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係統—都市悍女

079 陰毒肖明警察來了

079 ,陰毒肖明,警察來了(三更)

就要王虎才剛剛打開手術室的門,景颯卻是正好又聽到了肖然的聲音,沒辦法,她的聲音實在是太討厭了,而且也太難聽了。

“媽,你看那兩個鄉巴佬一樣的人,就是那個賤貨的爸和媽啊,哼,居然想要指望著那個賤貨,來飛上枝頭當鳳凰,也不好好地看看,賤貨就是賤貨,麻雀就是麻雀!”

聽到了這話景颯的臉色變化。

“小姐,要不要我們出手!”王虎低聲問道,因為他認出來的,那兩個臉上有些忐忑,手中拎著一個保溫飯盒的中年男女,正是景颯的養父母。

“不用。”景颯說著,便已經身形一閃就出了手術室的門。

因為肖然的聲音,所以眾人的注意力都落在了李梅與嚴寬兩個人的身上,所以倒是沒有人注意到,手術室的門已經被悄無聲息地打開了。

“啪,啪!”肖然隻覺得眼前一花,接著隨著兩聲清脆的聲響,她的兩邊的臉蛋卻是一陣火辣辣地疼。

“小賤人,你居然打我!”肖然捂著臉蛋,這個時候她看清楚了,她麵前站的人,不是景颯又是誰呢,當下瞪著眼睛又罵了起來。

“我打得就是你,打得就是你這個混帳!”說著,景颯又一揚手,做出欲打的姿勢。

“啊!”肖然嚇得忙側過頭去,尖叫了起來。

“呯!”卻是沒有想到,景颯已經變掌為拳,然後一拳重重地打在了肖然的小肚子上。

這一拳,景颯打得可是相當有講究了,這一拳所打的部位正好就是肖然的子宮所在,而且在景颯的拳頭碰到肖然的身體之時,一股暗勁便從景颯的拳頭裏吐出出來,進入到了肖然的小腹,從現在開始,這個惡毒的女人,便別想要當母親了,這是景颯報複的第一步。

“啊!”隨著肖然的一聲慘叫,她的身體便重重地撞到了冰冷的牆壁上,然後再滑下來,整個兒人捂著肚子直不起腰來了。

“敢侮辱我的父母,就要付出代價!”景颯的聲音清亮而冰冷。

她冷冷的目光緩緩地從眾人的臉上掃過,這個時候沒有人會將她當成是一個隻有十七歲的少女,現在的少女渾身上下都是冷戾之氣,站在那裏,就好像是一把已經出了鞘的利劍一般。

“景颯,不管怎麽說,你也不能這麽對小然啊,你要知道,她可是你的表姐啊?”這個時候景甜可是已經心疼地一把便抱住了自己的女兒,然後氣恨恨地看著景颯:“小然是你的親表姐啊!”

“親表姐?”景颯的聲音滿是諷刺:“怎麽,剛才她在口口聲聲地罵我是賤貨的時候,怎麽就沒有人告訴我,她是我的親表姐呢,在剛才她出言侮辱我的父母時,怎麽沒有人告訴她,我是她的表妹呢!”

“爸爸,你都看到了,這就是你一門心思地想要認回來的孫女!”看到自己說不過景颯於是景甜便扭頭求助於景潤,景潤一把推出來,她就已經看到了景潤居然睜著眼睛的,而且氣色還算是不錯吧,不過,那四個小護士還有那個麻醉師怎麽沒有出來,這是怎麽回事兒啊?

現在這些問題,景甜已經來不及去想了。

按照計劃的話,那麽應該把死神之吻給景潤推進去,這樣就會造成景潤在手術中,突然間死亡的假像,到時候就算是有人想要查,也不會查到任何的痕跡。

可是,現在……。

聽到了景甜的聲音,景潤卻是失望地閉上了眼睛,這就是他的女兒,這個女兒,今天將自己生生地氣得心髒病發,當自己從手術室裏被推出來之後,這個女兒,居然都沒有上前來問候自己半句。

唉,傷心啊。

景甜沒有得到景老爺子的答複,當下嘴巴動了動,又想要說點什麽,不過,這個時候肖明卻是已經率先開口了,同時又狠狠地瞪了一眼景甜:“爸,怎麽樣?傷口還疼吧,那爸,我先送您回病房,這幾天啊,您老就什麽事兒也別想了,一切都有我呢!”

景颯聽到了這話,當下不由得高看了肖明一眼,這個男人,果然城府很深啊。

景潤卻是搖了搖頭:“你們兩個人都有工作要忙,那麽隻管忙就行了,集團的事情,薑文會全權代我處理的,一直到我的康複為止!”

肖明的眼瞼微垂,擋住了全部的心思:“嗯,爸爸說得是!”

“爸,薑文可是外人啊!”這個時候景甜的聲音居然又響了起來。

景颯終於明白了,肖然為什麽那麽白癡了,原來是因為隨了她的老娘啊。

隻是當肖明一記冷冰冰的眼刀丟過去之後,景甜便立馬閉上了嘴巴,不敢再言語了。

“姚蓋,張龍送我回病房,王虎,冷淩,曹方,湯龍,方啟功,李化天,你們幾個人在這裏陪著小颯,她的話就如同我的話,明白嗎?”景潤老爺子抬了抬眼皮,雖然聲音不大,但是卻還是氣勢十足。

“是,老爺!”八個虎背熊腰的保鏢齊齊地應了一聲。

“老紹啊,如果你沒有什麽事兒的話,那麽就和我一起過去聊聊天!”

“哈哈,好啊!”紹得剛點了點頭,對於這種鬧劇,他還真的是不想看,不過,說實話,對於景颯的那種果決,他還是挺佩服的,單就這一點來說,這個少女,就要比自己的孫子強者太多了。

“哦,對了,還有小李,小嚴,你們兩個也一起吧,剛才的事兒,我這個老頭子,就先給你們陪個不是了,是我沒能耐,連自己的孩子都沒有教育好啊!”景潤又轉頭看著李梅與嚴寬道,對於這對忠厚的夫妻,他現在如果發自內心的感謝啊,如果不是他們兩個人,那麽自己的孫女又怎麽會出落得這麽好呢,又怎麽會擁有著這般的醫術與心性呢,現在的景颯可以說,越來越讓景潤滿意了。

雖然這三個月以為,景潤對於景颯的事情,有太多的不知道了,但是景颯在香港給葉老爺子施針的事情,他卻是清楚的,這個孩子,他相信,加以時日,必成大器,而且這個孩子現在除了閱曆與經驗之外,無論從哪裏方麵來講,都是景和誠最最合格的接班人。

景和誠集團隻有到了景颯的手中,才可以再繼續發展壯大,或者說是騰飛。

“好的,景老先生!”嚴寬點了點頭,太度倒是不卑不亢,並沒有任何的想要討好巴結逢迎之意。

而李梅卻是顯得有些局促:“嗯,景老先生,剛才在家裏,我煲了些魚湯,帶了過來,就是不知道,你,會不會…。”

李梅想要說的是,你會不會嫌棄,不過這個時候景颯卻是已經接口了:“爺爺,我媽煲的魚湯那可是一絕啊,你喝了之後,一定會讚不絕口的,對了,還有紹爺爺,一會兒你也要嚐嚐啊!”

“哈哈,既然是小颯強力推薦的,那麽我一定要嚐嚐的!”紹得剛哈哈一笑。

“既然小颯都說好喝了,那麽小李啊,怕是一會兒我會都喝光了啊!”景潤聽著現在景颯一口一個爺爺的叫著自己,那心裏,可別擔有多麽的舒坦了,別說現在讓他喝的是魚湯,就算是白水煮白菜,他也一定會說好吃的。

看到景潤一行人,已經遠去了,肖明這個時候又對著景颯擠出來一個笑臉:“嗬嗬,小颯啊,你看看咱們都是一家人,今天這些事情啊,不過也是誤會,再說了,你爺爺現在身體也不好,所以,咱們也別讓老爺子再為這種小事兒來操心了,就這麽算了吧!”

“好啊,既然你開口了,那麽就算了,不過同樣的事情,我可不希望再發生第二次了!”景颯笑眯眯地道。

“那當然了,那當然了!”肖明連連地點頭,他倒是沒有想到,這個景颯居然這麽好說話,果然年紀小,就是年紀小啊,兩句好話便已經將她哄住了。

肖明在心底裏暗自高興,本來還以為,這個小女生很有手腕呢,看來卻是自己高看她了。

肖明看了看景颯,然後又向著手術室裏張望了幾眼,怎麽裏麵的人還沒有出來呢?

“哦,對了,小颯啊,我怎麽一直都沒有見到李麻醉師,與那四個護士出來呢?他們沒事兒吧?”肖明問道。

“當然沒事兒了,怎麽會有事呢,隻是他們現在應該還在裏麵收拾東西呢!”景颯笑眯眯地道,隻是她眼角的餘光卻是看向王虎。

王虎對景颯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自電梯那邊傳來,不多時十幾個佩槍警察便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裏。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兒。

是誰把這些警察叫來的啊,而且領頭的那個人,大家都認得的啊,那位正是市刑警隊的隊長馬如龍啊。

“哈哈,馬隊長啊,今天怎麽這麽有空啊!”肖明忙走上前去了,平素裏,他倒是與這位馬如龍隊長也有著幾分的交情。隻是這一次他卻發現,馬如龍的臉色頗為有些不好看,這一點,不知道為什麽,倒是讓肖明的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所以他急著迎上來,就是想要探探馬如龍的口風。

可是這一次馬如龍卻是一臉的嚴肅,隻是對著肖明點了點頭,倒是並沒有和他交流什麽,而且就算是一點點的眼神交流也沒有,隻是看著眾人,然後開口問道:“這裏是誰報得警?”

“是我報的警!”景颯看著馬如龍道。

“你是…?”馬如龍倒是還真的沒有見過景颯。

“我叫景颯!”

這個名字很顯然馬如龍是聽說過的,因為從他的眼神中,景颯看到了一分的吃驚,還有幾分的審視。

“我是市刑警大隊的隊長馬如龍!人在哪裏?”馬如龍問道:“確定嗎?”

“馬隊長,你也知道,我們之前在沒有退伍的時候,都知道那個東西,所以我們看到了,一定是的!”這個時候王虎卻是將話接過去了。

畢竟景颯不過才是一個剛剛上高一的學生罷了,如何能讓她說,死神之吻是她認出來的啊。

說是自己等人認出來的,才是最最恰當的。

“好,你們進去把那幾個人帶出來!”馬如龍回頭吩咐了一聲,於是後麵的那十幾名刑警便迅速地跑進了手術室,隻是片刻功夫,便已經將那位麻醉師,還有四個護士都銬上了手銬,帶了出來。

肖明的臉色變了,他看了一眼景颯,從景颯的表情中,他看不出來任何的線索,再看看王虎他們幾個人,那就更不用說,他們六個人的臉上,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變化。

再看馬如龍,他的臉色似乎有些發黑。

“肖主任,肖主任!”這個時候那位李麻醉師,一看到肖明,便忙大聲叫著:“肖主任,肖主任,你要救我啊!”

肖明的眼神一黯,他明白了,隻怕是自己的事情已經徹度的敗露了。

那麽下麵要怎麽辦呢?

肖明低下了頭,眼底劃過一抹狠色。

而王虎卻是將一份包得嚴嚴實實的東西交給了馬如龍。

“好,景小姐,接下來,還得麻煩你與這六位一起同我回局裏做一個筆錄。”馬如龍道。

“哦,馬隊長,我們都是炎黃國的公民,配合你們刑警隊辦案也是我們每一個公民應盡的義務,不過,您看,現在我爺爺剛剛做完手術,而且之前又發生了那樣的事情,所以讓我離開,我是真的不放心啊,您看,要不,我們就在這裏怎麽可?”

“呃。”馬如龍微微一猶豫,但是還是點了點頭:“好,可以!”

……

景和誠醫院的樓下,肖明,景甜夫妻兩個人靜靜地站著,肖然現在肚子依就是很疼,於是景甜便讓她先上車裏坐一會兒。

“老公,你這是什麽意思啊,小然肯定是被那個賤貨給打傷了,不然的話,小然的肚子怎麽可能還沒有好呢?”景甜氣衝衝地質問著肖明。

“你小點聲,好不好啊!”肖明有些惱火地看著自己麵前的妻子,當年他娶她,無非就是為了景和誠集團,對於這個女人,說實話,他還真的是一點興趣也沒有,因為這個女人,在他的眼裏除了個性刁蠻之外,便一無是處了。雖然結了婚都已經這麽多年了,可是景甜的性子,不但一點都沒有變好,反而還有著幾分變本加厲的意思。

“我小聲什麽啊,明明就是那個賤貨不對的啊!”景甜依就是自顧自地嚷著。

“你這個女人怎麽這麽不可理喻呢,你難道沒有看到馬如龍,把李冰給帶走了!”肖明現在真的是又氣又惱啊,這個沒長腦子的女人,她到底是知道不知道啊,事情哪邊更嚴重啊。

“呃,李冰?!”景甜終於反應過來了,她的臉色一變:“老公,你是說…。”

“你終於反應過來了,你難道就沒有想過吧,既然你爹沒死,那麽就說明,李冰已經失敗了,剛才你看到了吧,王虎交給馬如龍一包東西,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一定就是死神之吻了!”

“啊,那怎麽辦啊?”這一下子景甜也慌了:“老公,那怎麽辦啊,要不,你能不能去找馬如龍,和他說說,看看這事兒能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哪怕咱們多花點錢呢,如果馬如龍把你咬出來的話,那麽…。”

“行了,知道了,就小點兒聲。”肖明瞪了景甜一眼,於是景甜立馬乖乖地閉上了嘴巴。

這個時候他們兩口子看到了,馬如龍帶著餘下的幾個刑警正從醫院的大廳裏走出來。

“嗬嗬,馬隊啊,這就回去啊?”肖明忙上前了兩步。

“嗯!”馬如龍隻是冷淡地點了點頭,完全是一副不想要多聊的樣子。

可是現在肖明很想要多聊一下啊,於是肖明又問了一句:“馬隊啊,那個李麻醉師,到底是犯什麽事兒了,怎麽剛給我嶽父做完了手術,就被你們帶走了?”

“這個事情,你不用知道。”馬如龍停下了腳步,然後很認真地對肖明道:“我隻能告訴你一點,那就是這一次的事情很大,上麵很重視!”

說完了這些,馬如龍便坐到了車上,駛出景和誠醫院的大門。

“老公,老公,馬如龍說什麽了?”景甜又忙湊了過來,擔心地問道:“那個李冰沒有把咱們咬出來吧!”

“你白癡啊,現在馬如龍還沒有回去呢,怎麽可能審到李冰呢!”肖明恨恨地罵了一句:“你說說,我這輩子怎麽就倒黴娶了你這麽一個笨蛋的女人呢!”

景甜一委屈,張了張嘴剛想要再說點什麽,但是看到肖明的臉色,卻是終於將到嘴邊的話又給吞了回去。

“你先回吧,我再找找人~”肖明道。

“你是想要……”畢竟與肖明夫妻這麽多年了,景甜還是很了解這個男人的。

“那個李冰,不能讓他再活著了!”肖明淡淡地道:“如果他說出來,死神之吻是我這裏得到的,那麽你以為,我還能站在這裏陪你說話嗎?”

------題外話------

第三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