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靈帝

第52章 逃跑

第五十二章 逃跑

“怎麽回事?怎麽這裏震動的這麽厲害?”另一處那王家之人圍著一道石門,靜靜的等待著裏麵的人乖乖的自己出來,他們沒有帶著食物進去,而且還有幾人受了傷,所以堅持不了多久的,幾人圍坐著互相聊起了天來。

先前的一陣顫動他們是一位這裏的岩漿活動了一下,之後就是平靜了,也沒有過多的在意,而這次就連坐在地上都是坐不穩了,一股巨大的衝擊撞了上來,隨後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一旁的石壁之上,慢慢的裂開了縫隙,要知道這石壁的厚度超出了人的想象。

段飛所處的地方和這間暗室是在同一條線上的,隻是隔著厚厚的石壁別人沒有發現而已,如今在林夢可的一招之下,直接是將兩邊互相的打通了,如此厚的岩石對於她來說竟然是像切豆腐一般的輕鬆。

“趕緊跑!”那幾人看到身旁的石壁是崩塌了下來,裂縫不斷的蔓延而去,這裏麵到底是發生了什麽他們無暇去計較了,若是那磨盤般的石頭砸到了身上的話,他們有幾條命都是不夠的。

“齊藍小姐,你往後退一點!”那邊的齊家的人也是感覺到了異動,隻不過他們沒有在石壁之下。

“這裏麵難道是有人在打鬥?”齊藍看著那牆壁之上驚人的裂縫道。

“不會的,雖然我們三家有所爭執,但是還不至於這樣的!”

還沒等他們去考慮,隻見那整麵的石壁都是崩塌了下來,真的是磨盤大的石塊直接是被打飛了出來,那本來還在慢慢走著離開的王家的人,看到這種情況是立馬的撒腿就跑,隻不過時間沒有那麽多讓他們逃命,直接是有三人被石塊砸中,接著無盡的碎石噴湧而出,將那屍體都是徹底的掩蓋了起來。

剩下的六人死裏逃生,這和王雷一道而來的兩位男子是站在一旁觀望著,這些人對於王家來說,死了就是死了,沒有什麽差別。

正在大家呆滯的看著石壁之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洞口的時候,一道少年的身影灰頭土臉的從裏麵衝了出來,像是在逃命一般,一邊在空中前行,一邊回頭看著身後的情況。

“段、段飛?這小子在搞什麽花樣?”狼嘯在角落處看到了段飛的身影,不過這回他還是不能出現的。

“站住,納命來吧!”林夢可腳下生蓮,一步步的緊隨而來,自己現在已經是出手了好幾次了,不能再動用那種力量了,要不然段飛早就是化成灰了。

“我怎麽就和你說不清了呢,都說了我也是受害者!”段飛回頭叫罵道,自己現在的樣子還真是狼狽啊。

“你站住!”

“你別追我!”

“你站住我就不追了!”

“說的真新鮮,你當我傻啊。”

暗室外的人在那裏就是聽著他們兩人之間互相對話著,心裏都是有著疑問,這人到底是誰?

林夢可現在口頭上是計較不過段飛了,不過看著一道而來大的那兩個王家之人,心裏便是有了主意了,她要玩一把借刀殺人,身影便是飄落了下去,那王家的兩人看到之後都是起身畢恭畢敬的走過去打了個招呼,“原來是上仙在這裏!”

“這個人就是殺了你們天元城少城主的凶手,如今他就在這裏,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什麽?這小子就是當初殺害那王霸的人。”

一人是連忙的拿出了一張畫像,對比之下發現眼前的這個少年就是那畫像中的人,便是起了殺心。

“我倒要看看你是有多大的能耐,冒犯了我們王家還敢在這裏逍遙,識相點的話乖乖的束手就擒,要不然別怪我們下死手了!”

這人竟然是有這種的魄力,王家之人也是敢去招惹的,齊藍看著那衣衫不整的段飛,在這人的臉上似乎感覺到了似曾相識的感覺。

段飛沒想到這女子竟然會想出這種辦法來對付他,想要借著王家人的手來除掉自己,不過雖然是這樣了,畢竟是自己懷了人家的身子,作為一個男人就應該承擔起來責任來,想要靠著這些人來除掉自己,自己也不是什麽軟柿子。

“看來你是打算反抗到底了,”一人看著段飛沒有任何的動作,眼睛死死的盯著他們兩人。

段飛感覺到了不遠處狼嘯的氣息,而且一進來便是察覺到了那暗室裏麵有人,應該是狼嘯之前隊伍裏的,便是傳音給他,讓他找準時機救自己的人先走,現在他走不開了。

狼嘯問他要不要幫忙,隻是段飛搖了搖頭,沒有回應了。

“真不知道你是何方的神聖,竟然是敢動王家的人!”

“段族,段飛!我想這個身份能夠解釋一切了吧!”段飛看著這幾人,尤其是穿著水藍色衣服的女子,段飛忘不了她的麵孔,若是段族沒有衰落的話,這位女子是自己有了婚約的妻子,然而......他現在沒有什麽顧忌的了,師父說過憑借他的那道靈魂體,洞虛境界下還遇不到對手,這是自己的底牌了。

“段......你竟然是段族的人,而且聽這個名字怎麽是如此的熟悉!”

“段飛,你原來就是那個所謂的段族裏的廢物吧,沒想到你還有臉能夠活到了今天,就讓我們王家來出手替你們段族除掉你這顆雜草吧!”這兩人聽著段飛的話一下子想了起來,同時也是有了興趣,段族的人很久是沒有遇到了,這次一定不能便宜了這個小子。

“是他!”齊藍看著段飛的身影,記憶在自己的腦海裏過了一遍,沒想到這個人是打破了廢體的傳說,也是達到了人元的境界了,有意思。

“廢不廢物還輪不到你們兩個雜碎來講的!”段飛暴怒,歸元天象運轉之下,整個人的氣息都是暴漲,雖然沒有達到了化嬰之境,如今他卻是可以和化嬰之境的人鬥下去,身影瞬間的來到了那兩人的身前,一雙拳頭如同是錘子一般的砸了下去。

林夢可已經是走到了一邊,她也是沒有想到此人竟然是那沒落的段族中人,似乎有些後悔剛才的決定了,看著段飛一臉無畏,這人給人一種另類的感覺,在他的身上竟是沒有感覺到害怕的氣息。

那王家的兩人沒想到這段飛直接就是出手了,忙伸出手臂抵擋,臂膀上被段飛用拳頭砸了下去,他們竟是感覺到了一種疼痛,要知道進入了化嬰之境之後,他們幾乎都是沒有過這種感覺了,這人的肉體竟然是如此的強悍。

不過想要靠著他一人就要解決自己的局麵,恐怕他是想多了,那二人很有默契的拿出了自己的武器,一人手裏提著一把長刀,另一人手裏拿著一把戟,同時朝著段飛的腦袋砍了過來,如今段飛靈力之上已經是達到了玄階,能夠提前的預知對手的動作,便是選擇身子後仰,躲了過去。

看到那二人是沒有在意自己的動作,段飛的嘴角露出了一絲殘忍的微笑,自己的拳頭如同是收割生命的鐮刀一般那些圍著暗門的王家之人中有三人被他一拳打中了胸口,五髒俱碎,失去了生機。

“爾敢?”兩人中的一人急了,手中的長刀打出了一道刀芒,朝著段飛狠狠的斬了過來,下一秒段飛的身影消失,背後一名王家的人直接是被劈成了兩半。

“混賬,敢如此的戲弄我!”那人急了,提著倒衝了過來,另一人也是沒有閑著,雙戟舞動,想要在這裏拿住了段飛,當著其他家族的麵,今天必須要他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