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預言師

第913章 錯過

第九百一十三章 錯過

“是。葉秋在眾同學震驚的目光中抱著桌子放到了屬於自己的位置上,隨後坐了下來,對著左右的所謂同桌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老葉,好樣的,你果然沒有讓我們失望!”離葉秋有八排位置的謝天華三人都是一臉興奮地向著葉秋揮舞著拳頭,無所顧忌地大聲讚歎道。

“謝天華這三個新生找死嗎?三長老的課也敢如此大聲喧嘩,還把不把三長老的威嚴放在眼裏,一會就等著三長老的雷霆震怒吧。”新生和老生之間總會有著一種無形的鬥爭,開始是一年級和二年級的鬥爭,可是隨著一年級變成了二年級,二年級依然還是二年級,變成二年級的一年級又和原來的二年級聯合起來成為老生,和新的一年級針鋒相對起來,老生的人數並不是很多,也就十幾人而已,可是因為他們是老生,雖然天賦比起一些新生來大大的不如,但是他們怎麽說也是先行學了一到兩年,彼此抱成團,根本就不是新生所能抗衡的,往常每一屆的新生都會被老生所壓製著,但是這一屆的新生卻明顯和往屆的新生不同,因為以前的新生最多也就二十幾人,但是這一屆卻是達到了百人,老生雖然強悍,但是蟻多同樣能咬死象,所以這一屆的老生和新生並沒有誰能壓製著誰,隻是彼此牽製著,平常的摩擦是少不了的,關鍵時刻的落井下石也是無法避免的,此時這些老生就等著謝天華這個三個在新生裏可以說是領頭人的人物遭到三長老的處罰,到時他們又多了一些恥笑新生的談資了。

“三長老的怒火可不是誰都可以承受的。”老生們都是一臉幸災樂禍的看著好戲。

不過很快他們就高興不起來了,因為事情的發展完全出乎了他們的預料之外,三長老麵對謝天華三人的大嚷大叫根本就沒有發火,相反臉上還浮現著淡淡的笑容,顯然對於謝天華三人的大吼大叫並不是很在意,相反還有些縱容的意味在裏麵。

“怎麽回事,三長老什麽時候改性子了。”老生們都是一臉的驚容,實在是有些想不透三長老為什麽會有這種表現,這還是他們記憶中的三長老嗎?還是那個一臉威嚴,讓無數學生懼怕的三長老嗎?

“難道是暴風雨來臨前的豔陽天?”一個老學疑惑地道,不過三長老臉上的笑容怎麽看也不像要發火的樣子,這讓他難以理解。

“怎麽可能,要我相信三長老轉了性子,還不如讓我相信太陽從西邊升起來了。”三長老在迷霧森林裏的名氣可是非常的大,他的死板認真也是出了名的,即使是汪中天那樣的人物也無法改他的想法,甚至有時候汪中天還要牽就他的想法,畢竟三長老怎麽說也是他的老師前輩。所以一直以來,三長老在眾學生的眼裏都是那種不管天地如何變幻,他卻是永遠也不會變的人,可是如今三長老卻是變了,變得如此不可想象,這讓他們都不知道要如何形容他們現在心裏的震驚心情。

“老葉,你果然是我們宿舍永遠的驕傲!”謝天華三人在第一次出聲之後也是嚇出了一身的冷汗,因為他們在說完之後也是想起了三長老的傳說,不過他們轉過身之後迎來的卻不是三長老黑呼呼的臉,而是如陽光般的笑容,這讓他們心裏不由一鬆,看來三長老也不是如傳說中的那般不近人情吧,想到這些他們又忍不大叫起來,不是他們喜歡大嚷大叫,而是他們覺得三長老的笑容給他們的感覺就是讓他們多叫幾回,正是因為有著這種感覺三人才熱血沸騰地再次高喊出聲。

“嘿嘿,大家好,雖然我們早就成了同學,不過這一次卻是本人第一次來上課,我叫葉秋,請大家多多關照,希望以後能互相幫助。”謝天華三人如此給力,葉秋自然不能沉默下去,反正他也是第一次來上課,對於周圍的同學雖然都有過一麵之緣,但是並不是很熟悉,很多人都是隻見過一麵,但是卻根本不知道名字,作為一個新人他自然要作一翻自我介紹了。

三長老轉身走回講台,隨後從講台上拙出一本新書,隨後向著葉秋緩緩走去,雖然葉秋一直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沒能來上預言課,可是每一次上一年級新生的課,老師都會拿一本一年級的教程在手,以便葉秋來的時候好發給葉秋,這些教程可是迷霧森林的獨有教程,是不能外傳的,學生也是不能把這些教程帶出迷霧森林的,確切的說這些課一都是不能帶出幻樓的,所以想要把葉秋的課本教給葉秋也隻能用這個辦法,三長老本以為今天或許又沒戲了,沒想到葉秋最後竟然闖了進來,這給了他很大的驚喜,但是更大的驚喜還在後麵,因為葉秋竟然從後門的樓梯上到了二樓,而且還把一張專屬二樓的桌子搬了下來,這絕對是前無古人的事情,就是當年的汪中天也許都沒有那種本事,這也是為什麽三長老今天破例沒有喝斥謝天華三人的原因,他心裏實在是高興啊!清風大學出了這麽一個牛逼的人物,隻要不中途夭折,將來的成就絕對可以超汪中天,到時整個龍炎國還不是清風大學的天下,上京大學最終也隻能作為清風大學的陪襯罷了,一想到相鬥了這麽多年,終於可以把上京大學鬥倒,三長老心裏就翻湧起大片的**和熱血。

“這是你這個學期的課本,如今課程都上了一大半了,為了不拖大家的進度,前麵的東西隻能你自己自學了,若是有什麽不懂的地方可以問其它的同學或者是老師,找我也可以。”三長老一臉笑容地走到葉秋的麵前,笑著把手中的書放到了葉秋的桌麵上,語氣柔和地道。

“什麽,三長老竟然有意要親自教導葉秋,這怎麽可能!”三長老的話聽在葉秋的耳裏顯得很平常,可是聽在其他學生的眼裏卻是翻起了驚濤駭浪,要知道三長老可是教出過汪中天和大長老那樣絕代人物的人,他的教學經驗不可謂不深厚,自從教出了汪中天和大長老這兩位得意門生之後,三長老就再也沒有特意的教過哪一個學生,就算是迷霧森林裏最出色的九人團體也沒有得到三長老的清睞,汪校長的孫女汪雪以及楊清薇勒雯這些天之驕女也沒有引起三長老的意動,平常的時候他都是一心研修預言之術,可是現在三長老竟然向葉秋勢出了橄欖枝,這若是傳出去,不僅僅是迷霧森林的學生震驚,就是老一輩的人物也要驚駭莫名。

“這葉秋何德何能,竟然能得到三長老的垂青!”一眾老生都是瞪大了雙眼,不敢相信自己親耳所聽到的話。

“一個曠課了兩個多月的人竟然會讓三長老另眼相看,三長老平常不是最討厭這種曠課的學生嗎?怎麽可能會親自教導葉秋,這小子身上有什麽特別之處嗎?”一些老生吃味地道。

“哼,葉秋豈是你們這些留級生所能看透的,他可是我們這一屆新生的第一名,新生測試的時候可是打破了汪校長紀錄的牛人,三長老如此垂青才是正常之事,若是三長老對葉秋這樣的天之驕子都不動心,那才叫奇怪呢?”一從老生的反應讓新生很是不爽,葉秋可以說是他們這一屆新生裏的標杆人物,不僅僅是葉秋在新生試訓裏得了第一名,而葉秋這些日子在清風大學裏的所作所為都被他們看在了眼裏,更何況葉秋還是這麽多年來第一個敢曠這麽久預言課程的新生,更讓他們驚詫的是迷霧森林的眾位長老對於葉秋的曠課竟是隻字不提,顯然對於葉秋這種破壞規矩的行為視作了理所當然,要知道曆史上也不是沒有一些桀驁不馴的牛人曠過課,可是最後無一例外地都被迷霧森林趕了出去,無緣無故曠了一節課已是罪大惡極了,更不要說葉秋都曠了兩個月的課了,若是真按等級來處罰的話,葉秋已經是死得不能再死了,但是葉秋不難沒有死,相反還頑強地存活了下來,並且還活得有滋有味,現在更是得到了三長老的青睞,這不讓人嫉妒都不行啊!

“就是,你們這些留級生,也隻有眼紅的分。”

“你們這些留級生也隻不過是比我們早上了一兩年而已,現在隻不過是比我們強上一些罷了,再過上一些日子收拾你們還是分分鍾的事情,現在就讓你們得意一陣子吧。”

“哼,學了一年還上不了二樓,你們的資質還用我們說嗎?別在這裏丟人了,都是廢物。”

……

新生和老生之間的矛盾這兩個多月來已是激化到了極致,每天不針鋒相對一次兩幫人馬似乎都感覺到渾身的不自在,兩方隻要抓住機會都會拚命地在對方的傷口上不斷地撒鹽。

一群老生聞言,集體都變了顏色,不過因為有三長老在,自然不好大打出手,若是在課間時,早就亂成一團了。

“謝謝老師!若是有不懂的地方一定會向您請教。”葉秋自然不知道三長老還有著那樣輝煌的過去,他現在隻不過是把三長老的話當成是一種鼓勵罷了,並沒有什麽拜師的舉動。

“老葉……”聽到葉秋的話,謝天華真是恨不得一拳把葉秋給捶扁了,這麽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卻是被葉秋如此淡然地錯過了,真是天理不容啊!他很想提醒葉秋,可是麵對三長老的身影,他是怎麽也無法說出口,隻是一臉潮紅地看著葉秋,揮舞著拳頭。

“唉!”黃洪怎麽會看不出葉秋的茫然無知,不過他卻不能多說什麽,他現在隻恨怎麽不把三長老的事情說給葉秋聽,若是葉秋知道了三長老以前的輝煌事跡,恐怕現在早就跪下來行拜師禮了,但是他是怎麽也不會想到,三長老第一次來上新生的課程就有著收葉秋為學生的意思。機緣機緣,葉秋這一次可是錯失了一個大機緣啊!

“老葉無福啊!”劉陽也是輕輕一歎,不是他們不想提醒葉秋,而是三長老不喜歡那種刻意,三長老是那種一切隨緣的人,若是真的有緣他絕不會拒之門外,若是真的無緣,他也不會強求,若是他們真的提醒了葉秋,讓葉秋因為三長老過去的一些輝煌而拜在了三長老的門下,這樣反而不美,有時候太刻意的東西反而顯得不妥,很容易就滋生出另類的危機,所以三長老從來都不強求,當年收下汪中天和大長老兩人也是緣份使然。

謝天華三人也是知道三長老的脾性,所以沒有開口提醒,因為他們清楚,就算他們提醒了,三長老也不會再收葉秋這個學生,與其出口提醒惹得三長老不快,還不如一切看緣份吧,若是葉秋命裏和三長老真的無緣,那這份師生緣隻能隨風散去了。

“哼,真是白癡!”和謝天華等人相反,那些新生聽到葉秋的話後明顯都是鬆了一口氣,同時對葉秋的行為也是極盡嘲諷和鄙夷。要知道若是葉秋真的被三長老收作了學生,那麽他們這些老生的日子就不好過了,三長老是輕易不收學生,可是一旦收學生,那學生未來的成就絕對會驚才絕豔,汪中天和大長老就是最好的例子,當然更重要的一點就是三長老非常的護短,隻要是他的學生或是他認可的人,他就會維護到底,誰的麵子都不賣。他們這些老生以後還不是要被葉秋給欺負死,他們可沒有那個膽量去找三長老學生的麻煩,就算是那些精英學生也不敢有那種想法,他們這些資質平庸到極點的人更不敢去做這種事情了。

“這麽大的機緣都被他白白錯過了,不得不說他還真不是一般的大條,看來所謂的清風大學百年來第一人也不過如此。”預言師都很講究機緣氣運的,也隻有那些擁有大氣運的人才會有驚人的成就,葉秋可以說是這幾個月來清風大學風頭最勁的人物了,他頭上的光環可是加了一圈又一圈,比之當年的汪中天有過之而無不及,按說這樣的人物以後的展道路絕對是一帆風順的,這樣的天才人物連上天都會加以眷顧,可是從眼前的事情看來,葉秋或許並不如傳說中的那般厲害。

“這就是所謂的天才,言過其實了。”

“三長老是最講緣分的人,我看這個葉秋是沒什麽希望了。”

……

一眾老生都是幸災樂禍,雖然不敢大聲說出來,但是低聲議論還是敢的,當然這也是因為有著謝天華三人先前的先例,不然也們哪敢在三長老的課堂上亂說話。

“吵什麽吵,都給我閉嘴!”三長老是何等的功力,那些老生說話雖然小,但是他還是聽了個清清楚楚,他正因為錯過了葉秋這麽一塊千古美玉而心裏鬱悶著呢?卻沒想到這些老生卻幸災樂禍起來,你們這是對葉秋沒有拜我為師幸災樂禍呢?還是嘲笑我錯過了一個好學生,怎麽聽怎麽都感覺窩火,三長老自然不會給這幾個老生好臉色了。

三長老的笑臉可不是哪一個學生都可以享受的,三長老的怒喝頓時把幾個老生嚇得噤若寒蟬,他們實在是不明白剛才還一臉笑容的三長老為什麽會突然發起火來,而且這火還是明顯向他們發的,要知道現在說話的人可不止他們幾個,那些新生也是在竊竊私語,可是現在三長老卻獨獨對他們發火,這說明了什麽,說明了三長老對他們有意見,至於是什麽什麽意見他們是想破腦袋也沒有想出個所以然,他們怎麽也不會想到會因為幾句嘲笑葉秋的話而開罪了三長老。

“好,以後若是有不懂的地方可以直接來找我,我就住在迷霧廣場東邊第三棟別墅裏,我一個糟老頭也沒什麽事情做,平常都閑得很,你若是沒事可以到我那裏陪老頭子我聊聊天。”三長老轉過臉麵對葉秋的時候已是換上了一副溫和的笑臉,說出的話更是讓那些老生大跌眼鏡,臉上的驚容就那像突然看到了什麽恐怖的事物一般,他們完全是被三長老的驚人之言給嚇住了。

三長老的別墅可不是什麽人都可以進去的,若是沒有三長老的首肯,即使是汪中天和大長老都不能隨便進去,可現在三長老竟然說他很閑,還邀請葉秋隨時去玩,今天的太陽難道真的從西邊升起來了嗎?、

“好的,有空我一定會去叨擾老師的,隻要老師不嫌我煩就好。”葉秋一臉恭敬地笑道,他也是從旁邊學生的表情中嗅出了一絲不一樣的味道,他現在算是知道了三長老在這些學生中的份量,不過他也從來沒有想過要拜三長老為師,依然是一副淡然地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