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靈帝

第216章 傳承的靈符

第二百一十六章 傳承的靈符

這是一段萬載歲月前發生的事情,早已經是被中州的人所遺忘,袁成生性殘暴,屠戮了許多無辜的生命,這一切的功勞,都是靈皇一人所為,要不是他出手鎮壓了袁成,中州還要經曆多少次的風雨。

萬載歲月前,靈皇終究踏破了靈皇之路,成就了自己的大道之後,飛升而去,留下了一件東西,時代交給了段家來守護。

段家帶著這個秘密,和一生要守護的東西,時代的延續了下去,隻有家族當中最有威望的族長,才是有資格知道這個秘密的內容。

大概的意思就是,靈皇當年察覺到了一絲不尋常的氣息,他能夠預感到,在他飛升之後的中州之上,還要經曆一場的災難,便是吩咐給了段家,他的傳人有朝一日來找上來的話,將一切隱藏的事情告訴他。

袁成在八千多年前,封印他身上的靈皇的力量,已經徹底的消失了,他又獲得自後,昔日的靈皇雖然不忍心殺他,想要他自己去改過,再次的成就大道。

然而靈皇想的有一些天真,事情並沒有預料中的那樣去發展,袁成出世之後,尋找了一種秘術,不出多少的時日之後便是恢複了實力,再次的成為了雄踞一方的霸主。

至於他去往了東海,是為了避免一些人類的幹擾,但是最終自己所做的血腥之事,惹惱了許多人,遭到了一次的圍剿。

這些事情段飛都是知曉了,隻是沒想到爺爺這裏也知道關於東海的這一段曆史,就連海妖月都沒有他知曉的這樣清楚。

“你們可知這袁成的後人是誰嗎?”

故事講到了這裏,段雲平息了一下心情,見段飛沒有多大的反應,倒是段弘表現出來了驚訝之色,莫非這小子知道了一些什麽事情了嗎?

“爺爺所說的,莫不是如今的王家吧……”

“不可能吧,一個姓袁,一個姓王,這根本是不是一家人……”

段弘說道。

“嗬嗬,飛兒猜的不錯,這袁成的後人,的確是現在的王家,因為當初的事情,袁姓都被劃入了必殺的名單之中,因為袁成的緣故,所以袁姓基本上都被滅門了”

“剩下的一些選擇了隱姓埋名,或者改變了宗姓,這樣也免得了許多的麻煩,如今的王家正好時候其中的一支,也是力量發展的最大的一支,所以我段家和他們世代的不和,這都是有原因的!”

段雲道,這一段的曆史,本來段飛是沒有資格來知曉的,但是現在他已經是靈皇的傳人了,一切也該讓他知曉了。

“沒想到、沒想到曆史的事實竟然是這樣,我說聽過那麽一種說法, 說我們段族一直以來都在守護和等待著一人的到來,當初我以為隻是一些傳言罷了,沒想到還真是這樣,而且要等待的人,一直都在我身邊!”

段弘歎了一口氣道,今天知道的這些給人的驚訝太大了,曆史的真相竟然是這樣,難怪王家之人處處要和段族擠兌,原來這都是先輩留下來的。

“弘兒啊,你先出去一下,我有幾句話要和飛兒說一下,這族長流傳的事情我已經是告訴你了,剩下的可要好好擔起這個擔子來啊!”

段雲輕笑道,對這個孫子是充滿著信心,段弘為人心善,而且做事情心思縝密,城府又深,段族教給他也算是放心了。

“好,那弘兒先出去了……”

段弘離開了放假,走的時候帶上了門,聽著那關門的聲音,段飛的心裏一緊,感覺一種緊張的感覺,似乎有什麽事情要發生一般。

“飛兒啊,其實我早就已經知道,你是一位靈師,但是我沒想到的事情就是,你就是他的傳人,不知道這是命運的安排,還是一場的巧合了……”

段雲說著,有些惆悵的神色,站起身子來走到了窗口前,負手立在那裏,靜靜的望著外界的景色,陷入了一種深思。

“爺爺莫非有心事?”

“嗬嗬,你爺爺的心事可是很多的,隻是隻有這一次讓我覺得最愁,覺得最難的一次!”

段雲沒有轉身,依舊望著窗外的景色。

“爺爺有什麽話的話,直說就行了,飛兒聽著呢!”

段飛不明白爺爺為何心情一下子變成了這樣,但是相信爺爺有自己的理由。

“飛兒啊……靈皇之路的艱辛,你可曾想過嗎?”

段雲歎了一口氣,腦子裏替段飛開始擔憂了起來。

“爺爺、我知道你接下來說什麽,但是飛兒想說的就是,沒有靈皇的帶領的話,飛兒依舊是一個廢物罷了,隻從知道了靈皇之事後,飛兒才是有機會重新站了起來,靈皇之路前方有著許多的艱辛,我明白……這是一條沒有回頭的道路,孫兒隻能一步一個腳印的走過去……”

段飛說道,靈皇也說過,這條路遠遠比想象中的艱辛,其中有著許多未知的事情,靈皇也沒有多說什麽,也許是為了不去打擊段飛的信心……

“也罷、你有這份心思就好了,既然是這樣的話,爺爺就可以放心的將這個交給你了!”

說罷,段雲手伸到了衣袖中,從裏麵摸出了一件銀色的木牌,木牌和段飛第一次見到的靈符一模一樣,隻是這個顏色和上麵刻畫著的符文有些區別。

“這是……”

“昔日的靈皇飛升了之後,留下來了這麽一件東西,交給了段族保管,一代接著一代的流傳下去,這件東西除了靈師外無法打開的,到如今你來了,這東西就物歸原主了……”

段飛望著段飛,目光之中充滿著期待之色,或許自己的擔憂有些過了,或許會有那麽一天的,但是他應該選擇相信段飛,一路上他都是這樣過來了。

接過爺爺遞給自己的東西,段飛手一接觸道木牌,一種熟悉的感覺傳到了心頭上,他覺得此刻不是研究的時候,便是收進了靈宮之中。

“嗬嗬!這靈師的手段還真是奇特……”

見段飛什麽空間器物都沒用,直接將木牌收了去,這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好了,段族守護的東西,如今已經交給你了,雖然我不知道其中有著什麽隱藏的秘密,但願我的孫兒能夠成就了大道,達到昔日靈皇的境界……”

中州王家、整個城池都是族人所在之地,如今的王家勢力已經膨脹到了一種極限了,占據了一座城池,城池之中男子皆是姓王,昔日的繁華景象,已經是消失而去了,換上了一片的素白。

整個城池都是陷入了一種深深的傷痛之中,有的人是在真的傷悲,有的隻能是勉強的附和著。

“二哥、我們怎麽辦?要複仇嗎?”

議事大廳之中,幾人臉上帶著一股哀傷的神色,在那裏聚集著,王猛手緊緊的握著,拳頭上的骨節都是有些蒼白,在那裏等著二哥的回答。

“哎……”

一聲長歎之聲,從屋子的角落之中傳來,一位老者顫顫巍巍的走了過來,伸出手來拍了拍王乾的肩膀,一句話沒有說,便是離開了議事廳。

“大長老、這……”

“大長老,弟兄們還等著你拿主意呢!”

眼見著老頭在那裏聽著幾人的話, 身子停了一下,枯幹的頭發幾乎快要全部的脫落了,在那裏拄著拐杖,搖了搖頭之後,一聲清脆的聲響,伴隨著老者的步伐,一步步的離開了。

“二哥、大哥如今還在閉關,你拿主意吧,隻要是你一聲令下的話,弟兄們馬上集合力量,勢必要滅了段族……”

“五弟,你還嫌事情鬧得不夠嗎?”

王乾手掌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在那裏怒有些不滿意的道。

“二哥,你這話是……”

“如今段飛那個混賬小子,已經不是當年那一個被你們四處追殺的小子了,他已經是成長了起來了,先別說他,光是段雲在那裏的話,誰敢造次,段飛這次回來帶來的那些強者,每一個都不是吃素的,要是真的惹怒了的話,王家勢必會被卷入一場生死之鬥中,能不能夠保存得下來,都是一個問題。”

王乾分析了目前的情況道,他不是不想報仇,但是現在明顯的不是事實。

“那我們就這樣將這口氣忍了?七弟和六弟白死了嗎?”

王猛臉色微變,在那裏拿反駁道,似乎不滿意二哥的決定,畢竟王家遭受了如此的打擊,不做出一點的表示來的話,未免有些太慫了。

“嗬嗬,這筆賬我怎麽會不記下呢,隻是如今大哥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我們不好去打擾,這一切還得我們自己來,我已經想好了辦法了,我的小兒子王智,看上了齊格的女兒,正好借著這個機會,可以和齊家來結親。”

王猛說道,心裏已經是想好了主意了,既然是你段家非要和我們硬來的話,那我就好好的陪你玩玩,一個大家族不夠的話,那就在加上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