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級修真農民

第448章 火焰神兵

第四百四十八章 火焰神兵

氣運之劍的威力,沒有人能夠知道。

就算是李向南曾經在進入虛無幻境之中,曾經親眼看到過,但那僅僅隻是那把劍之中的劍靈進行的引導。

可是在當時,僅憑那麽一點微薄的影響,能夠讓人在毫無所覺的情況下就引導著神魂進入到那幻境之中,然後踏上先天界橋,猶如身臨其境時,可見其威力。

氣運這東西,很虛無飄渺,無形無象,李向南不知道那是一種精神的象征,還是一種意誌的表現。

不過人們常說生死有命,一切都是命中注定這句話時,裏麵似乎就包含著氣運的成份。

當然,李向南自是沒有資格擁有那種象征著一種天道的氣運之劍的,那隻有無量人道神皇才有資格去控製使用。

不過曾經在那虛無幻境之中,無量神皇曾提點過李向南,提及到他如果能夠擁有繼承人皇之道的資格,那麽他在獲取到部分氣運之劍的力量後,也可以凝聚出一把造化人皇之劍。

至於那人皇造化之劍,雖不能與代表著天道氣運,但卻是能夠斬百族氣運,也擁有極強大的威力。

而此時此刻,當李向南看到他那把用神魂與劍靈祭煉的風陽仙劍在分解於古塔釋放出來的那種原氣凝聚的光幕,並吸收了其中的原氣之後,劍靈再次重新凝結而出來的那把劍,則是已經完全脫離了風陽仙劍的範疇。

但這把劍究竟會朝什麽樣的方向轉化,是否真的能夠成為人皇造化之劍,這就不得而知了。

然而現在這把劍在即將凝結成形之際,那黑暗漩渦之中的陰影皇帝在發出恐懼的咆哮後,在瘋狂的衝擊著那光幕,準備做最後一搏。

不過有劍靈在不斷凝聚劍身之時。那經強化過後的百戰之氣依然能夠對陰影皇帝,以及那黑暗漩渦之中的包含的力量造成削弱性的打擊。

李向南暫時沒有去理會那陰影皇帝,現在局勢已經開始發生逆轉,經無量神皇警示,天道氣數既然偏向於他,那麽這陰影皇帝是不可能成功的。

而李向南此刻在麵對那白色殘魂時。心情就有些複雜了。

盡管那白色殘魂利用他內心深處隱藏的感情欺騙了他,但李向南卻不想將其徹底的抹滅掉。

於是,李向南心神引導之下,此刻那古塔之上,盤旋在那光暈中間的七色雲朵突然間就朝著那白色雲朵撲了過去。

那七色雲朵代表著一種造化,他不受任何空間,時間,力量,物質等這些因素的幹擾。在他發動之時,幾乎在殘魂的精神意識還沒有注意到的時候,那七色雲朵就已經覆在了那殘魂的虛影之上。

嗚!

突然間發生這樣的變化,白色殘魂不由發出一聲嗚咽之聲。

她知道她想要與陰影皇帝結合,妄圖顛覆天道氣數的計劃已經失敗,而此刻他被造化之氣所困,那就注定她的這一縷殘魂今後將永遠也無法掙脫這造化天命的束縛,所以她才會感覺到悲涼。感覺到絕望。

李向南能夠體會到這一縷殘魂的悲傷與絕望,他也不會去同情她。此時他心神一引之下,那七色雲朵便突然間一吸,那縷殘魂毫無任何的反抗之力,便被那七色雲朵吸入到了光暈之中。

隨即,那古塔自動打開一扇白色的大門。

嗚……

在那白色殘魂在發出最後一絲靈識波動之後,七色雲朵便帶著那縷殘魂由那古塔的大門而入。消失不見。

不一會兒,那七色雲朵再次浮現在塔頂的光暈之中。

嗷嗷!

見那縷白色殘魂被那造化之氣所禁錮之後,此時的陰影皇帝在發出絕望的怒吼之下,他也沒有帶動黑暗漩渦去衝擊那道光幕,任由那百戰之氣對他進行著攻擊。

他似乎終於放棄了抵抗與掙紮。、

在這個時候。當陰影皇帝放棄以後,他隻是用自己那強大的力量不斷地發出一聲聲的悲壯與絕望的嘶吼。

嗡嗡!

陰影皇帝發出的音波,此時向四麵八方蔓延而去,使得周邊的氣息迅速變得紊亂,甚至還帶著一陣陣的音爆,近一些抵擋不住的人,紛紛耳膜破裂,竟在開始流血。

“快靜心凝神抵禦,這是陰影皇帝發起的最後的垂死之音……”

遠在一邊看著這神奇一幕的玉秋和無霜此時身形暴退之際,並提醒與他們同來的那些門派之中的弟子。

可盡管如此,就算是無霜和玉秋二人,他們的神魂力量並不強大,還是被這股音爆震得險些失守。

也有倒黴的家夥,在這股音爆的衝擊之下,已是七竅流血,不死也算是殘了。

不過這時,李向南受古塔的保護,卻並未受到太大的影響。

隻是他見那陰影皇帝在放棄抵抗與掙紮後竟然還想禍害一批無辜之人,不由大怒,當即心神控製古塔,要對這陰影皇帝發動毀滅性的攻擊。

咻!

不過在這個時候,那劍靈卻並沒有動,依然在光幕之中凝結著那把神聖之劍,但是在那古塔之中,此刻突然間不由躥出一團火焰。

這是一團金色的火焰,同時他就像是有生命的生靈一樣,變成有規則的形體處,迅速生成一個火焰神兵,帶著靈動的哮聲,他的手中幻化成為一道火劍,便朝著那黑暗漩渦斬了下去。

李向南看到這從古塔之中鑽出來的家夥,顯得十分的詫異與吃驚,從這家夥的形態上來看,極像是以前李向南曾捉捕到的那個火精靈,但是自從被古塔收走以後,這火精靈的下落不明,讓他根本找不到這小家夥躲在哪裏。

隻是現在,讓人意外的是,這火精靈在古塔之中不但沒有消失,反而成長速度驚人。就像是由一個小孩子迅速長大後,然後成長為了一個合格的士兵。

不過,這士兵可不是普通的兵,那是以火焰為本源,通過吸收古塔中的原氣從而產生的全新生命,在古塔的造就下。讓他成為了一名真正的火焰神兵,擁有極為純粹與強大的火焰力量,可控製一切火焰為已用。

看著這個發動強大火焰力量的火焰神兵,李向南不禁心中感歎,這就是造物的神奇。

唰!

此時,這看起來隻有半高,仍像是一位少年一樣,全身被火焰所包裹的火焰神兵用那手中的火焰之劍,帶著毀天滅地之威。一劍斬向了那黑暗漩渦。

轟!

在那一劍之下,黑暗漩渦突然間一陣劇烈的扭曲晃動,從而聲速被那股無物不焚的火焰斬一分為二。

在這樣的情況下,那黑暗漩渦被斬斷後,其中的陰影皇帝所發出的最後的垂死之音也隻能被迫中斷。

而陰影皇帝此時放棄了任何的抵抗,但是那火焰神兵去並沒有再去攻擊那陰影皇帝,隻是突然間變成一個巨大的火籠子。

在這個巨大的牢籠的籠罩之下,那陰影皇帝的的本體。那是一團陰影,結果就被那牢籠禁錮在了其中。

嗷嗷!

在被禁錮之後。那陰影皇帝在火焰的焚燒之下,不由發出一聲聲淒厲的叫吼,自從那白色殘去被禁錮以後,他似是想要得到解脫,想要尋求被毀滅。

隻是,火焰神兵去並不會給他毀滅的機會。仍是用那火焰牢籠在不斷地焚燒著陰影皇帝。

隻見陰影皇帝身上包裹覆蓋著的一股黑色洋溢的氣息在被那火焰力量,以及光幕之中所帶著的造化之氣息的衝擊下,漸漸開始消散。

直到過了約有一柱香的功夫,當那陰影皇帝身上的黑氣全部消失之際,李向南就看到那火焰牢籠之中。就隻剩下一團看起來隻有巴掌般大小的青魂。

看到這縷青魂後,李向南不由心神劇震。

他終於明白了造化的力量為何不會去消滅這陰影皇帝,也終於明白為什麽那白色的至善殘魂為何會想要與其結合。

因為這縷青魂,同樣是殘魂,屬於殘缺不全的。

但是這天地萬物之中,人類能夠形成的陰魂狀態,從而變成靈鬼,大多是一種無形無質,充滿了負能量的陰影形態。

可是,這青魂所呈現出來的,卻並不再是那陰影的形態,也沒有負能量,更沒有其它能量,非常的純粹,說明他早就已經脫離了荒古靈鬼的範疇,而他也並不是真正的荒古靈鬼。

因為,那是一縷帝王的殘魂,而又是青魂的狀態,這也就說明了,那不單是的一縷帝王的殘魂,更是擁有天道眷顧的人間帝皇遺留血脈影響而形成,這也就證明了一個令人震驚的答案,這是上古人皇的後代。

但是隨即,又一個疑惑充滿了李向南的那震撼的心間,這上古人皇的後代,究竟是被誰殺死的,他的一縷青魂,為何會被禁錮在這裏入了魔道,成為陰影皇帝,那上古三大古修門派,究竟想用他來幹什麽?

這個疑惑在腦海之中盤旋過後,李向南也沒有再愣神,他見古塔消耗越來越大,於是便收了那七色雲朵。

在隨著七色雲朵收回後,那光暈便開始緩緩地縮小,而這個時候,那火焰神兵也帶著那縷青魂,化成一縷青煙一般例飛入了古塔之中不見了蹤影。

同時,在那光幕也隨之消散之際,半空之中隻剩下一把若隱若無的劍,在隨著古塔恢複原狀,光暈也徹底的消散後,那把劍也同時迅速地飛向李向南,沒入的他的體內消失不見。

這山穀之中的一切,都恢複了平靜,隻剩下那戰後的瘡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