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係統—都市悍女

113 炎日大學生交流賽收回利息

113 ,炎日大學生交流賽(收回利息)

聽到了景颯的話,北宮無刀的臉色卻是微微地僵了一下子,雖然一開始景颯上來的時候就是如此說的,但是要知道北宮無刀自己,在剛才那已經展露出來的他自己那過人的實力了。

雖然北宮無刀也知道,那絕對不可能會嚇倒這些炎黃人,可是他卻對自己還是有些自信的,他相信絕對可以震懾一下這些炎黃人。

但是這個叫做景颯的少女,不但沒有任何的害怕,反而居然還想要挑戰,自己這邊十個日國人,而且居然還是想要同時挑戰。

她這種表現一來是對自己的無視,不,準確地說,應該是輕視,在看過了自己的實力之後,居然還想要以一挑十,這不得不說,比起自己來,這個少女更加的狂妄啊。

二來,就是對於大日帝國的輕視,是對於他們整個大日帝國太和民族的輕視,不可原諒,就算是北宮無刀再如何的想將景颯轉為日國的國籍,可是現在在這種眾目睽睽之下,他不能不將日國的麵子在景颯的身上找回來。

不過這樣子也好,這樣一來,在景颯還沒有成為日國人的時候,就先讓她體驗一下日國人的強大。

於是北宮無刀的眼神便變得有些銳利:“如你所願!”說著,北宮無刀扭頭看了一眼比試台下的那九個日國的選手:“上來吧!”

“嗨!”那九個日國人,“唰”的一下子就齊齊地站了起來,然後對著北宮無刀彎了一下身子,接著便整齊地排成了一排,走到比試台上。

十個日國人,包括北宮無刀在內,穿的都是黑色的道服,而景颯卻是一襲白色的運動服,十一個人,站在擂台上,倒是格外的顯眼,而此時包括北宮無刀在內的十個黑色道服的日國人,自動將景颯團團圍在正中間的位置。

“小颯!”胡邦國,目瞪口呆地看著那比試台上:“小颯,小颯,你,你…。”

“放心,胡老,我不會有事兒的!”感覺到胡邦國眼中的擔心,景颯還了他一個安心的微笑。

“景颯加油!”沐白緊緊地握著拳頭,目光灼灼地看著景颯,這個時候雖然沐白也很擔心景颯,但是剛才景颯架住了北宮無刀的手刀的時候,沐白就已經很確定了,如果說炎黃國代表隊中,還有人能阻止住北宮無刀的話,那麽隻怕隻有景颯一個人了,所以,現在沐白除了說一聲加油之外,倒是也做不了什麽了。

“景颯加油啊!”李楓扯著嗓子喊了一聲,然後高高地抬起手臂,衝著景颯揮動了幾下。

李楓平素裏,說話的時候,連聲音都不會太大的,但是現在他的心頭卻是熱血湧動,看著景颯那纖細的身影,他的心頭上卻是一陣的酸澀湧動,九個大男人,這個時候卻是真的要躲在這個少女的身後了。

他們是男人,他們的年紀都要比景颯大,可是,可是這個時候他們除了看著,除了加油之外,還能再做什麽呢?

“加油啊!”這個時候就算是已經受傷的張岩與霍然兩個人,也在隊友的攙扶下,勉力站了起來,然後一起握著拳頭為景颯加油。

“景颯加油!”

“景颯加油!”

“景颯加油!”

而與此同時,那些坐在觀眾席上的一眾黃黃國的大學生,也都站了起來,然後齊齊地揮著拳頭,為景颯加油,那加油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

“景颯,加油!”主席台上的胡邦國吼出了聲音。

“景颯,加油!”伍院長也吼了出來。

“景颯加油!”隻消幾個呼吸的時間,除了北澤青林還有他身邊的那幾個日國人外,主席台上的一眾老教授們,也都站了起來,齊齊地為景颯加油助威。

炎黃人,就算是輸掉了比賽,也不能輸掉人。

景颯平靜地站在比試台上,她淡然的眸光,緩緩地掃過了那十名圍攏在自己身邊的那十個日國人,接著她的唇邊不由得彎出一個冰冷的弧度。

接著景颯的目光便又轉到了台下自己隊友的臉孔上,她的嘴唇膏輕動了幾下,然後居然從口袋裏摸出來一塊大手帕,她的聲音清冷,但是每一個字兒,卻是很清晰地響了起來,她似乎根本就沒有用什麽力氣,但是那清晰的聲音,卻是足以蓋過台下那一浪接著一浪的加油聲:“炎黃國是武術的發源地,你們日國還有新加皮等國的武術也都是由炎黃國傳進去的,所以我們炎黃國,對於你們日國來說就是師傅國,而你們就是徒弟國,為了顯示師傅對徒弟的公平性,我決定,蒙上眼睛與你們十個人對戰!”

說著,景颯便在一眾人吃驚的目光中,用那塊大長帕,將自己的眼睛蒙上了。

“……”一時之間,整個體育館內,一片的安靜,但是安靜不過就持續了三十秒鍾的時間,接著那掌聲,那加油聲,又如同狂潮一般的洶湧而來。

“景颯,加油!”

“剛才景颯對咱們做的那個口型,我怎麽總覺得是她在說什麽呢?”李楓卻是站在沐白的身邊,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嗯,我也是這麽感覺的,可是我不知道她說的是什麽啊?”沐白點了點頭。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突兀的聲音卻是響了起來:“她說的是,你們受到的傷害,她會十倍地討回來的!”這是一個陌生的男子,鼻梁上架著一副金絲眼鏡,看起來倒是文縐縐的,但是卻帶著一股沁人心脾的舒服之感。

“你是……”李楓的眼睛眨巴了幾下,然後恍然大悟道:“我想起來了,你就是那天跟在景颯身邊的那個男人!”

“先看比賽吧!”李斯淡淡地道,不過他的目光卻是至始至終都沒有從比試台上,景颯的身上移開過。

其實今天這場比賽,景潤老爺子,還有嚴寬,李梅夫妻兩個人都想要來的,但是昨天晚上與景颯通電話,景颯卻說不讓他們來,隻要在家裏看現場直播就好了,畢竟,這個時候體育館內,人既多,而且還很雜,所以,還是不來為好。

於是李斯就做為景潤,嚴寬,還有李梅三個人代表趕到了現場,因為臨時有些事情需要處理,所以李斯到的有些晚了,不過卻也是剛才,正好看到景颯走上比試台,而且還有以一挑十。

“哎呀,哎呀,也不知道這是一個打十呢,還是十個打一個呢?”就在這個時候,李斯的身後,卻是響起來一個讓眾人同時皺起眉頭的聲音來。

“薑文,你要是敢再說一句,信不信,我一拳就把你打成豬頭!”李斯回過頭,於是薑文那張欠扁的笑臉,就出現在了他的視線當中。

而薑文卻是摸著鼻子訕訕地笑了起來,現在除了李斯之外,還有那擅長鷹爪功的,京北大學的霍然,擅長腳法的,華清大學的無影腳張岩,蒙古摔跤與洪拳融於一體的航空航天大學的哈達,擅長綿掌的,師範大學的黃子軒,形意拳的李楓,京北大學的八卦掌沐白,農業大學的鐵砂掌繆軒,體育大學的,太極拳王子以及詠春拳的陳思,這九個人也都聽到了薑文的話,所以九個人那十分不友好的目光卻是緊緊地盯著薑文,而且其中的李楓,繆軒,還有陳思三個人都已經握緊了拳頭了。

大有一種,如果薑文再開口的話,那麽就要一拳頭砸過去了。

“嘿嘿,那個,那個,我的意思,其實是想說,一會兒啊,小颯一定會一個打敗十個的,而且那個叫做什麽北宮無刀的家夥,也會被小颯打得屁滾尿流的啊!”薑文摸了摸到鼻子,忙道。

笑話,他薑文可是景潤老爺子的人啊,所以,他當然要站在景颯這邊了。

不幫景颯還能幫誰啊,剛才說的那個十個打一個,根本就是在開玩笑的好不好啊,嗯,嗯,嗯,他就是在開玩笑啊,嘿嘿。

不過現在看起來,那個玩笑開得可是很失敗啊,如果現在他若是再想要多說一句的話,那麽隻怕,他就要麵臨十個打一個的局麵啊。

話說,他雖然會比劃兩下子,但是卻真心的不是李斯的對手啊。更何況現在除了李斯外,還有九個武術高手呢,所以,薑文隻能縮了縮脖子,不再說話了。

而此時比試台上,景颯卻是已經將自己所有的氣息都已經收斂了起來,她就那麽靜靜地站在比試台中間,雙手輕輕地垂在自己身體的兩側。

北宮無刀,還有其他九個日國人,一個個的臉上都不怎麽好看,本來十對一,這個少女就已經夠小看他們的了,可是現在這個少女居然還蒙住了她自己的自己,這似乎已經不能再說是小看了,根本已經達到了無視的程度了。

“你,真的想要這樣子?”北宮無刀,勉強地壓住了自己心頭的怒火。

“……”景颯的耳朵動了動,但是卻並沒有說話,話說她剛才已經將話說得很清楚了。

“哼,既然如此,那麽到時候你們炎黃人,可別抱怨,又有人受傷了!”北宮無刀沒有等到景颯的回答,當下心頭間也是一陣的怒火中燒啊。

“開始!”北宮無刀冷冷的眼神,掃過了自己這邊的九個人,然後冷冰冰的兩個字,便從他的牙縫中擠了出來。

於是十個日國人,便同時動了起來。

北宮無刀練的家似的劍道。

而其他的九人,則分別都是柔道、空手道、相撲、劍道、合氣道、踢拳道的高手,其中那個叫做鈴木園子的日國女人,卻是日國的一個高級忍者,精能忍術。

早在拿到日國出場的名單時,包子就已經迅速地將日國十個參賽選手的信息,全都傳入到了景颯的腦海中了。

而之前經過包子在虛擬係統當中,那近乎於折磨的訓練當中,景颯早就已經達到了聽聲辯位的能力了,可以說,她現在蒙不蒙眼睛,對於景颯來說,都沒有什麽太大的區別,就算是她把眼睛蒙了起來,但是她卻依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周圍那十個日國的人動向。

北宮無刀並沒有動,在他看來,就算是景颯的實力比起自己來要強一些,但是以自己的九個同伴的實力來說,他們也足以與景颯戰鬥一會兒的了,而趁著這個機會,他倒是正好可以好好地看看景颯的實力到底怎麽樣。

可是有些時候,有些事情,永遠不可能會隨著你的心意走啊,就像現在也是一樣,北宮無刀想得倒是很不錯,可是心想有的果然未必會事成啊。

在那九個人動起來的同時,景颯的身體也跟著動了起來,她以自己的右腳腳跟為中心,然後滴溜溜地那麽一轉,沒有人知道景颯這個動作到底有何種意義,因為這個動作,無論是在什麽人看來,都沒有任何的意義。畢竟這一不能算是閃避,二不能算是攻擊。

那九個人此時是呈一個合圍之勢向著景颯進攻過來的。

這個時候九個日國人的臉上都不由得露出來幾分的笑意,因為他們現在可以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拳頭,掌,肘,膝,腿,腳,馬上就要落到景颯的身上了,而且他們甚至都能看到自己拳頭上帶起來的勁風,都已經吹開了景颯額頭上的留海了。

快了,快了,馬上九個人的攻擊就要落到景颯的身上了,九人的攻擊同時落到一個人的身上,那麽就算是那個人不死的話,也足以扒層皮的了。

可是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景颯的身影卻是突兀地消失了。

而應該景颯身影消失的那一瞬間,一直在比試台下,閉目養神的李加興,卻是豁然間睜開了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比試台。

“人呢?”九個日國人的眼底也是一片的迷色,明明他們的攻擊就已要成功了,可是在這最最關鍵的時候,那個目標人物,怎麽會消失了呢?

北宮無刀這個時候卻是忙足尖一點地,整個人的身體當下淩空而起,就向著自己的九個同伴撲了過去,同晨他的嘴裏還叫著:“閃開,閃開,你們大家快點閃開啊!”

但是北宮無刀的提醒已經是太晚上了。

景颯整個人已經閃出了日國人的包圍圈,然後她的雙手連動,那雙白嫩得如同剛做好的豆腐一般的手掌,卻是綿軟如無骨一般。

“這是太極的推手?”王子當下就驚呼出聲了。

景颯現在用的可不正是太極推手嘛,而且還是正標準備不過的太極推手了。

隻是這推手的速度極快,但是卻將那借力使力的真髓發揮到了極致。

而此時那九個日國人根本就已經不可能再停下自己的動作了。

於是他們的身體被景颯一牽一引,於是華麗麗的,便成了他們彼此間的對決。

“啊!”

“唔!”

疼呼的聲音從九個日國人的口中傳了出來。

也不知道景颯這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兩兩的日國人都彼此不受控製地將自己這招已經蘊釀完畢的招式,轟到了同伴的丹田處。

九個人正好分成四組,至於單出來的那一個,卻被景颯真接就一腳踢到了胸口處,然後那個日國人,便慘叫著,身體離開了比試台,然後倒飛了出去。

“啊!”於是那個方向的觀眾席上,不由得一陣的慌亂,大家一邊尖叫著,一邊忙站了起來,然後四下裏躲閃了開來,接著那個倒飛了來的日國人,便重重地砸到了觀眾席中,而且他的手臂與小腿卻都正好重重地碰到了椅背上,於是隨著“哢嚓,哢嚓,哢嚓,哢嚓”四聲清脆聲音響了起來,又是一陣如同殺豬般的慘叫聲從這個日國人的嘴巴裏響了起來。

“啊!”

“啊”

“啊!”

“啊!”

……。

而與此同時比試台上的也是慘叫聲此起彼伏,因為餘下八個的丹田都已經被自己的同伴擊中了,於是一時之間八個日國人,居然都癱軟地倒在了比試台上,嘴角處都掛著一縷鮮紅的血跡,而且他們每一個人的臉色都是蒼白如紙,看不到半分的血色。

一看到這副樣子,不用問北宮無刀也猜得出來,自己的在這比試台上的這八個同伴的丹田已經完全被廢了,而摔到比試台下的那個同伴,雖然丹田應該沒有被廢,可以他的四肢卻是已經斷掉了。

隻是北宮無刀卻不知道,當那個家夥飛出去的時候,景颯卻是已經將一股暗勁兒輸入到了那個家夥的丹田處,而那股暗勁會在七天後完全的爆發,界時,那個家夥的丹田也注定是丹田盡毀的下場。

而這些,對於景颯來說,都還不夠,因為這些不過才是之前北宮無刀對霍然,張岩還有哈達三個人傷害的利息。

至於本錢嗎,卻是還沒有回來呢。

“你,你是故意的!”此時就算是景颯的眼睛還蒙著呢,但是景颯卻也能感覺到從北宮無刀的身上,那不斷散發出來的冷意。

但是景颯卻隻是輕輕地勾了一下嘴角:“是他們運氣不好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