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企風流

第158章 告密遊戲

第 183 章 告密遊戲

";嘀嘀,嘀嘀,嘀嘀”黃雲逸靠在**看書睡著了,被聲音吵醒了,拿過電話一看,陌生的電話,這麽晚了會是誰呢,估計是下麵那些人打過來向自己套近乎探聽消息的。黃雲逸沒有搭理,站起來整理了一下衣服,準備去洗澡要睡覺了,這幾天晚上一直睡不了好覺,現在塵埃落定,自然睡的著了,還是早點睡把,明天下午要『操』作民主測評的事情了,這個民主測評一開始,預示著華達的大麻將開始搓了起來,後麵幾天就是章書記交待的要忙的幾天了,隻是黃雲逸不知道要忙什麽,搓麻將是領導的事情,自己怎麽會忙呢?。

可這電話卻不折不撓的響著,等洗完早回來這電話還在響呢,黃雲逸沒有辦法,看在他不折不撓的份上接了起來,電話裏聽了好一會,才聽出來是物流中心的老林書記。老林書記似乎有急事情找汪老板或者章書記,可他們兩人的手機都關機了,打了一個晚上也沒打通,又不好去家裏找,所以就隻好找黃部長了。

看來老林真是有緊急的事情,光給自己的電話就打了70個,簡單的詢問了一下老林的事情,老林說電話裏麵說話不方便,能否請黃部長到某某地方來,我們一邊吃點夜宵,一邊聊。黃雲逸想了想,這個老林應該不至於就為了騙自己吃頓夜宵這麽晚給自己打電話把,應該是真的有什麽事情,所以也就答應了,打了個車去了這個某地方。

從這個地方出來,黃雲逸頭都大了,原來老林書記是想向章書記或汪總匯報鄭書記那邊活動的情況,找不到兩位老大,就隻好把前麵在華湖山莊的情況和黃雲逸說了個詳詳細細。這可是一個麻煩的事情,你找不到兩位老大,難道我能找到啊。而且這是黃雲逸有生以來 第 183 章 團公司副總裁,老林和當時華達的老總,還有集團公司一個副書記的關係滿好地,自己群眾基礎也不錯,本來是大家公認的提拔副總經理的候選人,而且這個候選人是那種等額選舉下的候選人,隻要不犯錯誤不犯法,就是穩穩當當的事情了。可後來還是跳票了,一跳跳到鄭書記的頭上了,她從辦公室主任變成了副總經理,就這樣一跳,把老林書記的政治生涯就定格在了一輩子的主任上了,定在了華達地中層幹部上了,讓許多熟悉他的朋友都幫他歎息,可惜了,可惜了。

當時可是這個笑麵虎在集團公司黨委會上提出老林作風不正派,而且說是群眾反映,他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調戲『婦』女。這可是老林的一個傷處,當初老林年輕追鄭書記的時候,可是豁出去啥都做的出,一次酒喝多了一點,加上心中又特別想她,在大家的調笑慫恿下,在酒精的驅使下,真地在大庭廣眾之下對當時的鄭主任動手動腳的開起了玩笑來,當時大家也沒覺得有什麽不好也沒覺得有多少過分,酒桌上這樣的情況這樣的玩笑雖然不是常有可也不是沒有,隻是當一個笑話而已,酒喝了真情流『露』嘛,而且大家都知道他在追她,所以也就隻是當一個笑話流傳。誰知道現在這骨節眼上,這個笑麵虎居然提出這樣的事情來,這不明擺著是找茬啊。當時雖然已經改革開放了,可作風問題還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啊,這樣一提不打緊,就把老林這最後的機會給提沒了,而上去的居然是他調戲的對象了,而且創造了曆史,成華雲曆史上最年輕地女中層幹部。

老林也就是因為調戲這件事情,受到了深深的傷害,出了

笑話,從而馬上和現在的老婆閃電結婚的。提拔被砸了之後,當時大家還開玩笑,這算是對她調戲的補償把,卻是大家都明白,肯定是這個女人和笑麵虎有了一腿,才讓笑麵虎在集團公司黨委會上提這種問題,也就是因為一直有笑麵虎在,加上老林的靠山副書記調走了,所以老林就一直呆在主任的位置上直到汪老板來。

“那娘們倒也厲害,居然請動笑麵虎出麵來和你們招呼。”老七倒是沒想到笑麵虎也會參加他們這個聚會,心裏還歎息著這個娘們還真有點狐勁,把這個老隻認好處的笑麵虎弄來給她裝門麵,隻怕著老娘們下的本錢不少啊,“我倒也奇怪,這老娘們怎麽還會想到你,這些年來對你不是冷冰冰的啊?”

“是啊,我開始也奇怪啊,剛才在華湖山莊我才想明白啊。那就說明老娘們已經沒多少人了,手裏沒什麽牌了。”老林撇了一眼老七。敲著桌子說,“我看這個娘們想在汪老板上去之前弄一下,我感覺隻怕事情沒這麽簡單。”

“沒這麽簡單?”老七奇怪的問,“什麽不簡單,現在華達哪裏有她老娘們說話的份啊,要和汪老板鬥,怎麽死的她都不知道。”

“先別管他們。現在問題是要借他們兩人鬥的空隙,給我們一個機會,我倒在想是否利用這個機會,能否弄兩個人上去。”老林書記皺著眉頭說。

“什麽啊?”老七聽他這樣說,有些驚訝,“兩個?你胃口也太大了點。”看來老林書記還想著他的徒弟小『毛』,希望也給小『毛』一個位置,可問題不是你希望就能希望地,而是上麵四樓那些人才說了算的。

說到這裏,老林書記最後毅然和老七分手。讓老七叫個出租車晚上跟著他,老七用這麽多年存下地錢投資了兩個出租車,掛靠在華達出租車公司,這幾年好好的賺了一筆。老七打電話叫正在路上跑車的夜班司機過來,這個車牌後麵後0088數字的=>書記的專車了。

坐在車上,老林書記給徒弟的家裏打了個電話,是徒弟老婆接的,徒弟還沒有回來呢。老林估『摸』著他還在會所裏和人鬼混,就讓他老婆等他回來地時候告訴他,老林今天晚上一定會過來,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和他商量,還讓老婆催他早點回來,但又交待不要說是他找他。

打完了這個電話,老林就馬上讓車去臨湖茶樓。這個地方是章老板的地方可是一個公開的秘密。拿出電話,本來想撥汪老板的,可還是停住了,給章書記打了個電話,章書記電話關機,一咬牙給汪老板打電話,也關機。打了好多次都關機,就隻好往臨湖茶樓奔去,到,了臨湖茶樓。一問服務員和韓經理,章書記今天不在這裏,老林不信,自己個一個個包廂去看,還真的沒有,倒惹得韓經理一臉的不高興,老林也沒時間和他解釋什麽,說了幾聲對不起,就出門想這下該找誰呢,突然之間想到了剛剛新官上任的黃雲逸,他可是章老板的徒弟,找他應該不會錯,再說了他還是黨宣部長呢。

看著黃雲逸埋頭想辦法的樣子,老林也有些焦急,神秘兮兮地和黃雲逸說:“黃部長,憑我的直覺,這個老娘們肯定要耍什麽陰謀,總覺得這個事情不簡單,雖然他們隻和我說了這次民主測評的東西,可我憑直覺,感覺他們應該還有事情,沒和我說隻是因為知道我一向和老娘們有些尷尬,心裏有些不舒服。”

“我看你還是盡快找到兩位老板,我親自向兩位領導匯報,請老板還是要堤防一下,這個笑麵虎可是出了名的壞東西,媽的,那老娘們也不是東西。”老林說的很激動,罵人的髒話也出來了,一想到那笑麵虎老林心裏就恨不得咬他一口,今天要是老娘們不叫笑麵虎來,自己還可能不會有這樣的想法。

黃雲逸經過考慮,假裝拿出電話聯係領導,打了不少電話,可都沒有聯係上兩位老板,隻好和老林說,要麽你先回去休息,我再想想辦法,一有消息我馬上通知,老林估『摸』著黃雲逸是不肯當麵給他聯係,不過能不能聯係上,都是另外地事情了,反正這一步自己已經邁出了,重要的是這一步,重要的是這個態度。

兩人分道各自回去了,回到公寓的房間裏,黃雲逸就給伊姐打電話,將老林告密的事情詳細的和伊姐說了,本來以為伊姐會象自己一樣感到驚訝,誰知道伊姐笑著說:“關機了?關機了那就是有事情了,你睡覺把,有什麽事情明天再說。”

“那老林說的那些,老林可是急匆匆地要老板防備啊。”黃雲逸看著老林那心急的樣子,似乎要為老板們分什麽樣的憂一樣,所以他的情緒也被帶動了。

“這種事情還不正常啊,不是和你說過偉人說過,黨內無派千奇百怪啊,正常的事情,老板們早就知道了,至於老林為什麽那麽急,你以後就知道了,睡你的覺把,明天一早你去章老板說一下,他怎麽處理你不要多事情。”伊姐似乎正在有事情,有些懶得和他羅嗦,聽黃雲逸還在咕嘟咕嘟,就說。“你還不相信我,姐什麽時候害過你了,很多事情說不清楚,隻有你經曆了才知道是啥事情,反正你今天晚上就不要再去找兩位老板了,睡你的覺,睡不著自己去玩,好了不和你羅嗦了,我有事情了。”說完就掛了電話。晾下黃雲逸一個人在房間裏發呆,既然伊姐這樣說,那自然就不去找兩位老板了,可要他睡,也睡不著啊,就是想不明白為什麽伊姐會不著急,老林會那樣的著急,,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就這樣躺著一邊想著一邊打開電視看著,居然不知不覺的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