識了,這新來的幾位不給我們介紹介紹。”看到藍戈吃虧,身為和她同一個陣營的湯敏敏自然要站出來解圍了。

“是要介紹一下,怎麽說這位也是我們今天的大英雄啊”葉秋笑著站起身,指著王小虎笑道:“鄭重向大家介紹我們的大先鋒王小虎同學,也是我小時後的死黨,這兩位相信兩位老師都認識吧,至於這兩位一位是劉陽的女朋友周若寒,另外一位美女是劉陽的妹妹劉玉。”葉秋介紹完王小虎又把周若寒和劉玉向眾人介紹了一下。

“你就是王小虎”葉秋話音一落,先前還是一臉微笑的藍戈和湯敏敏幾乎是同時驚呼道,王小虎的大名在清風大學可是全校皆知,不過他所謂的名都是一些臭名,在清風大學裏可謂是臭名昭著,除了這一屆新生外,在老生裏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可以給你講上幾天幾夜有關王小虎的劣跡,由此可知王小虎這一年來所犯下的“罪行”有多少了。

藍戈和湯敏敏對學校裏的刺頭學生也是有所耳聞,不過卻隻是聞名而已,卻沒有見過本人,沒想到竟然會在這種慶功宴上見到這傳說中的大魔王,怎麽能不讓她們驚訝呢?而且王小虎現在所表現出來的表情和態度似乎和傳說中的大魔王有著太多的不同,這讓兩人很是疑惑,要知道王小虎的劣跡可是讓很多老師和教授都是頭疼不已的,而且都是一天一小犯三天一大犯的過著他自認為快樂、個性的大學生活,每個老師都是避之不及,總之誰教到王小虎誰就倒黴了。

“嗬嗬,沒想到兩位老師都知道我的名字,實在是太榮幸了。”藍戈和湯敏敏的反就讓王小虎一陣大爽,雖然過去一年來他所背負的都是一些罵名,可是即使是這些罵名也是讓自己在清風大學裏的聲名雀起,而且也是因為這些罵名讓自己的大學生活變得逍遙無比,若不是葉秋的突然出現,王小虎的日子恐怕還不知道會不會如此耗掉四年的大學時光。

“咳咳”看到王小虎眉梢那得意忘形的角度,葉秋不由輕咳兩聲,警告王小虎不要樂不思蜀。

聽到葉秋的輕咳,王小虎心裏不由一跳,隨後笑容一斂,坐到了勒雯的旁邊,眼觀鼻、鼻觀心,坐姿端端正正,就像一個正在認真聽課的好學生般。

“嘻嘻”一旁的勒雯看到王小虎如此模樣不由笑了出來,這一個月來都聽說王小虎被葉秋訓得改邪歸正了,本來她還有些不敢相信,但是照現在的情形來看,王小虎還真的被葉秋強形扭了過來,這讓她心裏一陣欣慰和高興,當然也帶著一絲取笑的意味。

“你真的是王小虎?”藍戈和湯敏敏都是帶著懷疑的目光看著王小虎,不怪她們會如此疑惑了,要怪就怪王小虎的大魔王形象太過深入人心,讓人人都產生出王小虎這個大魔王似乎怎麽改都改不了的典形,如今突然已如此強列反差的造型出現在她們眼前,怎麽能讓她們不吃驚不懷疑呢?

“如假包換”王小虎此時也是鬱悶了,已前自己說自己是王小虎從從都是畏之如虎,現在自己說自己是王小虎卻沒有人相信了,不得不說壞名聲真的要想從許多人的心裏抹去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看你怎麽轉性子了。”心直口快的藍戈忍不住地問了出來。

“老師,我現在是一個知錯就改的好學生,請不要再用以前的眼光來衡量現在坐在你麵前的偉大存在。”王小虎笑道。

“哈哈哈……”聽到王小虎的回答眾人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小虎哥,你實在是太逗了。”勒雯一邊笑一邊拍著王小虎的肩膀。

“來來來,為了我們學校大魔王的轉變,我們大家來幹一杯。”藍戈笑著舉起了自己的杯子,身為老師自然是希望能看到一個以前劣跡斑斑的學生改正錯誤了,雖然她這個老師也隻不過是開了一兩次班會卻沒有上過一節正式課的老師,但是卻不妨礙她以一個老師的身份去體會一個知錯能改的學生表達出來的心聲。

“幹幹……”眾人也是舉起了杯,這裏的每一個人都因為葉秋的關係自然而然地把王小虎當成了朋友,看到他變得越來越好,心裏自然高興,碰起杯來自然是越響亮了。

“小虎,那邊都安排好了。”趁著喝酒的時候,葉秋向著王小虎低聲問道。

“都安排好了,秋哥你大可放心。”王小虎笑著點了點頭,為了安排這一百來號人他可是煞費苦心,若不是自己身上還頂著一個大家族的身份,這事根本就別想辦成。

“等會帶我過去看看。”葉秋笑著點了點頭,隨後話鋒一轉,嚴肅道:“對了,以後少跟王思遠來往。”說到這少個字的時候,葉秋眼裏時不是透出一股讓王小虎也為之膽寒的寒芒。

“為什麽?”雖然害怕葉秋的眼神,可是這一年多來一直和王思遠混在一起,他和王思遠的關係已是非比尋常,可以說王思遠是自己在清風大學裏唯一一位還談得來的朋友,當然這個朋友的範圍裏不包括楊清薇和勒雯這些從小到大的玩伴了。如今葉秋突然要自己遠離王思遠,他自然要問出一個理由了,不然他還真不知道如何跟王思遠開口。

“不為什麽總之你離他遠一點。”葉秋輕輕歎了口氣,他很想給王小虎一個答案,可是卻又不知道如何開口,他不想自己在對付王思遠的時候王小虎會對自己有什麽不好的看法,也不想王小虎左右為難,所以在這裏先給王小虎打上預防針。

“哦”王小虎輕輕點了點頭,不過看他的表情,似乎對於葉秋這個有些我理的要求有些不以為然,在他看來葉秋之所以會這麽說很有可能是因為上一次兩人的結怨,葉秋到現在還沒有釋懷,不過他能肯定隻要再過一段時間這種沒有任何利益和根由的恨意會隨著時間而慢慢消散。

“小虎,秋哥哥說得對,王思遠不是什麽好人,你最好還是離他遠一些為好。”葉秋和王小虎兩人的聲音雖然很小,可是楊清薇就坐在葉秋的身旁,兩人的對話自然是聽了個一清二楚,看到王小虎不以為然地神態,她自然要提醒一下,她也明白葉秋話裏的意思,就是害怕葉秋報複王思遠的時候王小虎夾在中間裏外不是人。

“嗬嗬,我知道思遠以前和我一樣都是一個混蛋,可是最近他也和我一樣改邪歸正了,這一個月可都是好學生的作息呢?”王小虎笑著解釋道:“雖然我不明白你們為什麽會對他有如此大的成見,可是據我和他相處的這一年時間來看,王思遠雖然有點紈絝的玩劣,可是本質並不壞,比起以前的那個我來說不知道要好多少倍呢,所以我對他改邪歸正極為有信心。”

葉秋和楊清薇都是一愣,沒想到王小虎會如此維護王思遠,不過看到王小虎眉飛色舞地說著一些有關他們青春熱血的畫麵,心裏都是暗暗搖著頭。

“喂喂,葉秋,你們幾個在小聲嘀咕什麽呢?有什麽事不能大聲說出來,還把不把我們這些人當作朋友。”藍戈一直在注意著葉秋,葉秋和王小虎的小聲交談自然是沒有逃過她的眼睛,不過因為兩人說話聲音實在太小,而且周圍眾人說話的聲音又太大,所以她根本就聽不到葉秋兩人在說什麽。

“誰把你當朋友了,我們把你當老師。”葉秋在心裏嘀咕著,不過臉上自然是不敢表現出來,隻能笑道解釋道:“我和小虎在想著看什麽時候過去和我們一葉知秋社的社員喝上一杯呢?”

“好啊什麽時候去,到時算我一個。”藍戈一聽到葉秋說到他帶來的一百來號人,眼皮不禁一跳,一百來號人啊不要說包廂的錢了,僅僅是這裏麵貴得流油的一些甜點和水果對外麵來說就是天價,這一百來號人得吃掉多少錢啊之所以嚷著要跟葉秋一起去就是為了觀察一下葉秋這些手下到底點了什麽貴的酒菜若是都和她們這個包廂裏一樣的規格,那她最後的結果隻能是跳樓了。

“擇日不如撞日,要不就現在吧。”葉秋有些無奈,不過還是知著站起了身,同時手裏還端著一杯紅酒,準備到另外幾個包廂去敬酒。

“別急啊我還沒吃上幾口呢?我們過會再去不行,你看我還沒坐夠呢?”王小虎才坐下來沒有幾份鍾,葉秋和藍戈就要去另外王個包廂,這不正意味著自己又要再一次奔波了。

“難道自己天生就是跑腿命”站起來的那一刻王小虎心裏忍不住嘀咕起來。

“還有誰去嗎?”王小虎站起身,向著依然在談笑風聲的幾人問道。

楊清薇和勒雯以及李榮榮是一定要去的了,謝天華三人身為一葉知秋社的社員自然要去,更何況一葉知秋社的聚會名義上也是給包括葉秋在內的他們四人舉行的,他們四個說什麽也要過去意思意思,自然也是要去了。而藍戈要去湯敏敏自然也要隨地,如此一算下來整個包廂裏除了汪雪和劉玉、周若寒三人外似乎已是沒什麽人了。

“我也去”看到轉一圈下來就隻剩下自己和另外兩個女生,汪雪不由開口道。

“我們也去”劉玉和周若寒也跟著嚷了起來,說什麽她們也隻是一個勿匆的來客,如今主人都不在了她們怎麽好意思還坐在這裏喝酒聊天呢?

“看來是要來個包廂移動啊”看到整個包廂的人都站了起來,葉秋不由無奈一笑,大手一揮笑道:“拿好你們的酒杯,我們一葉知秋社的兄弟姐妹們可是非常好客的,到時你們可是要自己拿捏住啊不然到時被人抬回來可就丟臉了。”

“切,就算丟臉也是你丟好不好。”葉秋這麽一說,第一個不服的就是常常和葉秋抬扛的汪雪了,更何況在來的路上葉秋還罵了汪雪一頓,現在的汪雪自然是更不爽了,不出聲針對葉秋一下,她心裏難受。

“哈哈,希望如此。”葉秋看了汪雪一眼,笑著拉開了包廂的門,眾人也是相視一笑,緊跟著葉秋魚貫而出。

“小虎,是哪幾個包廂啊”葉秋站在包廂外,對著剛走出包廂的王小虎問道,王小虎先行帶著一百來號人進了包廂,葉秋幾人上來的時候他們已是安排完畢,所以都沒有來得及去問王小虎。

“跟我來,最近的也隻不過幾秒鍾而已。”王小虎笑著先行帶路。

眾人跟著王小虎還沒有走上幾步,在他們隔壁包廂的房間突然打了開來,隨後一張傾國傾城的女生突然走了出來,看到擦身而過的王小虎微微愣了一下,可是當葉秋走過的時候,她的臉色不由一僵,隨後猛地低下了頭,一臉慌張地看著地麵。

“啊”葉秋因為緊跟在王小虎的身後,對於出現在門口的美女自然沒有細看,可是在葉秋身後的楊清薇和勒雯兩人卻是看了個仔細,當她們看到那位女生的臉時,兩人都忍不住叫了出來,這實在是太過意外了,而且實在是太讓人驚訝了,心裏在感歎這個世界如此之小的時,也是在暗暗緊張著,隨後向著葉秋看去,生怕葉秋在經過女生的那一瞬間轉過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