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靈帝

第22章 玄陰山

第二十二章 玄陰山

空間通道裏,段飛隻覺得是一陣的頭暈目眩,這是正常的反應,以他們目前的實力還無法正常的通過空間隧道,這也是段雲在通道加了許多的法則,一些巨大的空間通道都是能夠把人活活的絞殺在其中,即使死了也不知道落到了何地, 感覺心頭一陣的反胃,幸好是早上沒有吃東西,在空間通道中傳送了約不到半柱香的時間,眼前終於是明亮起來了,自己的身影飄在空中,下方是一片樹林,從眩暈中清醒過來,控製著自己的身體,慢慢的落到了地麵上,地上是一層層的枯葉,顯得很柔軟, 不知怎麽整個林子都是顯得格外的寂靜,正當起身要走的時候,空中出現了一聲尖叫。

“啊、不好,要掉下去了!”

抬頭望去,隻見那段麟的身影是跟了上來了,背上背著一把赤紅色的琴,不過他可是沒有段飛那樣清醒的那麽快,整個人都是頭朝下的下落著,段麟是一陣的驚慌,隨即便是看到了下邊段飛的身影,有救了!

“趕緊接住我!”

他無奈的搖了搖頭,起身走了過去,伸出手來攔在她的腰上,輕輕的一用力,一招攬月式漂亮的展了出來,段麟被抱在了懷裏,那段麟是第一次跟男子有著這樣親密的接觸,頓時鵝黃的臉蛋上都是泛著紅暈,顯得格外的迷人,不過此刻我的目光卻是不在他的臉上,穩下身子來將那段麟放下,隻見那段麟是像一個孩子一把,摟著他的脖子不肯鬆手。

“那啥,你能不能先放開手!”他尷尬的道,此刻佳人在懷,那段麟已經是二八年華,正是女子情竇初開之時,一身粉紅色的羅裙將她嬌小的身材完美的襯托了出來,兩道眉毛如同是三月的春風一般含著柔情,粉紅色的嘴唇,淡淡的素妝將她的氣質更是提升了一個等級,瞪著一雙水靈的眼睛正在那裏發著呆。

“啊,哦......”段麟回過神來,看著段飛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他,不舍的放開了手,兩人四目以對,臉上都是泛著紅暈,段麟看著那段飛的樣子,掩著嘴輕笑著,一雙眉毛顯得更加的迷人。

“你笑什麽?”他道。

“沒什麽!”段麟整頓了一下情緒,不過心裏卻是很高興。“這其他的幾人跑哪去了?”段麟問道,他們兩個已經是從空間通道裏出來了,那幾人也應該是出來了吧,怎麽沒有見到人影呢!

“爺爺說過,這空間通道傳送的地方不固定,按照這種情況的話,估計他們幾人被傳送到其他的地方去了,” 他按照爺爺說的話分析道。

“這麽說我們現在五個人分開了?”段麟道,這自己和段飛傳送到了一個地方來了,看來這還真是緣分啊。

“估計是他們三個人在一起,也許是分開的,不過沒關係,遲早我們能找到他們的!”他道,這中州說大也不大,說小也不小,找他們幾個人的話應該是不怎麽難。

“那我們現在怎麽辦?”段麟現在有點找不著北的感覺。

他們兩人現在所在的地方,是一片看不到盡頭的荒林,而且是樹木叢生,根本就是沒有一條路能走,縱身飛到樹冠之上,也是不知道該往什麽地方走去。

“看來我們現在是迷路了 ,這片林子很大,要是亂走的話估計會折騰好幾天,而且這裏不時的傳來一陣陣的吼聲,估計是有一些凶猛的野獸。”段飛道,先前自己動用了靈力查看了一番,這附近幾乎都是沒有什麽活的東西,且不遠處有野獸活動的痕跡,越是這樣越說明了這一隻或者幾隻野獸不一般,附近都是沒有其他的存在。

“啊,那我們現在怎麽辦啊?”段麟聽到野獸兩個字有點慌了,這異域大陸的野獸可是不一般,其中不乏一些野獸都是懂得修煉之道,加上那強健的身軀,變得極其的難纏。

“等一下,我來看看。”說罷,他從自己的靈界之中取出了一張卷軸,這是臨走的時候爺爺給自己的,裏麵是一副用元力刻畫的地圖,慢慢的打開那張地圖,隻見一條條暗金色的元力紋路形成了一副圖案,像是那樹根一般縱橫交錯,漂浮在他們眼前,這地圖很是珍貴,隻有他和那段青一人攜帶了一副。

縱橫交錯的的脈絡上,標記了許多的地方,有其他三族的勢力範圍和家族重地,還有中州的一些重大的城鎮以及山脈,他正拿過來觀看的時候,那段麟也是湊了過來,好奇的打量著,把他都是擠到了一旁,自己第一次在藏書樓裏看到這種東西的時候也是這般的表情。

隻見那段麟看了大半天,兩眼茫然,回過頭來看著段飛道,“你認識這地圖?”

“你難道不認識?”他反問道,把他擠到一旁,這以為這丫頭能看出什麽端倪來。

“我.....我就是過來湊個熱鬧,這東西這麽複雜我怎麽會認識。”段麟不好意思的道,再一次在段飛麵前出醜了。

段飛扶著自己的額頭,鬧了半天她什麽都不動,還以為是個高人呢,那段麒趕忙的給段飛讓出來位置,他走進那卷軸前,仔細的端倪了半天,接著便是在那副縱橫交錯的脈絡地圖上輸入了一絲元力,隻見那副地圖之上,一處名為玄陰山的地方亮了起來,便是明白了,他們目前是處在這個叫玄陰山的地方。

“現在我們就在這個地方,往南走的話是一片荒山,如今隻能是向北了,如果沿著北走的話,前邊不遠的地方就是進入了王家的勢力範圍了, 這片林子中有許多的猛獸,咱們要小心了!”他看著這地圖道,畢竟這如今三族的勢力不斷的擴張著,在外麵千萬是要小心了,而且不能暴露了自己是段族之人。

那段麟看向段飛的目光是一陣的驚訝,這家夥怎麽知道的這麽多,便是道,“你怎麽連著元力刻印的地圖都是知道怎麽使用,太厲害了吧!”

“你以為我在藏書樓是天天幹嘛的啊,這東西早就是見過了。”段飛道,在藏書樓還有更大的地圖卷軸,裏麵是關於異域大陸的,隻是有些文字段飛不認識,也懶得去注意。

“那你怎麽不早說,害得我出醜!”段麟嬌嗔道。

“你又沒問啊。”他是滿臉的無奈。

“你......”

另一處,相同的情況,不過這段麒這一行人的情況好一點,他們是被傳送到了一處離著城鎮不遠的地方,段青和段岩確定了他們的位置之後,便是準備好了出發,段飛他們兩人是被傳送到了中州的南端,再越過一片七百裏的荒山,便是能夠到達那南荒的傳送之地,不過他們的實力還遠遠的不夠,這段麒一行人是被傳送到了中州接近中央了,這裏三族的實力匯集,因此他們行事更是要小心謹慎。

“也不知道段飛和我妹妹怎麽樣了?”段麒擔憂的道,這傳送陣是隨機分配的,自己本來是想和妹妹在一起,卻是這樣的分開了,妹妹的性子懦弱,還真怕她會出事。

“放心吧,估計你妹妹是和那段飛在一起了,那段飛也不是好惹的,相信他們會想辦法來找我們的,我們先進城裏安頓一下,做一下計劃。”段青道,如今這種情況之下,尤其是進入了三大勢力的集中的地方,作為曾經和他們鼎力的段族,如今段族之人出現的話估計情況好不到什麽地方去,因此他們要做好充足的準備,防止著情況的發生。

想了一下,也罷,反正自己的妹妹想和段飛在一起,這下子也算是成全了她了,省的到時候嫌她這個姐姐再身邊囉嗦,小丫頭現在應該是很高興吧,打定了主意,三人朝著炎陽城走了去。

“我們要走到什麽時候啊,真有點累了啊!”段麟喘著氣道,在這片林子裏走了都快要將近三個時辰了,除了這望不到盡頭的樹林外,幾乎都是看不到別的,感覺很是的讓人壓抑,這地方很顯然的沒有人來往,幾乎都是看不到一點人走過的蹤跡,雜草叢生的,段飛在前邊開著路,似乎是不知道什麽叫疲倦一般,這段麟可是受不了,這股地方是一顆也不想待下去了。

“這就開始喊累了啊,這想要走出去的話,按照我們的腳程的話,估計還得三個時辰,這裏你以為是我們以前的虛空幻境啊,大著呢!”他道,不過也不怪那段麟抱怨,就連他都是有些煩躁了,這地方死氣沉沉的,連那樹葉都是沒有一點的動靜,這路程讓人感覺很是的枯燥。

“啊,還要走那麽久啊,不行了,我餓了。”段麟聽著段飛的話,一陣的疲憊感升到了心頭,眼看著太陽已經是正中央了,人又累又渴還很餓,摸著自己的肚子,段麟一陣的饑餓。

“你出來的時候什麽都沒準備啊?”段飛問道。

“沒有啊,我所有的東西都是和姐姐的放在了一起了,沒想到我們是分開了,現在身上除了這把琴之外什麽都沒有,現在背著它還是個累贅。”段麟道。

一直在忙著趕路,這他現在才是注意到這段麟除了身上背著的那把琴之外,什麽都沒帶,看來這是自己粗心了了,便道,“那你把琴給我,我給你帶著,暫且我們先休息一下,吃點東西 。”接著便是從自己的靈界之中拿出了許多母親給他準備的東西,遞給了段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