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預言師

第877章 詭異空間

第八百七十七章 詭異空間

“正好,我和淩長老也沒有吃早餐!這一次可要葉秋同學破費了。”就在葉秋等人要走出別墅‘門’口的時候,汪中天的聲音傳到了‘門’口。

“還有我還有我呢?我也沒吃呢!”汪中天話音剛落,汪雪的聲音又響了起來,隨著蹬蹬蹬的聲音響起,一頭白發的汪雪直接跳到了客廳中間,一付風風火火的模樣。

“咦,榮榮姐,韋靖姐姐,你們的頭發怎麽怎麽都都和我一樣都白了?臭屁雯,你怎麽也全白了,先前不是‘陰’陽一半嗎?你們在搞什麽鬼啊!”汪雪笑嘻嘻地走到了眾人的麵前,不過當視線轉到李榮榮和韋靖兩人身上時,不由驚叫出聲,更讓她不解的是原先還是半白半黑的勒雯,現在也是一處雪白。

“現在流行,不懂嗎?”勒雯一臉的鄙視,“昨天都和你說過了,你自己還不是一樣?”

“我我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怎麽一夜這間就全白了。”一聽勒雯說起自己的頭發,汪雪就鬱悶了,不過她很快就指著勒雯叫道:“哦,我知道了,快快老實‘交’待,在我睡覺的這段時間裏,是不是你把我的頭發都染成白‘色’了。”

“是又怎麽樣,不是又怎麽樣?”勒雯不屑道。

“好了,大清早的你們兩個就別吵了,難道還嫌事不夠多,吃個早餐也不讓人安心。”看到汪雪正要反駁,楊清薇連忙出聲道。

有了楊清薇的製止,汪雪和勒雯兩人總算是稍停了下來,不過看汪雪的表情,似乎有著很大的怨念。

一行人浩浩‘蕩’‘蕩’出了別墅,把正晨起修煉的學生嚇了一跳,不過看到前頭帶領的汪中天他們的情緒頓時‘激’動起來,要知道就算是他們這些長年呆在‘迷’霧森林裏的學生想要看到汪中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很多學生都是沒有見過清風大學傳說中的人物汪中天的,沒想到汪中天一大清早竟然出現在了‘迷’霧森林之內,而且似乎看上去還興師動眾的。

當然讓眾人興奮和詫異的是在這一行人中還有著七個美‘女’,其中五個美‘女’的頭發還是另類的白,特別是楊清薇那冷傲的表情,像極了白發魔‘女’傳裏的那個白發魔‘女’,有一種邪魅的美,看得人一陣心醉神‘迷’。

“怎麽都是白發,難道今秋開始流行白發了嗎?”

“不會吧,白發看上去感覺很老啊!‘女’生怎麽會喜歡白發的裝扮。”

“老嗎?我怎麽感覺更酷更美呢?”

“就是,哪有一點老的感覺啊!看看那氣質,實在太蠱‘惑’人心了。”

“我還是覺得黑發好看,你看看那兩個黑發的,多漂亮多水靈,特別是那個和校‘花’楊清薇長得有七分相像的‘女’生,那氣質那容貌,簡直讓人無法自持啊!還有那個美‘婦’,太他媽有愛了,我喜歡成熟的‘女’‘性’。”

“白癡!”

“你們說那個和校‘花’楊清薇長得有七八分相像的‘女’生不會是楊清薇的堂妹什麽的吧,兩人長得也太像了,若不仔細看,還真的分不出來啊!楊清薇長得夠漂亮了,沒想到一樣漂亮的還有兩個,老天爺這手筆也太大了吧。”

“嗯,說不定就是楊清薇的堂妹呢。”

“這些‘女’生漂亮是漂亮,不過我還是喜歡那位成熟的美人,越看越有味道啊!”

“嗯嗯,不錯不錯,成熟的美‘女’才有味道。”

“去,你們懂個屁啊!你沒看到那個和楊清薇長得有七八分相像的‘女’生身上有著一種成熟的味道嗎?年輕的麵容加上那成熟的氣質,這樣的‘女’人才是極品中的極品,我快要暈了。”

“那被幾個美‘女’圍在中間的王八蛋是誰啊!”

“就是就是,長得這麽醜,好意思站在這麽多美‘女’的中間嗎?”

“難道一大束的鮮‘花’都要‘插’在牛糞上嗎?”

“不會吧,這位同學你別這麽搞笑好不好?”

“有嗎?我說的是事實而已,你沒看到現場情況嗎?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是怎麽一回事。”

“我怎麽沒看出來,你看出來了你說說是怎麽一回事。”

“哼,不就是那一回事嗎?”

“你說的是哪一回事?”

“就是那一回事,我說得還不夠明白嗎?”

“你耍我?”

“耍你又怎麽樣?”

“你們吵個屁啊!現在不是看美‘女’的時候,汪校長多久才會在‘迷’霧森林裏出現一次啊!你們腦子裏是不是都被‘女’人占滿了,變強才是這個世界的王道,隻要你是一個強者,什麽樣的美‘女’找不到,你們看到沒有,汪校長那氣度和氣勢,真是太帥了,我還是第一次這麽近距離地看到汪校長,那偶爾散發出來的氣勢,都讓人有種喘不過氣地感覺。”

“這才是真正的偶像啊!”

……

葉秋一行人才走到廣場的中段,就被站在廣場中裏練的一大幫學生給圍觀了,人群中的話語聲雖然有些小,有些‘亂’,但是葉秋等人還是聽了個清清楚楚。

“這些學生還是‘挺’可愛的嘛!”聽到有學生讚揚自己,風婧雪忍不住神采飛揚,心情無比的愉悅。

“可愛嗎?我怎麽一點都不覺得。”‘女’人最怕的就是別人說她老,哪怕是說成熟也不行,雖然大多學生說的都是好話,可是聽在李鳳凰的耳裏卻是非常的刺耳,更何況她此時站在楊清薇六人當中,感覺就好像是楊清薇幾人的媽一樣,老得太不像話了,這個時刻她真的是無比的懷念葉秋的還顏丹,不過這一刻她卻什麽也沒說,一是因為汪中天在身邊,二是她突然想通了,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

“牛糞!”葉秋‘摸’了‘摸’鼻子,心裏一陣鬱悶,雖然早就有了被人當成牛糞的覺悟,可是有人在自己耳邊提起的時候,心裏還是有一些不好受的,不過能被這麽多鮮‘花’圍著,當牛糞就牛糞吧,總比那些沒有鮮‘花’的麵包好。

“胡說八道!”汪雪惡狠狠地向著那些說葉秋是牛糞的學生狠狠瞪了一眼,那些學生可以不認識楊清薇,但是對於汪雪的記憶卻是深入骨髓,要知道他們可是被汪雪這個小惡魔折磨得很慘,汪雪以前在‘迷’霧森林之外是一副醜‘女’的形象,可是在‘迷’霧森林裏可是一副小美‘女’的模樣,不知道有多少青‘春’燥動期的預言師對汪雪有著非份之想,不過最後都是被汪雪折磨得慘不忍睹,最要命的是他們還是有苦難言,誰叫汪雪有著汪中天和淩長老兩位‘迷’霧森林裏的大boss罩著呢?看到汪雪瞪眼過來,他們都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

沒辦法,怕啊!

“沒想到你不僅僅在外麵作惡,在‘迷’霧森林裏也惡跡顯著啊!”勒雯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裏,出聲諷刺道。

“哼,要你管!”汪雪揚了揚雪白的下巴,根本就不把勒雯的挑釁放在眼裏。

“我說你們兩個能不能消停一會,整天吵不嫌煩嗎?”楊清薇一陣頭痛。

“清薇姐,還不是她先挑釁的。”汪雪叫屈道。

“裝什麽可憐?再怎麽裝也不像,拜托你就別惡心我們的視線了。”勒雯看不慣汪雪的行為,出聲道。

“小雯,怎麽說話的,怎麽說小雪也是你朋友,有這麽說朋友的嗎?”走在前麵的李鳳凰突然回頭訓斥道。

“媽,你沒聽她怎麽說過,叫個外號難聽死了,現在是你‘女’兒被欺負好不好,你怎麽胳膊往外拐呢?”看到自己媽媽竟然幫起了外人,勒雯不由急了。

“你還想不想吃早餐了?”李鳳凰瞪眼道。

“想!”勒雯很老實的回答,說心裏話她真是餓了。

“想就給我閉嘴,不然就滾回去。”李鳳凰一點也不客氣。

“又不是你請客,你憑什麽不讓我去啊!”勒雯嘟起嘴,向著李鳳凰做了一個鬼臉,隨後對葉秋道:“秋哥哥,你說是不是?”

“嗬嗬……”麵對母‘女’倆吵架,葉秋這個外人除了傻笑也隻能傻筆,都說清官難斷家務事,更不要說他這根本就算不上官的人了,更何況這頓早餐也不能算是自己請啊!他真的很想說,這不關我的事,但是這話能說出口嗎?顯然是不能的,說出來自己的麵子就全沒了。

“你這丫頭,真是越來越不聽話了。”李鳳凰有些無奈,如果麵對的是自己兒子,她早就跳上去揪耳朵了,但是麵對這個‘女’兒,她就狠不下那個心。

“鳳凰姨,要不要我幫你教訓教訓她。”汪雪笑嘻嘻地出主意道,論實力她可是比勒雯高了一大截,教訓勒雯那可是手到擒來的事情,隻不過一直以來都是師出無名,而且勒雯可是在楊清薇的庇護之下,自己可打不過楊清薇,所以想要教訓勒雯卻是一直都無法實施,如今這個機會可真的是名正言順了,就算是楊清薇想維護也找不到理由啊!簡直就是天賜良機啊!

“小雪,別胡鬧!”一直走在前麵沒有說話的汪中天轉過頭斥道。

“哦!”汪雪乖乖地點了點頭,若是在平時汪雪是不會給汪中天麵子的,不過這個時候的情況卻是不同,因為葉秋就在旁邊,若是她此時反駁汪中天,豈不是要給葉秋一個刁蠻任‘性’的形象,這可不是她想要的,哪一個‘女’孩不希望自己在愛的人的心目中是溫柔可愛的,汪雪也是一個‘女’孩,自然是不能例外。

廣場很大,不過或許因為有太多人的注視,汪中天倒是沒什麽,不過楊清薇等人卻是有些不習慣,一行人的步伐也無形之中加快起來,很快就走過了廣場,進入到預言小路之中。

不過楊清薇等人沒有看到的是,在一群的學生之中有著十個人此時正用一雙怨毒的眼神看著李鳳凰和風婧雪兩人,不過他們在看到兩人和汪中天有說有笑之後,眼裏的恨意卻是慢慢收斂了起來,本來他們還想上告楊清薇‘私’自把普通人帶入‘迷’霧森林之罪,想讓長老出手懲治李鳳凰和風婧雪兩人以報他們被羞辱之恥,不過看到汪中天和兩人有說有笑之後,他們那種心思頓時消失得幹幹淨淨,汪中天可是清風大學預言師心目中的神,‘迷’霧森林的大部份規矩還是汪中天定的,要破壞這麽一條無傷大雅的規矩還不是小意思,若是他們真的告了上去,不僅李鳳凰和風婧雪兩人不會受到懲罰,他們很有可能會因為風婧雪和李鳳凰的關係而被處罰,在‘迷’霧森林裏‘混’了這麽久,他們豈會連這點利害關係都搞不清楚,所以在那一刻,他們已是絕了報複的心思,不過心底裏的恨意短時間內是怎麽也無法消除了。

進入到預言小道裏,一直並排前行的眾人都很自覺地一字排開站了起來,對於預言小道兩旁的空間楊清薇等人還是有些無奈的,畢竟以她們現在的實力,如果真的被推到兩旁的空間裏,也得‘花’一定的時間才能從‘迷’霧廣場那邊出來,到時候就是繞了一個大圈了,這時間可就要耽擱上一陣了。

一行人裏除了汪中天和淩長老兩人有實力輕鬆的從預言小道旁邊的空間裏走出來外,李鳳凰和風婧雪兩人也沒有那個本事,一來她們並不熟‘迷’霧森林的空間,二來預言小道旁邊的空間可是比其它地方的空間要詭異得多了,並不是能感應到空間之力就能走得出來的空間,那是需要很多時間和‘精’力去‘摸’索空間裏的規律才可以走得出來,但是讓人鬱悶的是,你第一次掉進這個空間之後所‘摸’索出來的規律並不會適合第二次,也就是說你再次掉入同一個空間裏,想要按第一次所尋到的規律走出來,那簡直是在做白日夢,也就是說你每一次掉進空間裏都要重新‘摸’索一遍,這種痛苦也正是讓‘迷’霧森林裏的預言師很痛苦的原因,汪中天和淩長老也是因為對空間之力有著很深的領悟才能在那大量紛繁複雜的信息中快速找到真正的出路,很快從預言小道旁的空間走到預言小道中。

當然汪中天一行人都是高手,走這種路如果不是刻意搗‘亂’,以他們的實力就算是三個人並排走也不會掉到旁邊的空間之中。

“秋哥哥,你走慢點,不然掉到旁邊的空間裏就不好了。”看到葉秋依然大搖大擺地跟楊清薇並排而行,汪雪忍不住提醒道。

“旁邊的空間,你的意思是這道路兩旁的桃‘花’都是在另一個空間裏的。”葉秋微微一愣,隨後看向路邊的開得無比嬌‘豔’的桃‘花’,一臉詫異地問道,在詢問的同時他伸出手想去觸碰離頭頂不遠處的一朵開得非常燦爛的桃‘花’。

“是啊!秋哥哥,不要碰啊!”勒雯點點頭,不過看到葉秋突然伸出手似乎要去摘那一朵桃‘花’時,她麵‘色’不由一變,可是她卻來不及阻止。

一直和葉秋並排同行的楊清薇也是臉‘色’微變,她也沒有想到過葉秋竟然不知道預言小道上的情況,在她的潛意識中葉秋已經是一個非常厲害的預言師了,想來應該對預言小道有所耳聞,但是她想不到的是,葉秋隻是有著預言師的實力,但是對於預言師的知識卻是一片空白,來‘迷’霧森林的次數也是屈指可數,更不要說這條讓很多預言師都聞言‘色’變的預言小道了。

“秋哥哥……”楊清薇驚呼一聲,從出別墅到預言小道之前她一直是拉著葉秋的手的,但是在預言小道裏並不是拉著手就可以把掉進空間裏的人給拉回來,相反預言小道兩旁的產生的巨大吸力很可能會把兩個人拉到另外一個空間之中,而在進入空間之後,兩個人會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給分開,雖然同在一個空間,但是卻怎麽也碰不到一起,所以在預言小道行走的時候,根本就沒有人會手拉著手一起走,所以楊清薇在進預言小道之後就下意識地放開了拉著葉秋的手,她怎麽也沒有想到葉秋竟然不懂預言小道的可怕。

預言小道詭異就詭異在平常看上去根本就沒有什麽危險,也不會發出什麽強大的力量強行把走過預言小道的人拉進去,但是隻要有一個人處及空間麵,那個空間就會產生一股巨大的吸力,把人給吸進去,即使是汪中天這等強大的預言師也不能例外。

“爺爺,秋哥哥身體還有些虛弱,你快進去幫幫忙啊!”汪雪猛然想起葉秋現在還是大病初愈,或許根本就找不到出去的路,若真是被困在空間裏那可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而被困在預言小道兩旁空間裏的人,除了汪中天和淩長老之外,‘迷’霧森林裏沒有一個人可以從預言小道兩旁的空間裏把人救出來,也隻有靠那些預言師自救了,這也是為什麽‘迷’霧森林禁止預言師帶普通人進來的原因了,若是把那些普通人帶進來,不小心掉到了兩旁的空間裏,可沒有一個人能救得了他們,總不能每掉一個進去就去找汪中天或是淩長老來救吧?汪中天一向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而淩長老又有很多的事情要忙,哪有閑心管這些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