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藝人

第195章 你丫的欠揍

第一百九十五章 你丫的欠揍

刺啦……刺啦……

休息室裏死寂的可怕,一向心高氣傲的李俊赫哪裏受過這種氣。

此刻,他滿眼都是怒火。

“哼,就憑你也敢跟我鬥,我叔叔是李秀滿,他隨便發句話就能把你打回原形!你算個什麽東西,不知死活!把我惹怒了,我要你像這張紙一樣徹底作廢!”李俊赫一臉傲氣的看著李雲宰。

看著那近乎被撕成了八份的轉讓合約書,李雲宰的拳頭不知不覺中捏了起來。

“喲,還想打我啊?我勸你還是別動手,我可是學過跆拳道的,對付你這樣的人,十個八個的我都不帶怕的!”李俊赫隨手將紙屑一扔,霎時漫天都是白花花的碎紙片,雜亂的飄到了地上。

李雲宰謔然抬頭,那雙不滿血絲的眼睛死死地盯向李俊赫。感受著李雲宰那凶勵的目光,李俊赫下意識的退後了一步。

“好強的氣場啊!”李俊赫心中暗暗一驚,緊接著硬是抬起頭挺起胸,傲然迎上了李雲宰的眼神,還有一點挑釁的韻味,仿佛像是再說,瞪什麽瞪,小心我整死你!

李雲宰慢條斯理的站了起來,麵色冰寒,冷聲說道:“你知道麽,我這個人很好說話,我這輩子隻恨過四個人。第一個是一個叫韓媛靜的女人,因為她沒有做到當母親的責任;一個叫李秀滿,我恨他的冷酷無情,陰險自私;還有兩個人的名字我提到了就會感到惡心。

原本你的名字並沒有進入我的黑名單,但現在的所作所為,讓我對你最後一點的寬恕也化為烏有!”

“哼,看來你還是一條可憐蟲,連你老媽都把你拋棄了呢!”李俊赫嗬嗬冷笑。

李雲宰站起來比李俊赫還高了半個頭,居高臨下,麵色陰寒,周圍的空氣都冷不丁的下降了幾分。

“我錯了。有其母必有其子,我不應該對你抱有期望的!”

話落,李俊赫的通紅霍然一縮。李雲宰那碗鬥大的拳頭已經出現在了他的眼中,而且越來越近,速度快的連他的大腦都還沒有做出反應,就被狠狠地擊中。

噗……

李俊赫隻覺得眼前一黑。頓時一股熱流從鼻孔中飛流直下,噴了出來。

哎呀……

李雲宰這一拳之猛烈,用盡了全身力氣,李俊赫吃痛一聲,腳步止不住的後退。直到撞到了牆壁上才癱軟的順著牆壁跌坐到了地上。

“你.....你居然你敢打我!”李俊赫抹了抹鼻子,一陣鮮紅之色跳進了他的眼中,頓時驚得從地上跳了起來,縱身向李雲宰撲去。

從未受過這種窩囊氣的李俊赫出手早就沒了章法,什麽跆拳道早就被他扔到了十萬八千裏外,看這架勢也不過就是街頭小混混的打架手法。

李雲宰雙眼微微一眯,就在李俊赫以為自己的拳頭要打到對方臉上的時候,李雲宰腳步一斜。衝斜上方猛地踏出一腳。硬如鋼棍的右臂微微抬起,以極快的速度擊到李俊赫胸前。這股凶猛的力量猶如巨浪一樣,瞬間淹沒了李俊赫。

嘭的一聲,被李雲宰攔胸一截,李俊赫瞬間被擊倒,背部與地麵猛烈地撞擊讓他忍不住痛苦的呻吟了一聲。

李雲宰伸手捏住李俊赫的衣領。就勢往上一抬。

“你知道麽,其實你為秀妍來找我出氣。我根本不介意,但你不應該撕爛了那幾張紙。更不應該用那種更不可一世的態度跟我說話......你現在擁有的一切,不過都是從別人身上搶過去的而已,你沒什麽值得驕傲的,真的沒有!”

看著李雲宰這幅像要吃人的樣子,李俊赫傻愣愣的呆住了,他忘記了渾身的劇痛,忘記了鼻子還在流血,他已經被李雲宰的行為給震懾了。

嘭!!!

李雲宰鬆開了手,懶得再看一眼李俊赫背過身將灑滿一地的碎紙片撿了起來。他的動作小心翼翼,像是生怕這些碎紙片有所損壞一樣。在別人眼中的廢紙,在他眼中仿佛就是寶貝一樣的珍惜。

李俊赫悶哼了一聲,以一種極為惡毒的眼神看向李雲宰,呲著牙,死死地捏著拳頭。

“你算個什麽東西,居然敢打我....我要報仇....我要報仇!”

報仇的念頭像是一個詛咒一樣,深深地纏繞在李俊赫的腦海裏。憤怒給了他力量,掙紮著從地上站起來,趁著李雲宰背身撿碎紙片的那一刻,李俊赫操起右手邊的椅子,將全身的力量都灌入雙手,嘴角帶著一抹殘忍的笑意。

“李雲宰,你去死吧!!!”

幾乎椅子與話音同時落下,當李雲宰感受到身後一股淩厲的風勢刮來的時候想躲已經遲了。

嘭!!!

沉重的木製椅子蓄滿了李俊赫的全身之力,狠狠地砸到了李雲宰的後背上,一股劇烈的疼痛從背脊傳來,在一聲悶哼之中,李雲宰的身體被這股猛烈的力量轟飛出去,咕嚕嚕的在地上滾了好幾圈。

“你算什麽東西,我需要你來教訓嗎?你有什麽資格教訓我,信不信我弄死你!”李俊赫近乎癲狂的將椅子朝著李雲宰砸了過去。

李雲宰的瞳孔霍然一縮,強忍著背後的劇痛,身體在原地一轉,碰的一聲,椅子砸到了離李雲宰半米遠的地上。

李雲宰的目光微微抽搐,嘴角掛起一抹無奈,又令人寒透徹骨的微笑,“看來這次我又錯了.....我應該把你打的像一條死狗一樣,讓你深深地記住這個教訓!”

話落,李雲宰無顧背上的劇痛,像是一頭獵豹一樣,轉眼間便樸了上去,左右開弓。

砰砰砰!!!

左勾拳,有勾拳,直拳,一個勁的往李俊赫身上招呼,雖然沒有往死裏打,但個夠他吃上一壺的了。

第一波攻擊落幕,李俊赫像是一條死狗一樣躺在地上,呼吸沉重,渾身都是皮外傷,狼狽不已。

吱吱吱吱......

忽然一陣格外刺耳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勉強的睜開眼睛,李俊赫的瞳孔猛地一縮。

隻見李雲宰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他的麵前,目光從鞋尖微微上移,李雲宰那張不帶絲毫感情的臉孔落入了李俊赫的眼中,他這輩子永遠都忘不了此時此刻李雲宰的眼神,布滿了血絲,猶如一頭饑餓的老虎一樣,要把眼前的‘食物’撕裂。更讓李俊赫驚恐的是,那把椅子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了李雲宰的手上,椅腳托在地上發出吱吱吱的聲音。

突然間,李俊赫的心中生出了一股濃濃的恐懼,驚恐萬分,心中更是有些後悔,後悔不應該單槍匹馬的來找李雲宰麻煩,應該把隊友們都叫上。

直到此時此刻,李俊赫心中還是沒有一絲覺悟。

像是電影中的慢動作一樣,李雲宰的雙手緩緩地舉起椅子,整個動作緩慢無比。如果仔細看去,李雲宰的雙手的手背上,青筋拱起,像是已經積蓄了全部的力量一般。

“你會後悔的!”在這個時刻,李俊赫竟然平靜下來,還露出了一絲淡定的微笑。

“我這個人,做事總是先動手後動腦,做的比想的要快!”

然而,就在李雲宰話落的那一刻,一陣驚叫聲在門口炸響,緊接著接二連三的驚叫聲隨之響起。

李雲宰轉頭望去,以sunny為首的少女時代的成員站在門口,一臉驚恐的傻愣愣的站在門口,被休息室裏的情景徹底的鎮住了,大腦一時間轉不過來。

李雲宰轉過頭來,低吟道:“這就是你說的讓我後悔的事情嗎?”

“你完了!”李俊赫像是得救了似的,長長的舒了口氣,緊接著忽然大聲喊道:“姐,快來救我.....雲宰哥他發瘋了!!!”

看著躺在地上,渾身是傷的李俊赫,再看向雙手舉著椅子,一臉凶悍的李雲宰,sunny第一個大叫起來:“oppa,你在幹什麽.....你瘋了嗎!”

李雲宰恍若未聞,隻是轉頭看向門口,那雙布滿血絲的雙眼,讓所有人都感到陌生,這還是那個溫文爾雅的李雲宰嗎!

“你以為有她們在,我就不敢打你了嗎!”

李俊赫聞言麵色一僵,看到李雲宰眼中一閃而過的厲色,在十幾雙眼睛的瞪視下,李雲宰手上的椅子狠狠的向李俊赫身上砸去。

少女們紛紛轉身,驚叫著不敢看這一幕殘忍的畫麵。

在椅子砸落的那千分之一秒鍾,李俊赫腦中一片空白,甚至有點絕望,第一次為激怒了李雲宰而後悔,這個家夥根本就是一個瘋子。

劈裏啪啦

啊!!!

一陣淒厲的慘叫聲從李俊赫口中傳出,所有人都感到背後一涼,紛紛走到走廊上來,臉上還帶著一絲驚恐的神色。

“廢物,我又沒砸到你身上,叫什麽叫!”

李雲宰後退了兩步,微微踉蹌,背脊上傳來的劇痛迫使他咬緊鋼牙。

看著四分五裂的椅子,再看向蜷縮在一起驚叫連連的李俊赫,所有人都在第一時間衝進休息室,將李俊赫護在身後。

李雲宰怒毆shinee成員李俊赫的事情瞬間在這一層藝人之間傳開了,走廊裏擠滿了人,都是一臉驚恐的看著一片狼藉的休息室。

此刻,所有人的腦中唯一的一個念頭就是我滴個天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