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至尊

第35章 聖技

第三十五章 聖技

回到石窟裏的林憶,先將毛皮收回到空間戒指內,然後借著星石發出的繭光,目光在石門的周圍遊走,上下打量著四周的岩壁,岩壁之上,有著一些隱約地刻痕,還有石筍撞擊留下的痕跡。

仔細打量這些刻痕,雖然現在已經模糊,可林憶還是能夠看出其中的一些筆劃,想來,這些模糊的字跡,應該便是石室主人留下的話吧,可惜的是已經辨認不清了。

“終於找到了!”

林憶長長地出了口氣,慢慢蹲下了身子,用手觸摸著石門之下地一塊小小凸點,手指微微下按,一陣嘎吱地聲響,便是在石窟之中緩緩地響了起來。

望著那逐漸合攏地石門,林憶點了點頭,手指再次微按那小小凸點,石門又漸漸向上升起,抬腳走進石門,手伸在石門內同一位置,輕輕下按,石門嘎吱響著再次落了下來。

隨著石門的落下,目光在石室地麵上細心的掃視了幾圈,未曾發現有什麽骨頭之類的東西遺留下,這才略微鬆了口氣,在將石室粗略的打掃一圈後,林憶拍了拍手上的塵土,將毛皮取出,鋪在長條的青石**,一屁股坐了下去。

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旋即盤膝坐起,雙手在身前擺出修煉的印結,緩緩的回複著體內消耗的靈力二氣,隨著林憶修煉的深入,他的呼吸也變得平穩而綿長,一呼一吸間,體內靈氣形成一次完美的循環。

而每一次呼吸循環的交替間,一縷縷,淡淡的天地能量氣流,便會從周身空間中散發而出,最後順著林憶身上千萬毛孔,進入其身體之中,再經過經脈的煉化後,便被儲存到心海處的橙綠氣團之中。

靜靜的修煉之中,林憶將意念沉入體內,與靈力二氣相結合,讓得他更能清晰地感受體內靈力之氣的流淌,隨著意念穿過幾條主幹經脈,最後來到丹田,作為靈力二氣基地的橙綠氣團,緩緩旋轉著映射在了大腦之中。

再次見到這神奇的綠橙氣團,林憶心中略微有些欣慰,經過八個多月的修煉,當初在晉升一劫靈力士時,僅有櫻桃大小的青粉氣團,如今,卻是因為達到四劫的緣故,轉化成了橙綠色,而且,體積也增大了許多。

此時,林憶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如今氣團中所蘊含的靈氣濃度,足足比當初強上了十倍不止,他微微一笑,內視著那些從經脈中不斷輸入氣團地橙綠靈氣,意念緩緩地從靈力二氣中剝離出來,待得體內消耗的靈氣完全回複之後,這才睜開雙眼。

左右晃了晃身子,神清氣爽的感覺再次回到林憶身上,緊緊地握了握雙拳,他能夠察覺到,四劫大力師的強大,並且自信心也慢慢膨脹起來,在這一刻,他甚至產生了一種縱橫無敵的快感,或許,在整個伊利昂城中,已經再也沒有哪位能夠戰勝他了吧。

林憶左手一翻,一個精巧的羊皮卷出現在手中,正是那得自骷髏頭嘴巴裏的古樸卷軸,這種前人遺留下來的東西,每個人都夢想得到,但是,不是每個人都有他這樣的好運。

雙手握著羊皮卷,林憶舔了舔嘴唇,解開上麵精心捆綁的細繩,然後緩緩在青石**攤開,金色的字跡一下子映入他的眼瞼,林憶希冀的臉上現出失望的表情,原想著是古老失傳的戰技,憑它馳騁天下,沒想到卻是煉製空間飾品的聖技。

失望歸失望,林憶還是靜下心來,將羊皮卷上的內容印在腦子裏,仔細推敲,思索起來,時間不長,他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對於任何一位器靈大師,製做一個空間聖器,都是異常艱難的,但對於現在的林憶來說,反而變得簡單了。

原先在百器譜中雖然看過相關的內容,但那隻是大概的介紹,不過等七度金到手,他真地想要嚐試之時,才知道想要煉製出空間飾品,可不是那麽容易的一件事情,首先你的心火必須達到五級標準,否則無法將七度金均勻地融合到飾品當中。

其次,器靈師的實力要在四劫大力師以上,因為隻有四劫以上的實力,才能將意念相合到所屬靈氣之中,分毫不差地將高級魔晶內的靈力二氣,凝練到飾品當中,膨脹出聖器的空間。

當然,其中最為困難的一個步驟,就是讓平衡的靈力二氣,在融入飾品的那一刻將其的內部空間盡情擴大,這才是至關重要的一步,如果能夠成功,自然可以形成一個獨特的空間,但若是失敗的話,那麽就要浪費一小塊七度金。

且不說以上的苛刻條件,就那顆靈力二氣平衡的高級魔晶,就非常罕見,尤其是四級以上的,幾乎已成絕品,因為魔晶的級數越高,所含靈力二氣的量就越大,用它製作出的空間飾品,所含的空間就越大。

而這些放在林憶身上,又不成了難事,他本身就是靈力雙劫的大力師,體內的橙綠氣團就好似一顆用之不盡的魔晶,現在差的隻是心火的等級還不夠,就現在這樣,他的心裏都急不可耐地想躍躍欲試。

很快地,林憶在這個石室中,已經過去了十天,而在這十天當中,他自我感覺良好,一切都順風順水,沒有阻礙,似乎他的實力再度有了明顯的提升,而心火的等級也如他期望的那樣,達到了五級的標準。

雖然一切他都按部就班的進行修煉,但是在將意念相合到靈力之氣中,這種方法習慣之後,林憶意外發現,他身體周圍的氣場有所改變,精神力量得到了一定幅度的增加,至於為什麽會出現這樣的變化,別說是林憶自己了,可能大陸上的強者也會大惑不解吧。

當然,在這段時間中,林憶所取得的最大收獲,就是對於製作空間飾品的聖技,已經掌握的得心應手了,最近三天時間,他采用摸擬練習的方法,在浪費了不少材料之後,成功率幾乎達到了百分之百,再也沒有任何失誤發生了,那麽接下來就要開始正式的製做了。

七度金在螢光的映照下,散發著七種不同色彩的光芒,就連它周圍的空間也泛起細小的漣漪,七種罕有的金屬按比例相融在一起,產生了奇異的變化,或許正是這種變化帶來了空間的屬性,使它才具有了製做聖器的資格。

從戒指中取出一對純銀手鐲,這是他這幾天休閑的時候製做出來的,然後左手一招,靈力爐迸發而出,停留在眼前三尺之處,在五級心火的催動下,散發著耀眼的綠色光芒,如一團鬼火般,在半空中慢慢浮動。

林憶將靈力爐上,六顆魔晶的能量聚成一束,把那一對純銀手鐲高高浮起,這才將那一小塊七度金投入到爐內,慢慢化作一顆懸浮在心火頂端的液珠。

見一切準備就緒,林憶微微閉上雙目,精神力散發開來,與自己噴薄而出的靈力之氣相合,緊緊地將那一對純銀手鐲包裹起來,右手輕招,懸浮在心火頂端的液珠緩緩地上升到兩隻銀鐲正中間的位置。

突然間,七度金形成的液珠從中間分開,化做一左一右兩個液珠,兩粒液珠向兩邊行去,並且輕輕點在銀鐲之上,金屬**迅速沿著鐲身均勻地鋪了開來,就像是一層薄薄的金箔緊緊得貼在鐲身之上,原本銀白的鐲身之上立刻散發出一層七彩的流光。

緩慢地將靈力之氣滲入,林憶立即就感應到銀鐲之中的神秘能量,似乎他突然之間來到了一個狹小的空間,在濃鬱的靈氣充斥之下,空間在慢慢變大,而在此刻,他的心中卻湧現出一種空曠,孤單的情緒。

不過林憶並不驚慌,早有準備的他,隻是淡然地感受著那一份寂寞,因為在聖技中詳細描述過類似的情景,知道這就是空間屬性的外在表現,靜靜的,林憶的意念緩慢的散發了出去,就像是一道道細小的肉眼無法看見的波紋,在整個空間中蕩漾。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林憶終於睜開了雙目,他的眼中有著一絲驚喜之色,經過在成長空間內的感受之後,他已經完全的掌握了製做空間聖器的秘密,不過到了此刻,他才有功夫長歎一聲,抹了一把額頭上隱約滲出來的冷汗。

將心神沉入到心海之處,橙綠色的氣團已變得黯淡無光,僅僅製做了二個空間手鐲,就將他體內的靈力二氣,幾乎消耗一空,一股巨大的疲憊之感,在全身漫延開來,軀體禁不住一陣顫抖。

望了一眼那一對手鐲,上麵的浮光是那樣的熟悉,在他的戒指上,有同樣的景象,至此,林憶可以肯定,這次空間聖器的製做是圓滿成功。

右手輕招,那對手鐲飄落到手掌之上,此時,在這對手鐲之上已經多了一些細微的神秘花紋,這些花紋仿佛並不是雕刻上去的,而象是天然形成的一般,在螢光之下閃動著一絲迷人的色彩,令人耀眼生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