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預言師

第1027章 不可能的可能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不可能的可能

“你……”吳楠和付宇兩人臉上閃過一抹怒色,不過卻無法反駁葉秋的話,因為葉秋此時已是閃到了他們的背後,換句話說,葉秋已是晃過了他們,在這種事實麵前,他們若是再說一些無謂的話語,隻能顯得他們太過白癡,所以即使有怒火他們也隻能忍了下來,轉過身向著葉秋追去,既然他們兩個攔不住葉秋,至少也要把葉秋的退路給堵死,兩個人防不住,他們不相信四個人還攔不住葉秋,因為此時小德和風子已是向葉秋圍堵了過來,而速度最快的徐軍此時卻是站在籃底,以防葉秋最後時刻突然傳球,到時候他還要在籃底防守另外四個人的突破,一般在很大的範圍之內是不太現實,可是在小範圍之內卻是可以實現,隻要速度夠快完全可以彌補人數上的差距。

“好快的速度!”程俊傑從葉秋帶球之後一直都把注意力放在葉秋的身上,看到葉秋閃過吳楠和付宇兩人的速度,他臉上閃過一抹驚駭之色,就在那一刻他幾乎也是認為葉秋那個假動作是真的,若是他在當場也絕對會被葉秋的假動作騙過。

“來吧,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能過得了我們兩人這一關,付宇和吳楠兩人也太菜了,兩個人都守不住一個人。”小德一臉不屑,對於付宇和吳楠兩人的疏忽很是不滿。

“大意嗎?”吳楠和付宇兩人心裏都閃過這麽一個名詞。他們真的很想用大意來詮釋自己剛才的失誤。可是他們心裏卻不得不承認,若是再來一次的話,他們依然會做出那樣的反應,因為那根本就不是他們想那樣做,而是身體自然而然地做出了那樣的反應,根本就由不得他們去思考。

“前後包夾?想得倒是挺美的,不過我是不會給你們這個機會的。”葉秋運球的手更加的用力了,速度猛地又上升到了另一個程度,在提速的瞬間,他的身體已是向著左邊移動。

小德和風子兩人自然也是向左微移。不斷調整著身全,盡量保持自己的身體和葉秋正麵相對,不到接觸的那一瞬間,他們是不會用身體側麵去和葉秋碰撞的。

“嗬嗬!”葉秋自然看到了兩人臉上不屑的笑容。同時也看到了兩人身體擺出的姿態,不過這些他根本就不在意,以他的速度和力量,想要突破過兩個人是很輕而易舉的事情。

有些事情說來很長,可是發展卻是快如電光火石,葉秋很快就和小德風子兩人麵對麵的碰到了一起。

葉秋在和兩人相接觸的一瞬間,身體很是突然地向左擺動了一下,做出一付要往左邊突破的回執,站在葉秋左邊的小德下意識地向右邁了一個小碎步,同時身體向右傾了一下。右手很自然地伸了出來,打算用手把葉秋給攔下來,可是在他伸出手的一瞬間,他的眼睛猛地睜大了起來,因為他突然發現葉秋向左晃動的身體在那短短的一瞬間猛地又收了回去,他腦袋有些反應不過來,不知道葉秋為什麽又突然縮了回去,要知道即使葉秋速度再快,在這僅有的一點點距離裏,根本就無法橫跨過自己和風子的橫向距離。最有可能的是葉秋直接撞到風子身上,可是以風子的身體素質,葉秋撞上去豈不是正中下懷,絕對會被攔下來,到時付宇和吳楠兩人也正好趕到。而到了那時葉秋就等於是甕中的鱉,他們想怎麽捉就怎麽捉。

葉秋難道真的會這麽傻。還是說葉秋如此做會有另外的詭計。

小德根本就沒有時間多想,葉秋既然回撤,他自然也跟著回撤,他現在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不能讓葉秋從他麵前突破過去,管他葉秋是後退還是怎麽樣。

“啊!”就在小德回撤的那一瞬間,他突然感覺到左手突然傳來了一股巨大的力量,整個身體被這股力量一帶,身體不得不向後側開,而後葉秋也運著球緊跟著從這個被他撞開的縫隙中穿了過去。

“媽的,這力量也太大了吧。”和小德一樣,風子也是被葉秋的蠻力給直接撞得幾乎要打了個轉,肩頭還隱隱傳來一絲疼痛,他實在是想不通,葉秋這具看上去有些瘦弱的身體怎麽會有這麽大的力量。

“我靠,這也能衝過去,你們兩個都在吃幹飯嗎?”眼看著已快要變成包圍之勢,卻沒想到葉秋輕而易舉就從小德和風子兩人的合圍中突破而去,看得付宇和吳楠兩人氣得直咬呀,他們有些想不明白,葉秋怎麽就這麽容易從小德和風子兩人中間穿過去了呢,那一刻他們都有些懷疑小德和風子兩人是不是在放水。

“這回知道葉秋的厲害了吧,那個混蛋不僅僅是速度快得讓人驚詫,就連力量也強得讓人無地自容。”看到小德和風子兩人臉上的表情,徐軍不由一陣苦笑,沒有親自和葉秋麵對麵的較量是怎麽也不會體會到葉秋的強大的,雖然此刻他已是和葉秋又進入了一對一的局麵,但是他不得不氣餒的說一聲,自己要一個人攔住這頭蠻虎,那根本就是一件不與實的事情,看到葉秋衝來他隻是像征性的伸開手,這個時候不管葉秋傳不傳球他都無瑕他顧了,相比起另外四個人的威脅,他還是覺得葉秋的威脅是最大的,所以他很明智的把全部的防守力量都放到了葉秋的身上,雖然很可能是無計於事,不過總也能稍微幹擾一下葉秋,讓他不能太舒服的投籃。

葉秋突過小德和風子兩人的時候,他此時已是站在了兩分線內,距離籃框的距離根本就沒有多遠,在這個範圍內,他的投籃命中率可以達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所以他並沒有打算再突過徐軍然後扣籃。有時候籃扣多了也會膩味的。前麵他扣了這麽多,早就膩了,所以在突過小德和風子兩人之後他突兀地停了下來,隨後一個原地跳投,球毫無爭議的直接飛入了籃框中,籃球刷過籃網的聲音異常的優美動聽。

“滴……耶……”

進球的哨聲和啦啦隊的歡呼聲同時響了起來,一陣排山倒海的聲勢直接把吳楠付宇等人給淹沒了。

“吳楠付宇,你們兩個怎麽搞的,怎麽連他的假動作都沒看出來,這麽輕而易舉的就被他過了。”小德有些不滿地埋怨兩人道。

“別說我們了。你們兩個都長得牛高馬大的,看起來都比他壯上幾倍,怎麽兩個人都攔不住他的突破,你們身上的肉和力量也太假了吧。這樣的衝撞就把你們兩個人給撞開了。”吳楠怒道。

“什麽叫就這樣的力量,你沒有試過你懂個屁,你知道當時那股力量有多強嗎?簡直就像輛貨車以時速一百多碼的速度撞了過來,現在我手還痛得要死,媽的,真不知道這小子怎麽會有這麽大的力量,我敢說就算是風子一個人一對一和他頂牛,也絕對會被地小子給頂飛,這簡直就是濃縮版的坦克啊!”想到葉秋那一撞的力量,小德還有些心有餘悸。

“那你又知道那小子的速度有多快嗎?你沒有麵對麵的接觸過你又懂個屁。那速度簡直可以像武俠小說中的那說高手一般,可以留下殘影了,我懷疑剛才我們所看到的就是殘影,不然怎麽看上去像真的一樣。”吳楠現在靜下心來仔細一想,還真有那麽一絲殘影的味道,不然他怎麽會感覺就像是真的人一樣,而且消散的時候也很是詭異。

“好了,別吵了。”徐軍橫插在兩人的中間,苦笑道:“現在你們知道那小子又多厲害了吧,我懷疑他根本就是從迷霧森林裏出來的人。”

“迷霧森林裏出來的人又怎麽樣。雖然他們的身體素質都比我們好,可是籃球除了身體素質之外,球技也是重中之重,要知道僅僅是有速度和力量,若是運球跟不上。根本就無法發揮出他們那些優勢,往屆也不是沒有迷霧森林的人加入校隊。可是他們所發揮出來的水平有時還不如我們,隻不過是速度跑得快一些罷了,根本就沒用。”吳楠不屑地搖搖頭,迷霧森林一直是清風大學學子一個夢,不過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進入裏麵的,而從裏麵出來的人都可以說是驕子中的驕子,但是並不是說這些驕子全身上下的優點都勝過他們這些普通的學生,以前教練也從迷霧森林裏招了一批人,不過最後都是無法發揮出太多的身體住優勢,再說這些天之驕子根本就沒有多少的時間來跟隊訓練,所以有時候反而無法配合整個球隊的運作,到最後反而還拖了球隊的後腿,成了球隊輸球的致命原因,久而久之校隊就很少從迷霧森林裏招人了,除非是那種球技非常好的學生才會破例招入,可是那些球技好的學生比起他們校隊裏每天都呆在球場上訓練的人來說還是略有不如,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校隊就很少在迷霧森林裏招人了,因為對球隊來說,迷霧森林裏的那些天之驕子不僅沒有把自己身體的優勢發揮出來,反而還製約了他們球技的進步,最後成為了一個拖累,這種丟又丟不得,訓有訓不得的燙手山芋,他們是再也不敢招惹了。

可是若是今天的葉秋真的是從迷霧森林裏出來的人,那葉秋絕對會成為一個例外的存在,要知道葉秋的球技和他的速度力量一點都沒有違和的感覺,反而還感覺非常的協調,那種行雲流水的感覺看起來讓人賞心悅目,同時還有著一絲驚悚參雜在其中,讓人非常的矛盾。

“以前迷霧森林出來的人的確不怎麽樣,可是眼前的葉秋卻是一個大大的例外,葉秋的出現總算是讓我們見識到了一旦球技和身體力量速度結合起來之後,那將會成為一種何等恐怖的存在,至少現在的我們根本就沒有和他正麵較量的資格。”徐軍在先前的比賽中早就被葉秋打擊得沒有任何的脾氣了,現在說出這些話也沒什麽感覺。但是吳楠四人卻不一樣了。他們前不久的徐軍一樣,嘴裏滿是苦澀,若葉秋真的是從迷霧森林出來的,那麽迷霧森林裏出來的人不會打球的魔咒就要被打破了,若是從此之後迷霧森林裏出來的人都能達到葉秋這個程度,那他們還混個屁啊,主力的位置直接就拱手讓人了。

“當然大家也不用擔心,迷霧森林這麽多年也隻出了一個葉秋,或許這個葉秋真的是個千年難得一見的鬼才呢?也正因為這個原因才把他塑造得這麽的變態,我就不信迷霧森林能批量製造這麽多的籃球天才來。”徐軍笑著安慰道:“當然就算是可以。我看葉秋的籃球基本功也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練出來的,他這樣的水準少不得也要十幾年的功夫吧,若是讓迷霧森林那些眼高於頂的人用十幾二十年的功夫來練打籃球,就算是他們願意學校裏的老師也不願啊!那可是學校未來的支柱。怎麽可能讓他們來打籃球,你們說是不是?”

“說得也對,那些人可是校寶,怎麽可能來跟我們搶飯碗。”吳楠聽了徐軍的解釋也笑了起來“出一個葉秋已是逆天了,再出幾個整個世界的籃球還不得全是我們龍炎國的天下了,我看啊葉秋的出現不僅不是我們的厄運,相反對我們來說還是在件大幸,若是葉秋真的加入我們籃球隊,那我們豈不是如虎添翼。絕對可以橫掃整個大學的籃球屆,甚至橫掃職業聯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們說對不對?”

“哈哈,若真是如此,我們豈不是要跟著沾光了。”付宇幾人都不是什麽心胸狹窄之人,先前隻不過是被葉秋的驚豔給震住了,現在經過徐軍這麽一開解,心結頓時解了開來,對於葉秋的出現不僅不感到沮喪,相反還非常的開心。要知道葉秋如果要打籃球的話,最後一定還是會進他們隊伍裏,以後隻要有葉秋這個秘密武器,他們還不是所向披靡,神擋殺神。佛擋殺佛,想想他們不由都笑了。這簡直就是勝利的大殺器啊。

“不過我看葉秋似乎根本就沒有加入校隊的意向,如果真有這個意向,在開學的時候他早就應該加入了,而且開學了這麽久也沒見過他打一次球,我想想要他加入校隊應該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雖然葉秋的出現對於他們來說是一件驚喜的事情,但是風子對葉秋的加入並不樂觀。

“風好了說得不錯,我還聽說葉秋可是這一屆新生試訓的頭名,就算葉秋肯加入我們校隊,校領導也絕對不會放人吧,要知道那可是一個堪比校長的存在,不好好在預言之路上披荊斬棘,跑來打籃球豈不是誤了正業。”付宇也是不太看好葉秋加入他們的隊伍。

“這事情就不是我們應該煩惱的事情了。”徐軍淡笑道:“你們沒看到程教練那發光的眼神,百分之百是看上了葉秋這塊材料。”

“對啊!要知道程教練可不是普通人,他同樣也是迷霧森林裏出來的人,說不定他真的有辦法讓葉秋加入我們的隊伍中呢?”一說到程教練,付宇的信心也跟著提了起來,他們可都是非常清楚程俊傑的來曆,當年的程俊傑同樣是迷霧森林裏的驕子,在當年他們那一屆中也僅僅有六人通過新生試訓,而在那一屆中他就名列第二名,雖然大家都看好程俊傑在預言之路上的前途,但是程俊傑對於籃球的愛好卻是勝過了預言師,所以他在成為預言師之後,更大的精力都放在了籃球上,可是這麽多年的研究,他還是無法研究出怎麽樣讓自己身體的力量和速度協調自己的球技,最後的辦法也隻能走老路,把自己的速度和力量都降下來,不然根本就無法打球,多年的試驗和研究之後,他終於得到了一個結論,他自己對自身身體的力量和速度還沒有達到揮使自如的程度,也隻有達到那個程度之後,才可能輕易的控製自己的力量從而把球速給提上來。

“我看我們還是想想眼前怎麽辦吧,至於以後的事情就讓程教練去頭疼吧。”徐軍笑道。

“若葉秋真的是從迷霧森林裏出來的,我們還能怎麽辦,隻能用你說的辦法了,死守內線,外線采取幹擾的策略了。”吳楠一臉無奈地道,先前他還有著很大的信心去和葉秋對抗,可是在和葉秋過了一招之後,再想到葉秋的身份,他就失去了那份對抗的勇氣,不是他懦弱,而是那種勇氣根本就是無意義的釋放,最後也是自取其辱罷了。

“好好好,果然是好料子,百年難得一遇啊!若是能從他的身上找到破解秘密的鑰匙,以後的清風大學籃球隊還不成了無敵的代名詞。”此時的程俊傑的注意力已不是放在裁判上了,而是轉移到了自己多年的研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