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靈帝

第187章 段簫的風流事

第一百八十七章 段簫的風流事

“對不起,我無法相信你!”

想了一會,段飛說了一句,邁步朝著外邊走了去。

“不、你不能走、你不能走、要是不信我的話,現在我就將王冠給你,求你告訴我吧!”

海妖月見段飛邁步離開了,立即是慌了,跪下身子來拉著段飛的腿不讓他走,同時將頭上戴著象征女王的皇冠摘了下來,哭著遞給了段飛。

“段飛、我相信母後不會那樣了,你就答應了她吧!”海心為母親求情道。

“對,段兄弟、母後已經知道錯了,還望你不要見怪,將你知道的告訴了她吧,或許你嘴裏說的那個女子,就是她失蹤多年的女兒,我們的妹妹!”

海瀾也是跟著道,第一次見到母後這般落魄的樣子,在海瀾的心裏,她的形象非但沒有降落,而且是高大了起來,這是作為母親能夠為女兒做的事情了。

鬼鮫正準備走過來,向段飛求情的時候,段飛彎下腰來,扶起了在那裏跪著的海妖月,這麽一位高高在上的王,實力也是在自己之上,竟然是對著自己下跪,段飛也是考驗一下海妖月是不是真心的,見到她這樣的表現,段飛心裏也是替著小蘭高興。

“起來了吧!這裏不是什麽說話的地方,既然你們的家事,我覺得這消息還是告訴你們三人為好!”

段飛說道,他也不是什麽石頭心。

鬼鮫和蒙烈,明白了段飛話裏的意思,放開了攙扶海妖月的手,朝著議會廳外走去,同時那位小荷的侍女,走的時候帶上了門。

“我段飛對這些權利的東西不感興趣,所以這還是你收起來吧!”

段飛見海妖月將手裏的王冠遞給了自己,看來她是真心的,隻是這些東西他不感興趣。

見這裏隻剩下了他們五人了,齊藍無需避開,段飛看著三人都是帶著迫切想知道的眼神,開始為他們講訴遇到小蘭的事情。

整整一炷香的時間,這裏變得是詭異的安靜,海妖月生怕錯了什麽細節,將段飛的話一字一句的記在了心裏,一步步的證實著自己心理的猜想。

“沒錯!是她、是蘭兒!真的是我的蘭兒!”

段飛說完了這一切,沉默了一會之後,海妖月掩著嘴笑著道,隻是臉上的熱淚不斷的滴落,劃過了昔日她的那段傷心的往事。

“母後,真的是妹妹嗎?”海心問道,從小便是聽母後說過,自己有一個失蹤了的妹妹,不知道是流落到了何地了,這是母後的一塊心病,一直都是抹除不掉的心病。

“是,昔日的你們兩人是雙生姐妹,母後給你取名海心,給你妹妹取名海蘭,因為你妹妹的身上帶著一股蘭花的香氣,在你們兩人很小的時候,因為一些原因,分開的撫養了,最後你妹妹被那個負心人帶走了,沒有過了多久,那個負心人遇到了一場災難,被人追殺,你妹妹從此失去了蹤影,所以我才會如此的痛恨人類,這還望段兄弟不要見怪!”

海妖月解釋著昔日發生的事情,那段她一生當中最悲傷的回憶。

“莫非女王的丈夫是人類?”

段飛驚聲的問道,這海妖一族不是和人類一直有芥蒂的嘛?怎麽會和人類結親的呢。

“沒錯,他是人類,而且說起來的話,和你還是一個姓,一個叫段簫的男子!”

海妖月的腦海裏,回憶起來了當初那位男子的身影,那道瀟灑的背影,是如此的讓她沉醉,即使是違背了族裏的規矩她也覺得值了,隻要是能夠和他在一起,就算是地域的話,她覺得也是幸福的。

“什麽?您剛才說、說那個男子叫什麽?”

“段簫啊!”

這次輪到段飛驚訝了,段簫這個名字他聽過,而且是那樣的熟悉,就在自己被王家人追殺的時候還出現過一次,那個和爺爺並成為三英之一的段族中人,竟然是還有如此一段風花雪月的故事,真是沒有想到昔日的老頭還有如此的魅力。

“那個我先整理一下思緒,完了告訴你到底是發生了什麽!”段飛抱著腦袋,感覺一陣的頭疼,這叫什麽事啊,這個負心人竟然是自己認識的。

“莫非你認識段簫不成?”

海妖月猜測道,想到了這種可能,同時海瀾和海心也是朝著段飛投來一種質疑的目光,海瀾倒是無所謂,可是海心的話,算起來這個段簫就是自己的父親了,記憶中都是沒有見過這個人的模樣。 “那個、在中州有著四大家族,相信這個你知道吧!”

段飛不知道該怎麽說起,提醒了一句海妖月道。

“沒錯,知道啊!”海妖月道,這中州的事情也是知道不少的,這點最起碼清楚,隨後似乎想起來了什麽,“你是說?”

“我是段族後人,段雲的孫子,而段簫是我的前輩,和我爺爺算是一輩的人,昔日的他和我爺爺以及不知道是誰的一人,三人並成為段族三英!”

段飛解釋道,這不知道自己的爺爺和段簫比起來到底是誰比較大一點,看那天段簫不服氣的樣子,似乎爺爺要大上那麽一分,算起來的話這個海妖月還是自己的嬸奶,這有點太扯了吧,將腦子裏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擺掉,段飛回過神來,忽然是感覺到周圍的氣氛變得有些寒冷。

抬頭一看,海妖月臉色冰冷,渾身都是散著一股的寒氣,眾人出氣都是能夠看見一陣陣的水霧,那水晶宮外的海水,流動開始變得緩慢了起來,漸漸的竟是凝結成了一層的寒冰,在晶石的照耀下,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母後息怒,這事情和段飛又沒有關係!”

“是啊!他隻不過是同族之人罷了!”海心忙勸阻道,空氣中凝結著無盡的殺意。

“好、好、好可怕!”段飛心裏一陣的震顫,沒想到這個海妖月,竟然是實力如此的恐怖,趕忙的是做出抵抗的準備,拉著齊藍的手都是有些冒汗了。望著齊藍也是緊張的看著他,做好了隨時開啟靈界逃跑的準備。

“殺千刀的段簫,既然是活著為什麽不回來看老娘,讓老娘在這裏每年給你燒了那麽多的紙,流了那麽多的眼淚,要是讓老娘遇上了,老娘非砍死你個王八蛋!”

一聲渾厚的咆哮聲,從水晶宮中傳了出來,聲波如同是潮水一般,一波接著一波的朝著四周擴散而去,那凝結在水晶宮外的一層薄冰,立即的崩碎了,化作一層的寒晶,消失在了海水裏。 遠處中州,段簫獨自在中州遊蕩著,習慣了四處流浪的生活,尤其是為了段飛出了一次頭,更加是成為了王家人獵殺的目標,所以他的日子是一點不安穩了,孫子派出去了,隻留下他自己一個人了,坐在一棵古樹的樹枝之上,望著天空中升起的一輪明月,段簫打開了自己的酒壺,灌了一口之後,似乎想起了什麽往事一般,嘴角都是露出一種笑容。

“阿嚏!”無形中段簫覺得一股莫名的寒氣傳來,打了一個響亮的噴嚏,揉了揉鼻子,感覺自己被什麽人惦記了一般。

“妖月啊!等我處理完了手裏的事情,我馬上就過去找你!”

段簫獨自一個人自言自語的道,雖然這話都說了千遍了,連他自己都是有些不信了,但是他還是喜歡用這句話來鼓勵自己。

這一聲響亮的呼喊聲,驚得段飛臉色都是變了,差點開啟靈界拉著齊藍遁走了,不過這個海妖月似乎在和段簫生悶氣呢,段飛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長出了一口氣,還真是驚險,見齊藍還沒有恢複過來,段飛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做出一個沒事了的表情。

海妖月吼完了這一聲之後,似乎變得就像是沒事人一般了,見自己兩個女兒滿臉的震驚之色,還有些疑惑她們在震驚什麽呢。

“那個、女王陛下還真是威武啊!”

段飛抱拳行禮道,實在是找不出什麽詞語來形容她了,難怪當初的段簫前輩會離開,攤上這麽一個媳婦,哪天惹得她不高興了,一嗓子下去這個世界都安靜了,徹底的聾了!

“別見怪啊!我隻是讓這個混蛋氣的沒辦法,這麽些年了一直是沒有他的音訊,我以為他早就死了呢,沒想到還活著,我還為他立了一個衣冠塚,燒了三十七年的紙,這個混蛋等我處理完這裏的事情,去中州找女兒要是遇上的話,非得把他的耳朵擰下來!”

海妖月的怒氣似乎還沒有散盡,聽她這麽說的話,這也難怪,三十七年對著一個還活著人的衣冠塚哭,這份委屈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了的,這兒段簫前輩的風流債啊!我倒是有些期望,這兩個人見麵之後,會是怎麽樣的場景。

段飛腦子裏想著,似乎見到了自己的這位前輩吃癟的樣子,自己曾經就是被這個老頭擺了一道,等到東海的事情結束了,一定將這個海妖月帶到中州去,到時候看看那個段簫的臉是什麽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