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預言師

第963章 男女戰

第一卷 平淡人生 第九百六十三章 男女戰

“會!”楊清薇簡單而又有力的回答讓汪雪和勒雯兩人的心都是狠狠地一顫,這讓她們在未來的日子裏更加的小心翼翼,不過要是讓她們別吵架那還真是一個天大的難題,雖然不吵架就永遠不會打架,楊清薇永遠也不會有生命危險,但是她們真的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因為她們似乎天生就是冤家。

跟美女吃飯是一件非常快樂的事情,同樣和美女一起散步也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情,現在的葉秋就正在享受這種快樂的事情,一行四人靜默的在校園小道上慢慢地走著,清冷的月光透過樹梢緩緩流淌而下,照在楊清薇三人的身上,宛如披上了一層唯美的銀衫,如那月宮仙子美不可勝收。

葉秋雖然一直是在散步,可是卻目光卻是不停地閃爍,美色當前葉秋不是聖人,自然不可以做到視而不見,要不為了走路他也不會如此偷偷的瞄著楊清薇三人了,他肯定是正大光明地看。

“秋哥哥,你看什麽呢?怎麽賊眉鼠眼的。”葉秋的目光雖然很隱晦,可是楊清薇三人的感知可是比普通人強了十幾倍,葉秋的目光隻是在她們身上停駐,她們就可以感覺得出來。

“咳,沒看什麽,沒看什麽。”葉秋一陣尷尬,不過對於汪雪的評價卻是很不爽,不滿地道:“這路上除了月光就黑燈瞎火的,你怎麽就看出我賊眉鼠眼的。”

“不打自招。”汪雪嘟嘴笑道:“就你那心裏,我不用看就知道你麵目可憎。”

“我說你有完沒完,什麽叫麵目可憎啊!本社長雖然長得不帥,可是也是五官端正,怎麽可能和麵目可憎掛得上勾呢?我看你才是麵目可憎吧。”葉秋回嘴道。

“去,本姑娘美若天仙,有著傾國之姿,怎麽可能麵目可憎,若是不信我們去找人評評理去,看別人是怎麽說的。”汪雪笑嘻嘻地道。頗有些王婆賣瓜自賣自誇的味道。

“這……懶得和你說!”葉秋表情微微一滯,汪雪絕對是故意的,雖然他很不想承認。可是他卻不得不承認自己雖然長得並不醜,可是和帥字卻並不沾邊,而汪雪絕對是大美女的存在,自己若是真的如汪雪所說去找人評理。那絕對是自找沒趣,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肯定都不會說自己的好話,先不說事實如何,僅僅是汪雪的在清風大學的威名就沒有人敢逆她的意。自己豈不是自討苦吃,這種事情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去做的,絕對是自取滅亡的事情。

“怎麽,承認自己麵目可憎了吧。”汪雪得理不饒人對著葉秋挑釁道。

“你……”葉秋腳步一頓,直接把楊清薇拉到自己旁邊,一臉鄭重地道:“清薇,你來說說,我和小雪兩個人到底誰麵目可憎一些?”

“我……”楊清薇根本就沒想到葉秋會突然搞突然襲擊。也沒有想到葉秋竟然會叫她回答這種很難回答的問題。說葉秋麵目可憎吧,又會傷了葉秋的心,說汪雪麵目可憎吧,又會傷了汪雪的心,兩邊的心都不能傷,這叫她如何作答?

“喂。秋哥哥,你也太沒道德了吧。竟然叫清薇姐來回答這種問題,你這不是在為難清薇姐嗎?你幹嘛不叫臭屁雯來回答?”汪雪剛說完這話就後悔了。她是打從心裏不想楊清薇為難,因為她也知道若是換成自己,自己也絕對不知道怎麽回答,勒雯一直是她心裏的最大敵人,所以一想到有什麽不好的事情,她下意識地就把勒雯給推出去,可是這一說出口她就後悔了,自己怎麽會笨到讓自己的敵人來給自己評理呢?這不是讓老鼠給貓說好話,難比登天嗎?

“嗯,你這個建議無比的正確,既然你也有這個意願,我就尊重你的意願。”葉秋笑了,沒想到汪雪竟然會提出這個建議,汪雪和勒雯的不對付他可是再清楚不過了,敵人的敵人就是自己的戰友和朋友,現在有機會一起麵對敵人那可是相當讓人興奮的事情。

“清薇姐……”汪雪感覺自己掉入了一個陷阱,一個葉秋從一開始就紡織好的華麗陷阱,可是這個陷阱也是自己心甘情願掉進去的,她想反駁底氣也不足,隻能向楊清薇求助了,畢竟她上一刻還幫楊清薇解圍了。

“這可是你叫我問的,我現在就問了啊!”葉秋可不會給楊清薇出口的機會,直接就向勒雯開口了,“小雯啊!你來評評理,你說我和小雪之間到底誰更麵目可憎一些?”

“臭屁雯,你可得實話實說。”汪雪一看情勢不可挽回,隻能寄希望於勒雯的誠實了,不過她心裏也清楚那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威脅我?”勒雯怎麽會聽不懂汪雪話裏的威脅的意味呢,不過她勒雯是什麽人,就算汪雪可以威脅整個龍炎國的人,也不能威脅她勒雯,“我可不是一個會受別人威脅就亂說的人,我是一個誠實的人,實話實說吧,小雪,你此時的麵目比起秋哥哥來說更加的麵目可憎。”

“切,早知道你會這樣說,我先前的話算是說給木頭聽了。”汪雪一副早就知道答案的表情,話裏很是自然而然地就反擊起勒雯來。

“你說什麽,說誰是木頭。”勒雯和汪雪爭吵了這麽多年怎麽會聽不出汪雪話裏隱藏的攻擊呢?

“誰答應了就是誰了。”汪雪眨了眨美麗的大眼睛,一臉不屑地看著勒雯。

“你有種再說一遍。”勒雯雙眉立了起來。

“說就說,誰怕誰啊!”汪雪不甘示弱地回瞪道,對於勒雯的怒氣她根本就無所畏懼。

……

“這好像和我沒什麽關係了?”勒雯和汪雪兩人很快就爭吵了起來,把先前還和汪雪在爭辯的葉秋直接晾在了一邊,這讓葉秋一陣無語。

“還真是天生的冤家啊!”楊清薇也是無奈地一歎,似乎隻要有汪雪和勒雯在,別人是無論如何也吵不起來,她真不知道在自己有生之年,兩人有一天會不會安靜地坐在一起呆上一天,這似乎是一個遙遠不可及的夢吧。

“別吵了別吵了,今天大家都這麽累了,何必呢?”看到汪雪和勒雯兩人越吵越烈。開始相互揭陳年舊傷疤的時候,葉秋不得不出麵叫停了,不是說他不想聽兩人那些陳年糗事。而是現在是在大庭廣眾之下,雖然這條路並沒有太多的人,可是若是被有心人給聽去了,汪雪和勒雯兩人的糗事明天很有可能就會變成各大網站上的頭版頭條了。

“看在秋哥哥的麵子上今天就放過你了。哼!”勒雯冷哼一聲。

“是我看在秋哥哥的麵子上懶得和你計較吧。”汪雪同樣一聲冷哼!

“兩位姑奶奶。你們就消停消停,都口幹了吧,要不我們去喝點水,喝完水再吵也不遲啊!”葉秋苦著個臉,他真是無語了。給汪雪和勒雯兩人勸架也是一種體力活。

“好了,一人少說一句,都這麽晚了,還是快點回去休息吧,明天還要上課呢?”楊清薇笑著開口道。

“是啊!不對!”葉秋點點頭,隨後猛地一拍大腿,大叫道。

葉秋這一叫頓時把楊清薇和汪雪三人都嚇了一跳,楊清薇有些不解地道:“秋哥哥。什麽不對啊?”

“你們是住在校外啊!怎麽跟著我回學校了?這不是走錯路了嗎?這冤枉路走的還不是一般的長啊!”葉秋長籲短歎地道。

“這怎麽算走錯路呢?我們正好

送你回去啊!”汪雪笑道。

“嗯。小雪說得不錯,我們三個人送你回去,免得你一個人回去的時候太孤獨了。”楊清薇笑著點點頭。

“你們送我回去?”葉秋苦笑不矣,雖然他沒有什麽大男人主義,非要男的送女的,可是卻讓三個女生送自己回去。豈不是太沒良心了,這事怎麽也不能這麽辦。“我是男生,怎麽能讓你們送我呢?要送也是我送你們回去。走走走,現在立刻返回,不然時間就不夠了。”

“既然時間不夠那就到我們那裏住一晚上好了,明天你讓謝天華他們幫你把書帶到教室就可以了。”對這種事楊清薇也不是很堅持,既然葉秋都做出了決定,她自然是無條件的支持,當然考慮到宿舍區關門的事情,她自然是要挽留葉秋在他們那裏湊合一個晚上了,反正葉秋又不是沒有在她們那裏留宿過。

“我們送你又怎麽了,怎麽這麽大男子主義。”汪雪和勒雯停止了戰爭,注意力自然是又放到了葉秋的身上,她可是還記得葉秋先前讓她難堪的事情呢。

都說女人是一種非常記仇的動物,美女更甚之,以前葉秋還不太相信,現在他是徹底的相信了。

“這怎麽能叫大男子主義呢?男生送女生回去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和大男子主義屁關係都沒有。”葉秋搖頭,身體已是轉了回去,腳步已是邁向了校外。

“你話裏的意思就是說我們女生很弱了。”汪雪挑釁地看了葉秋一眼,雖然她很不想動,可是楊清薇和載雯兩人都乖乖地跟在葉秋的後麵走了,一比三的舉手表決,她一個人的力量根本無法改變什麽。

“你怎麽說都不明白呢?那根本是一毛錢關係都沒有。”葉秋有些頭痛。

“你雖然沒有說,可是我就知道你是這個意思,你說我們女生是弱者你就直接說嘛,非要找這種冠冕堂皇的理由。”汪雪不屑道。

“你別胡攪蠻纏了,懶得和你說。”葉秋鬱悶得要死,碰到狠的壞的都不怕,最怕的就是碰到那種認死理的,現在的汪雪就處在這種狀態,他不想再浪費口水。

“我這怎麽是胡攪蠻纏了,我這是在和你講道理。”汪雪笑了,能看到葉秋垂頭喪氣也是一種另類的勝利。

“講道理!”葉秋苦笑道:“那我求求你,你不要和我講道理了,你給我來點硬的好不好。”

“卟噗!”從汪雪和葉秋兩人開始打起嘴仗就沒有說過一句話的楊清薇和勒雯兩人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可是你說的。”汪雪臉上露出了一抹邪惡的笑容,隨後猛地一跳,就跳到了葉秋的背上,右手毫不客氣地在葉秋的腰間狠狠地來了一下,邪笑道:“嘿嘿,這算不算來硬的?”

“哎喲!”葉秋被汪雪的行為嚇了一跳,他怎麽也沒想到汪雪會突然跳到他的背上,他根本就沒有心思去感受背上壓迫下來的兩團柔軟。也根本沒那心思去體會美人身體所散發出來的香氣,腰間的痛楚讓他額頭直冒冷汗,痛覺神經讓他心裏的欲望一絲都生不出來。有的隻是吡牙裂齒地倒抽冷氣。

“小雪,你幹嘛!”楊清薇也是一驚,她倒是沒被汪雪的行為嚇到,而是被葉秋痛苦的叫聲給嚇住了。

“死小雪。你能不能有個正行啊!大庭廣眾之下打情罵俏,你還要不要臉啊!”勒雯怒道。

“臭屁雯,你說什麽呢?是秋哥哥讓我來硬的,我隻不過是遵命行事而已。”汪雪根本就沒有什麽男女授受不親的觀念,直接趴在葉秋的背上不舍得下來了。

“喂喂。你這叫硬來嗎?真是太胡鬧了,快下來,快下來!停停停,不要亂來!”葉秋感覺汪雪的手指再一次放到了自己的腰間,他隻感覺自己的腰部傳來一陣寒氣,忍不住叫了起來。

“秋哥哥,你還要我來硬的嗎?”汪雪根本就沒有下來的意思,而是把嘴湊到葉秋的耳邊。輕輕吹著氣。笑得很邪惡。

“姑奶奶,算我求你了,我不要臉你還要臉呢?一個女生跳到一個男生背上像什麽話啊!你不擔心我還擔心汪校長找我麻煩呢?”葉秋苦笑道。

“爺爺他敢!”汪雪笑道:“我不找爺爺麻煩他都要念阿彌陀佛了,怎麽可能會來找我的麻煩。”

“我是說找我的麻煩,不是找你的麻煩。”葉秋一臉鬱悶,汪雪這什麽耳朵啊!

“是啊!你是說我的麻煩啊!我沒聽錯啊!”汪雪臉上的笑容很是燦爛。難得能踩到葉秋頭上一次,她可不會這麽輕易放過葉秋。

“你真的不打算下來。”葉秋深深吸了一口氣。語氣突然變得鄭重起來。

“打死我,我也不下來。”雖然葉秋的口氣變了。但是汪雪根本就不擔心,她不相信葉秋會對自己做什麽,就算不考慮她爺爺的因素,楊清薇和勒雯還在旁邊呢?難道葉秋還能把自己就地正法了。

“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葉秋笑了,同樣也是很邪惡。

“小雪要遭殃了。”對於汪雪的行為,楊清薇不僅不生氣,反而還樂於見到,看到葉秋一直處於下風,她也覺得有些新鮮,因為自從和葉秋相認以來,她還從來沒有看到過葉秋在和別人的爭鬥中落過下風呢?還從來沒有見過葉秋落於下風是一個什麽樣的模樣呢?如今終於看到了,她覺得很是新鮮。不過當她看到葉秋臉上露出的笑容之後,她就知道汪雪要倒黴了。

“不會吧,我看她正占上風呢?”勒雯雖然也很了解葉秋,可是比起楊清薇對於葉秋的了解,卻是有著一定的距離,根本就不清楚葉秋臉上那一副笑容意味著什麽。

“看下去就知道了。”楊清薇沒有多說,而且她也沒有機會解釋給勒雯聽,因為接下來事情已經發生了。

“我不得不老實的告訴你,你真的是一個美女,而且還是一個人見人愛的大美女,一個和尚見了都會還俗的大美女,雖然渾身上下都長滿了刺,但是卻無法阻止男人飛蛾撲火的欲望,我雖然並不是什麽壞人,可是我怎麽也是個男人……”葉秋像是自言處語,又在說給汪雪聽,聲音不高不低,正好能讓汪雪和楊清薇三人聽到。

“你你想說什麽?你想做什麽?”汪雪心裏一緊,一種恐懼的感覺突然湧上心頭,那是一種她自己似乎很久以前就在期待的恐懼,可是又生怕這種恐懼會到來,那種感覺真的很奇妙,在那一刻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心是怎麽想的了。

“很快你就會知道了。”葉秋不是什麽正人君子,也不是什麽柳下惠在世,這麽一個美女趴在背上,兩團很有彈性的肉壓迫著自己的背部,若是還沒有一點反應他就不是男人了,一開始因為是突然被襲,所以還沒來得及去想,可是現在過去了這麽久的時間,不該去想的都想起來了,他的手很自然地伸向了汪雪的翹臀,這種時候不占點便宜就枉費自己的腰所受的罪了。

“你若是敢動一動,我就要下狠手了。”汪雪也不是什麽軟弱的女生,她感覺到了一種心跳心懼的感覺,出於一種自我的保護,她的手下意識地伸到了葉秋的腰間。

“玫瑰花下死,做鬼也風流,這點痛我還是可以忍受的。”葉秋根本就不為汪雪的話所動,手根本就沒有一絲的停頓向著汪雪的臀部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