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預言師

第1032章 你們想幹嘛?

第一卷 平淡人生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你們想幹嘛?

“你秋哥哥我最近窮得叮當響,哪有錢來這種地方消費,今天要不是你們班請客,我是和這個地方無緣了。”葉秋笑著搖搖頭,反問道:“榮榮,你經常來嗎?”

“是啊,我們班聚會都是指定東風酒樓的,正因為我們是這裏的常客,所以才能在這個吃飯點還能訂到位置,若是別人來還真訂不到位置呢,要知道這個時間的東風酒樓是最忙的時刻。”李榮榮笑著點了點頭,一開始她們班也不知道是誰的主意,非要把班裏的聚會定在東風酒樓,雖然他們一般都是在二樓吃飯,但是對於東風酒樓來說,二樓的消費也並不低,她們一個學期也就那麽點班費,平常還要用在別的開銷上,哪有那麽多錢來吃這種算得上是比較奢侈的聚餐,不過讓她們感覺怪異的是,她們班的班費雖然少,可是卻能在東風酒樓吃上十幾次,一開始眾人都是很疑惑,可是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很快眾人就知道了其中的原因,原來她們班的生活委員竟然是東風酒樓老板的掌上明珠,和同學聚會的折扣是打了又打,最後幾乎都相當於免費請客了,這班費自然是能用得很久了,這也讓她們班的人吃得個不變樂呼,雖然僅僅是二樓的飯菜,可是比起那些裝修得豪華無比,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酒樓來說好得太多了,所以她們班每一次的聚會都自然而然地選擇了這裏,而生活委員的人選也一直都沒有換過。

“奢侈,真是太奢侈了,你們班可真有錢啊!”葉秋讓李榮榮的話弄得瞠目結舌,真是沒想到李榮榮她們班的業餘生活是如此的奢侈。

“不是我們班有錢,而是我們班的生活委員有錢。”雨青青插了一句,先前她的心思都一直放在趙連城的身上,而且也因為趙連城和葉秋鬧得有些不愉快,直到現在才緩過神來,再想想自己先前的所作所為。仿佛就像是中了趙連城的毒一般,幾乎無法自撥。

“你們班的生活委員,難道她是一個富家千金?”葉秋微微一愣。他倒是沒想到從和趙連城別過之後一直沒有說話的青青會突然發話,不過他也不是很在意,自己隻是和李榮榮有交集,像雨青青這種女生。他一般都是敬而遠之的,或許吃過這頓飯之後就再也沒有了見麵的機會,所以他對雨青青也沒有太大的惡感,就算是有,看在李榮榮的麵子上他也一笑而過了。

“也可以這麽說。當然更確切的說法是這東風酒樓是她家的。”雨青青微微鬆了口氣,還好葉秋沒有對自己剛才的言行有所反感,不然自己的李榮榮的關係就有些難處了,想想自己剛才也說的話,她都有些臉紅,她到現在也不明白自己當時怎麽會說出那種傷人的話,難道真的是被所謂的愛情衝暈了頭腦,可是為什麽現在卻沒有先前那種衝動的感覺了呢?她百思不得其解。

李榮榮顯然也是鬆了口氣。她還真的有些擔心葉秋會計較剛才雨青青的事情。一邊是朋友一邊是青梅竹馬的死黨兼喜歡的對像,她夾在中間會非常的難受的。

“我靠,你們班的人也太幸福了吧,我看每個星期來吃一頓大餐都沒問題。”葉秋嫉妒得眼都要變紅了,為什麽他們班裏就沒有這麽一個生活委員呢,他要求也不高。比東風酒樓低上兩三個檔次也沒什麽問題。

“每個星期還是太頻繁了,就算是小芸沒什麽問題。我們也不好意思啊,榮榮你說是不是?”雨青青笑著搖搖頭。她們班的人的確是挺幸福的,時不時就有一次聚會,而且吃的還不是一般的好,用的錢卻不是一般的少,這一點是許多班級都羨慕她們班的原因,當然還有她們班三十幾個女生的強大陣容讓其它班的男生嫉妒得眼紅。

“說得也是,換成我也會不好意思的。”葉秋訕訕一笑,當然他也是這麽一說,如果他們班也有這麽一個生活委員,他是巴不得天天都到他家吃便飯呢。

“時間也差不多到了,秋哥哥,我們進去吧,你今天可是我們班的英雄,若是去得遲了可是要被翻白眼的哦。”李榮榮笑道。

“何止翻白眼啊,我看那些精力過盛的人會用口水把你噴死。”雨青青開玩笑道。

“不是吧,這麽嚴重,不就是晚來一些嗎?”葉秋嚇了一跳,想到那種眾女其吐槽的場麵他就一陣頭大。

“哈哈,嚴不嚴重我不知道,我隻知道今天你絕對是別想走著回去了。”雨青青咯咯笑道。

“為什麽?”葉秋疑惑道。

“難道你一個人還能喝得過我們班四十幾個人?”雨青青用一種看白癡的眼光看著葉秋。

“這個……這也太熱情了吧,難不成真的要一個一個的來跟我幹杯?”葉秋臉色有些發白,若真如雨青青所說,這一次他非趴著回去不可,他酒量本來就不是很好,但是也不算太差,可是就算不是太差,四十幾杯酒下來,就算是鐵人也要倒下,除非他學會了傳說中的六脈神劍,用深厚的內力把酒全部給逼出體外。

“秋哥哥,青青嚇你呢。”看到葉秋有些畏懼,李榮榮不由出言安慰道:“我們班的女是非常的熱情,但是還不至於要整人,更何況你還是我們班今天的英雄,就算是整誰也不會整你啊!”

“呼,真是嚇死我了。”葉秋長長鬆了口氣,終於是邁開了腳步。

“榮榮,你這麽快就學著袒護心上人了啊!”雨青青取笑道。

“是又怎麽樣!”李榮榮毫不示弱地挺起胸脯。

“喲喲喲,我隻不過是說說而已,沒想到你還真來勁了。”雨青青一邊笑著一邊向著東風酒樓裏跑了進去,她很清楚李榮榮臉皮薄,自己如此一說還不要找著自己拚命,所以她已是做好逃跑的打算。

“臭青青,你給我等著瞧。”李榮榮氣得直跺腳,可是卻拿雨青青沒辦法,因為此時雨青青已是跑進了酒樓中,若是自己也跟著跑進去。豈不是要把葉秋給丟下了,這可是無論如何都不行的,於情於理她都必需陪在葉秋的身邊。

“秋哥哥。青青就愛胡說,你可千萬別放在心上啊!”李榮榮臉色微紅,低著頭,一雙手都不知道該往哪裏放。隻能不停地卷著自己的衣角。

“嗬嗬,我知道。”葉秋不以為意地笑道。

“哦!”聽到葉秋的回答,李榮榮心裏微微有些失望,不過很快就振作起精神來,對著葉秋笑道:“秋哥哥我們上樓吧。同學們應該都在等著我們了。”

“嗯!”葉秋和李榮榮兩人肩並肩走入東風酒樓。

東風酒樓的一樓大廳雖然看起來很是整潔幹淨,可是卻因為嘈雜的人聲讓這個優美的環境完全變了個樣,各色各樣的人群都有,而且整個一樓大廳六十六張桌子全部都客滿,邊上還有一些站著的都是在等著要吃飯的人,可想而知東風酒樓的生意有多麽的火爆了,當然這也隻不過是一樓的情況罷了,而在二樓三樓四樓甚至是五樓。即使那些菜貴得有些離譜。但是每天訂位的人卻是多如牛毛,在三樓和四樓的位置據說已是排到了半個月之後,而李榮榮她們班之所以能在這種時候訂到位置當然還多虧了東風酒樓老板的女兒,二樓有一間專門的包間就是為她們班的同學聚會準備的,可想而知這是一樁多麽大的手筆,也難怪葉秋會嫉妒

得眼紅了。

葉秋和李榮榮一進入一樓大廳。立刻有幾百多雙眼睛齊刷刷地看了過來,而當那些眼睛看到李榮榮的那一刻。整個大廳似乎都在瞬間變得明亮了許多,再看向李榮榮身邊的葉秋的時候。百分之百的人心裏都生出一種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的感覺。

一樓到二樓的樓梯就在一樓大廳的中央,那是一種回旋似的階梯,可以容得四人並肩而行,樓梯不時有人上下,所以樓梯雖然看上去很寬,但是人來人往的卻是感覺有些擠了。

葉秋和李榮榮直接就向著通往二樓的階梯走去,而一樓大廳裏所有的目光都隨著李榮榮的移動而移動,仿佛他們所盯著的東西是一件稀世的珍寶一般。

“喲,小美女,叫什麽名字啊!來東風酒樓吃飯啊!要不要哥請你吃一頓,不管你想上幾樓都沒問題,想吃什麽就吃什麽,你隻需要晚上陪哥去吹吹風就行了。”就在葉秋和李榮榮兩人走到一半樓梯的時候,從樓上突然下來了幾個一身酒氣麵現輕浮的年青人,居中一個臉色有些蒼白的青年看到李榮榮的那一刻,眼中那赤*裸裸的**邪之意根本不加絲毫的掩飾,一邊說著話,右手也很不安份地向著李榮榮的左手抓去,左手更是非常過份的摸向了李榮榮的翹臀。

李榮榮聞到撲麵而來的酒氣眉頭已是皺了起來,再看到那伸出來的兩隻鹹豬手,她臉色頓時一變,有心想躲開,可是這時正好站在樓梯上,而那群人又把整個樓梯都給占了,她若是一退很可能會一腳踩空翻落下去,而她此時又拉著葉秋的手臂,若是掉了下去很可能會扯上葉秋,而且那個青年的鹹豬手又太過突然和快速,她想抽出手來已是來不及了,隻能咬牙往葉秋懷裏縮了縮。

“滾!”葉秋臉色一黑,想也沒想就一腳向著年青人的肚子踹了過去。

媽的,當自己這個男人不存在是嗎?沒看到我們兩個人這麽親密嗎?還敢伸手來占便宜,找死不是。

“啊!嘔!咳咳……”舉止帶著輕浮的青年人沒想到看上去有些瘦弱的男生會突然向自己出手,而且是如此的迅速,力道如此的威猛,以他現在喝得七分醉的身體根本就沒有辦法閃避,肚子上生生地受了葉秋一腳,更要命的是葉秋這一腳不僅僅是讓他肚痛如絞,剛剛喝下去的酒和吃下去的菜都因這一腳而從嘴中噴了出來,嘴巴裏鼻子裏都是飯菜,嗆得他一陣難受,心裏的怒火也是蹭蹭的往上漲,他倦縮著身體坐在台階上,再次抬起頭來的時候,眼裏已是布滿了怒意,這一刻他心裏早出一個可怕的念頭,他要把這個踢了他一腳讓他當眾出醜的男生給殺了。

“你這王八蛋。竟然敢踢向少,你知不知道向少是什麽人,還不趕快過來磕頭賠禮道歉。”

“媽的。賠禮道歉就行了吧,我看直接把他那隻喝了向少的腿給打斷,不然豈不是太便宜他了。”

“對對,理就如此。真當我們向少是什麽軟柿子,想捏就捏嗎?”

“還不快自己把腿打斷,難道還要我們親自出手嗎?”

“告訴你小子,你自己出手還能舒服一些,若是讓我們出手。你就知道什麽叫作痛苦了。”

……

看到青年人被一腳踹得如此嚴重,圍在青年身邊的眾人酒都不由醒了一半,看到葉秋隻不過是個穿著普通的男學生,他們都紛紛叫囂起來,一個說得比一個惡毒,生怕那個向少不知道自己的忠心一般。

“怎麽回事,都擠著樓梯幹嘛!”葉秋還沒有開聲,東風酒樓二樓的保安看到這裏的情形立刻圍了過來。東風酒樓的後台可是非常硬的。想要在東風酒樓裏鬧事還要看有沒有這個本事,所以東風酒樓的保安向來都是眼高於頂,除了對一些權貴人士點頭哈腰之外,平常他們都是高昂著頭。

“你來得正好,這臭小子竟然敢在這裏出手傷人,而且傷害的還是向少。趕緊把他抓起來。”葉秋還沒來得及開口,那些年青人頓時惡人先告起狀來。

“向少!”兩名保安一聽到這個名字。頓時打了個激靈,他們這些保安也是有著一些眼色的。不然也不可能在這種地方當上保安,對於向少他們可是如雷貫耳了,向少可是四樓的貴賓,就算是他們的老板也要對這個向少禮讓三分,甚至有時候還帶著一點點的兼躲。

當然並不是說這個向少的身世有多牛逼,而是他所靠的那顆大樹很是牛逼,風南省那種地方是排不上什麽號,但是在清風市卻是頂尖的家族。

這幾天也不知道是什麽原因,整個清風市甚至是整個風南省的權貴界發生了一場大地震,很多的權貴人士落馬,而一些一直隱藏在暗中的權貴人士相繼上位,這位向少所靠的那顆大樹因為抱對了大腿,以前隻是在清風市對呼風喚雨,但是這次大地震之後卻是能在整個風南省都有了一席之地,而一向和那顆大樹家族的繼承人交好的向少,身份自然也是水漲船高,很多人都開始巴結起向少來,這也讓向少越來越不把人放在眼裏。

“你怎麽回事,怎麽無緣無故出手傷人,你不會是想來我們東風酒樓搗亂的吧。”兩名保安很快就認清了現狀,瞬間就站定了立場,他們看人的水準在這個魚蛇混雜的地方可謂是非常的準,葉秋看上去也隻不過是普普通通的一個學生,而身邊的李榮榮雖然美得讓人心醉,但看身上的穿著顯然也不是什麽富貴人家,當然他們也因為看到李榮榮而想到了事情的經過,但是事情的經過是事情的經過。道理卻是要反過來講才行。

“哼,你們不要顛倒黑白,明明是他先出手冒犯我,秋哥哥才會出手的。”李榮榮氣憤地道。

“向少冒犯你!我沒聽錯吧,向少是什麽人,想要什麽樣的女人沒有,會自掉身份去侵犯你這樣的女人。”向少周圍的跟班起哄道:“你就別太自以為是了,別以為有一副好皮囊全天下的男人都會為你折腰了,像你這麽漂亮的女人,滿大街都是,向少想要一大堆女人等著現身呢,向少怎麽可能會侵犯你。”

“再說了,你說向少侵犯你,有誰看見了,我們隻是看到你身邊這位同學狠狠地踢了我們向少一腳,大家說是不是啊!”

“是啊!我們隻看到那個混蛋踢了向少一腳。”周圍的五個浮誇青年都是向少身邊的人,自然是站在向少身邊說話了。

“你們聽到了吧,竟然敢惡意傷人,還不快束手就擒。”保安怒喝道:“若是不乖乖就範我就隻能報警了,到時到了派出所裏,有你苦頭吃的,我勸你還是不要反抗的好,乖乖地過來給向少道個歉,然後賠點醫藥費,再讓向少打幾拳出上幾口氣。”

“我怎麽覺得你們兩個像小醜呢?”葉秋一直冷眼看著幾人拙劣的表演,心裏很是惱火,他真是有些不想不明白了,為什麽他每次去酒樓吃飯都會遇到這種煩心的事情呢?

“你說什麽,你是不是想死啊!”兩個保安聞言頓時大怒,一左一右向葉秋走去,打算先把葉秋給擒住,至於接下來向少想怎麽折磨葉秋,那就不是他們能管的事情了,他們現在隻想盡快的把這個麻煩給丟走。

“你們想幹什麽!”李榮榮怒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