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術後宮學園

第7章 兩個人的保健室

第七章 兩個人的保健室

“是啊,怎麽?不可以麽?”

“呃……那個,這個不太好吧?”林良人支支吾吾的說道。

“莫非你的身體有什麽隱疾不成?”

“哎?啊……這個,肯定沒有問題的啦。隻是……隻是……那個……”

蘇子墨皺起眉頭,說道:“那你還在猶豫什麽!同樣是女性,沒有什麽好顧慮的吧?難道,你的家族裏麵被同性看到赤果果的身體都會不好意思?要是這樣的話,真的是非常麻煩的了。”

林良人連連擺手:“家族?不是的,應該沒有這種事情的……我想是沒有的……”

“那就不要囉嗦了,快一點換衣服吧。難不成你要穿著女仆裝去上課?你竟然有這種嗜好。”

“不,那個,會長大人,不是這樣的。我……我隻是,我是,男……”林良人就要說出自己的性別。

“哦,對了,我要告訴你的喲,不允許把男性帶到學校曆來喲。學校會把所有的男性生物全部處死的呢。”

雖然蘇子墨是笑著說出這些話的,但是聽在林良人的耳朵裏卻是十二月的寒風,冷颼颼的。

微微一個哆嗦,林良人打了一個冷戰。

“那個……會長,我問一個問題啊。”林良人小心翼翼地問道。

“嗯,問吧。”蘇子墨很是隨意地回答。

“就是,要是真的有男性進來了,會怎麽處死?”

“哦,這個啊,千刀萬剮?五馬分屍?烈焰火刑?哎呀,太多死法了,想怎麽死就怎麽死。”

林良人顫抖著說道:“那個……會,會長。這個,我……”

“怎麽了?”

“呃……就是,我想說……”

“你到底想要說什麽啊?想說就說吧,我又不會吃了你。盡管說出來啊,不用怕的。”

“那個……我,其實,我,我是……”

“行了!要說就快點說啊!別磨磨蹭蹭的。”蘇子墨顯得有一些不耐煩了。

“我……我其實……是男的啦!”

聽到林良人的這一句話,蘇子墨以一個奇妙的表情被當場石化。

呆呆的看著林良人,蘇子墨眨眨眼睛,問道:“你剛才說什麽?再說一遍?”

“我是男生啦!”

林良人又一次大聲的說出了自己的秘密。

“呼~!”

蘇子墨拍了拍胸脯,放心的說道:“這樣啊,我還以為我的耳朵出問題了呢。原來你真的是說你是男生啊。嗯?等等!你,你是男生!”

蘇子墨邁著大步子,一下子便衝到林良人的麵前,伸出手去,掀開了他的女仆長裙,露出了隱藏在裏麵的小褲褲。

“唰!”的一下,蘇子墨把林良人的小褲褲給扒了下來。

“哎呀!你還真的是男生啊!”

林良人愣住了,漲紅了臉,無力的叫喊道:“放……放手啊!你,你幹什麽呢!嗚嗚~~~哦~~!”

林良人突然倒吸了一口涼氣,因為蘇子墨把林良人的寶貝捧在手心裏,仔細地觀察著。

“不,不要這個樣子好不好!”林良人紅著臉懇求道。

把林良人的抗議完全當成了耳旁風,蘇子墨仍然在仔細地觀察著那個她所沒有的部位。

“哎呀呀!果然是有的啊!是真的耶!”

“廢,廢話!我當然有的啦!嗯?啊啊啊啊~~~喂喂喂,你不要揉捏啊!哦哦哦~~~你的,你的手指不要亂動呀!”

“啊?哎呀,真是非常抱歉的啦。我忍不住嘛,你要原諒我的喲。實在是因為很好奇啊。”

臉上帶著遺憾的表情,蘇子墨鬆開一隻握在手裏的寶貝,嘴上不住的念叨著:“哎呀呀,這下子可就糟糕了。似乎要出大亂子了呀。”

不過,林良人從她的語氣中並沒有聽出一絲一毫著急的情緒,反而有一些興奮和希冀。

蘇子墨轉過身去,給一揮手。

林良人就聽到了門窗都被反鎖上的聲音。

嗯?門窗怎麽突然就被鎖上了?

正當林良人一臉的疑惑,想要開口詢問的時候,蘇子墨開始把手伸向了自己的衣服扣子。

“啊啊啊?會長,你,你在做什麽?”

“做什麽?這還用說麽?當然是要脫衣服啦。”

“脫衣服?為什麽要脫衣服呢?”

“這其中是有原因的啦。”

說著說著,蘇子墨就已經是脫下了自己的外衣。

本能上察覺到這樣下去是非常危險的,林良人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懷疑並且驚訝的聲音:“啊啊啊啊?”

他不停地向後退去,想要拉開了蘇子墨的距離。

可惜的是,保健室的房間過於狹窄,並不能很好的拉開距離。不一會兒,他便感到自己的腳撞上了什麽東西,回頭一看,原來自己已經是退到了床邊了。

即便是看到林良人一臉如臨大敵的模樣在緊張的後退,但是,蘇子墨仍然一件、兩件地脫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就好像這些衣服都是多餘的東西,穿在身上很是不舒服。

“哇~~~!”

林良人情不自禁地發出了一聲感歎。

蘇子墨表麵的偽裝被卸掉之後,隱藏在下麵的妖豔立刻凸現出來,不再是原來那種高貴的誘惑,而變成了妖嬈的誘惑。

終於,幾乎所有的衣物都已經卸載完畢,隻剩下布料少得可憐的內衣了。

似乎就快要溢出來一般的豐滿圓潤的胸部,有著平直光滑曲線的***,雪白細膩並且看起來很有彈性的兩條**,最下麵就是纖細嬌小的腳腕和小腳掌。

麵對著眼前的這一位沉魚落雁、國色天香的美少女,她的美色已經是深深的吸引住了林良人的目光,牢牢地勾住了他的魂魄。現在他唯一能做的事情,便是呆呆的看著這一位銀發美少女。

然後,蘇子墨走過來,輕輕地推到了林良人。

他倒在白色的大**,腦子已經轉不動了。

難道這一次真的要和自己的virgin(處-男)生涯說再見了麽?

蘇子墨撲在林良人的身上,用胸部頂著他的胸膛,目光灼灼地看著他的雙眼,說道:“良人,你喜歡這樣子麽?”

好不容易清醒一點的神魂再一次迷失在深淵中。

林良人輕輕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稍微清醒之後,立刻說道:“請,請問……那個,會長?你……你這是要做什麽?”

“做什麽?當然是為了補償你啦~”

“呃……補償我?”

“哎呀,別管那麽多了。我們抓緊時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