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預言師

第954章 風華樓易主

第一卷 平淡人生 第九百五十四章 風華樓易主

“你他們給我閉嘴,是不是覺得舌頭長了話可以多說亂說了,一會我直接把你舌頭給切了。”在李華驚駭的目光中,六爺轉過身對著汪雪露出了一抹諂媚的笑容,點頭哈腰道:“汪小姐,不知道我這樣處理結果你是否滿意。”

風華樓裏除了黃錦段仁兩人外,所有的人都震驚了,包括早就知道了一些內幕的莫風也是微微張開了嘴巴,雖然黃錦和段仁早就為他描述了一個驚人的場而,可是他的想像卻沒有達到那個境地,六爺在他心裏一直是個大人物,可是現在這個大人物卻突然變成了一個小人物,這讓他有些無法接受,就好像一個崇拜了神靈多年的人某一天突然發現自己所崇拜的神靈原來也是一個凡人一般。

“怎麽可能!”癱軟在地的李華雙眼無神地看著那個突然腰下來的背影,喃喃自語,這對他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原以為可以顛倒是非的把所有的過錯都推到葉秋幾人的身上,可是現在他卻明白自己錯了,而且還是大錯特錯,連六爺這樣的人物都要頂禮膜拜的人,這個看起來漂亮到極點的女生究竟達到了怎麽樣高的層麵,他無法想像。

“這……”李秀也是呆住了,她也從來沒有想過六爺也會有怕的人,她一直以為強勢的六爺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向別人低頭的,哪怕有人用槍指著他的頭,他也不會低下那威嚴頭顱,可是今天這顆她認為永遠不會低下的頭卻是無可奈何的低了下來。她能感覺得出六爺的無奈和惶恐,這一刻她心裏也生出了一種極度的恐懼,她明白自己完了,六爺是怎麽樣的一個人。她就從李華的身上探知一二,這個心狠手辣的人還有什麽事是做不出的,自己的雙腿看來是怎麽也保不住了,想到這裏她身體狠狠一顫,有一種想自殺的衝動,不過最終她還是忍了下來,沒有到最後一步,她總是有著希望。她不想在自己死後得到的結果並不是自己所想像的,那麽她就真的悲具了,人總是怕死的,麵對死亡人們總會找出各種各樣的借口去躲避。去逃避。

“小六子,這兩年你過得很滋潤吧,看你不僅沒瘦下來一點,反而是越來越胖了。”汪雪不可能不認識風華樓的老板,兩年前的事情她還記憶猶新呢。那也是她玩得最瘋的一次,玩得最爽的一次,自然對風華樓這個有點胖還有著一點城府和人脈的六爺印象深刻了,本以為兩年前的事情之後。風華樓已是改過自新了,前幾次她來的時候還沒有這種情況。沒想到這一次卻又碰上了,真說起來她和風華樓還是挺有緣的。

“不不不。一點都不滋潤,一點都不胖,這全是虛胖,這兩年來我時時刻刻都牢記著汪小姐你當年的孝誨,做人是老老實實,本本分分,根本就不敢動什麽壞心思,也從來沒有做過什麽壞事。”六爺額頭冷汗直冒,汪雪沒有回答自己先前的話,他知道汪雪到現在對自己還有著意見,心裏一陣膽顫心驚。

“你教出來的好員工啊!”汪雪依然沒有接六爺的話,而是天馬行空地跳到了另外一個話題。

“我已是有一年的時間沒有來風華樓了,沒想到風華樓竟然會變成這樣,實在是我這個做老板的失職,過後我一定會好好教訓這些人,給汪小姐一個滿意的交待的。”六爺臉上的汗更加的多了,他能從汪雪那答非所問的知裏聽出濃濃的不滿,想來自己若是不找點理由和付出點代價根本就不能消去汪雪的怒火,他不得不拋出一點代價了,自然也是把一些代罪羊給拉了出來,兩年前的那場風波他也是如此解決的,雖然這一次不見得能舊戲重演,可是怎麽說也能消消汪雪的火氣吧,他沒有選擇了,他所說的雖然很多都是借口,可是卻也表明了一個意思,為了平息汪雪的怒火他可以犧牲掉風華樓,雖然很是肉痛,但是比起汪雪的怒火來,根本就算不得什麽。

“哦,小六子你一年的時間沒有來風華樓了,你這個老板做得可真不稱職啊!”汪雪笑意吟吟,對六爺的稱呼讓很多人都是當場石化,要知道汪雪隻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女生,而六爺卻是年逾古稀的老者,這樣叫起來顯得無比的另類。

“對對對,是不稱職,非常的不稱職,以後我一定會多多來風華樓跑動,絕對不會再讓這樣的事情再發生。”

“兩年前我就聽過這樣的話了,現在你又和我說,你覺得我就是這麽一個好欺騙的人嗎?”汪雪臉色一冷,美眸中射出兩抹寒光,盯得六爺渾身不自在,兩年前六爺同樣用這種口氣這種話跟自己做過保證,可是兩年後又如何,該發生的依然在繼續發生著,這種口頭的保證讓她非常的氣憤和厭惡。

“不不不,我絕對不是那個意思,這一次我絕對會親曆親為,絕對不會讓汪小姐失望的。”六爺額頭上的冷汗流得更歡了,不過聲音卻變得更加的惶恐,他能感覺得出來汪雪此時的火氣很大。

“兩次了,我不希望有第三次。”汪雪盯著六爺看了許久,才緩緩地對六爺說道:“為了徹底避免第三次的出現,我想這個風華樓還是換個主人吧,反正你也不經常來。

“是是是,我確實不適合管理這這麽大的一個攤子,隻要汪小姐找到人來接手,我絕對拱手相讓。”六爺還愁著無法把贖罪的禮物送出去呢,巴不得汪雪向自己索要,現在汪雪開口了,他忍不住長長地鬆了一口氣,這件事終於可以解決了,雖然丟了一個風華樓,可是他卻保下了自己,當然事後有些事情還要去收尾的。不然若是汪雪看得不爽,再來找自己的麻煩,那他可就隻有哭的份了。

“也不用找了,我看你這個風華樓還不錯。說不定以後我還要經常來這裏吃飯呢?幹脆你就直接給我吧,弄個飯店來玩玩其實也不錯的。”汪雪向著四周仔細地看了一眼,對於風華樓這兩年的改變還是挺滿意的,不過卻是除了服務態度之外。

“沒問題沒問題,隻要汪小姐你想要,別說是一個餐館了,就是一個酒樓小六子我也不會皺一下眉頭。”六爺立刻舉起右手表起了忠心。

“少在我麵前給我來這一套,你們這種江湖老油子最是狡猾。人前一套人後一套,說不定轉過身後就把我大罵一頓呢。”汪雪根本就沒有把六爺說的話放在心裏,對於這個老狐狸所說的話,她根本就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

“小雪,別玩了,你還要上學呢,這麽大一個酒樓,你怎麽管得過來。”楊清薇皺眉道。她倒是沒想到勒雯會拳獅子大開口,直接把風華樓要了下來,不花一分一毫就把風華樓這個遠近聞名的餐館給拿了過來,這簡直就是強搶。

“不用汪小姐管。我可以叫人幫汪小姐管理,隻要汪小姐願意。”六爺現在可是有些害怕汪雪收回成命。自己這個禮物若是送不出去的話,自己可就危險了。

“你來管。你是不是想害死我啊!你看看現在這個風華樓,都成什麽樣子了,雖然生意還很不錯,可是卻弄得怨生載道,你是不是想我汪雪背上罵名啊!”汪雪瞪了六爺一眼,怒道。

“不不不,

絕對不是,我就是害自己也不敢害汪小姐你啊!”六爺嚇了一跳,沒想到這一轉眼自己就成了害汪雪的主謀了,這若是不把話給說清楚了,以這位小祖宗的性格自己可就是吃不了兜著走了,他連連搖手,“我絕對不是那個意思,這一次絕對不會再讓汪小姐失望了,一定會找最好的人才來管理風華樓,一定會讓風華樓更勝往昔。”

“哼,你找的人我可不敢用。”汪雪冷冷地搖頭,對於眼前這個六爺她可是完全不相信了,兩年前自己已是嚴厲警告了,可是現在還是變成了這樣,自己的話會時候被別人當作耳邊風過,若是不好好懲罰一下這個六爺,她還真是愧對自己小魔女的稱號。

“是是是,都是我的狗眼瞎了,竟找一些混蛋來風華樓,不過我保證以後一定會擦亮這雙招子,絕對不會再有招錯人的事情發生。”六爺現在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啊!心裏對李華和李秀兩個人更加的恨了,心裏已是想著之後要怎麽對付這兩個人了。

“人我會自己找的,你帶著你的人都給我滾蛋。”汪雪冷聲道。

“是是是,我這就叫他們滾蛋。”聽到汪雪的話,六爺如獲大赦,今天這一關總算是敖過去了。

“你們都他媽給我滾過來向汪小姐道歉,然後一個個都給我滾出風華樓,以後若是在風華樓百米之內看到你們的影子,別怪我六爺不講往日情麵。”六爺轉過身麵對李華李秀一眾服務員的時候,腰直了起來,胸膛也挺了起來,頭抬得高高的,根本就不把這些人放在眼裏。、

這些服務員到現在也總算是明白了,老板不是他們的救星,不僅不是,而且還是他們的煞星,這讓他們都想起了兩年前的那一場風波,很多服務生都是臉色發白,他們不僅是想到了有關兩年前的那一場風波,還想到了那些和他們同樣職位的服務員的下場,想想就讓他們心驚膽寒,不過他們也不敢再多年的停留在這裏,老板都惹不起的人物,他們自然是更加的惹不起了,雖然很多人都想再留在這裏工作,但是這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平常一個李華就能讓他們噤若寒蟬了,現在來了一個比他們老板還要強勢,實力還要強大的人,他們自然是興不起一點反抗之心。

“慢著,你把服務員都給我趕走了,你叫我這風華樓一時半會之間去哪招這麽多人,你是不是想讓我汪雪的餐館第一天就六入庭冷落啊!”汪雪抬手阻止了那些服務員的離開,她今天還要在這裏吃飯了。若是一個服務員都沒有,難道還要讓他們自己動手不成,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不過有著這些把眼睛放到頭上的服務在這裏。吃起東西來也很倒人胃口,所以她是打算從這些人中挑了一些業暫時頂上一段時間,等人手到位了再視那些人的表現決定是去是留。

“是是是,是我考慮不周,真是該打。”六爺一轉身身體不由矮了下來,臉上也是出現了一抹媚笑,不過這一次他卻是不敢再自作主張了,向汪雪請示道:“不知道汪小姐想要把哪此人留下呢?”六爺也算是一個老人精了。他知道汪雪一定是想要親自選一些她自己能看得過眼的人,所以並沒有在第一時間為汪雪做出決定,畢竟他是有一年多沒來風華樓了,根本就不知道這些被李華招來的服務都是些什麽德性。若是自己亂選選錯了,惹得汪雪不高興,那可是大禍啊!

“人也不需要太多,八個就夠了,你你你。還有你,你們八個都留下來,若是表現得好的話我會考慮一直雇用你們,若是表現不好就給我滾蛋。其他的人都可以叫他們走了。”汪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她所點的那八個人正是先前硬著頭破要去向葉秋出手的人。這讓很多人都不理解,而那八人還以為息鐵定會被淘汰呢?可沒想到竟然會被選中了。簡直就是從天上掉下了一個天大的餡餅,差點沒把他們給砸暈了,以於汪雪後麵的話他們根本就沒有考慮過多,以前這個風華樓是六爺管的,有什麽樣的主子自然就有什麽樣的奴才,六爺如此張揚,他們自然也是張狂,他們雖然很令人討厭,可是他們並不是什麽笨人,他們也知道他們遭人討厭的原因,現在六爺不當老板了,麵對另外一個老板,他們自然是知道要如何去適應新的老板了,而且他們也知道汪雪這個老板喜歡什麽樣的員工。若是連這種觀察力都沒有,他們也就白吃白喝長這麽大了。

“謝謝汪小姐。”八人都對汪雪深深鞠了一躬,他們實在是太需要這份工作了,不然先前也不會冒著被打殘的危險去麵對葉秋那個殺神了。

“其餘的人可以給我滾蛋了。”汪雪掃了剩餘的服務員一眼,眼裏的冷意突然變得更濃了。

“還不快滾。”六爺看到那些服務員都是磨磨蹭蹭的,猛地一瞪眼,怒吼道。

那些服務員本來還抱著一些希望的,可是感受到六爺那狠辣的目光,他們身體不由一顫,腦海裏不由自主地閃現出了一些有關六爺的傳說,二話不說低頭就往外跑去。

“等等!”就在那些服務員邁出第一步的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葉秋卻突然開口了。

聽到葉秋的話,那些服務員眼中又閃過了一抹希望,腳步很快就停了下來,不過還是有幾個服務員依然在向外走去,因為他們感覺到了一些不妙,恨不得以盡快走出這個以往讓他們風光無限的風華樓。

“秋哥哥叫你們等一下你們沒聽到嗎?不是覺得我秋哥哥說的話沒有一點的份量。”看到那幾個服務員無所顧忌地往外走,汪雪眉毛不由一立,怒喝道。

“王八蛋,你們活膩了是不是,叫你們停下來你們聽到沒有?”看到汪雪生氣,六爺心裏一跳,拿起一張椅子順手就朝著那幾個還在依然如故向外走的服務員砸了過去。

“啊!”四名服務員顯然也是聽到了腦後的呼呼風聲,轉頭一看頓時嚇了一跳,想也沒想就往旁邊跳了開來。

“老老板,還還有事嗎?”汪雪雖然表現出無上的氣勢把六爺給壓製住了,可是汪雪對於他們這些服務員來說還是顯得太過的陌生,他們也沒有真正的體會過汪雪的手段,可是對於六爺,他們可是親眼見過幾次六爺的雷霆之怒,也親眼見過身邊的幾個女服務員觸怒六爺後被懲罰的情景,六爺的威嚴在他們心裏紮下了不可磨滅的根,對汪雪的話他們可以無視,可是對於六爺的話,就算是給他們一百個膽他們都不敢當作沒聽到。

“不是我有事,是汪雪小姐有事,都他們耳朵聾了嗎?”六爺指著四人破口大罵道:“還不快滾回來,再囉哩囉嗦別怪我直接把你們削了。”

“是是是,我們馬上就回來。”才堪堪走到門口的四名服務員戰戰兢兢地跑了回來,臉上還帶著一絲驚懼。

“小六子,你可真是越來越威風了啊!”汪雪一陣冷笑,怒視六爺道:“什麽時候我需要你傳話了,你給我閉嘴,別張口閉口都是粗話,難聽死了,再敢在我麵前說那種話,別怪我不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