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預言師

第1110章 疑惑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疑惑

“怕什麽,一葉知秋社又不是沒有寒酸過,大不了重頭再來,我能一次起死回生,就能兩次起死回生。”葉秋一臉豪氣地道:“再說了,若是我不如此做,等到下個學期歸來之後,恐怕麻煩還要更大吧,造成的破壞也會更大,最後可能會讓一葉知秋社完全的支離破碎,我可不想為了維持一個病懨懨的社團而不斷地去打掩護補窟窿,那樣太累,還不如直接讓它破滅算了。所以為了以後不用這麽辛勞,長痛不如短痛,現在我就要直接下猛‘藥’,一次‘性’把病全部治好。”

“你可真舍得下手,那幾個丫頭會同意嗎?”九長老一臉的意味深長,他可是非常清楚一葉知秋社的情況的,葉秋這個社長完全就是甩手大掌櫃,不然了不會傳出那種流言蜚語,這些日子來一直都是楊清薇五人在維主持著一葉知秋社的日常事務,可以說在對一葉知秋社的付出上,楊清薇五人比葉秋付出的要多得多,也可以說現在的一葉知秋社就是楊清薇五人的心血了,現在葉秋用這種危險的方法去對付五人的心血,楊清薇五人會同意嗎?

“不同意也得同意,因為我是社長!”葉秋一臉霸道地道。

“你是社長!這句話你也好意思說!”九長老取笑道。

“嗬嗬,我真的是社長,本身就是社長,這有錯嗎?有什麽不好意思說的。”葉秋臉‘色’微微一紅,不過臉皮一向就非常的厚的他卻沒什麽心裏負擔,他說的本來就是事實,有什麽好害臊的。

“你這個社長也能叫社長,真不知道你臉皮是什麽做的,你不害臊我都為你害臊了,今天可真是長見識了啊!”九長老一臉無語,早就聽說葉秋臉皮厚比城牆,可是今日一見卻是讓他覺得以前的傳言都是不實,葉秋的臉皮何止厚比城牆啊,簡直比城牆還要厚上個幾十倍,這種大言不慚的話他說出來卻是一點愧疚之心都沒有,簡直就是無敵了。

“嘿嘿,九長老你也別說我,我們兩個都是彼此彼此,我臉皮厚,九長老你也差不到哪去,我們兩個是豁子吵嘴,誰也別說誰!”葉秋看著九長老,調侃道,對於九長老厚著臉皮討要龍蘭草和鳳靈‘花’的事情,葉秋可是記憶深刻呢。

“你這是什麽話,我‘性’質能和你一樣嗎?那是兩碼事,一碼歸一碼,你別都扯在一起。”九長老叫道。

“什麽一碼歸一碼,我覺得完全就是一碼事。”葉秋一臉肯定地道。

“我說葉秋你能不能別給我添堵,我留你下來是讓你給我舒緩心情的,不是讓你給我‘弄’不愉快的,你就不能說一些讓我高興的事情,非要提這種陳年舊事嗎?那都是幾百年前的事情了,提起來有意思嗎?”對於葉秋的強詞奪理,九長老直接是無話可說了,這可是他的痛腳啊,被葉秋一而再再而三的拿出來說,他這個做長輩的這個臉怎麽再擺下去。

“我是想說些高興的事情,誰知道你非要提這種不高興的事情,能怪我嗎?”葉秋一臉委屈地道。

“行,我說不過你,你就別‘露’出那種怨‘婦’的表情了,看得我寒‘毛’倒豎,你惡心不惡心啊!”葉秋的語氣讓九長老直起‘雞’皮疙瘩,他趕緊舉手投降,論起鬥嘴他這個一天到晚隻知道煉丹的老家夥,欺負那些不懂事的小年輕還可以,可是碰到葉秋這種能言善辨的高手,他真是有些力不從心。

“九長老,你別汙蔑人行不行,你看我哪一點和怨‘婦’掛得上鉤!”葉秋差點沒從椅子上跳起來。

“有沒有你自己去照鏡子,看看你一副幽怨的表情你就知道了。”九長老雲淡風輕地道。

“話不投機三分多,我走了。”葉秋氣呼呼地站起身。

“別啊,時間還早呢,你去那裏也是坐等,在我這裏也是坐等,在這裏你還有我這麽一個老頭子陪你聊天,可是到了那裏你想找一個陪你聊天的人那可是千難萬難了,而且我x百分這一百地肯定,你們現在一葉知秋社裏肯定沒有人,就算是有人也是那些不認得你這個大社長的人,所以你去了也是一個人獨守空房,還不如坐在這裏陪我聊天好呢?”看到葉秋要走,九長老趕忙起身把葉秋拉住,雙手用力把葉秋給按回了椅子中,一臉語重心長地勸說道。

“陪你一個老頭子聊天我還不如到社團裏睡覺來得舒服呢?”葉秋氣呼呼地道。

“嘿嘿,不是有那麽一句話嗎?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我老人家雖然不如那些小姑娘那般可要,可是卻有著很多小姑娘沒有的優勢,比如人生的經驗啊,這些可是寶貴的東西,你若是多多和我們這些老人家相處,所得的益處絕對會非常的大。”九長老笑著勸道。

“好吧好吧,反正也沒什麽事,我就勉為其難地留下來吧。”葉秋一臉無奈地道:“說吧,你想聊些什麽?”

“不是我想聊些什麽,而是你想說些什麽?”九長老笑眯眯地道。

“我想說什麽?我沒什麽可說的啊!”葉秋一臉詫異地看著九長老,他有些不明白九長老話裏是什麽意思。

“好吧,我說得明白一點。”九長老目光一陣閃爍,道:“說實話我很想聽聽你的故事?”

“我的故事,我有什麽故事?”葉秋一臉茫然地看著九長老,不知道今天九長老究竟發了什麽瘋,怎麽突然變得怪異起來。

“咳咳咳……”九長老輕咳一聲,有些尷尬地道:“我我是想知道有關你的身世。”

“我的身世,我有什麽身世的。”葉秋一臉鬱悶地道:“學生檔案裏不是寫得清清楚楚嗎?您直接去調檔案來看不就成了,還非得問我?”

“檔案哪有當事人說的清晰呢。”九長老意味深長地笑道。

“您怎麽對我的身世感興趣起來了,我又不是什麽世家大公子,一個普通的升鬥小民,有什麽身世可言的?”葉秋心裏一陣警惕,他覺得今天的九長老實在是太古怪了,可是一開始的時候自己並沒覺得九長老有什麽地方古怪的啊,這種古怪是從什麽始的呢?

葉秋微微皺著眉,‘露’出一副深思的社態。

“你不用想那麽多,我隻是想了解一下而已。”九長老看到葉秋‘露’出一絲警惕之‘色’,不由寬慰道。

“好吧……”葉秋靜靜地盯著九長老的雙眼,直接到很久之後他才長長地籲了口氣,隨後把有關自己的所謂的身世全部都道了出來,包括自己父親出的車禍也說了出來,這些東西都埋在他心進而很久了,一直以來都沒有找到一個傾訴的人,這一次說出來也可以說是一種變相的解脫吧。

“抱歉,又提起你的傷心事。”九長老之所以突然對葉秋的身世感興趣完全是因為葉秋前不久所說的秋華鎮,他還從來沒有查過葉秋的檔案,自然是不知道葉秋的父親已經出車禍過世了,若是他知道這事情他也不會非要葉秋說了,直接就說出自己的真實目的了。

“沒什麽,逝者已逝,要是再看不開,我們這一輩子豈不是要永遠都活在悲痛之中,這樣的一生要之又有何用。”葉秋搖搖頭,眉頭糾結在一起,雖然他說得灑脫,可是心裏卻並不如他所說的那般平靜,若真的能看得開,他也不會一直苦苦地追尋著那次車禍的原凶了。

“你倒是看得很開啊?”九長老搖頭道:“不過看你的表情似乎並不是如你所說的那般啊?”

“九長老你觀察得倒真仔細,我隻不過是有些哀傷罷了,並沒有什麽放不下的。”葉秋強笑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九長老也不想在葉秋的傷心事上過多的糾纏,不然隻會讓葉秋更加的傷心,他看得出來葉秋的言不由衷,若是再多說下去他生怕葉秋會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

“嗯,就是這樣!”葉秋談話的興致突然變得很淡,這一刻他不想說太多的話,隻想靜靜地回憶著過往的一幕幕,臉上浮起一抹淡淡地哀傷。

“說說你的家鄉秋華鎮吧。”九長老拍了拍葉秋的肩膀,大笑道。

“一個小鎮罷了,有什麽好說的。”葉秋不解地道。

“我就是想聽聽,你不是說你們秋華鎮山美水美人更美嗎?或許有機會我也會去你們小鎮去看看走走玩玩呢,不知道我這個主人歡不歡迎呢?”九長老笑道。

“若九長老真的有興趣去的話,我自然會盡地主之儀,當然是舉雙手歡迎了,要知道我們秋華鎮還從來沒有去過像你九長老這樣的大人物呢,你的光臨絕對會讓我們秋華鎮蓬蓽生輝的。”葉秋這些話看上去有著拍馬屁的嫌疑,不過他說的卻是句大實話,九長老對於他們秋華鎮甚至是整個南河市來說都是一個大人物,這樣的大人物光臨他們的小鎮自然是會引起轟動的。

“嗬嗬,拍馬屁的功夫又有長進了。”九長老一臉受用地道,若是別人這樣說他一定會覺得那個人虛偽,可是這話從葉秋嘴中說也來卻是另外一種韻味了,一種說不出的真實的韻味。

“秋華鎮的確是比不上那些千古名鎮,可是也算得上是山清水秀之地,那種自然之美是很多古鎮都比不上的,你去了一定會讓你大飽眼福,絕對是不虛此行。”葉秋短暫的給秋華鎮做了一個總結。

“哦,真的嗎?”九長老眉頭微微一皺,有些不相信地道。

“當然是真的,我有必要騙你嗎?”葉秋肯定地點點頭。

“那我可真的要親自去一趟了。”九長老的眉頭並沒有因為葉秋的肯定而有所舒緩,相反皺得更深了。

“歡迎之至,不知道九長老什麽時候啟程啊?”葉秋笑問道,不過笑容裏卻有著一絲勉強,他還真有些害怕九長老說放假之後就跟自己去,要知道這一次要跟自己回去的人可是有著五個啊,這五個還是大美‘女’,現在要安排這五位大美‘女’已經是葉秋的極限了,要是九長老也跟著去,他還真不知道要怎麽安排了,不管怎麽說秋華鎮也沒有什麽酒店旅館,連個像樣的招待所也沒有,難不成要讓九長老在自己家裏打地鋪,這可不是他的待客之道,所以他隻能希望九長老的行程能延後一些。

“這個寒假我是沒空了,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看來隻能到明年放暑假的時候才能成行了。”九長老思索了一會,才笑道。

“好啊,九長老可不要食言啊,明白的暑假我就等著九長老了。”葉秋心裏狠狠地鬆了一口氣,差點沒有失態地抱住九長老大親兩口。

“大丈夫一言既出,馴馬難追!”九長老一臉認真地道。

“哈哈哈,九長老果然是大英雄大豪傑也。”葉秋豪不吝嗇地又送上一記大馬屁。

“哈哈哈,你小子。”九長老哭笑不得地道:“實話告訴你吧,我真的非常討厭拍馬屁的人,時間也快到了,你小子滾吧。”

“嗬嗬,那小子我滾了。”葉秋不以為意地站起身,根本就無視了九長老的話。

“滾!”九長老這一次更加的直接。

葉秋大笑著離去。

從‘迷’霧森林裏走出,看了看天‘色’,現在是四點半,學生們考完試也有半個小時了,而從‘迷’霧森林走到一葉知秋社也要半個小時,按行程來看,他到達一葉知秋社正好五點鍾,這個時候一葉知秋社應該是有人的,該是時候出手抓‘雞’了。

葉秋臉上浮起一抹森冷的笑意,隨後大步向著一葉知秋社所在的方向走去,當然再去一葉知秋社之前他怎麽也要把自己的肚子給填飽,而食堂也正好在‘迷’霧森林和一葉知秋社之間,他正好路過,兩不耽誤。

葉秋到瓊樓的時候已是下午五點十分,中途他‘花’了十分鍾的時間吃飽了飯,隨後飯後散步般地走到瓊樓。

因為期末考試的原因,平常熱鬧非凡的瓊樓這一刻顯得非常的冷清,除了那些校園保安依然在盡忠職守之外,很少看到有學生出入,偶爾進出的也是三三兩兩的情侶,對於學期末這個快要分離的時刻,這些情侶更加的珍惜這種離別前的相處。

一葉知秋社的大本營在四十九樓,也可以說是瓊樓的最高層,早在一葉知秋社發展起來之後,隨著一葉知秋社的實力不斷地擴大提升,一葉知秋社也擠進了學校社團的頂尖行列,地位的水漲船高自然也讓他們的大本營所在的位置迅速提升了,從原來的二十幾樓直接就升到了頂層,與月後社和日帝社兩大霸主同處一層,從這一點就可以說明日帝社和月後社已經認可了一葉知秋社的強大,要知道在幾個月的時間裏,在楊清薇五人的動作下,一葉知秋社的凝聚力變得前所未有的強大,再加上她們校‘花’的身份的號召力,加入一葉知秋社的人是越來越多,實力自然也是越來越強大,所以他們自然是有了能與月後社日帝社兩社同處一層的榮耀。

不得不說葉秋這個大社長真的是非常的不負責,要不是今天中午勒雯和他說起,他還真的不知道自己的社團已經搬到了四十九樓,他還以為一葉知秋社還在二十幾樓中掙紮呢。

若是自己到時跑上去耍什麽大威風,豈不是要被人笑話死,這個臉可就丟得太大了,而且丟的還不隻隻是自己的臉,還丟了楊清薇幾人的臉,也丟了一葉知秋社的臉。

自己的臉丟了沒關係,一葉知秋社的臉丟了也沒關係,可是丟了楊清薇五人的臉這關係可就大了,所以葉秋心裏還是有些慶幸的,同時也更堅定了他把社長之位讓出去的決心,像他這種懶散的‘性’子,真的不適合做什麽一社之長。

“你是誰?知道這裏是什麽地方嗎?這裏是你能來的地方嗎?”葉秋坐著電梯很快就來到了四十九層,可是讓他很是訝異的是,在這四十九層竟然被人給攔了下來,當然他更震驚的是,這個時候還有人在這裏盡忠職守,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

攔著葉秋的人很是魁梧,一米八五的個子在南方人中顯得非常的高大,而且他的身全也非常的壯實,站在他麵前自然而然地就生出一種淡淡的壓力。

在魁梧男生的身後還有一個戴著眼鏡的瘦弱男生,他此時也是用著一種高高在上的眼光在審視著葉秋,顯然也是對於葉秋這個來曆不明的學生很是懷疑。

“怎麽,這個地方是禁地嗎?不能來嗎?”葉秋掃了兩人一眼,看到兩人‘胸’口處的那枚葉型徽章,他眉頭不由一皺,這兩人顯然就是他們一葉知秋社的社員,可是一葉知秋社的社員什麽時候變得如此盛氣淩人了,在幾個月前,他所接觸的那些一葉知秋社的社員可是非常的可愛的。

“你那個社團的?知不知道這是什麽地方,這裏是你這種人能來的嗎?”魁梧男生沒想到葉秋竟然會如此和他針鋒相對,臉上頓時‘露’出不快的表情,要知道自從他加入一葉知秋社起,就再也沒有人敢用這種質疑的口氣和自己說話了,沒想到今天竟然碰到了一個,對於葉秋他自然是沒什麽好臉‘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