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醫院

第117章 鄰居

第一百一十七章 鄰居

高進、程紫怡、林冰茹三個人站在艾樂旁邊好奇的看著進進出出的工人,程紫怡伸手扯了下艾樂的衣角道:“怎麽回事?”

艾樂苦笑著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了出來,程紫怡聽後突然一邊凝住艾樂的耳朵怒道:“姓艾的,前邊剛有個任倩雪,現在你又弄回個狐狸精你想幹嘛?”

艾樂呲牙咧嘴的喊道:“疼,疼,鬆手,鬆手,這事又不能怪我是鮑碩剛決定的,人是市長,我能咋辦?”

其實鮑碩剛把陸琪弄到艾樂這來也是有其他原因的,整個江城對艾樂醫術有一定認識的人不多,他是其中一個,鮑碩剛早就想把艾樂介紹給他的老領導了,可艾樂太年輕,一看他的樣子很難讓人信服,正好陸琪得了闌尾炎,鮑碩剛把陸琪弄到艾樂這來,第一陸琪身份特殊,醫院也實在騰不出合適的床位來。☆→☆→,

讓陸琪住在艾樂這有他24小時看護鮑碩剛相信不會有任何事,艾樂醫術的神奇他是見識過的。

等艾樂治好了陸琪,回頭有陸琪在他老領導耳邊吹吹風,然後他在把艾樂帶過去,老領導對艾樂的信服力肯定比鮑碩剛直接把人帶去要高得多。

於是鮑碩剛就把陸琪弄到了這裏來,陸琪跟何佳佳這麽輕易就信了鮑碩剛第一醫院確實沒床位了,這樣的醫院以陸琪的身份還不大樂意住,第二陸琪跟鮑碩剛很熟,這個她爺爺一手提拔起來的手下她是很信任的,還有鮑碩剛說會把唐靜之請來。證明艾樂的醫術。於是陸琪才答應下來。

高進聽到程紫怡管陸琪叫狐狸精一個沒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你自己才是貨真價實的狐狸精,現在管一個凡人叫狐狸精這真的合適嗎?

程紫怡聽到高進的笑聲仇恨立刻轉移了,咬牙切齒道:“高進!”

高進臉色一邊邁步就跑,艾樂在原地揉著耳朵悲鳴道:“我特麽的怎麽這麽倒黴?家裏弄來這麽個祖宗,動不動就打人,這日子沒辦法過了。”

林冰茹捂著小嘴笑道:“艾大夫你還不明白程姐姐為什麽這麽對你嗎?”

艾樂梗著脖子看了一眼林冰茹道:“小屁孩知道什麽,寫作業去,快高考了不知道嗎?”

林冰茹不滿的翻了個白眼道:“你這次弄回來的人叫什麽?”

艾樂鬱悶的歎口氣道:“叫陸琪。真是麻煩啊,我的房……”

不等艾樂說完林冰茹驚聲道:“誰?陸琪?是不是唱歌的那個陸琪?”

艾樂抓抓頭想想道:“好像是。”

他話音一落就見林冰茹興奮得跟見到肉的話陸琪在何佳佳的攙扶下走了進來,這會又有些疼,陸琪走路都有點費勁。

林冰茹看到陸琪後倆隻眼睛都快成大瓦數燈泡了,那叫一個亮,隻見這平時很羞澀還內向的小姑娘竟然幾步跑過去興奮而緊張道:“陸琪我是你的歌迷,能、能給我簽名嗎?”

陸琪沒想到在這還遇到了自己的粉絲剛要答應何佳佳便搶先道:“陸琪今天身體不舒服,不行啊小妹妹,改天行嗎?”

說到這何佳佳對不遠處的艾樂連連眨眼。意思是讓他把這個突然跑進來的小姑娘弄走,不要打擾陸琪。

艾樂懶洋洋的走過去指著有些失望的林冰茹道:“她是我妹妹。跟我一塊住,以後大家就是鄰居了,陸小姐還是給她簽個名吧,好歹大家以後要相處一段時間。”

艾樂到是不知道陸琪的大名,他對這些明星沒興趣,反到是對島國的一些主演動作愛情片的女主角很有興趣,還是她們的重視粉絲。

艾樂之所以出言讓陸琪給林冰茹簽個名,也是不想看到她失望的眼神。

何佳佳皺著眉頭道:“艾大夫你家怎麽住那麽多人?”

艾樂一聽這話就不樂意了,這我家我樂意讓誰住就讓誰住,關你屁事,他皺著眉頭道:“這位小姐這似乎是我家的事,你沒權利管吧?”

何佳佳剛要說話陸琪搶先道:“何姐我們已經很麻煩艾大夫了,不要說了,小妹妹你有筆跟紙嘛?有的話拿出來我給你簽名。”

林冰茹此時有一種做夢的感覺,她是很崇拜的陸琪的,跟大多數少女一樣很希望成為她那樣的人,更希望有機會能和偶像親近親近,她沒想到幸福來的如此突然,完全被幸福弄得傻了,此時呆愣愣的站在那雙眼中滿是崇拜、信息、興奮的神色。

艾樂伸手拍拍林冰茹道:“有點出息好不好?不就一個簽名嗎?你至於激動得傻掉嗎?”

林冰茹聽到這話才清醒過來,興奮道:“我沒有,我去拿,陸琪你等我啊。”說完跟一隻歡快的小鹿般跑遠了。

何佳佳皺著眉頭把陸琪攙到了艾樂的房間裏,不對,現在應該說是陸琪的房間,此時房間已經大變樣了,高檔的家具擺了進來,跟這個房間顯得格格不入,但何佳佳不在乎這些,隻要陸琪住得舒服就行了。

何佳佳把陸琪攙到**坐下道:“我給你倒杯牛奶喝。”

當何佳佳把牛奶拿給陸琪的時候艾樂進來一把搶了過去道:“從現在開始你不能喝水也不能吃飯,什麽時候我說你能喝水、吃飯了你才能吃喝,聽懂了嗎?”

何佳佳不悅道:“不讓吃飯也不讓喝水,你想餓死我們陸琪啊?艾樂你是不是不樂意讓我們住進來,要是直說,我們立刻走,當我們稀罕你這嗎?”

艾樂懶的搭理何佳佳他直接對陸琪道:“不讓吃飯喝水是為了你的病好,現在你是慢性闌尾炎急性發作,你選擇保守治療不手術那就存在著保守治療失敗闌尾穿孔的風險。所以你不能吃飯喝水。一旦症狀控製不住才能立刻手術。但你要是吃了喝了,那就得六小時後在手術,六個小時的時間可不短,什麽事都可能出,我不讓你吃飯喝水也是為你好。

你放心不會餓死你,從現在開始我會為你補液,你今天出汗不是很多吧?”

艾樂說的都是實話,沒有刁難陸琪的意思。

但何佳佳不是這麽認為。她總感覺艾樂不樂意他們住在這,存心刁難,但聽過他剛說的話後到也信了一些。

陸琪笑笑道:“你是我的醫生你說什麽我自然聽什麽,今天出汗不多。”

艾樂點點頭道:“好,一會給你輸液,現在你可以把墨鏡摘下去了,生病了還帶著個墨鏡你感覺是不是很怪?”

陸琪有些無奈的笑笑把墨鏡摘了下來,艾樂則直接看傻了眼,陸琪確實很美,美到給人一種驚心動魄的感覺。一時間艾樂找不出什麽詞語來形容她的美,他隻感覺眼前這個女人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神。她雖然麵帶笑容,可這笑容卻給人一種距離感,仿佛無論如何接近也不可能接近她,她永遠高高在上,不可觸摸。

艾樂很快回過神來,微微一笑什麽都沒說調頭走了。

陸琪見過太多的男人,大多數都跟艾樂一樣一看到她恨不得撲過來,也有一些表麵裝作不屑,但實際上還是想接近他,但就沒一個人跟艾樂一樣一時失神,很快清醒過來後讚賞的看看便離開,就仿佛是看一件藝術品一般,有的隻是欣賞,在無其他,更清楚這件藝術品是看的,而不是用來接近的。

艾樂似乎沒把陸琪當女人看,隻是把她當成了藝術品,這種人陸琪是總來沒遇到的,她微微皺起眉頭看著艾樂的背影呢喃道:“這人有點怪?”

何佳佳有些不耐煩道:“有什麽怪的,我看就是裝腔作勢,還不是想吸引你的注意力,別管他,我們喝奶。”

陸琪微微搖頭道:“何姐還是算了,我生病了要聽醫生的。”

……

艾樂真不是裝腔作勢吸引陸琪的注意力,他這人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他很清楚以他的家境想找個天仙一般的女人那完全是癡心妄想,哪怕他當了神魔醫院的院長後這個想法依舊根深穀底的存在他的心底。

伊雪琪也很漂亮,但艾樂知道自己跟她不是一路人,所以他從來沒想過主動接近她。

後來遇到程紫怡雖然鬧了烏龍,當時艾樂還自薦枕席,但他當初想的也就是一夜之歡,從沒想過跟程紫怡真成了夫妻,跟一個狐狸精做一夜夫妻還行,做長久夫妻還是算了,艾樂還想活幾年,正因為這想法他知道狐姬把程紫怡許配給他後他不是歡喜得不得了,而是愁眉苦臉的想著怎麽把婚事推掉。

林冰茹艾樂到是挺喜歡,但年紀太小,喜歡也隻是單純的喜歡,就是一個哥哥喜歡妹妹的那種喜歡。

唯一讓艾樂心動的到目前也就是任倩雪,可偏偏出了那件事,這讓艾樂心裏很不舒服,到現在還沒緩過勁來,他也是男人,自己喜歡的女人那麽喜歡另一個男人,這讓他男人的尊嚴往那放?艾樂做不到當這事沒發生過在去追求人任倩雪,他真的做不到。

今天遇到了陸琪,這樣的女人艾樂更沒想過能跟她怎麽著,一個是萬眾矚目的明星,而他隻是個小醫生,兩個人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艾樂才懶的費那腦細胞幻想著兩個人如何、如何的事。

半個小時後艾樂帶著個護士進來了,讓她給陸琪輸液,從始至終艾樂就沒想過用中醫,到不是沒辦法,而是見效慢,用這些辦法治療闌尾太不保險,遠沒西醫有效見效還快,至於能不能守住,艾樂就不管了,看陸琪的命,實在不行就帶她去醫院手術,反正來之前所以術前檢查都做了,也沒什麽大問題,手術完全可以。

如果讓鮑碩剛知道艾樂打的算盤不知道鮑市長會不會氣昏過去,他有些不靠譜的把陸琪弄到艾樂這可就希望他能露一手神奇的中醫把她給治好,可誰想這貨根本就沒用中醫。

陸琪輸上液後艾樂就出去了,坐在院裏的石凳上想他的心事,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唐靜之的聲音傳來道:“小友想什麽那?”

艾樂抬起頭看是唐靜之笑笑道:“沒想什麽,就是想點自己的事。”

唐甜甜皺皺鼻子笑道:“我看你啊是看到了陸琪後動了歪心思,想泡人家吧?別想了,你就一個小代夫,人可是大明星。”唐甜甜之所以跟來也是來追星的。

艾樂瞪了她一眼道:“你以為我都跟你似的當什麽腦殘粉?”

唐甜甜反唇相譏道:“你才是腦殘粉,你全家都是腦殘粉。”

艾樂蹭的站起來道:“唐甜甜你上次打賭輸了,我可還沒提要求,今天你既然來了,那就兌現吧,我要你……”

不等艾樂說完唐甜甜急道:“那個什麽我去看看陸琪,先走了。”說完這丫頭調頭就跑,她生怕艾樂提什麽過分的要求,萬一讓她以身相許咋辦?

唐靜之在旁邊是哈哈大笑,他拉著艾樂坐下後正色道:“小友陸琪這病你打算怎麽治?”

艾樂有氣無力道:“還能怎麽治?輸液用抗生素唄,中醫的方子我這是有,但見效太慢,不適合她,如果您老有好辦法的話那就您來給她治吧。”

唐靜之一聽這話立刻露出失望的神色,他本以為艾樂還有什麽神奇的方子,誰想也沒有。

這時候唐甜甜在陸琪的門口喊道:“爺爺陸姐姐讓你來下。”

唐靜之歉意的衝艾樂笑笑站起來走了。

唐靜之自然也沒什麽好辦法,看後也就按照艾樂的辦法治了,但老頭也沒走,賴在這跟艾樂探討醫術。

兩個人這一聊就聊到了晚上11點多,唐靜之困了打個哈欠站起來道:“小友時間不早了,老頭我先回去了,改天在來討教。”

艾樂到巴不得這老頭趕緊走,都煩他一天了,他站起來要送客,但在這時何佳佳慌張的跑出來道:“艾大夫、唐老陸琪發燒了,你們快來看看。”

艾樂跟唐靜之對視一眼什麽都沒說邁步走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