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預言師

第738章 睡美人山

第七百三十八章 睡美人山

楊清薇的尖叫頓時讓那些還在打鬧的人都下意識的停了下來,隨後向著楊清薇看去,卻是看到了一個水淋淋的美人和一個半水淋淋的美人。

“秋哥哥可真是夠大膽的,清薇姐是最討厭別人把水潑到她臉上了。”勒雯看到此時楊清薇有些不知所措的臉,心裏是一陣惶恐,她可是秀清楚楊清薇喜好,所以剛才即使她玩得非常的高興,要是卻從來沒有想過要把楊清薇拉入其中,因為她很清楚楊清薇根本就不喜歡這種被水潑濕的感覺,而且還相當的厭惡,甚至可以說能因為被水潑的事情而和親密的人反目,葉秋此舉無疑就是觸犯了楊清薇的禁忌,說真的她還真想看一看楊清薇在處理這件事情上會怎麽做,是大發雷霆和葉秋吵上一架還是莞爾一笑,接受葉秋的嬉鬧。

“葉秋……”楊清薇感覺自己的身體不斷地顫抖著,心中一股怒火不斷地湧上心頭,不過卻似乎被一股她也理不清的情緒所壓抑著,而且讓她自己都感覺到不可思議的是,這種情緒竟然是讓她感覺不可思議的興奮,她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別人沒經過她的同意就給她各種各樣觸碰她禁忌的驚喜,雖然這個觸碰她禁忌的人是葉秋,可是她還是壓不住自己心底的怒火。

“嘿嘿,韋靖看招。”葉秋根本就沒有感覺到楊清薇的異樣,看到韋靖呆呆地站在岸上,他捧起一捧水,向著韋靖潑了過去,既然要樂就一起同樂吧,遺世而獨立根本不是孤獨的表現。

“啊葉秋,你找死啊”韋靖站在楊清薇的旁邊,所以她能感覺到楊清薇的異樣,她正想問一下楊清薇發生了什麽事,沒想到葉秋緊跟著就向自己進攻了過來,感覺到身上的衣服被‘弄’濕了一大片,那種濕淋淋的感覺讓她一陣難受,同時因為身上的穿的衣服有點薄,所以她能感覺自己的內衣輪廓因為葉秋這一潑水漸漸的顯‘露’了出來,感覺到周圍人訝異和驚奇的目光,韋靖頓時覺得臉上如火般燒了起來。

“嗬嗬,有本事來追我啊”葉秋根本就不理會楊清薇和韋靖兩人的憤怒,直接一個轉身,一頭紮入清澈見底的河水中,很快從水中‘露’出一個頭來,嘴中含著一口水又向韋靖噴了過去,隨後向著楊清薇和韋靖兩人挑釁道。

“找死。”韋靖和楊清薇兩人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抹相同的笑意,隨後兩人在眾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向著水中的葉秋撲了過付出,隨著兩聲卟咚的入水聲,韋靖和楊清薇兩人濺起兩朵美麗的水‘花’,一人抓住葉秋的一隻手,然後直接把葉秋的頭給按到了水裏。

“喂……唔,咳咳咳”葉秋沒想到韋靖和楊清薇兩人竟然會‘弄’出如此大的動作,也沒有想到兩位美‘女’既然會不顧濕身*光外‘露’的後果直接就跳了過來,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韋靖和楊清薇兩人已是同時抓住了他,隨後就感覺自己的頭被一股大力直接按向了水中,驚慌間隻感覺一股水流不斷向著自己的鼻子中湧來,一時沒防備被嗆得劇烈咳嗽起來。

“啊不要啊……”韋靖和楊清薇兩人把葉秋從水裏撈出來,葉秋剛剛吸了一口氣,還沒來得及說完整一句話,韋靖和楊清薇兩人隻是對視一眼,隨後很是默契地笑了起來,雖然兩人的笑容很美,可是葉秋卻能從兩人的笑容裏看到一股‘陰’謀的味道。

葉秋再一次被韋靖和楊清薇兩人按進了水裏,半分鍾後韋靖和楊清薇兩人又把葉秋拉了出來。

“饒命啊饒命啊”葉秋一感覺到新鮮的空氣從鼻端湧入嘴裏,也不管喉嚨裏的劇烈咳嗽,趕緊憋住一口氣,搶先把求饒的話給說了出來。

“知道自己錯了?”楊清薇和韋靖兩人相視一笑,隨後沉聲問道。

“知道了,知道了。”葉秋一臉可憐之‘色’。

“那你知道你錯在什麽地方了?”楊清薇繼續問道,不過按著葉秋的手卻從來沒有鬆開過。

“知道知道。”葉秋連連點頭,雖然以他的實力完全可以把自己從楊清薇和韋靖兩人的手裏掙脫出來,可是他卻不想這麽做,有時候打情罵俏也是一種很有情趣的意味,特別是楊清薇和韋靖兩人這種美‘女’,若是太過認真就顯得太沒有意思了。

“錯在哪裏?”韋靖很是不滿意葉秋的答案,葉秋的這個答案說了等於沒說,而且她也發現葉秋似乎想抓住她們問話的漏‘洞’而‘門’g魂過關,不過她可不像勒雯和汪雪那麽好忽悠,一個問題很簡單的就破壞了葉秋想含糊其詞‘門’g魂過關的想法。

“不該用水襲擊你們。”到了這個時候,葉秋也知道若是不承認的話,韋靖和楊清薇兩人接下來狂風暴雨的懲罰絕對會讓他吃不了兜著走,所以他很是老實的承認了自己的錯誤。

“還有呢?”楊清薇繼續問道,顯然是對葉秋的回答相當的不滿意。

“還有什麽?”葉秋一臉不解地看著楊清薇和韋靖兩人,實在是想不到自己還做了什麽讓楊清薇和韋靖兩人不高興的事情。

“還有什麽?你不問你自己你問我幹嘛?”楊清薇狠狠地瞪了葉秋一眼。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嘛?”葉秋絞盡腦汗也想不出自己還有什麽地方做錯了,自己有什麽地方把楊清薇和韋靖兩人給得罪了,一臉可憐兮兮地看著兩人,希望兩人能看在自己這份可憐相的份上放過自己。

“不知道”楊清薇和韋靖兩人相視一眼,都笑了起來,同樣笑得很美,但是卻是給葉秋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你們,你們想幹什麽?”葉秋有些驚恐地問道。

“你說我們想幹什麽?”楊清薇笑嘻嘻地道,隨後手中一用力,再次把葉秋按到了水中。

“啊”葉秋再次被楊清薇和韋靖兩人按入水中,隻是吐出兩個氣泡,所有的聲音都被水給堵回了肚中。

“太慘了”看到葉秋被楊清薇和韋靖兩人折磨,謝天華幾人都是感同身受,齊齊在心裏狠狠地打了個哆嗦,美‘女’確實是讓人賞心悅目,可是美‘女’發起狠來卻絕對讓人受不了,這種痛並快樂著的感覺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看來和美‘女’相處並不是如想像中的那般舒爽啊

謝天華等人先前是一直盯著楊清薇和韋靖兩人被水完全濕透的身材暗暗吞著口水的,可是看到葉秋的慘樣國,他們都是下意識地把眼光從楊清薇和韋靖兩人的身上移了開來,相比起要承受的痛苦,現在的一點點若隱若現的‘誘’‘惑’根本就不值得。

“秋哥哥,要堅持住啊”勒雯暗暗握了握拳,雖然對葉秋一陣的心疼,可是卻是不敢出聲阻止,因為她很清楚,若是自己出聲說話的話,楊清薇韋靖兩人不僅不會放過葉秋,反而還會把對葉秋的怒火轉移到自己的身上,到時不僅僅是葉秋遭殃,自己也難免要享受葉秋那種在水裏不斷渴望空氣的難受感覺。

“活該啊”龍月‘陰’一臉的幸災樂禍,本來心裏對葉秋就很大的芥蒂,現在看到葉秋被楊清薇和韋靖兩人聯手折磨,心裏是說不出的開心和痛快,她可是很少看到葉秋被人如此折磨的,而且她也相信這一次興許是唯一能看到葉秋出醜的一次了,未來的日子裏或許再沒有那種機會了。

“難得啊”金日眼光如被蜂蜜粘住了一般,放到楊清薇那玲瓏浮凸的身段後再也移不開了。

“哼”楊清薇自然能感覺到金日和龍月‘陰’等人隱晦的目光,轉過頭能著龍月‘陰’和金日幾人瞪了一眼。

被楊清薇這麽一瞪,金日和龍月‘陰’兩人心裏頓時一抖,很自然地把頭低了下來,他們可不敢跟楊清薇的目光對視。

“怎麽,想到沒有?”當韋靖和楊清薇再一次把葉秋從水裏撈出來的時候,韋靖再次饒有興趣地問道。

“我真的……哎,等等,等等,讓我想想,讓我想想”葉秋剛想說自己真的想不到是什麽,可是他這句話才說出一半,就感覺到自己肩膀上的力道微微一沉,整個身體又有了被按下去的趨勢,他趕緊出聲叫了起來。

“你好好想想,不過我們隻能給你三秒鍾的時間,三……。”楊清薇笑道。

“三秒鍾”葉秋沒想到楊清薇竟然隻給自己短短的三秒鍾的時間,剛想和楊清薇多爭取幾秒,可是還沒等他說出口,楊清薇就開始倒數起來,他趕緊叫道:“等等,等等,我想到了。”

“哦,終於想到了嗎?”楊清薇笑道:“現在可以說說了吧。”

“我我不應該挑釁你們”葉秋眼睛不斷地‘亂’轉著,看到楊清薇和韋靖眼裏又有了一抹‘陰’‘陰’的笑意,趕緊把自己心中剛剛想到的一個理由脫口而出,希望能給自己多點時間想一想。

“哼,算你機靈,這次就算你過關了,不過死罪難勉,活罪難逃。”楊清薇輕哼道:“接下來就要罰你全程烤魚給我們吃,而且我還要吃當年你烤的味道。”

“天,這也算答對了。”韋靖的答案讓葉秋一陣愕然,沒想到自己隨口說出一的個借口竟然就答中了,更讓他有些鬱悶的是,自己什麽時候挑釁過她們了,什麽死罪可勉活罪難逃,難道剛才自己所受的不是活罪嗎?難道剛才的活罪就全都不算了?

“怎麽,看你這個表情是不是不樂意啊?”韋靖看到葉秋一聲不吭,不由開聲道。

“不是不是,怎麽會呢?當然是樂意至極了。”看到韋靖臉上的表情,葉秋是狠狠地打了個‘激’靈,他現在可不管自己的話有幾分真有幾分假,他現在要做的就是讓韋靖臉上不再出現那種讓他打顫的笑容。

“哼,這可是你說的,我們可沒有‘逼’你哦。”楊清薇和韋靖兩人異口同聲地道。

“沒有沒有,當然沒有了,這可都是我自願的,絕對自願的。”葉秋一臉的苦澀笑容,當然在心裏卻是把這兩句話都加上了兩個字——才怪。

“看什麽看?沒看過美‘女’濕身嗎?”韋靖和楊清薇得到了葉秋在大庭廣眾下的肯定回答,兩人都高興地笑了出來,剛想從水中向岸走去,可沒走上幾步,卻感覺到了幾道火辣辣的目光不斷地在她們的身上匯集,兩人眼睛一瞪,很是不客氣地道。

謝天華等人還在等待著楊清薇和韋靖兩人的出浴圖,沒想到這麽快就被楊清薇和韋靖兩人識破了意圖,一番教訓下自然沒有誰敢部出來投反對票了。

“說真的還真沒看過呢?”謝天華幾個男生不敢說話,可是以勒雯為代表的‘女’生卻可是卻沒有那種拘束,大家都是‘女’人,看看也沒什麽大不了的,最多就是在楊清薇的怒瞪下把眼睛睜得更大。

“是啊韋靖靖姐姐,我還真沒見過你們兩位大美‘女’濕身呢?”汪雪同樣睜在顧雙眸,仿佛要把韋靖和楊清薇兩人看穿一般。

“滾,你們兩個是不是皮癢了,要不要我們幫你們疏疏筋骨。”韋靖和楊清薇白了汪雪和勒雯兩人一眼,顯然對於她們說的這兩句話把謝天華幾人的目光拉回來很頗有微詞。

“不用不用,我們身體好著呢?你看我還能在水裏‘亂’蹦‘亂’跳呢。”勒雯笑眯眯地道。

“哼,哎喲”就在韋靖和楊清薇兩人此時正在想著給這汪雪和勒雯兩個什麽樣的處罰的時候,兩人都覺得自己的腳被什麽東西猛地拉了一下,隨後整個人直接掉到了河裏,撲騰了幾下之後不僅沒有浮到水麵,反而似乎還被拉著往越來越深的地方走去。

“怎麽回事”韋靖和楊清薇兩人都是做過大事的人,雖然事發突然,可是很快就冷靜了下來,在水中閉住氣,睜大眼睛向著自己的腳踝看去,隨後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這個身影差點沒有把她們的肺給氣炸了,沒想到葉秋前麵才剛答應他們的條件,後一步就用實際行動向她們表達了億的不滿。

可是此時顯然不是生氣的時候,因為兩人現在還被葉秋繼續拉扯著,看葉秋的舉動很有可能會把她們兩個拉以麗水河的中央位置,不過卻不知道葉秋葫蘆裏賣的是什麽‘藥’。

楊清薇和韋靖兩人都想用另外一隻腳去路踢葉秋的臉,要是最後雖然抬了起來最終卻沒有落下去,而是任意葉秋把她們向著深水方向拉扯過去。

若是葉秋一直這麽拉著她們兩個度過麗水河,那他們是不會有什麽怨言的,可是讓韋靖和楊清薇兩人都有些抓狂地是,就在葉秋把她們拖到麗水河邊的時候,葉秋突然回過頭,隨後轉過身一手摟住一個,在兩人各自的臉上都狠狠的親了一口,隨後一臉得意地往著岸上遊過去。

“氣死我了,剛才他是什麽時候偷襲的,我怎麽就沒發覺呢?“韋靖和楊清薇兩人心裏都是暗想,隨後相視一眼後,都看到了對方臉上現出的不自然的紅暈。

“怎麽回事?”

“清薇姐,韋靖姐姐,你們沒事吧?”

“楊社長,清薇……”

……

楊清薇和韋靖兩人的突然遇襲和兩位‘女’生被拖入水中時的尖叫,都是讓勒雯等一幹人心裏都是一緊,紛紛開口問道。

“哈哈哈……”見到許久沒有動靜,勒雯和李榮榮兩人就想過去看一看,不過還沒等兩人走到近前,突然一陣豪爽的大笑聲突然從水中傳了出來,勒雯和汪雪仔細一看,這不是葉秋是誰。

“秋哥哥……”

汪雪和勒雯看到葉秋從水中衝出,剛想問一下葉秋這究竟是怎麽回事,楊清薇和韋靖兩人又跑到哪去了,不過她還還沒來得及問,韋靖和楊清薇兩人就竄出了水麵,這讓兩人想問也不知道要怎麽去問了。

“葉秋(秋哥哥),你要死啊”韋靖和楊清薇兩人大叫一聲,隨後不依不撓地繼續道。

“哈哈哈,時間也不早了,大家快快收拾,我們一會要趕去睡美人山,今天就在那裏落腳了。”葉秋突然擺出一副非常嚴肅的表情,讓已經追上他的韋靖和楊清薇卻是一陣無奈,葉秋這一些話卻是讓不知道是該生氣呢?還是淩從來沒有看過,不過顯然這是不可能的。

“哦,出發了,終於可以向小樹林出發了。”聽到葉秋意氣同發的聲音,勒雯等人都是高興地跳了起來,雖然在這裏讓人感覺非常的舒服,可是來到麗水古鎮卻不好好的欣賞一下麗水古鎮的全部風貌,那可會是一種相當大的遺憾。

葉秋一群人很快就收拾了自己身上的東西,不過楊清薇和韋靖幾人的玲瓏體態卻是讓眾人一陣眼‘花’繚‘亂’。

睡美人山在麗水古鎮的東麵,葉秋等一行人在鎮上鎮民奇怪和灼熱的目光下很快的穿過麗水古鎮,不是他們不想好好的欣賞一下麗水古鎮的真正風貌,而是現在的樣子根本就不適合去參觀,所以也隻能先到目的地睡美人山去安營紮寨,等紮完寨自然有著大把的時間去參觀這個古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