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平步青雲

第19章 變化

第十九章 變化

“咦,地上有封信誒。”聶詩倩也看到了,大感驚奇地說道,一邊就三兩步跑上前去將信拾了起來,然後獻寶似地拿給林辰暮,很有些興奮地說道:“林大哥,快看看,裏麵都寫了些什麽?咯咯,不會是情書吧?”

此時林辰暮腦海裏思緒紛飛,也顧不得和聶詩倩說些什麽,接過來一看,信封上什麽都沒有,一片空白,打開來,令他訝異的是,裏麵居然什麽都沒有。

“咦?不會吧?誰這麽無聊,幹這種惡作劇?”一旁的聶詩倩也是好奇地探頭看了看,然後嘟著小嘴說道。

林辰暮是大感驚疑,什麽人會煞費苦心地給自己送來一個空空如也的信封呢?他甚至把信封翻過來覆過去地查看了好幾遍,卻是一無所獲。

難道真是一個惡作劇,或是別人匆忙之際忘了把寫好的信紙裝進信封裏?

……

想了半天也沒什麽頭緒,林辰暮將信封扔在桌上,對一旁還有些興奮好奇的聶詩倩說道:“走吧,我送你上去。”

聶詩倩一張俏臉皺了起來,不情不願的說道:“走就走嘛,有什麽大不了的。”

林辰暮笑了笑,沒管她,徑直出了門,聶詩倩卻又一蹦一跳地跟在他後麵,還緊跑幾步,然後死死挽住林辰暮的胳膊,林辰暮掙了幾下也沒掙脫,也隻好隨她去了。

此時已經是過來下班的時候了,樓道裏不時有人回來,看著一身家居服的聶詩倩異常親密地挽著林辰暮的胳膊,都很有些奇怪,甚至不時還有些年齡大的在一旁指指點點的。林辰暮覺得有些別扭難受,尤其是那些異樣的目光,讓他猶如芒刺在背般難受。可聶詩倩卻是渾然不覺般,還異常親切地和她相識的人打著招呼,神態諾諾大方,完全看不出什麽異樣來。

“你就不怕嗎?”林辰暮往外拽了拽手,低聲問道。

“怕什麽?”聶詩倩剛給一個中年婦女打過招呼後,又抱緊林辰暮的胳膊,然後不解地看著他問道。

林辰暮無奈地摸摸鼻子,說道:“你不怕讓你爸媽知道嗎?”

“切,這有什麽好怕的?”聶詩倩大大咧咧地說道:“我就喜歡你了,這有什麽啊?就讓他們知道好了。”

看聶詩倩滿不在乎的樣子,林辰暮卻是搖了搖頭,過了今天,還不知道會有多少閑言碎語傳出來呢。雖說這裏的住戶,自己大多都不認識,可難保有認識自己的。自己這一世英名,算是毀在這個丫頭手上了。

快到聶詩倩家的時候,林辰暮卻又突然有了幾分忐忑,他不知道,聶詩倩的父親看到他們這個樣子會作何感想?會不會拿著擀麵杖將自己趕出來?這個念頭剛起,他又不由有些啞然失笑,自己這都在想些什麽啊,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相信對方也會講道理的。

不過雖然想是這樣想的,快到聶詩倩家門口的時候,林辰暮還是不禁停住了腳步,對聶詩倩說道:“到你家門口了,快回去了吧!”

聶詩倩撅著小嘴,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又左顧右盼一陣後,趁林辰暮不注意,飛快地在他臉頰處親了一口,林辰暮還沒有反應過來,她就咯咯笑著,像是一隻輕盈的燕子一般,奔到了自家門口,轉過頭來還衝林辰暮回眸一笑。

林辰暮摸了摸臉,就有些無奈地笑了笑,他拿聶詩倩這丫頭還真沒什麽辦法。

聶詩倩連按了幾次門鈴,又重重地拍了拍門,大聲叫著爸爸開門,可屋裏卻始終沒有什麽動靜,她又嘟著小嘴走了過來,眼巴巴地看著林辰暮,說道:“林大哥,看樣子我爸爸還沒下班回來呢。我現在可是無家可歸了……”

林辰暮看了看時間,已經快晚上六點了,正常情況下,市政府這個時候應該下班了。他摸出手機來,對聶詩倩說道:“你爸電話是多少?我給他打個電話問問。”

“讓我自家打。”聶詩倩一把搶過林辰暮手中的電話,然後躲到一旁去,也不知道說了些什麽,然後就眉飛色舞地對林辰暮說道:“嘻嘻,林大哥,我老爸今天有應酬,不回來吃飯了。咯咯,我再去你們家吃好吃的吧?這次又給我做什麽呢?我想想啊,我想吃糖醋魚,還有……”

林辰暮就不由一臉苦色。

“哼,林大哥,你是不是不想和我一起吃飯啊?”可聶詩倩見狀俏臉上頓時生出一抹幽怨,鼻翼發酸,眼眶微微一紅,險險落下淚來,幽幽道:“你要是真不喜歡,那就算了,不用管我了,就讓我餓死好了……”

林辰暮也不知道聶詩倩是不是裝出來的,可他最怕的就是女人那楚楚可憐,幽怨無助的樣子。林辰暮撓撓頭道:“可我今天也有應酬,要不你就在我家裏待著,我把吃的給你先做好……”

“你也有應酬?”聶詩倩一怔,說罷又鬼機靈地拉著林辰暮的衣角輕輕擺動,然後膩聲說道:“林大哥……”聲音拖得老長。

林辰暮不由渾身雞皮疙瘩,連聲說道:“有話你就說,別這個樣子。”

聶詩倩不由吐了吐舌頭,瓊姿花貌上登時綻放出甜甜的笑容,又嬌聲說道:“林大哥,能不能帶我一起去嘛,晚上我一個人在家裏會害怕的。”說罷小嘴高高翹起,櫻唇頻動,鼻兒玲瓏,看起來很是乖巧可愛。

“你也去?”林辰暮一聽這話,不由得頭皮一陣發麻。帶聶詩倩去也不是不可以,可要是這丫頭當著其他人的麵,也爆出些不合時宜的話來,那可就麻煩了。

“去嘛,去嘛。”聶詩倩嬌靨微有一絲羞紅,不依不饒地搖著林辰暮的胳膊,嗔道:“我就隻是好奇,你們的應酬都是什麽樣子的?”

林辰暮被她晃得是頭發暈,連忙說道:“好了好了,帶你去也不是不行,不過你要記住,在別人麵前千萬別亂說話。”

“我哪有亂說啊,你本來就是我男朋友嘛!”聶詩倩不滿地低聲嘟噥道。

“什麽,你說什麽?”林辰暮沒聽清楚,問道。

“嗬嗬,沒什麽。”聶詩倩又露出了嬌豔的笑容,說道:“我說到時候我一定會乖乖的,保證不給你惹麻煩。”

“真的?”林辰暮有些將信將疑的。

聶詩倩重重點了點頭,說罷又露出了那討好的表情來。可林辰暮卻不論怎麽看,心頭都有些沒底的感覺。

馮曉華坐在窗邊的沙發軟椅上,看著窗外車水馬龍的場景,心頭不由頗多感觸。東屏不愧是市府所在地,熱鬧和繁華,都是雲岩所無法媲美的。

這是市委招待所一間環境舒適的標準間,兩張寬大的雙人床,潔白的床單給人一種安靜、衛生而又溫馨的感覺。

自從昨天下午趕到東屏後,他就在這裏住了下來。市委招待所的價格並不便宜,他也不是出公差,報不了帳,但好歹這裏幽靜安全,而且還離市委市政府近便。有些時候,該花的錢就要花,省不得。

馮曉華將煙頭掐滅在小圓桌上的煙灰缸裏,又看了手腕上的表,心頭不由有些著急起來。

今天的覲見並不順利,他甚至連郭市長的麵都沒見著,在秘書那裏就吃了閉門羹。

陳秘書年齡不大,充其量也就三十出頭,不過架子倒是不小,有些不耐煩地聽自己說明來意後,就倨傲地對他說道:“郭市長很忙,沒時間見你。有機會我會向郭市長匯報的。”說罷就低下頭去忙他的了,連正眼都沒看自己一眼,讓馮曉華很有幾分下不來台,尷尬地站在那裏待了一會兒,隻得灰溜溜地自己走了。

從郭市長辦公室出來後,馮曉華算是想明白了,自己這麽一個小小的副鄉長,還隔著縣裏一級,根本就入不了郭市長的法眼。虧自己還自認為是個人物,指不定在別人眼裏,和螻蟻也沒什麽區別。

好在今天碰上了林辰暮,這又不由在他心頭燃起另一團火來。

說實話,剛開始時,他還真沒把林辰暮這個二十多歲的鄉長放在眼裏,潛意識中,還真有幾分在官塘和他一比高下的想法和念頭。可經曆了今天這一幕,他早就收斂起這些不切合實際的想法了。一個二十多歲的鄉長,背後還有大靠山,前途又豈是自己所能想象的?柳光全年齡大了,遲早要退,那林辰暮順理成章,就成了鄉黨委書記,自己以其去自找沒趣,還不如緊緊靠上林辰暮這條船,指不定還會有更大的發展。因此,他對於林辰暮今天的這場飯局,期待頗多,甚至可以拿病急亂投醫來形容了。

不過,林辰暮會不會隻是一句客套話?或許別人壓根兒就沒把自己放在眼裏?

想到這兒,馮曉華就輕輕歎口氣,心頭不由有些忐忑起來。

這時房間門被輕輕敲響。

馮曉華心頭一緊,不由得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難道是林辰暮來啦?

想到這裏,他的心猛地劇烈跳了起來,三兩步走到門口,剛要拉開房門,卻又收回手來,簡單拾掇了一下自己,又平抑了一下自己起伏的情緒,這才不急不緩地拉開房門。好歹自己也是一個副鄉長,最起碼的一些矜持,還是要的,可別讓人給看扁了。

不過打開門來一看,卻是一個三十來歲的漂亮女人,生得嬌小嫵媚,尤其是笑容,能甜到人的心裏,頓時就愣住了。

這個女人馮曉華認識,是市委招待所的副所長,聽說叫張瑜,昨天剛住進來的時候見過她一眼,不過沒什麽交道,馮曉華也沒往人前湊。別看別人隻是招待所的副所長,光是論級別不一定高得過自己,不過在市委招待所迎來送往的,不知道結識了多少達官貴人,又豈是自己這個小地方來的副鄉長能夠相提並論的?何況,市委招待所的所長,其實是由市委一個副秘書長兼任的,基本上的事,都是她這個副所長說了算。

馮曉華還沒反應過來,卻聽張瑜很是客氣地笑著說道:“嗬嗬,馮鄉長,實在是不好意思,讓你受委屈了。我已經批評過接待你的服務員了,這就馬上把房間給你調換到南樓去。”

南樓和北樓都是市委招待所對外經營的兩棟樓,不過南樓的級別比北樓來說更要高一些,而且不是有錢就能住的進去的,很多時候也是一種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這不用了吧?我就住一晚,明天就走了。再說了,這裏也挺好。”馮曉華有些迷糊了,不過卻也說道。

“嗬嗬,那怎麽行?就算一晚馮鄉長要是住不好,可是我們的失職了。”張瑜的臉上,慣例是甜甜的笑:“房間都已經調換好了,你帶上貴重物品就行了,其他的我們會有專人給您送過去,這是房間的門卡,請你收好了。”

馮曉華是徹底愣住了,他實在有些想不明白,張瑜為什麽會對自己的態度,來了過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甚至有幾分示好的意思。可自己這個窮鄉僻壤來的副鄉長,既無權又無勢的,又有什麽值得她來如此示好的?

“馮鄉長?”見馮曉華有些出神,張瑜又叫了他一聲。

馮曉華回過神來,尷尬的笑了笑,說道:“那就謝謝張所長了。”

張瑜就笑著說道:“沒什麽,都是我們應該做的。對了,林鄉長派來接你去赴宴的車子已經等在外麵了,馮鄉長你看是現在下去,還是等換了房間以後再去?”

一聽這話,馮曉華這才恍然大悟。雖說有些訝異,林辰暮的能耐,居然能連市委招待所都要賣他麵子,不過再次麵對張瑜的時候,心態卻又有些平和了,淡淡說道:“我這就過去,房間裏也沒什麽值錢的東西,就麻煩張所長讓人拿過去就行了。”

張瑜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似乎也感覺到了馮曉華態度上所發生的微妙變化,不過卻仍然是笑滋滋地說道:“那好,馮鄉長你跟我來吧。”說罷轉身蹬蹬朝外麵走去,製服裙下那鼓鼓的臀部蕩溢起誘惑的曲線,令人心裏一蕩一蕩的,馮曉華心頭不由就是一熱,不過卻也提醒自己,這個女人既然有本事能坐上這個位子,就絕不簡單,指不定是什麽高官不容染指的禁臠。自己還是敬而遠之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