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平步青雲

第272章 送機和接機

第二百七十二章 送機和接機

管良榮是上午回首都的飛機,整個團隊他隻留下了一個人負責和高新區這邊繼續協調溝通。進安檢之前,他還拉住林辰暮的手,語重心長地說道:“小輝啊,你一旦改變主意了,盡快通知我。事關數萬人的生計問題,必須要務實一些。”

“嗬嗬,謝謝管叔叔。這件事我一定會認真考慮的。”林辰暮微笑著答道。管良榮委婉地批評他太過於空想,不過他卻有自己的盤算。

以前的東江鋼鐵廠技術含量低,純粹就是一個勞動密集型企業,靠低廉的勞動力成本勉強存活下來。可到了後來,因為其產品沒有競爭力,加之原材料價格上漲,生產越多虧損越大,陷入了一個惡性循環。按照首鋼的並購方案,是能解決目前的困境,可從長遠來看,實際問題並沒有得到解決,完全依附於首鋼。一旦首鋼生產經營出現狀況,或是產銷量大幅萎縮,作為半成品生產加工車間的東江鋼鐵廠,仍然會舊疾複發。

因此,林辰暮考慮的很清楚,不動則罷,要動就一定要從根本上解決問題,讓東江鋼鐵廠從根子上就具備競爭優勢,而不是簡單的頭疼醫頭,腳痛醫腳。

見林辰暮態度很是堅決,管良榮輕歎了口氣,卻不再說什麽了。

正如他所說的,倘若不是蔡元峰發話,倘若林辰暮不是薑老的嫡孫,他根本就不會走武溪這遭。前些年,國內許多東西重複建設的現象極為嚴重,大而全、小而全的思想根深蒂固,就拿鋼鐵廠來說,類似於東江鋼鐵廠這種規模檔次的,全國就不下上百家,幾乎都是計劃經濟的產物。而現在,絕大部分經營都舉步維艱,極為困難,指望著首鋼這種大哥大去並購搭救的是數不勝數。

可以這麽說一句,隻要管良榮放出風去,保準還到不了第二天,各地盛意拳拳的邀請就能把他的辦公桌都給埋了,條件還極為優惠。哪有像林辰暮這種還挑三揀四的?

可他也不能說林辰暮就錯了。通過這幾天的接觸,他對林辰暮也有了深刻的認知,甚至能感覺到,當高新區的幹部提起這個年輕的領導時,那種發自肺腑的崇敬和欽佩,絕不是表麵上裝出來的。他現在也隻希望,有朝一日林辰暮能夠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亡羊補牢,為時未晚。

送走了管良榮,那邊的蘇昌誌也順利接到了國興集團的何瑋峰。

雖然林辰暮沒太大興趣,不過蘇昌誌這裏還是準備得很充分,不光是在接機口拉起了長長的條幅,而且還憑私人關係,從市政府借調了一輛豪華中巴。拋開17億的投資不說,光是香港國興集團這幾個字,就引發了他極大的興趣和關注。

執政一方,需要的不光隻是強大的背景和出身,人脈同樣很重要,畢竟不能什麽都靠家裏來張羅。如果多認識幾個類似於香港國興集團這樣的大企業,想要做點什麽都容易多了。

和蘇昌誌一同來機場接人的,除了高新區招商局的相關負責人之外,還有市招商局的一位副局長。不過他不是來和蘇昌誌搶單,而是得到了喬瑞華的指示,前來為蘇昌誌助陣的。有一個副局長壓陣,也能說明武溪方麵的誠意不是?

沒能見到林辰暮,何瑋峰多少有些失望,不過蘇昌誌親自來接機,還搞得如此隆重,也讓他是大感驚喜。在首都待了那麽多年,他當然清楚蘇昌誌的身份,即便比不了林辰暮顯赫,卻也是大有來頭,平日裏想親近都不見得能湊得上的。

可對林辰暮和蘇昌誌之間勾心鬥角的不合現狀,何瑋峰也有所耳聞。他很清楚自己此行的目的,自然不肯為了蘇昌誌就得罪林辰暮,因此,任憑蘇昌誌熱情洋溢,他的表情卻多少有些勉強,而且多次問及林辰暮,並表示希望能夠早日和林辰暮進行會晤。

蘇昌誌是哭笑不得,不得已,隻能給林辰暮打了一個電話,林辰暮給何瑋峰說了幾句之後,何瑋峰這才放下心來,笑嗬嗬地跟著蘇昌誌走了。

看了看時間,距離衛彤他們的航班抵達還有一個多小時,林辰暮索性就沒回市裏,而是在機場找了個咖啡廳,坐下來等著。機場的咖啡廳,環境自然算不上多好,不過卻算是鬧中取靜的好地方。

剛坐下,唐凝就從隨身攜帶的公文包裏,拿出一疊文件遞了過來,“林書記,這是我昨天收集的一些有關雅信地產的相關資料。”精致的乳白色套裙緊緊裹著她窈窕的身段,姿容亮麗,離了婚的唐凝,反倒是比之前更光彩照人、性感撩人了。

林辰暮微微點頭,其實雅信地產的情況,林辰暮比唐凝了解的更多。雅信地產在國內的知名度,就好比香港的和記黃埔,在全國許多城市都儲備了大量的土地。雅信地產的老總衛彤更是一身耀眼的光環,如果全都印出來,恐怕一頁紙都寫不完。

其實,雅信地產的第一任老總不是衛彤,而是衛彤的父親衛柏洪。不過雅信地產卻是在衛彤手上才發揚光大的。當然,更令人津津樂道的,還是她那不凡的家世。國人向來就喜歡八卦,沒譜的事都能傳得沸沸揚揚的,更何況原本就一直令人詬病和充滿了神秘感的***?

據上次交流的情況來看,衛彤對武溪的印象並不好,也沒有意願來這裏投資,這次卻突然改變主意,多半應該是楚雲珊給她打的電話。但令林辰暮有些好奇的是,這次陪同她一起來武溪的,會是些什麽人?如果都像是衛彤這樣背景的人物,還真是有些令人頭疼。

平心而論,林辰暮並不願意和這些人牽扯太多的關係,包括衛彤在內。這些人中就沒有善類,聞到肉味會趨之若鶩,可一旦有了什麽問題,卻是溜得比誰都快。和他們合作,要時刻提防著他們過河拆橋。

“林書記,就這麽把國興集團的項目交給蘇昌誌來負責,會不會有些不妥啊?”輕輕品了一口味道不怎麽樣的咖啡,唐凝不無擔心地問道。

“是有些不妥,光是東江鋼鐵廠的事情就夠他忙得焦頭爛額了,可我們人手實在不夠。唉,另一個副主任也不知道什麽時候能夠到任。”林辰暮就有些頭疼的說道。

“人選一直都還沒有定下來嗎?”唐凝問道。

林辰暮點點頭,據他的了解,就這麽一個小小的副主任,以前大家是趨之若鶩,可正因為有林辰暮和蘇昌誌在,又令許多人望而卻步。這灘渾水,不是誰都敢來淌的。

而想來的,不見得又真能來。大家不往裏麵摻沙子,卻也怕其他人來了會對他們的利益造成損害。尤其是蘇家,萬一來的人又是偏向林辰暮的,那蘇昌誌在武溪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總之,就這麽相互傾紮,這個副主任就一直空缺著。

“那陸主任呢?他也是副主任啊。”

“陸明強?”林辰暮微微一愕,又搖頭道:“你讓他去搞警務他在行,可要是搞經濟,那就是趕鴨子上架了。其實拋開成見,蘇昌誌這個人還是有些能力的,以其讓他在背後搗亂,倒不如充分發揮他的能力,讓他做點有意義的事情。”

唐凝就點了點頭。他們對於蘇昌誌的排斥,主要是源於立場和派係,認為他損害了林辰暮及他們的利益,很多時候,是單純的為了反對而反對。真要撇開這些來說,交給蘇昌誌的事情,比如說聯合政府中心,他就搞得是有聲有色的。

“那這次我們都需要準備些什麽?”唐凝問道。

林辰暮就笑了,“我也不太清楚。其實直到目前為止,我都不知道他們這次過來,究竟要考察些什麽?到時候順其自然的,不行的話,就當是他們來這裏旅遊了一回。”

林辰暮說的是輕描淡寫的,不過唐凝知道,事情絕不會如此簡單,否則林辰暮絕不會把她帶上一起了。沉默了片刻,唐凝又試探性地問道:“林書記,他們都說你要走?”

“走?去哪裏?”林辰暮訝異道。

“說是你要調去中央部委,這是真的嗎?”唐凝顯得有些小心翼翼的,畢竟在八字還沒有一撇的情況下,就擅自探詢領導的去處,是犯忌諱的。

其實,對於這種傳言,唐凝是不大相信的。林辰暮來高新區還不到一年,怎麽也不可能這麽快就又調動吧?除非是有人不希望他繼續待在高新區了,這才處心居慮地要把他弄走。

林辰暮是哭笑不得,他都不知道這些小道消息是怎麽傳出來的。說不定整個高新區的人都知道了吧?就說道:“是有這種意向,不過我還沒有考慮好去還是不去。”

這下輪到唐凝驚訝了,去中央部委,幾乎可以說是每一個領導幹部都夢寐以求的,畢竟那裏是天子腳下、權力中樞,眼界可不是偏安一方所能比擬的,隨便鍍點金下來,以後的發展都是不可限量。可怎麽看林辰暮意思,似乎還並不想去?

“其實在那裏工作都是一樣的,關鍵是看能不能用心做事。”林辰暮就沉吟道:“高新區許多事情才剛鋪開,說實話我真有些舍不得。但如果真的要走,我還希望你們能夠一如既往地做好自己的事。”

也不知怎麽的,聽到林辰暮這番話,唐凝突然有種想哭的衝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