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級修真農民

第348章 租房軼事

第三百四十八章 租房軼事

在這裏吃這一桌子菜,在地球上就相當於一萬二千元,這也算是很奢侈的消費行為了。。。

了解了這裏的消費水平後,李向南便拿出一塊大概有五十克的金餅子給少年來付帳。

那少年見李向南隨意一出手就是一塊金餅子,便小心地收了起來,道:“客倌,結零用武幣令行不行,黃金的話可能有點麻煩,要通知老板?”

“那就用武幣令找零!”

“好的,請您稍等!”

少年笑了笑,就快步出去。

不一會兒,少年就端著一個盤子過來,上麵放著找零的武幣令,道:“客倌,這是給你的找零,請清點一下!”

這裏的貨幣,並不是使用紙漿之類的工藝製作,而是用一種質地非常堅硬的木頭,削成非常薄的一片,大概有兩毫米的厚度,根據貨幣麵額不同,大小也不同,上麵所繪刻的是幾種奇怪的圖案,還有技藝非常高超的鏤空刻印,應該是用來防偽的。

李向南一眼就看出有三百武幣令的樣子,也並沒有收,隻是對少年道:“這個就打賞給你了,不過你能不能回答我幾個問題?”

少年心中大喜,他在這裏打工這麽久,如今還是頭一回遇上如此豪爽的客人,一下子就是三百武幣令的打賞,這都頂得上他在這裏打工兩個月的工錢了。

不過少年還是壓製住心中的激動,道:“客倌。你有什麽想問的盡管問便是?”

李向南道:“你知不知道在哪裏能夠查到這裏的地理誌,也就是可以查閱這靈華鎮曆史變遷,以及一些重大事件的記載資料?”

“這,這個……”

少年一聽問的是這種問題,一時倒為難了起來,於是他將那武幣令推到了李向南的麵前道:“對不起客倌,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你,無功不受錄,你的打賞我也不能接受!”

“那錢你盡管拿著就是,既然你無法回答那就算了。那我再問你。你可知道這鎮上誰家出租房子,我們想租一套合適的房子暫住!”

不想,少年聽到這個問題後,更是大喜。道:“大哥。正好我家有房子空著要出租。租金並不貴,你看怎麽樣,要不我帶你去先看看房子?”

“那好吧。我們這就過去看看吧!”

少年大喜,便快步跑下樓,可能是跟領班請假去了。

當李向南下了樓之後,那少年就換了身衣服,並已經在酒樓門口等候了。

李向南打量了下少年,看這少年穿的衣服挺幹淨整潔,是用純手工製作,雖然有點舊了,但仍是高檔次的衣服,倒是有些詫異,道:“你叫什麽名字,你家在哪裏?”

少年道:“我叫薛念華,我家就在這鎮上的北街,距離這裏也並不算遠,不用一柱香的功夫就能到!”

於是李向南和芷茉就由這少年帶著,果然用了不到十分鍾的時間,就到了鎮上北街口的一座大宅子的門前,那門上石匾之上刻著兩個氣勢淩厲的大字:薛宅。

這座宅子建造的年代看起來有些久遠,是古代傳統的三進三出的院落,青磚石瓦,雕梁畫棟,頗具古風,應該也算是富裕人家才住得起的一座大宅子。

那少年帶著李向南進了宅子之後,隻見宅院之中十分冷清,宅子裏的陳設也非常少,基本上都是空蕩蕩的,甚至有些地方破敗後,一直沒有修繕。

從這些來看,也不難猜測,這少年的家庭以前應該是富裕人家,如今應該是家道中落以後,為了糊口,值錢的東西全賣了,也請不起傭人,才會這麽冷清。

雖然李向南在這裏也隻是打算臨時居住上一段時間,不過在那少年領著他看過他家的房子後,他對這裏倒是挺滿意,買些家具和日用品回來,就能入住。

不過,就在李向南準備要租東側的那個套宅時,隻見在這宅子的後院,一個臉色蒼白,病容滿麵的中年美婦柱著一根拐杖緩緩地走了出來,並伴隨著嚴重的咳嗽聲。

少年的一見婦女出來,就立即快步跑了過去扶住他,道:“娘,你身體不好,出來幹什麽,一會我就去買藥!”

“你工錢還沒發,哪有錢買藥,別再浪費錢了,還是攢起來等明年巨劍門招收弟子時也好打點,娘不想再拖累你了,咳咳……”

婦女咳了幾聲後,顯得有些吃力,就緩緩轉過頭來打量了下李向南和芷茉二人,道:“小華,他們是做什麽的?”

薛念華道:“娘,他們是外地來的,到酒樓吃飯說準備租房子,而我們家有那麽多房子空著,我就帶他們來看房!”

誰知,這婦女卻是搖頭,然後看著李向南二人道:“對不起二位,這房子我們不出租,你們找別家吧!”

不待李向南說話,那少年薛念華卻是急了,道:“娘,你別這麽固執好嗎,我帶來好幾波來租房的,都是不是什麽壞人,卻都被你打發走了,自我爹死後,我們家就衰敗了,如今連糊口都難,你這一身病也需要錢來治,為什麽你不願意租房給別人住,有了房租,我們至少還能貼補家用啊?”

“小華,別再說了,我們家房子寧可空著,也不出租!”中年美婦一臉病容的神情中,帶著堅決。

“娘!”

少年心中焦急,但母親堅決不出租,他也無可奈何。

李向南見這婦人不願意租房,就猜想她可能有什麽難言之隱不想對自己的兒子說,便道:“既然這樣,那我們就不打擾了,告辭!”

芷茉本想說什麽,但她見李向南轉身就走,猶豫了下還是跟了上去。

直到出了那宅子後,芷茉就忍不住道:“向南,我看這家人生活過的也挺不容易,剛才你為什麽不幫他們一把?”

李向南道:“茉兒,想必你也能看得出,那少年可能是因家庭變故,也算老成,人聰明機靈,做事也懂得變通,隻是他的母親卻是個很固執的人,即使我們有心幫助,她也一定不會接受的!”

芷茉不禁歎了口氣,道:“這世間太多疾苦,我們也不可能都幫到,隻是發生在眼前的,我覺得順勢而為,憑本心幫一把,也算結個善緣!”

李向南心想,芷茉為人單純善良,不太通人情世故,她並不知道,即使是他們幫了這家人的忙,那婦人也不會領情。

如果再加上那婦人若真有什麽難言隱密,他們這對毫不相幹的陌生人一來就要幫助人家,很可能會被認為是居心不良,這就叫好心辦壞事。

李向南也沒有向芷茉去解釋這些人情事故的東西,他就喜歡芷茉的這份單純和善良,他隻要保護好她不受傷害就可以了。

二人在大街上逛了逛,又找了幾家準備要出租的房子,隻是那些房子周邊不是吵鬧,就是髒亂,都不太令人滿意,索性放棄。

已經快到傍晚時分,李向南和芷茉也沒有再去租房,就準備再去那客棧投宿,他們初來的這兩天,住的都是客棧。

隻不過他們還沒走到客棧,就見客棧外來了一群執劍守衛守在門口四周警戒,這些守衛穿著統一的服飾,胸口繡著一柄藍色巨劍,應該是那巨劍門的人。

在那客棧門口,停放著一輛由赤角獸拉的豪華私人馬車,不過馬車上繡著的標識,卻並非巨劍門的,而是一團火焰,想必是神火門哪個權勢人物到此。

李向南和芷茉本欲要進客棧,結果經過馬車附近時,就被那威風凜凜的守衛攔住了去路:“什麽人,不得近前,退後!”

這種類似所謂大人物下到某地方,那地方就會被戒嚴的情景,李向南見得多了,也並沒有放在心上。

既然現在客棧被人警戒了起來不讓進,芷茉便道:“向南,我們去那邊的賣丹藥的店裏看看吧?”

李向南順著芷茉的目光看去,就見附近確實有一家藥店,不過那藥店的口氣卻不小,打出來的牌子吹虛該店出售的都是上等靈丹,應有盡有。

一看這就是所謂的廣告,不過芷茉既然有興趣,李向南也沒什麽意見,就陪著她去了那家藥店。

隻不過,進了那藥店打量了幾眼之後,李向南極度的失望。

那些所謂的上等靈丹,也隻不過是一些初級煉藥師煉製出來的普通靈藥,而其它的,都隻是新手貨,可是那價格,卻是貴的離譜,李向南隨手亂扔的那些新手藥,都比這藥效強上數百倍了。

隻是,李向南察覺得出來,芷茉的用意也不在那些藥物上,她隻是東走走西看看,注意力並沒有在那些藥品上。

而沒一會兒,當那藥店外麵走來一位少年,李向南察覺到之後,頓時就明白了芷茉的用意,她應該是想間接地幫這個少年一把。

於是李向南就拿出幾粒自己煉製的藥丸給芷茉道:“不用買這裏的垃圾藥了,將這顆給他就是了!”

芷茉見李向南猜出了她的心思,微微有些羞赧,便柔柔地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