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預言師

第531章 恐懼

第五百三十一章 恐懼

“秋哥哥睡著了。”勒雯小聲道。

“睡著了!”韋靖微微一愣,隨後看了一眼被楊清薇幾人平放在沙發上的葉秋,腦中再次浮起了一抹逃走的念頭,不過最後還是甩了甩頭,把這個想法驅除腦中。

“你們都餓了吧,菜都炒好了,可以吃飯了。”韋靖把菜端到餐桌上,對著楊清薇幾人笑道。

“耶,終於有東西可以吃了。”汪雪第一個叫了出來,然而才叫出聲卻感覺到其她人不善的目光,想想還在一旁沉睡的葉秋,忍不住吐了吐舌頭,向幾人做了個鬼臉。

“這位是?”汪雪恢複了原來的麵目,從來沒見過她的韋靖忍不住問道,她現在隻知道眼前的這個美‘女’就是先前自己的葉秋進來的時候暴光的‘女’生,卻不知道她叫什麽和楊清薇幾人又是什麽關係。

“你也認識的,不過你認識的是以前的她。”勒雯一臉神秘的笑道。

“我也認識!”韋靖沉‘吟’了一會,腦海裏不斷地閃過幾個和自己有關以及和楊清薇幾人有關的人,隨後一張醜得有些過份的臉突然閃入自己的腦海之中,那雙靈動狡黠的眼睛和眼前的這位簡直就是一模一樣,再看看眼前這個美得有些過份的‘女’生,她忍不住脫口驚呼道:“你是汪雪?”

“噓!”楊清薇四人也是被韋靖的驚呼駭了一跳,同時看了看睡在沙發上的葉秋,看到葉秋沒有醒來的跡象都鬆了口氣。

“嗬嗬,不好意思,實在是太讓人驚訝了,沒想到你原來是這麽漂亮。”韋靖有些尷尬地笑了笑,話語的驚歎根本就沒有少一分一毫。

“別說是你了,秋哥哥和我剛開始都很驚訝呢?”李榮榮想起今天葉秋看到汪雪的模樣,不由笑道。

“哼,他早就知道我的事了,他那眼神能叫驚訝嗎?”汪雪卻是輕哼一聲,顯然對於自己爺爺把自己的照片給葉秋還是有些不滿,覺得自己有種被賣的感覺,不過心裏又有那麽一絲心甘情願,這種矛盾的心情實在是讓他有些無所適從和惶‘惑’。

“難道你不想?”勒雯忍不住反駁道。

“好啦,你們兩個別吵了,整天吵來吵去像什麽樣。”楊清薇一臉地無奈,勒雯和汪雪兩人從小吵到大,一直是自己從中調解,現在調解得她都有些煩了,不過有了葉秋這個調解人後,她現在倒是感覺到不再寂寞,至少也有另外一個人可以和自己一樣能製住這兩個丫頭了,而這個人還是自己喜歡的人,一想到自己喜歡的人和自己做著相同的事情,她心裏就忍不住一陣‘蕩’漾。

“吃飯吃飯,不然等會菜都涼了。”看到汪雪和勒雯兩人都是悶悶不樂,李榮榮不由轉移話題道:“聽秋哥哥說韋靖姐姐的手藝可不是一般的好,今天我們可是有口服了,比起某些人的第一次下廚可是有著天差地別啊!”

李榮榮說著還瞄了勒雯和汪雪兩人一眼,看得兩人都有些心虛地低下頭。

“吃飯吃飯,那些陳年舊事提它作什麽。”汪雪和勒雯很是少有的有了共同的話題,說著也不管楊清薇和李榮榮兩人的目光,直接不客氣地夾起了菜。

“哇!秋哥哥說得沒錯,好好吃哦!韋靖姐姐你是怎麽做的,什麽時候也教教我?”汪雪剛吃了一口就一臉興奮地叫了起來,不過這叫聲卻被她壓得很低。

“我也要學,我也要學!”勒雯也跟著起哄道,因為她自己也剛吃了一口,味道比起她和汪雪兩人所做的菜簡直就是一個天上地下。

“好好,沒問題。”被人稱讚總是一件能讓人舒心的事情,韋靖自然笑得很開心,而且聽到葉秋還在這幾人‘女’生麵前說自己做的菜好吃,她心裏更是開心,眼光總是有意無意地瞄向葉秋。

“韋靖,你有什麽打算?”幾人正開心地吃著韋靖‘弄’出來的美味,楊清薇突然抬起頭對著韋靖問道。

“打算。”韋靖微微一愣,她本來就在慶園‘春’吃了些東西,所以現在也隻不過是夾點菜吃罷了,百分之八十的心思都放在葉秋和自己的事情上,現在楊清薇突然問起,她也不知道該怎麽回答。

“本來是打算今晚離開清風市的,沒想到竟然會在慶園‘春’遇到他。”韋靖的表情顯得有些惆悵又有些‘迷’離,淡淡地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不想讓我走,可是你們也知道我身上的事情,也許你們不知道在我和葉秋來到你們這裏的途中,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麽樣可怕的事情。”

韋靖說著把自己和葉秋一路上遇到的各種險情都說了出來,楊清薇四人也是聽得一陣心驚膽顫,雖然現在看到葉秋很安全地躺在沙發上,可是兩人所發生的事情也是讓她們一陣後怕。

“我現在也不知道怎麽辦了。”韋靖很是無奈地道:“逃了這麽多次,最後還和他見麵了,我想即使不管怎麽逃,或許都逃不過我和他兩人之間的緣分吧,所以我現在不想逃了,可是我又非常擔心他會出什麽事情,現在我心裏真的很矛盾,在來你們這裏之前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但是到了現在我依然沒有頭緒。”

楊清薇四人都是默默無語,並不是她們不想幫助韋靖,而是她們自己就根本沒有能力去幫助韋靖,韋靖離開葉秋會很傷心,可是韋靖不離開葉秋卻是會有生命危險,看起來是一個很容易的選擇題,但是經過幾輪的逃離之後,這個選擇題就開始變得難以決擇起來,身為預言師的楊清薇三人都很清楚,這個世界雖然不一定有神的存在,但是有些東西卻都是冥冥中已是注定了的,很多事情都不是人力能改變的。

“我看你還是先呆在這裏一段時間,盡量少和秋哥哥接觸,這段時間裏我們好好看著秋哥哥,盡量不要讓他出事。”許久之後,楊清薇才輕輕說道,不過說出這些話她自己都覺得有些不靠譜,畢竟這可關係著葉秋的命啊!若是一個不小心葉秋就完蛋了,這個結果絕對不是她能接受的。

“若是連秋哥哥都不能抗拒的事情,我們真的有辦法嗎?”李榮榮疑‘惑’道。

楊清薇幾人再一次沉默,現在葉秋的實力到了一個什麽樣的程度連楊清薇都不是很清楚,但是她心裏很清楚葉秋現在的實力的確比她強,李榮榮說得很對,以葉秋現在的實力都無法保護自己周全,她們幾個又能做些什麽呢?

“我也是這樣想的,若是無法逃避還不如認真去麵對。”韋靖臉上現出一抹堅毅之‘色’,隨後重重地點了點頭。

“好了吃飯吃飯,這種沉重的知題還是找一個高興的時候說比較好。”看到幾人都‘露’出那種悲傷的神情,楊清薇不由笑道。

“吃吃吃,我吃吃!”汪雪捧起自己的飯碗瘋狂而狠辣地扒著飯,還不停地往嘴裏塞著菜,隻是幾小口就把她小小的嘴巴給填滿了。

接下來幾人隻是各自吃著菜,卻沒有再說話,很快一桌美味的菜就被幾位餓得有些不顧形象的美‘女’給一掃而光了。

“好飽啊!從來沒有吃過這麽飽了。”汪雪放下碗筷,站起身‘摸’了‘摸’依然纖細的肚子,一臉愜意地道。

“這麽晚你還吃這麽飽,小心胖子來找你,到時多長出幾兩‘肉’,我看你要心痛死。”勒雯嘲諷道。

“哼,也不看看我本小姐是什麽人物,我可是號稱永遠叫不‘肥’青‘春’無敵美少‘女’呢,怎麽吃也不胖的超級好身材。”汪雪一臉得意地笑道。

“又吹牛了,少吹一天你會死啊!”勒雯很不是爽地反駁到。

“我吹牛,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吹牛了?”汪雪怒道。

“兩隻眼睛都看到了。”勒雯指了指自己雙眼,笑嘻嘻地道。

“好了,又來了。”楊清薇現在真是頭疼不已,‘弄’得她真有一種把葉秋推起來的衝動,讓葉秋好好管一管這兩個小魔王。

“嘻嘻!”李榮榮卻是忍不住笑了出來,看著汪雪和勒雯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的表情,她覺得很有趣。

“榮榮姐,你笑什麽!”汪雪和勒雯都是不懷好意地看向了李榮榮。

“沒沒有,沒笑什麽。”李榮榮連連擺手。

“哼!”

“哼!”

汪雪和勒雯兩人互瞪了對方一眼,隨後又很是屑地把頭轉了開來。

“咚咚!”楊清薇站起身對著汪雪和勒雯兩人的額頭一個人來了一下,輕脆的聲音聽起來還有一種悠揚的感覺。

“哎喲!清薇姐,你幹嘛彈我啊!”汪雪和勒雯兩人忍不住‘摸’了‘摸’自己有些疼痛的額頭,很是不滿地看了著楊清薇。

“誰叫你們兩個這麽吵,有完沒完的,一天不吵你們會死啊!”楊清薇板起臉,瞪了兩人一眼,怒道:“都給我洗碗去!”

“呃……”汪雪和勒雯兩張臉頓時垮了下來,抬起很是委屈的臉,幽怨道:“為什麽是我們去洗碗啊?”

“因為你們兩個人做的菜最難吃,你們吃了這麽好吃的菜不做點貢獻怎麽行,既然你們都燒不出那種可以吃的菜,這洗碗的服務自然是你們來做了。”楊清薇理所當然地道。

“不是吧,這個理由也太打擊人了。”汪雪和勒雯臉上委屈的神‘色’更加的濃鬱,那可憐的模樣若是落在男人的眼裏,肯定是不會讓兩個這麽楚楚可憐的‘女’生去做洗碗這麽粗重的活兒的,可是現在看著她們兩人的都是‘女’生,而且還是很漂亮的‘女’生。

“沒辦法,這是事實。”楊清薇嘴角泛起一抹得意的笑意,催促道:“還呆在這裏幹嘛,還不快去。”

“哦!”汪雪和勒雯兩人都是不情不願地收拾起碗碟來,從頭到尾韋靖什麽話也沒有說,隻是靜靜地看著楊清薇和勒雯汪雪三人間的話,心裏不由升起那麽一絲羨慕之情,羨慕幾人的關係能處得如此融洽和親密。

“等等,榮榮姐還沒燒過菜呢?我們還不知道榮榮姐燒的菜是不是和我們一樣,所以這洗碗的工作怎麽也算榮榮姐一份啊!”看到李榮榮一直在一旁偷笑,汪雪和勒雯都是相當的不爽,忍不住想把李榮榮拉下水。

“哼,就算榮榮燒的菜沒有韋靖那麽好吃,可是至少也不會達到你們兩人那種沒法下咽的程度,所以你們還是死了那條心吧,快去洗碗。”楊清薇根本就不理會兩人的早訴,直接一‘棒’打死。

“憑什麽啊!清薇姐你又沒吃過榮榮姐燒的菜,你怎麽知道榮榮姐燒得比我們的好吃。”汪雪和勒雯兩人依然不死心地抗掙道。

“憑什麽?”楊清薇冷笑道:“就憑榮榮的長相,這可是大家閨秀型的,能不會燒菜洗衣嗎?看看你們兩個就像野丫頭一樣,有得比嗎?”

楊清薇的話直接讓勒雯和汪雪兩人死了心,乖乖地拿著碗碟走進了廚房,沒辦法,楊清薇這話的殺傷力實在是太大了,一想到李榮榮那溫婉恬靜的‘性’格和處事,她們就很清楚自己兩人的確和李榮榮沒得比。

“哈哈!”看到汪雪和勒雯兩人一臉鬱悶地走進廚房,韋靖和李榮榮都忍不住笑了出來,齊齊對楊清薇伸出了個大拇指,“清薇姐,你可真行啊!看來也隻有你能製住她們了。”

“唉,沒辦法!從小家裏都太慣著她們了。”對於汪雪和勒雯兩人楊清薇自己也是相當的頭疼。

李榮榮和韋靖隻是笑而不語,隨後三人都走到客廳裏,看著依然熟睡的葉秋楊清薇不由眉頭皺了起來,看著韋靖道:“今晚怎麽睡啊?”

韋靖自然明白楊清薇的意思,不在意地笑道:“沒事,我就睡地板好了。”

“那怎麽麽,你一個‘女’生怎麽能睡地板?”楊清薇連連搖頭,葉秋睡地板她還能接受,若是讓韋靖睡地板她是怎麽也不會接受的,在她的心裏‘女’生睡地板簡直就是主人在刁難客人,所以說什麽她也不會同意韋靖睡地板。

“那怎麽辦?”韋靖也知道楊清薇是一個很堅持主見的人,看楊清薇的表情自己睡地板這事是怎麽也無法行得通的。

“要不就跟我和小雪擠一擠?”楊清薇建議道。

“沒問題嗎?”韋靖想起了葉秋先前說的話,楊清薇的‘床’睡兩個人或許還綽綽有餘,可是睡三個人卻是無法擠下。

“有問題也沒辦法了,將就擠上一夜了。”楊清薇無奈地攤了攤手。

“好吧。”韋靖也想不出什麽好的辦法,隻能點了點頭。

三人坐在客廳裏休息了幾分鍾,汪雪和勒雯兩人也是一臉怨氣地走了出來,看到楊清薇三人坐在客廳裏發呆,兩人不由走了過去,坐下來後也覺得沒什麽話要說,而且現在才剛剛吃過沒多久,根本就不適合回去睡覺,所以也隻能根著做下來發呆,不是她們不想說話,隻是生怕話說多了會吵到葉秋。

一個小時後,五人都很是默契地站起身,隨後韋靖和楊清薇以及汪雪三人回到了楊清薇的房間,勒雯和李榮榮回了勒雯的房間裏。

“好漂亮啊!”韋靖是第一次進楊清薇的房間,看著房間裏清新的裝飾,給人一種很清涼的感覺,粉紅‘色’的‘色’調又給人一種很溫暖的感受。

“謝謝誇獎。”楊清薇淡然笑道。

“我困死了,我先睡了,你們慢聊。”汪雪興許是很少這麽晚睡覺,現在上下眼皮已是在不停地打架了,上‘床’後衣服也沒有來得及脫就趴在‘床’上合上眼睡著了。

“這丫頭!”看到汪雪的睡相,楊清薇有些無奈地笑了笑,站起身抱起汪雪把她的姿勢擺好,隨後自己也上了‘床’,對著韋靖笑道:“你喜歡睡外麵還是睡裏麵?”

“我還是睡外麵吧。”韋靖笑道。

“好的,那等會麻煩你關一下燈,開關就在‘床’頭這裏。”楊清薇輕輕抱住汪雪,隨後側過身子,‘床’本來不是很大,若是平躺著睡三個人肯定是不夠擠了,不過側過身後,位置倒是變得寬了許多。

韋靖也沒有脫衣服,上‘床’直接就關了燈,感受到撲麵而來的黑暗,她心裏不由湧起一抹恐懼。

……

葉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麽睡過去的,一覺醒來的時候天已是微亮,睜開雙眼,他突然想到了什麽,臉‘色’不由一變,整個人如裝了彈簧般直接跳了起來,雙眼在客廳裏一陣掃視,看到身旁還鋪在地上的‘毛’毯,心裏不由一沉再沉,忍不住了開‘門’狂奔出去的衝動,他小心翼翼地走到楊清薇房間的‘門’口,幾經猶豫最後還是忍不住心中的慌‘亂’,輕輕地推開了楊清薇房間的‘門’。

還好,楊清薇的房間的‘門’並沒有鎖上,這讓葉秋心裏不由鬆了一口氣,葉秋仿佛做賊般地輕手輕腳地走了進去,看到睡在最外麵的韋靖,心裏不狠狠鬆了一口氣,剛想轉身離開,卻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麽,幾經猶豫還是向著‘床’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