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陽仙府

第99章 保重

第九十九章 保重

天邪說完此話自己走出了純陽仙府,他取出一物,然後這件物品發出了藍色光芒,將那個生物所留下的所有氣息吸入其中,然後天邪鄭重的將此物收好,“主上,此生物就是陰靈之祖,又稱夢魘神君,幽冥海中的怪物,隻要感受到這種氣息就會老老實實的不會興風作浪,終於得到了陰靈之祖的氣息,幽冥鬼獄的災難也算是解除了。”

葉天皺著眉頭問道,“陰靈之祖?”他的確是聽都沒有聽說過還有這種東西,陰靈倒是聽說過,不過那一般存在凡間,能為微弱。

“他和您所謂的鬼魂類似,但他卻是那種東西的始祖,他不僅強大,還能通過食用修者強大自身,分裂出手下。”

“你是說他吃掉修者然後分裂出陰靈手下?”有種強烈的不安讓葉天急不可待的問道。

“正是。”天邪幹脆的答道。

葉天覺得要出大事了,這東西被自己放了出去,和地球上所謂的打開潘多拉盒子又有什麽區別,可明顯又是幽冥府主設下的局,這幽冥府主到底有著什麽樣的打算,葉天總感覺即使自己當年強大到可以戰勝幽冥府主,但所站的高度和視野絕對沒有幽冥府主的高,他到底在布置什麽樣的局麵,又或者他隻是按照喜好出牌,玩弄命運?

赤邪則是安慰道,“主上,既然幽冥府主引導我們來此,他一定早有打算。您又何必煩惱,不如來欣賞下在下的這艘宇宙飛船。”

葉天聽了赤邪的話,難得的鬆懈了一下莫名緊張的神經,“哈,的確,這艘飛船真是夠酷,可比所謂的神仙寶物有意思的多了。”

赤邪卻笑道,“感覺那些仙家寶物,和這飛船也差不多。”

“嗯。”葉天隨著赤邪在飛船內部轉了幾圈,算是熟悉了飛船的結構。其實在神奇的東西。基本的布局也相差無幾。

葉天問赤邪,“這艘飛船可否抗拒元嬰高手?”

赤邪想了想說道,“元神高手也難以傷到分毫,不過攻擊力太弱。大型激光炮的威力也僅僅和金丹巔峰高手的一擊威力相似。”

葉天心中卻是大喜。“已經足夠了。在這裏隻要有飛船存在我們就是無敵的。”

赤邪卻說道,“主上,以眾人的實力。我們其實已經無敵了。”

“這艘飛船能夠收入純陽仙府之中麽?”

“當然可以,我自由辦法,主上稍等。”

說罷赤邪又一次合身進入了藍色的光球之中,然後葉天感覺到了一股力量包裹住了自己,他沒有感受到敵意,就任由這股力量將他退出了慢慢打開的大門,然後整艘飛船就在轟隆隆的呻吟中顯示出了真正的外貌,巨大的門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首飛碟狀的藍色飛船出現在了眼前,然後飛船就向著葉天撞了過來,葉天的純陽仙府感受到了赤邪的氣息,同樣開放了大門,飛碟直接就飛了進去,可當飛碟進入到了純陽仙府之中以後,赤邪卻大叫到,“不好,飛船出不去了。”

葉天神識進入純陽仙府之中,他試圖挪動飛船,發現這麽大體積的物品,他無能為力,挪不出去,也許進入化虛才有足夠強大的神識將其搬運到純陽仙府之外,但到底是怎樣進來的呢?葉天和赤邪都沒搞清楚,赤邪隻不過是和純陽仙府溝通了一下就進入了,但想要出去,純陽仙府也沒那能力,隻有葉天自己來辦了,可葉天的神識還沒強大到搬運如此重,如此大的物品的實力。

葉天悔呀,赤邪也後悔了。

可惜沒有賣後悔藥的,葉天又問赤邪,“對於十八層,你可還有記憶?”

赤邪說道,“其他並沒有記憶。”

王岩和簡虎又被喚出了純陽仙府,開始在附近搜索,卻到處碰壁,發現此處的陣法根本就不是他一個宗師所能識別的了,更別說是破解。

王岩說道,“主上,看來我們應該離開了。”

葉天心境倒是可以,直接說了句,“嗯,我們離開。”

讓眾人回到純陽仙府,葉天來到了那處漩渦,同樣是三龍護體,進入了逆向通道,在出現的時候竟然黑絲這幽冥鬼府的外麵了,守在這裏的兩方勢力一看到有人出來還並非是自己人,就要上前打殺,天邪則從純陽仙府中直接飛了出來,“大膽。”

鬼靈一方眾人,看到天邪,立刻紛紛跪倒迎接,“參見天邪大人。”

一名老年鬼靈則是從眾多的鬼靈後麵飛了過來,他看向天邪自信的表情,臉上露出了喜色,“可有收獲?”

天邪說道,“風老,有勞護送我等到鬼獄入口。”

麵前這位鬼靈老者的眼神立刻變得激動了起來,另一方勢力看出了苗頭,對方似乎得了什麽不得了的東西了,就有人去匯報馮氏家族以及其他九幽鬼界的勢力頭領去了。

老者含著不屑的眼神看了一眼九幽鬼界一方的勢力,然後又看了眼葉天,臉上既有疑惑又有猜測,卻也不多說,就帶著他們前往了幽冥鬼獄的通道口處。

天邪和葉天解釋,“到了那裏我將此物交給風老,看著他進入通道,我才放心,自此我願為主上效力終生。”

葉天不置可否,隻是隨其行進。

眾人到了這處前往幽冥鬼獄的入口處,赤邪在純陽仙府中遙遙的看去,就在這個通道後麵的世界就是幽冥府主為他創造的世界,那裏的鬼靈全是他的後代,他是有些衝動想要過去看上一眼的,但他知道去了那裏對於他來講意義並非很大。

到了入口天邪才將那物交給了風老,在風老耳邊低語了幾句,風老臉上露出了狂喜,然後對著天邪一揖到地,“幽冥鬼獄永遠銘記天邪的高義。”然後他看向葉天,“不論你是何等人物,敢慢待我鬼靈一族的恩人,即使洪荒海角,必不饒你。”

葉天冷哼道,“說起來,我也是你之一族的恩人。”

那老者臉上的肉跳動了一下,看了眼天邪,發現天邪默認,他又是對著天邪一拱手道,“保重,”兩個字說得異常的沉重。

天邪也說了一句,“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