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係統—都市悍女

003 警察幫不了我

第一卷,異能菜鳥 003 ,警察幫不了我

話說,景颯現在很鬱悶,是滴就是各種的鬱悶,話說一絲不掛的狀態下,讓她怎麽辦呢,怎麽回家呢。

“哼,哼,那兩個混蛋真的是太可惡了,居然把我的衣服也脫了,變態,兩個白癡大變態!”景颯在心底裏跳著腳地咒罵著:“你們兩個可別死得那麽快啊!”

“啊!”罵完了之後,景颯這才反應過來,話說自己沒有被那個男人,給那什麽了吧?

於是景颯忙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還好,沒有任何的異樣,那麽也就是說,自己並沒有受到侵犯。

“呼!”認清了這個事實,景颯也終於長長地出了一口氣,放下了心來。

景颯抬頭看了看那上麵的盤山路,倒是也沒有猶豫,直接就手腳並用,扣住那些凸起的岩石,便攀爬了上去,要知道,她最喜歡的一項的一項運動就是攀岩了。

小心地將自己的身子藏在盤山路的欄杆下,畢竟現在自己這種樣子還沒有辦法大大方方地見人啊,所以景颯想,先攔一輛車找件衣服遮擋一下吧。

……。

因為現在不過才四點剛過,天色也還帶著一些蒙蒙矓矓的灰色感覺,所以此時盤山路上來往的車輛很少。

終於遠遠駛來的光亮,同時也照亮了景颯的雙眸。

她再也顧不上那麽多了,直接雙臂抱在胸前便衝了出去。

“我靠!找死啊!”淩天怎麽也沒有想到,自己的運氣居然這麽好,昨天晚上他剛剛完成了一項任務,正打算回到家,洗個熱水澡,好好地睡一覺呢,但是卻沒有想到,在西山的盤山道這塊,居然有一個白花花的東西衝過來,悍不畏死地擋在自己的路虎前,還好自己的腦袋瓜子還算清醒,還好自己的反應還算是夠快,及時地停住了車。

按下車窗,淩天將頭探了出來,剛想要再說點什麽,不過卻聽到一個很急切的聲音:“快點,把你的衣服脫下來!”

“嘎!”淩天一時之間有些反應不過來了,神馬情況,攔了車後,居然就讓自己脫衣服。

“快點!”景颯有些著急了,索興便伸出一隻手,揪住了男人的衣領。

“呃!”淩天眨巴了一下眼睛,他現在看清楚了,在自己的車外居然立著一個未著寸縷的少女,雖然這具身體還略顯青澀,但是卻已經初具規模了,那雪白的玉兔上,點綴著兩粒粉紅,白晳的皮膚,宛如最最精美的瓷器,纖細的腰肢彎出好看的弧度……呃,怪不得自己剛才隻是看到白花花的一片呢。

“你,你看什麽啊?快脫衣服啊。”感覺到淩天的視線,景颯的臉上有些發燒,聲音中也帶出了一股難言的羞怒。

“呃,我這就脫,這就脫!”淩天這才回過了神來,忙三下五除二地脫下了自己身上的襯衣,遞給景颯。

“轉過去,不準看!”景颯抓過衣服,擋在胸前,那雙大眼睛卻是凶巴巴地盯著淩天。

“嗯,嗯,好,好,我轉過去!”淩天很聽話地轉過了頭,但是他的心裏卻是有些好笑,貌似自己剛才已經都看到了吧。

男人的襯衣很大,雖然景颯在女生當中,絕對算得上是身材高挑的那種,穿上了男人的衣服後,也能遮擋住自己身體的羞處。

“好了!”隨著景颯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淩天轉過頭,一時之間,他的目光不禁有些呆滯。

天呐,有沒有人可以告訴這個少女啊,她這麽穿,比剛才光著的樣子還要誘人啊。

男人的襯衣鬆鬆垮垮地套地少女的身上,那微微敞開的領口,露出來少女那迷人的鎖骨,胸前的隆起微微顫抖著,再往下看,是一雙修長而緊繃的長腿。

“你可以走了!”男人的目光讓景颯感覺到十分的不安。

“上來!”淩天終於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然後一探身,就打開了副駕駛位置的車門。

“嘎?”景颯有些不明所以地看著男了。

“如果你想要這副樣子繼續呆在這裏,那麽我無所謂。上來,我送你回家!”淩天看著少女的眼睛一字一頓地道,隻是他的聲音中,卻是帶著一種異樣低沉的壓抑感。

景颯想了想,沒有說什麽,直接就抬腿上了男人的路虎車。

淩天也沒有問少女家在哪裏,直接一踩油門,路虎車呼嘯而去。

……。

淩天的路虎車停在了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時裝店門口,淩天一句話也沒有說,便推門下車,邁著大步就向著時裝店走去了。

“你…。”景颯想要喊住男人,但是聲音才到嘴邊的時候,男人卻已經推開了那玻璃門,走了進去,於是景颯也隻好做罷。

“給,快點換上吧!”男人沒有上車,而是直接從車窗內,遞進來一個紙袋。

“呃!”景颯看了一下裏麵,一套白色的內衣褲,一件白色的T恤,一條牛仔褲,還有一雙黑色的高跟鞋。

原來男人之所以會在這裏停車,就是為了給自己去買衣服。

“你怎麽知道我穿多大號的啊?”景颯頗有些難為情地小聲地嘟囔了一句。

“身高173,體重40,胸圍88,腰圍58,臀圍93,鞋37碼!”卻沒有想到,男人一張口,直接就報出來一組數字。

“啊!”景颯隻覺得自己一時之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標準的魔鬼身材啊,就是有點瘦!”而這時男人卻又咧嘴回頭對著景颯一笑。

“哼,色鬼!”景颯冷哼一地聲,迅速地按上了車窗,然後飛快地將那袋子裏的衣服穿好。

當男人再次坐到了車上,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景颯,然後緩緩地開口了:“要不要送你去公安局?”

“公安局?”景颯挑了一下眉毛,報案嗎?是將她當成失足少女了,還是將她當成被人打劫的倒黴蛋兒了。

“不用,送我到景田區就可以了!”景颯說著,一雙手卻是緊緊地絞到了一起:“警察幫不了我!”

淩天看到此時少女的眼中隱隱有些淚光,但是她卻兀自地壓抑著自己的情緒,沒有讓那眼淚流下來。

淩天沒有說話,也沒有問身邊的少女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隻是沉默地再次一腳踩在了油門上。

------題外話------

嗷,嗷,嗷,收藏啊,妹子們,雄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