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靈帝

第210章 段飛歸來

第二百一十章 段飛歸來

“王坤!我段雲若是不死的話,我必殺你!”

段雲剛剛渡過了自己的雷劫,身體有些虛弱,這又是招來了最難過的也是威力最強的紫金雷劫,無意是一次毀滅性的打擊。

“哈哈!先不說你渡劫之後,已經無法在這個世界出手了,你根本無法抵擋住這一劫的,我等這一刻已經是好久了,就讓你自己自生自滅好了,我王坤也笑看段族的覆滅!”

天空中傳來一人的笑聲,笑的有些陰險,笑的有些興奮。

“父親!”

“爺爺!”

“師兄!”

這一刻、時間仿佛被放慢了一般,之前原本一切都有了轉機了,現在卻成了這樣的情況,眼看著挺過了渡劫的段雲,就要被泯滅了,段族中的子弟,臉上充滿了絕望的神色,而王仙那邊,卻是露出了笑容,好不容易能夠把最大的障礙除去了,以後王家的路上,再也不會生出這些和自己作對的人來了。

天空之中的雷雲,化為了紫金色,一條如同是蒼龍一般的雷霆,在漸漸的凝聚形成,在雷海之中翻滾著,匯聚著力量,終於是達到了圓滿了,大腿般粗心的一道紫金色的雷霆,撕裂了這片空間,一陣巨大的波動,仿佛要把這裏全部的摧毀了一般,落向了段雲!

“我不甘啊、為什麽會這樣,難道天也要亡我段族嗎?”

段雲感覺到了一種絕望的氣息,這道雷霆,能夠毀滅一切,自己的力量根本是接不下了的,看來這次是逃不過一劫了,自己一死的話,段族馬上就完了啊!

眾人被這種氣勢弄得睜不開眼睛,天空中的人也都是選擇落在了地上,避免被卷入到了其中,然而此刻一道身影,劃破了虛空衝進了段雲渡劫的地方,一切都是在這一刻,發生了最後的轉機。

段飛禦動雷霆靈印,雷霆靈印化成了一麵盾一般,抵在了段雲的身上,紫金雷劫落了下來,擊在了雷霆靈印之上,靈印之下段飛都是覺得體內一陣的氣血翻騰,果然是不一般,這種的雷劫之下,爺爺會被直接轟的飛灰湮滅的。

雷霆靈印的光芒大盛,抵擋著紫金雷劫的力量,不斷的將雷霆的力量吞噬著,化解成為自己的一部分,一陣的氣息波動之後,一切都是平靜了,段飛收起了雷霆靈印,望著在自己身旁的段雲,叫了一聲道。

“爺爺!”

“恩?我死了嗎?怎麽聽到了小飛的聲音了。”段雲睜開了雙眼,看到段飛在那裏望著他,抬起頭來見天空之中的雷雲,已經飄散了去,這雷劫已經是過去了,某非這個孩子?

“王家的老狗!我段飛回來了,一個個的給我洗幹淨脖子等著吧!”

清楚了之前所發生的事情,段飛知道這暗中還有人在盯著他們,一聲爆吼傳遍了整片的空間,在這裏回蕩著,少年昔日發下的誓言,再次回到了中州,為了背負起家族的複興大任,血染整個蒼穹。

“段飛、是段飛!”石俊聞聲望向了天空,那一道削瘦的身影,是如此的熟悉,此刻卻是帶著一種陌生的感覺,這是一種氣息的改變,他變得越來越成熟了。

“終於是回來了啊!”馬朵拉將手裏的匕首,從身旁的一人咽喉拔了出來,計算了一下這是自己殺的第二百七十三人,那人在那裏不甘心的揮舞了幾下手,但是咽喉的那個傷口,在不斷的噴湧著鮮血,一切都已經是晚了。

“你回來了嗎?”段麟手持斷殤,在那裏不喜不悲,一次次的經曆,已經是將這個女子的性格,變得連她的姐姐段麒都是有些陌生,有些猜不透妹妹的想法。

“飛兒!”

“小飛!”段正雷和段弘站在了一條線上,望著在那裏出現的身影,曾經在夢裏不斷的夢見自己的兒子,已經是許久不見了,他是變得高了還是瘦了,是黑了還是更加的壯實了,段正雷看著此刻就出現在自己不遠處的段飛,淚水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是你這個小畜生,等你等了好久了,早就是想要把昔日的事情做一個了斷了,沒想到你還乖乖的出來了,這次還不和我回王家贖罪去!”

王仙陰陽怪氣的說道,手裏多出了一副黑色的鎖鏈,見段飛在那裏是毫不猶豫的衝了過去,將鎖鏈朝著段飛的腰上纏繞了去。

“聒噪的老狗,先到一邊叫喚去!”

段飛渾身帶著一種雷霆的氣息,似乎像是當年的雷雲子一般,但是這股力量比雷雲子更加的精純了一些,見王仙將手裏的鐵鏈朝著自己甩了過來,直接伸出手拉住了一端,那頭望著段飛的動作,王仙心裏一笑,這鎖鏈能夠禁錮一個人的元力,你已經是中招了,這次看你怎麽辦!

猛地將鎖鏈那麽一拉,王仙沒想到段飛此刻還能夠使出這麽大的力量來,跟著撲向了段飛,見王仙的身體靠了過來,段飛身子朝著他而去,一拳砸在了王仙的麵門之上,頓時這王仙覺得眼前一陣的金花,鼻血順著流了下來,挨了段飛這一拳之後,噴出了一道血跡,朝著地麵載落了下去。

被這一下子搞得都有些懵了,段飛的實力何時強悍到了這種的地步了,王仙從地上爬起了身子來,氣急敗壞的在那裏叫罵了幾句,感覺是丟人丟大發了手中結出了幾個手印,一道青色的手掌朝著段飛拍落而去,想要挽回一點麵子來。

“我說過!聒噪的老狗,就在那裏給我安靜的趴著!”

段飛手中出現了那麽一股寒氣,這是第一次真正的使用玄冰靈印的力量,三枚靈印和自己衍化出來的徹底融合在了一起,這種感覺就像自己就是當年的靈皇一般,見下邊的王仙有些不服輸的樣子,還把自己當成三年前的那個段飛。

“天外隕冰!”段飛輕聲喝道,眾人還有些不解,這是何種的招式,怎麽都沒感覺到有什麽變化,元力修者的話,最起碼能夠擦覺到元力的波動,可是這……

還沒等眾人明白過來,天空之中赫然落下了屋子般大小的冰塊,說是下冰雹未免有些太瞎看冰塊了,淡藍的冰塊從天空之中,一路的降落下來,王仙見狀不妙,趕緊的伸出手朝著冰塊拍了過去,第一塊終於在全力之下排成了許多的碎塊,可是接下來王仙就慌了,冰塊似乎是沒完沒了的,不斷的從天空中出現,之後朝著他砸落而來。

“混賬!”王仙怒道,越來越覺得棘手了,漸漸的已經無力去抵抗了,一塊接著一塊的砸在了他的身體之上,直到他的身軀被埋進了土地之中,這才是平息了下來。

“冰牆起!”

段飛不少的花時間去琢磨玄冰靈印,三年的時間將三枚靈印徹底的掌握了,這股寒冰之力,在他的手裏比海妖月更加的強勢,一道巨大的冰牆,將下麵對峙的雙方分離開來,望著在那裏有些驚恐,在不斷的後退的王家子弟,他的心裏升起了一股滔天的殺意。

“你們都該死!”此刻的段飛無需顧忌什麽了,靈師的身份已經能夠透漏出來了,不像之前那般的要躲躲藏藏的,三枚靈印從靈宮之中飄了出來,炎火、雷霆、玄冰,圍繞著段飛的身體旋轉了起來,化出了各自的光芒,下方的人群當中,瞬間感覺到了一股刺骨的寒意,瞬間又是像被丟進了火爐裏炙烤一般,冰火兩重天的感覺著實的不好受。

“啊!這是什麽啊?”一人指著天空中出現的東西,驚愕的道。

“冰、冰刃、還有火、還有雷!這個段飛到底是什麽人啊,怎麽會如此的調動天地的自然之力?”

先是一陣的冰刃之風,如同是刮風一般,不少的人都在躲避著冰刃,亂了手腳,這樣更是無法躲開了,冰刃收走了一些弱者的生命,接下來便是無盡的火焰,滔天的烈火,如同是火山噴發了一般,整個場麵都是被熊熊的烈火吞噬著,還沒等一些人反應了過來,下一秒空氣之中,帶著雷霆之力的氣息,不知道何時開始,天空之中凝結起來一團雷雲,無盡的雷電,如同下雨一般的傾倒而下。

慘叫聲、怒罵聲以及一些後悔的聲音,回蕩在這片世界當中,冷冷的注視著這一切,下方傳來的血腥之氣,段飛沒有一點的心動,他必須要這樣,這還隻是一個開始,今後等待著他的,還有一場場的生死之鬥,昔日段族的那些血債,必須一筆筆的找他們來清算。

“嗬嗬!老夫倒是沒想到,這如今的中州之上,竟然還出現了一位靈師,還真是讓人驚訝啊!”

天空之中,又是傳來那人的聲音,段飛腦子裏想了想,這個所謂的王家第一的強者,此刻不露麵,不知道在何地注視著一切。

“我乃靈皇傳人,中州唯一的靈師,也是段族的段飛,昔日的王家對我段族所做的事情,我段飛定當百倍還之!”

自己的身份遲早都會被世人知曉,如今說出來又如何,反正已經和王家之間的戰爭開始了,沒必要去顧慮那麽多了,所有的風雨,他都會去直麵麵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