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係統—都市悍女

382 秘密武器蘇醒

382 ,秘密武器蘇醒

於是克拉克便直接就在昏迷中死亡了,同時還化為了一灘血水,將他自己還有他身體裏的能量完全融入到了血池裏。

而景颯這個時候也立馬跟著跳入到了血池裏。

淡淡的能量,又開始透過景颯的皮膚浸入到景颯的身體裏。

當然了,這一切赫拉與宙斯兩個人根本就不知道。

因為此時兩個人還在對峙中。

“赫拉,現在好了,愛麗絲已經死了,我們之前再也不會出現任何的問題了,我保證,真的赫拉我真的可以保證,請你相信我!”宙斯信勢旦旦地道。

但是赫拉就好像沒有聽到宙斯的話一般,她隻是冷冷地看著宙斯,一言不發。

“赫拉,我親的赫拉,你倒是說句話好不好啊?”宙斯走近到了赫拉的麵前,伸手想要將赫拉攬到自己的懷裏,但是赫拉卻是直接退開了,讓宙斯的動作落了一個空。

“不要碰我!”赫拉還是第一次用這麽冰冷的語氣對宙斯說話呢。

“赫拉,我知道你現在在生氣,我也知道是我錯了,是我一時之間鬼迷心竅了好不好啊,請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改的,你放心,我一定會改的,好不好,再給我一次機會,就一次機會,好不好!”宙斯的聲音懇切之間十足。

“宙斯,你讓我太失望了!”赫拉隻覺得自己的心裏這個時候還是不怎麽舒服,雖然已經知道愛麗絲已經死了,可是她心口的地方還是很疼的,真的就是一抽一抽的那種疼。

女人在麵對男人的背叛時,都會被傷得很深的,就算赫拉已經活了幾百年了,就算是赫拉是一個很強大的異能者,但是卻也改變不了,她是一個女人的事實。

是女人,在這種時候,一定會傷得很深。

那流血的傷口,很疼,而且那種疼痛,也不是一般的人可以承受的。

但是至始至終赫拉的表現都是很冷靜,她沒有像是一般女人那樣大吵大鬧,甚至出手去打小三兒。

她沒有出手,出手的那個人是克拉克,而且還直接擊殺了愛麗絲,但是那又怎麽樣,雖然那個女人死了,但是卻並不意外著,她赫拉心頭的傷口就已經好了。

“赫拉,到底要怎麽樣,你才能原諒我呢?”宙斯現在才發現,一向對自己可以說言聽計從的赫拉這個時候卻顯得異常的固執。

要知道之前兩個人無論爭執什麽,最後都是赫拉很放棄,而選擇自己的方案。

所以這一次宙斯還是以為,赫拉依就會很快就原諒自己的,但是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似乎是自己想錯了。

“宙斯,我會離開的!”怎麽也沒有想到,赫拉居然會說出來這麽一句。

“什麽,什麽,為什麽,為什麽啊?”宙斯不明白了,他的臉色變了,他的心也慌了:“難道你就不能原諒我嗎,難道你就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嗎?”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原諒你,我也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做到再給你一次機會,但是宙斯我隻知道我現在心裏很亂,我的心裏很疼,所以我想要出去走走!”赫拉說道。

“出去走走那好啊,我會陪你一起去的,赫拉我們一起去!”宙斯立馬道。

“怎麽可能呢?”赫拉苦苦一笑:“你怎麽可能做得到呢,別忘記了你的那個完美作品,還並沒有完成呢,如果你現在離開的話,那麽將會前功盡棄的!”赫拉道。

“……”果然聽到了赫拉這話,宙斯就猶豫了,是啊,現在秘室裏的那個完美作品,可是他這麽多年來了,用的心血最多的一個,而且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那個作品已經可以算得上是成功了,而且他體內的能量也即將達到飽合,隻要他體內的能量真的變成飽和的狀態,那麽他就會蘇醒了。

而秘密武品在蘇醒的時候,會把他第一眼看到的人當成是主人。

現在宙斯根本就不知道那個完美作品什麽時候會醒過來了,他隻知道應該就是最近這段時間,但是卻不能具體化。

赫拉對於宙斯剛才所說的會陪著她一起出去走走,本來就沒有報過任何的希望,所以現在看到宙斯的表情,她的心裏也沒有任何失望。

“這裏的人,我一個也不會帶走的!”赫拉依就是神色冰冷地道。

宙斯現在的心裏滿是悔意,他知道先不說自己可不可以離得開赫拉,但是日月同盟卻是絕對離不開赫拉的,如果現在赫拉離開了,那麽日月同盟的天空就相當到倒了一半。

再說現在誰也不說不上,異能者聯盟那邊到底什麽時候會攻過來。

如果異能者聯盟那邊真的攻過來的話,而赫拉又不在,隻怕到時候日月同盟真的會被異能者聯盟給平推的。

所以想來想去,歸根結底來說,無論如何也不能讓赫拉真的離開!

“赫拉,你想過沒有,如果你真的離開了,那麽異能者聯盟攻過來的話,會怎麽樣嗎?”

宙斯急急地述說著,但是赫拉的臉色卻始終都是淡淡的,顯得那麽的無動於衷。

不過這個時候那血池當中,不隻是愛麗絲與克拉克兩個人的能量,還有這段時間累積下來的能量,卻是正不斷地向著景颯的身體裏湧動著。

景颯整個兒人,除了那顆頭外,她的身體完全都泡在血池裏。

她的嘴邊帶著淡淡的微笑。

經過那半個月的修煉,她的身體強度已經提升了很多,所以現在她對於這些能量的吸收,真的是一點也不費力。

相信不過再需一小會兒的功夫,就可以把這血池裏的能量吸得幹幹淨淨的。

哼,相信宙斯與赫拉兩個人一定會很心疼的吧。

這麽大的血池,先不說這裏的能量,單是這麽多的鮮血,就得需要多少鮮活的人命來填啊。

雖然身為異能者,景颯也出手殺過人,而且她殺的人也不少,特別在與鐵三角對戰的時候,但是景颯卻從來都不是一個嗜殺的人。

她隻殺該殺的人,對於那些無辜的人,她不會動的。

但是很明顯,宙斯與赫拉兩個人絕對不是景颯這種很有原則的人,雖然景颯明白,他們兩個人建造這個血池不過就是為了培養那個所為的秘密武器,可是,可是就因為這個理由,就可以枉顧那麽多條人命嗎?

其實無論想要做到什麽,隻要去想,相信一定會有其他的辦法的,就好像那些秘密武器也是很需要異能者身體裏的能量的,但是這也可以選擇一些其他的辦法來做到,根本就不需要去犧牲大量的人命。

但是現在這個問題,景颯也就是想一想罷了,畢竟這些已經化為血水的人命,根本就不可能再回來了。

既然如此,那麽這些能量,現在就由她來接收吧。

讓景颯想不到的卻是,她這邊一吸收,秘室當中,秘密武器似乎也感覺到了,那個赤著身子的男人,卻是手掌微微地動了一下,然後他的兩道眉毛居然緊緊地皺了起來。

“咦!”景颯突然間感覺到這個血池裏的能量,居然開始向著那個秘室的方向湧去,她不由得睜開眼睛,然後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話說難道是那個所謂的秘密武器正在與自己搶這裏的能量嗎,嘿嘿,看來自己應該去看看那個家夥,然後順便再毀掉他。

隻要毀掉了那個家夥,那麽大戰開始之後,她與江山兩個人隻需要專心對付赫拉與宙斯就好了。

想到這裏,景颯的雙手一按那血池的血麵,然後身子便直接躍了起來,當她的雙腳再落下的時候,卻是平平穩穩地踩在那血麵上,就好像足踩平地一樣。

景颯相信,麵對這種一方出軌的事情,赫拉絕對不是那麽好哄的女人,所以宙斯應該會花費上一番功夫,也就是說那個秘室裏應該沒有赫拉與宙斯的存在。

不過也不得不承認,宙斯對於赫拉的勸說,還是已經初見成效了。

宙斯這個時候已經拉住了赫拉的雙手,緊緊地握著,雖然赫拉想要把自己的手抽出來,可是宙斯卻依就是握得緊緊的,不給赫拉一點兒抽出去的機會。

低頭在赫拉的手上親了幾下。

赫拉的身子震了一下,不可否認,先不說赫拉這個女人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但是最起碼,她對於宙斯這個男人卻是很長情,也很專情的。

“親愛的赫拉,你就原諒我吧,好不好,求求你了,我真的知道我錯了,我錯了,赫拉請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啊,你放心,我保證,我再也不會犯這種錯誤了!”

赫拉的嘴唇緊緊地抿著,她看向宙斯的目光依就是冰冷的,可是她卻不再相要把自己的雙手抽出來了。

看來自己已經有機會了。

宙斯的心頭一喜,他最怕赫拉根本就不給自己任何一點的機會,就目前來看,隻要自己再好好地加上一把油,那麽就可以搞定自己的妻子了。

有了這個認真,宙斯的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

“赫拉,我知道事情雖然是那個女人故意勾引的我,但是我身為男人,不應該定力那麽差,而且在犯了一次錯誤之後,我居然又接二連三地繼續犯下去,這一切全都是我不好……”

聽到了這裏,赫拉的眼珠轉了一下,她的嘴邊冷冷地勾起了一個弧度:“宙斯,你居然還知道,你自己一連犯了好幾次,我還以為你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覺得那個愛麗絲又香又軟,摸著也舒服,抱著也爽啊,所以你就已經欲罷不能了,現在看到我讓克拉克殺死那個女人,你是不是覺得很心疼啊,那你要不要給那個女人報仇啊,如果想要報仇的話,那麽就來吧,雖然咱們兩個人已經很久沒有過招了,但是卻不代表,我赫拉就怕了你,也不代表,我赫拉就打不過你!”

“是,是,是,赫拉我知道,你我的實力一直都在伯仲之間,我知道你現在心情不好,你心裏很傷心,很難過,現在你隻需要發泄出來就好的,你想要怎麽發泄,我隨便你!”

聽到宙斯這麽說,赫拉卻是猛地就抽回了自己的手掌,這一次宙斯沒有阻止。

宙斯很了解宙斯,所以他很明白,如果此時此刻他不任由著赫拉把心裏的這種憤怒發泄出來,那麽這輩子他也別想哄好赫拉了。

赫拉的動作很快,她一掌就向著宙斯的胸口打了過去。

宙斯沒有躲閃,也沒有出手招架,他居然是生生地受了赫拉這一掌。

“呯”的一聲,赫拉的一掌實實在在地擊中了到了宙斯的胸口上。

“唔”要知道,這可是日明月同盟雙神之一的赫拉的含憤一擊啊,所以就算是強如宙斯這個時候也受傷了,一道血跡從宙斯的嘴邊滑落下來。

“你……”赫拉的眼底閃過一抹心疼,她本來想要張口問問,這個男人,為什麽不躲呢,但是話才出口,她便又生生地硬下心腸,把那已經馬上就要脫口而出的話語給生生地吞了回去。

她的氣還沒有消,她才不要原諒這個男人呢,對,對,對她才不要呢。

就算是到了最後真的要原諒這個男人,也不能這麽快。

“宙斯,你現在痛痛快快地和我打一場!”赫拉說著,又是一腳重重地踢到了宙斯的胸口處。

好吧,這一掌,這一腳,倒是都向著一個地方招呼啊。

宙斯再次悶哼一聲:“赫拉我已經說過了,這一切都是我的錯,請你原諒我,如果你隻有這樣子才可以消氣,那麽你就來吧,你放心,我絕對不會還手的,隻要你能原諒我,你能消氣,那麽我心甘情願!”宙斯在說話的時候,一雙眼睛可是緊緊地盯著赫拉,根本就不敢有片刻的離開。

赫拉的心裏一軟,這麽多年的感情,怎麽可能說放下就放得下呢,普通的女人是如此,異能者的女人也是如此。

她現在真的很想要開口說一聲原諒宙斯了,但是,但是身為赫拉女神的自尊卻不允許她這麽做。

她怎麽可以就這麽輕易地就原諒了這個男人呢。

於是攻擊再次開始了。

但是宙斯卻已經可以明顯地感覺到,赫拉的力量已經不再是那麽張了。

於是宙斯的嘴角這個時候已經隱隱地可以看到笑意了,因為宙斯很清楚,赫拉終於還是心軟了,而自己現在要做的就是,等著赫拉打夠,就好了,然後自己隻要抱著她,再溫言軟語地哄哄她就可以了。

宙斯現在已經成竹在胸了,但是他的臉上卻還是盡量地擺出痛苦與忍耐的表情。

他知道雖然這些攻擊現在對於自己來說已經不算什麽了,但是隻要自己仍保持著這個表情,那麽赫拉就會心疼。

再說這個時候景颯已經打開了秘室的秘銀地麵,然後整個兒往上一躍,便已經毫無聲息地進入到了秘室之內,果然正如她所想的一樣,無論是赫拉還是宙斯都不在這裏。

果然赫拉不是那麽好哄的。

看著那邊的**,依就是閉著眼睛,靜靜地躺在那裏的年輕男子,景颯臉上的笑容卻是已經如同花兒一般的綻放了,不得不說,她現在真的很想對那個叫愛麗絲的女人說聲謝謝啊,如果沒有那個女人的話,隻怕自己也不會這麽順利地就進入到這間秘室裏。

那個女人倒是變向地幫了自己一個大忙啊。

隻是當景颯走到這個秘密武品的身邊,當她看清楚了這個家夥的樣子時,卻著實大吃一驚。

怎麽會是他。

這個男人景颯還真的是認識的,而且說起來,這個男人與景颯還有仇呢,就是她與自己的那個好表姐,把自己丟下盤山路的,而且如果沒有那次的,自己也不會與超級係統融合,更不會成為今天的異能者。

當然了,也不可能會遇到江山了。

所以說,景颯現在都已經說不上自己是應該感謝這個男人呢,還是應該痛恨這個男人呢。

不過她在心底裏倒是越發地佩服自己的男人江山了,這個男人之前有一次就曾猜測過,日月同盟的秘密武器可能就是安子銘,卻沒有想到,居然還真的就讓江山給猜到了。

沒錯,這個男人不是別人就是安子銘,雖然景颯與這個男人見麵的次數雖然不多,但是這個男人的樣子卻早就已經深深地刻在她的腦海裏,相信沒有人會不記得自己仇人的。

景颯也是如此。

她就說嘛,到了最後自己的那位表姐身邊怎麽沒有了安子銘的身影,真是沒有想到,他居然會被宙斯與赫拉兩個人選中,而且居然還成為了秘密武器了。

安子銘,你竟然也是一個異能者,居然還瞞住那麽多人。

但是那又如何呢,今天,對,就是今天,安子銘,就讓我們把一切的恩恩怨怨都了掉吧。

想到了這裏,景颯的手掌便向著安子的銘的脖子伸了過去。

隻是讓人沒有想到的卻是,當景颯的雙手都已經碰到了安子銘脖子上的皮膚時,這小子那雙已經不知道閉了多久的眼睛,居然睜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