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預言師

第809章 見丈母娘

第八百零九章 見丈母娘

,嘻嘻,活該!看你還敢不敢欺負人家!”韋靖不僅沒有上前葉秋扶起來,反而還幸災樂禍地笑起來。

葉秋不得不承認韋靖笑起來有種讓人男性荷爾蒙爆發的衝動,可是真的是天地良心啊!自己什麽時候欺負了她,事實剛好相反吧,一直以來都是韋靖欺負自己吧。

女人的不講理在葉秋四十幾年的人生裏是根深蒂固的,所以他坐起來之後沒有打算要和韋靖理論一翻,因為他很清楚,不管自己再有道理,一旦爭辯起來都會變得沒有絲毫的道理。

“摔疼沒有,讓我看看。”讓葉秋驚愕的是,先前自己狼狽摔倒時還幸災樂禍的韋靖,此時卻溫柔得讓他目瞪口呆,愣愣地坐在沙發上,一動也不敢動地讓韋靖撫摸著自己的頭,他不敢睜眼,因為他的鼻端會時不時地觸到兩團柔軟,生怕一睜開雙眼,生體又不受控製的激起強烈的反應。

好香啊!韋靖穿的t恤並不是很厚,同時也很寬鬆,葉秋甚至能隔著薄薄的t恤和不知道什麽顏色的胸罩聞到不經意散發出來的乳香,葉秋不知道有多少東西可以刺激到男人的荷爾蒙,可是現在他很清楚,這淡淡的乳香讓他的腎胰毒急速劇增,呼吸開始變得濃重而急促。

“你怎麽了?”韋靖顯然是感覺到了葉秋的異樣,低下頭卻是看到葉秋滿臉通紅地閉著眼睛,臉上的紅潤隨著濃重的呼吸在臉部急速蔓延。

怎麽了?還不是因為你!葉秋心裏極度鬱悶,可是卻不敢把這句話說出口,隻能繼續閉著雙眼。

“喂,臉這麽紅,是不是做了什麽虧心事!”韋靖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沒有!”葉秋拚命搖頭,不得不感慨女人的思維邏輯還不是一般的強大。

“沒有?沒有臉怎麽這麽紅?”韋靖根本就不相信,先前還好好的,怎麽就這麽片刻的時間,葉秋的臉就紅成了一個大紅蘋果。

“腦充血!”葉秋弱弱地答道。

“腦充血?”韋靖一臉錯愕,根本就不清楚葉秋這沒頭沒腦的一句話究竟是什麽意思。

“是啊!剛才撞了一下,腦充血!”葉秋根本就沒有想過這句類似敷衍的話會敷衍得了韋靖這樣精明的女生,不過事實也證明了,精明的女生有時候也會犯糊塗的時候,因為此時的韋靖竟然相信了自己的話。

“哦!”韋靖點點頭,雖然臉上還有著一絲怪異的神色,可是卻沒有再追問葉秋,這讓葉秋心裏不由一鬆。

早餐並沒有精心準備,兩人吃的是昨天晚上吃剩下的菜,雖然飯菜不是很新鮮,不過兩人卻是吃得有滋有味,你喂我一筷我喂你一筷,完全就是一對小別勝新歡的情侶。

葉秋是帶著一股懊悔和快樂的心情離開公寓的,懊悔的是昨天晚上孤男寡女抱在一起的時候竟然沒當一回禽獸,快樂的是自己和韋靖之間的關係又回到了從前的親密。

葉秋難得提前一次到了教室,不過麵對謝天華三人曖昧的笑容,他真的恨不得自己沒有來過,要是真有那麽一回事他是不介意謝天華三人笑得這麽**賤的,可是事實卻是沒有啊!如此說來自己是受了天大的冤枉,受冤也就罷了,最讓他無法忍受的是,受了冤枉還不能說出事實替自己申冤,上午兩節課他上的不是一般的鬱悶,不過讓他慶幸的是,很快就有人把他解救了出來,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昨天和他有約的楊清薇。

“哈哈,清薇你來得太是時候了。”終於擺脫了謝天華三個賤人的狂轟濫炸,葉秋心情是大好,看著楊清薇就像看著寶貝似的,當然他希望楊清薇能一直就這樣和他閑扯著,最好就是能閑扯到放學去,一邊能羨慕死那幫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人,一邊可以擺脫謝天華等人曖昧的目光。

“秋哥哥,什麽事情這麽高興啊!、,楊清薇倒是沒想到葉秋竟然會有如此好的心情,顯然先前在教室裏坐得相當的鬱悶了,不過她想不出不就是有關藥劑學的課程嗎?應該還沒枯燥無聊到讓葉秋有逃課衝動的程度吧。

“看到你自然高興了。”葉秋現在並不吝嗇把自己現在的快樂分享給楊清薇,自然不會吝嗇對楊清薇的讚美。

“秋哥哥,還記得我昨天跟你說過的話吧。”果然,聽到葉秋的話,楊清薇臉上頓時綻放出如花的笑容。

“嗯嗯,你說有事情找我,我記著呢?”葉秋心情愉快地點著頭“對了,究竟是什麽事情電話裏都不方便說?”葉秋很好奇,若是一般的事情,電話裏就可以說清楚了,可是楊清薇卻是要見了麵才說,想來應該是很重要的事情吧。

“我媽媽想見你!”楊清薇想到即將要說的事情,臉色不由一紅,小聲地說道。

“嗯嗯,好好,沒問題……什麽,你說什麽?”葉秋本就打算著不管什麽事情,就憑著楊清薇解救自己於水火,自己無論如何都要答應下來,所以楊清薇話音剛落,他就拚命地點頭答應了下來。可是等他理解透楊清薇話裏的意思之後,頓時驚得差點跳起來。

“我說我媽媽想見你。”楊清薇沒想到葉秋的反應會如此之大,頓時嚇了一跳,同時不得不重複了一遍。

“你媽媽,阿姨!”葉秋此時恍如身在夢中,不得不重複地確認了一遍。

“嗯!就在今晚,秋哥哥,昨天你可是答應了我的,不能反悔哦。”楊清薇用力地點了點頭,生怕葉秋反悔似的,著重強調了時間。

“你媽媽,嗯,阿姨不是在上京嗎?你不會叫我跑一趟上京吧?”

葉秋心裏依然存著一絲幻想,實在是因為這傘請求來得太突然了,這讓他不得不懷疑是不是一初丈母娘看女婿的戲碼,同時心裏也是有著些許的惶恐。不管是多成熟穩重的男人在第一次上門見丈母娘的時候都會有著這種緊張吧更何況葉秋兩世加起來都沒經曆過這種事情,現在即使他再穩重再波瀾不驚,也不無法淡然處之。

“沒,我媽媽來清風市了現在就住在金風大酒店裏。”楊清薇低著頭,不敢看葉秋,別說是牛秋了,作為當事人之一的她心裏也是有著些許的慌亂,當然還夾雜著些許〖興〗奮和喜悅。

“在清風市,還在金風大酒店?”葉秋這一回是被驚住了沒想到楊清薇不聲不響的就安排了這麽一初,讓他一點準備的時間都沒有。

“秋哥哥,你不想去嗎?”葉秋的表情給楊清薇一種極不情願的錯覺,而且葉秋的話也是讓楊清薇有種葉秋被強迫的感覺,這讓楊清薇臉色不由一陣黯然,她突然想起自己母親所說的話,男人的承諾真的可信嗎?她一直堅信著葉秋給他的承諾,從來沒有懷疑過,不過此刻葉秋自然做出的反應卻是讓她的相信瞬間破碎。

“不是不想去,我很可去可是我怕啊!”葉秋很自然地脫口而出,他是真的怕,有著大多數男人去見丈母娘的恐懼。

“怕,秋哥哥也會怕嗎?”葉秋自然而然的話讓楊清薇黯然的眼神瞬間又渙發出神彩,原來並不是葉秋不想去,而是有些害怕不過讓她奇怪的是,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葉秋,怎麽也會有怕的時候。

“如果帶你去見我媽,你會不會怕?”葉秋下意識地反問道,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若是換作自己帶楊清薇去見自己母親,想來楊清薇也會怕吧。

“啊!伯母也到清風市了!”雖然不敢相信,可是楊清薇還是被葉秋的話給弄得嚇了一跳,臉上現出些許驚慌之色。

“你看看,你看看還說我呢?你還不是和我一樣。”看到楊清薇驚嚇的模樣,葉秋惶惑的心情也漸漸平靜了下來。

“要死啊!嚇我一跳!”從葉秋這句話,楊清薇就知道自己先前想得太離譜了自己可是有著事實在前才約了葉秋,若是葉秋的母親真的到了清風市葉秋一定早就和自己打招呼了。

“好了好了,別鬧了,還是想想該怎麽辦吧。”葉秋想到今晚的約會又開始苦惱起來。

“什麽怎麽辦不怎麽辦的,你直接去不就行了。”楊清薇說得振振有詞,不過一想到若是自己站在葉秋的角度會是怎麽樣的一種心情,說到最後聲音也小了下來,若是換成自己,很可能比葉秋更加不知所措吧。

“嗯,說得也對,誰來的總是要來的,逃避也不是辦法啊!”葉秋像是在對楊清薇說又像是在自言自語,低頭念叨了一會,突然抬起頭,對楊清薇說道:“清薇,你說我該買什麽禮物去啊!阿姨喜歡什麽?香水還是化妝品,或者是耳環什麽的?”說到後麵葉秋都不由自主地搖起了頭,楊家是什麽樣的家族他雖然還沒有一個太大的概念,可是他還是很清楚楊家在龍炎國是處於一種什麽樣的地位,而且聽楊清薇時不時提起過風婧雪可是一個很有錢的大老板,什麽名牌化妝品香水風婧雪會沒有,就自己身上那幾百塊錢能買到什麽好的香水,恐怕一瓶名牌香水的瓶蓋都買不起吧。

“秋哥哥,什麽都不用買,媽媽說了,你人到就好。”看到葉秋為了買禮物的事情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楊清薇不禁覺得一陣好笑,同時又是一陣心疼,出聲安慰道。

“這怎麽猝呢,第一次見麵怎麽好意思空手去呢?”葉秋想也沒想就拚命地搖起頭了,緊接著又苦惱起來,他實在是想不到自己幾百塊錢的全部身家能弄出什麽樣的好禮物,難道又要去借外債,可是現在就算能借到外債他也不知道要買什麽啊!

“秋哥哥,要不這禮物我先墊著,等下一次去去見伯母的時候你再還給我。”楊清薇顯然也明白葉秋的囊中羞澀,看到葉秋一副苦惱的模樣,她就忍不住一陣心疼。

“不行不行,這怎麽行呢?這是我送禮,怎麽能讓你墊著,這顯得太沒誠意以阿姨的聰明肯定會發現,到時候你叫阿姨怎麽看我。

葉秋的頭搖得像一個撥浪鼓,對於楊清薇好心地提議直接否決了,他根本就不想讓楊家的任何人瞧不起自己他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楊清薇能在楊家的族人麵前挺得起腰杆,別人如何看不起自己他沒什麽感覺,但是絕對不能讓別人看不起楊清薇,這絕對是不允許的,再怎麽說楊清薇也是自己的女人。

“對了阿姨怎麽突然就來清風市了,是來談生意順便過來看你的嗎?”葉秋想不出任何的辦法,隻能跟楊清薇閑扯起來。

“不是,媽媽過來是為了愛的潮汐的丹方,昨天晚上我就把那張丹方交給媽媽了。”楊清薇解釋道,同時也為自己當初問葉秋要愛的潮汐丹方做出了一個解釋。

“丹方,丹方,哈哈,有了有了,清薇你真是太可愛了我真是愛死你了。”葉秋嘴裏不斷咀嚼著楊清薇的話,隨後突然腦海中靈光一閃,剛才困繞了半天的事情終於解了開來,高興之下也不顧現在所處的場合,直接抱著楊清薇,在楊清薇的臉上狠狠地啃了一口隨後抱著楊清薇〖興〗奮地轉起圈來。

“秋哥哥,快放我下來,好多人看著呢,羞死人了。”楊清薇根本就沒想到葉秋會突然如此瘋狂大膽,眾目睽睽之又親又抱的簡直就不把不遠處的老師放在眼裏,她心裏雖然很高興,可也很害羞。

“我沒看錯吧,那真的是校花楊清薇!”剛剛從楊清薇和葉秋兩人身邊婁過的一個男生忍不住揉了揉眼,對於眼前的一幕,打死他都不敢相信。

“我靠早說老葉和校花有一腿,你們就是不信,現在相信了吧。”一直關注著葉秋和楊清薇的謝天華看到教室外的一幕忍不住驚叫起來,不過隨後想到現在還在上課心裏頓時被嚇了一跳。

“嗯,不錯不錯,郎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對啊!”就在謝天華小心翼翼地向著講台上看去的時候,站在講台上的老教授突然發出了一聲感歎,把下麵的學生都是震得不輕。

“劉教授,你也覺得兩人很配?”謝天華大著膽子問道。

“你覺得他們不配嗎?”劉教授反問道。

“配,配,非常配!”謝天華幹笑道。

“你們啊,真要好好向葉秋同學學習,看看人家葉秋同學現在連校花都把到了,你們現在連個女朋友都沒有,真不是一般的失敗,有一句老話說得好,近水樓台先得月,可是你們看看你們班,和尚班一個,想近水樓台也沒得近啊!所以稱們一定要積極的搞好外交,不然別人吃完肉了你們連湯都沒得喝,清風大學四年沒談過戀受可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你們要努力啊!”劉教授似乎是被謝天華的話激起了對當年的回憶,話也不由自主地多了起來,當然這些多出的話完全都是關於愛情的理論。

“劉教授,聽你這麽說你當年可是個高手啊!有空可要多教我們幾招啊!不然我們大學四年都光棍著,以後我們出去了也不敢說是你的弟子啊!你說是不是這個理。”謝天華打蛇隨棍上,不過他可不是為了能從劉教授的嘴裏挖到泡妞的絕學,他想的是和劉教授打好了關係,以後再上這枯燥的藥劑學他就有著逃課不被點名的巨大的優勢了,而且期末考試的時候也可以多了一個後門可走,何樂而不為呢。

“你說得也對,看來我是得多抽點時間給你們上上感情課了。”

劉教授一臉自得地笑道。

“嘿嘿,那我代表我們全班的同學多謝劉教授的栽培了。”謝天華笑嘻嘻地道。

“嗯,孺子可教也,孺子可教也!”看到謝天華如此上道,劉教授也不禁老懷大慰。

“劉教授,你就說說你當年的風流史吧,想當年劉教授也是玉樹臨風的風流人物,不知道泡到了多少個校花啊!”謝天華不斷地拍著劉教授的馬屁,雖然劉教授瘦不垃圾的模樣實在是很難讓人想像到他當年長得玉樹臨風,可是馬屁可以說是天底下最不值錢的東西,能送出去又能讓人開心,何樂而不為呢。

“好好好,我就給你們講講我當年的泡妞心得……”劉教授大笑道。

“這也行!”劉陽目瞪口呆地看著講台上被謝天華忽悠得暈頭轉向的劉教授,實在很是懷疑以劉教授這樣的情商是怎麽當上這個教授的。

“切,千穿萬穿,馬屁不穿,你不明白嗎?”謝天華鄙視道。

“唉,你們說楊清薇和老葉究竟在說什麽,怎麽把老葉弄得如此〖興比起講台上劉教授的情史,黃洪更好奇在教室之外正發生著的愛情故事。

“你說除了情話還能說什麽?”謝天華〖**〗蕩地笑了起來,顯然下麵的話不用說,黃洪和劉陽兩個賤人用腳都能想出來是什麽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