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企風流

第181章 沒有搞定(下)

第三卷 初涉管理 第一百八十一章 沒有搞定(下)

人這樣調笑了一會,黃雲逸看小晴的情緒也回了過來那種脫虛的狀況下回複了一些,想了想就突然說:“小晴,那事情隻怕有些困難。”

聽了黃雲逸突然說起這事情,雖然沒說明白,可小晴也是天資聰穎的人,隻遲緩了一下就知道他說的是什麽意思,沉默了一會說:“你最近來躲著我是不是因為這事情?”

黃雲逸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不知道說什麽好。

“我就知道你肯定是為了這事情躲著我。”小晴幽怨的紅著眼睛說,不知道她是因為黃雲逸沒理她難過,還是事情沒弄好難過,突然用力的在黃雲逸腿上扭了一下說,“沒弄好就沒弄好拉,幹嗎要躲著我。”

“我,我還會再想想辦法。”黃雲逸想好了,還是要去和伊姐說說,正於章書記說的那樣,男子漢答應要幹的事情,就要想辦法去辦好,實在辦不好再想其他辦法,“我明天想辦法找伊主任談談,希望她能看我的麵子上能向你傾斜一些。”

“你們那裏情況太複雜了,10個人除了你和老徐、小李.:.其他人都有不錯的關係。”黃雲逸似乎在找推脫的理由,小晴在黃雲逸說話的時候,隻是幽怨的看著她,並沒有插嘴,“我估計不足,憑我現在的實力,還不能和那些人的後台比。”黃雲逸說這話的時候有些沮喪,小晴還輕輕的用嬌嫩的手撫慰了一下他有些爆疼的頭。

“我再去找領導,盡量能這次弄好。”黃雲逸心裏還是想著,就算這次不弄好,後麵一定要找機會把這事情弄好,哪怕自己這個部長不做了,“如果這次沒弄好,我們再想辦法,好嗎?”

黃雲逸的語氣似乎有些哀求的味道,小晴的心思似乎已經完全不在他的話語上了。眼神一直幽怨的看著他,淚水一直在眼框裏轉。任由他在懷裏撫摸著,黃雲逸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說什麽好,隻感覺到心裏疼的厲害,兩人就這樣輕輕地依偎著,偶爾黃雲逸才會輕輕的問,“你生氣了嗎?你難過了嗎?”

“傻瓜,你幫我找了這麽多領導我就滿足了。”過了好久。小晴突然從他懷裏直起了腰來,攏了一下頭發說,“你有這個心我就滿足了,不成功那是我們能力不夠。”

“你知道我為什麽一直不公開我們地關係嗎?”又過了好一會,小晴突然說,黃雲逸用疑惑看著她,這事情和公開兩人的關係有關嗎?當然又用很想知道的眼神看著她,點著頭意思說是啊,我很奇怪呢,小晴笑了一下。有些天真的說,“我在想,等你做了華達公司的副總經理,或者我做上了部長,我就可以放心的公開我們的關係了。”

黃雲逸聽她這樣一說,頭轟隆轟隆地就變的如笆鬥那樣大了:“副總經理?”

“我當上副總經理?那不是猴年馬月的事情啊!”黃雲逸反問,反問的語氣非常的誇張,他自己倒暫時沒有這樣的野心。自己這麽年輕就當上部長,已經很不錯了,人可不能吃著嘴裏的,放著碗裏的,還要看著鍋裏的,在黃雲逸看來,副總經理就是鍋裏的。雖然自己想要,可也地把嘴裏的和碗裏的消化掉了再說,不然現在就想著副總經理,萬一消化不良弄不好會得胃癌的。

“是啊,難道你不想?”小晴反問,那眼神似乎在說,可別告訴我,你從來沒想過,那你就太不上進了。

“說實在的,還真沒怎麽想過。”黃雲逸如實的回答。

“鄭雪民22歲。一個技校文憑就能當上副經理,你堂堂大學本科,碩士馬上就出來了,現在27歲就已經當了兩年公司中層,難在你30歲的時候就不可能當上副總經理嗎?”小晴似乎在給著未來,“你當了副總經理,在華達你就有了話語權,就不會想現在一樣,連弄個科長…”看著黃雲逸難過的眼神,小晴停住了沒說什麽。

“30歲做副總,不是沒有可能,可希望也不會很大。”黃雲逸不知道怎麽了,似乎有些官迷心竅地自言自語的說,自己的規劃是在前做上集團公司中層副職40歲之前做到集團公司中層正職比自己還心急,比他提在了

“那還是你當上部長的幾率大。”黃雲逸心裏想著這事情,嘴上無意識的說了這樣一句話,“我在集團公司什麽人也沒有,要再上一個台階,比登天還難,你看華達有多少烏眼雞盯著這有限的幾個位置,我可是沒打過主意。”

黃雲逸說的是心裏話,小晴卻滿不在乎地說:“當然是你幾率大,我現在連個科長都當不上,你部長出馬,都費了這麽大的勁也沒有一點效果。”

“汪老板遲早要升上去做副總裁的,章書記接他的位置,他們遲早會給你留個位置的。”小晴一下子似乎成了集團公司的李總,想當然的笑著指點著華達的江山,“你是章書記的好徒弟,汪老板的得力幹將,要

能力,要才會有才華,要學曆有學曆,要人緣有人緣司和廳領導麵前都掛了號,你說,你還升不上去,誰能升上去?”

黃雲逸啞然,是啊,按照這個情況,自己30歲不當上副>真有些對不住自己了,真有些對不起領導,真有些對不起觀眾,可經過這次科長事件和剛才那極度地身心痛苦之後,黃雲逸似乎有點明白了一些道理,有些事情是不能想當然的,有些事情也是不能提前預測的,隻能努力不能預測,可這話又不好怎麽和小晴說,隻好默然不作聲音了。

兩人又合著這個話題說了一會玩笑,小晴這才又象小偷一樣溜回了宿舍,黃雲逸也拿著衣服去浴室衝了一個澡,在熱水中衝刷了很久,這才緩回了一些力氣,有些無奈中筋疲力盡的回到到宿舍仰麵躺在**,直到不知道什麽什麽時候睡著了。

第二天,黃雲逸就找了個方便的時候,和伊姐說了自己的想法。

聽了黃雲逸的話。伊姐苦笑著盯著他,許久都沒說什麽。黃雲逸也是硬著頭皮,反正伊姐姐這裏自己也不說什麽虛偽的話。

“我就說說。”黃雲逸看著她為難的樣子,心裏又有些不忍讓伊姐為難了,就違心的說,“她纏著我,我隻好找你了,你不要太放在心上。”

“你的事情我能不放在心上嗎?”伊姐笑著說。雖然有些疲憊,可也有些疼惜的看著精神狀態不怎麽好地黃雲逸,“你這兩天臉色不怎麽好啊,要注意身體了,不管什麽事情,都要控製好自己,熬夜也好,忙工作也好,都要注意身體,知道不?”

“難度比較大。你要有心裏準備。”伊姐見他點頭,也就沒說別的,就和他談科長地事情,“現在出現了不能由我控製的因素了,早知道我早定好算了。”

“這些人這麽深的後台啊?”黃雲逸聽伊姐這樣說,心裏卻有些奇怪,既然有這麽深的後台,怎麽前麵就沒用起來。老早好用起來弄個公司中層副職當當啊,現在一個小破科長,用的著下這麽大的本錢嗎,“你都控製不了的因素,那至少也是上麵地上麵的人?”

“一個科長,用的著弄這麽深的水啊,你爭來我搶去的。”黃終於把心裏的話還是說了出來。不過說完了之後自己又有些尷尬了,今天自己可也是來說情的啊。

“你是不在乎,可你怎麽也幫人家說情啊。”伊姐瞪了他一眼,“憑她的能力,有你的人情,是可以破格提拔。”

伊姐剛說完這句話,汪老板就叫她過去了,臨出門的時候回頭和黃雲逸說,“你說地我記住了,你的事情我會用心的。但能不能弄的成我真的不好說,不是姐不給你麵子。”黃雲逸有些紅著臉點頭表示知道。回到辦公室,黃雲逸有些奇怪,伊姐怎麽沒有象章書記那樣給自己上政治課,也沒有問自己和小晴的關係。去她辦公室的時候,黃雲逸還作好了向她坦白一切的準備,現在她居然一點都沒有提起,這是一個奇怪地現象。

一個星期之後,總經辦的調整終於出來了,任命了兩個科長,沒有具體分工,反正就隻是科長,小晴自然是沒有弄上。

為了這個事情,伊姐還不好意思很久,說黃雲逸第一次找她辦事情,就沒個他辦好,害的黃雲逸更加尷尬了,都窩在辦公室好幾天沒有出去。

小晴似乎早就明白了這個結果,情緒並沒有受到多少影響,每天依然還是笑嘻嘻的忙著工作,有時候也會來李琳這裏串串門,為了避嫌到黃雲逸裏麵的辦公室的時候,她都會拉上李琳一起進來。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著,接著就是過年了,自然是舉國上下,公司內外一片喜氣洋洋,不管效益好還是不好地單位,年終總有一筆不菲的獎金,黃雲逸作為公司中層又主持部門工作拿的獎金也不少,年底的各種購物券和卡也多了起來。

作為一個部門的負責人,也忙著準備一些東西該孝敬的去孝敬一些,再一次溫習了上次伊姐現場教自己送東西的那些技巧,一輪實踐下來,黃雲逸對送禮技巧熟練了很多,雖然沒有象武術宗師那樣練到收發自如,但也能做到基本能應付了事。

公家的冰敬炭敬弄好了,就輪到黃雲逸自己個人對領導們的孝敬了,還好下麵各家單位也有不少的孝敬,黃雲逸這裏湊到一塊,那裏拿出一些,基本上搞定還略有些盈餘。對於那些特別重要地,黃雲逸還專門請伊姐給予指點,忙呼了將近半個月左右才把該送的送了,該請吃飯的請了,當然該收的也收了。

今年是師姐第一次在美國過年,黃雲逸給她郵過去一個很大的禮包,都是中國特色的東西,大部分是過年用的東西,希望師姐在美國也能過一個溫馨的中國年。

這天很晚回到宿舍,看著李琳她們宿舍的燈還亮著,就走了進去,屋子裏隻有李琳一個人在收拾東西,她準備提前回家過年

一個月的探親假。

“小晴呢?”黃雲逸見小晴這麽晚了還不在,一邊幫李琳搭手收拾東西。一邊問她。

“還不是和你一樣,整天不在宿舍。年底了該走的地方要去走走把。”李琳嘲笑他似的說,“這不還是你教她的啊,現在怎麽師傅找不著徒弟了。”

“那你呢?”黃雲逸幫她把箱子用繩子捆好,喘著粗氣說,“你就沒學一點?”

“我才懶得學呢。”李琳還是那個樣子,黃雲逸也沒說什麽,兩人閑聊了一會。黃雲逸這才回去睡了。

年前地一個星期裏,大家倒是都無所事事了,要做的事情早就做好了,沒做地事情也不急了,都放到年後去把,現在大家也舒緩一下情緒,準備過一個和諧美滿喜氣洋洋的年。

借著這幾天有空,黃雲逸去師姐的房間裏幫她收拾了一下,突然想起師姐走的時候交給自己的存折,讓自己去看看房子的事情。前天些天給她打電話的時候,她還多次提到,說美國這邊這幾年地房子在不停的漲價,估計國內後麵幾年房子肯定也會漲,讓黃雲逸趁著現在買一套。

正在他想著這事情的時候,江南大學的師兄叫他一起去看他給小舅子新買的房子,幫忙設計設計如何裝飾。

去那房子一看,黃雲逸還有些喜歡上了這個叫江南春苑的小區。在華達公寓不遠處,江南大學旁邊,依山環水,其實離華州湖的直線距離也不遠,小區建設的也不錯,是江南大學一個三產單位開發的,一部分分給老師。師兄也分了一套160平米的。另外一部分用來做商品房賣,也算是為江南大學賺點外快。

問了一下價錢,3888塊一平米,師:).以打個九五者,黃雲逸有心想買一套,反正師姐那十萬塊錢放著也是放著,還是聽師姐買一套,算是如她說的。給她投資把。

晚上給師姐打了個電話,把情況和她詳細的說下,師姐極力勸他買,還讓他給幫她也買一套。看來她在美國呆了幾個月,有關經濟思想變化很大,她覺得未來幾年房價肯定大幅上漲,這三個月下來她還在那邊跟著電視台的記者賺了一筆工資,在每個兩家中文報紙上寫連載也賺了一點錢,湊起來也不少,就想著準備用這筆錢郵回來投資,實踐一下在美國學到的經濟學。

黃雲逸也不知道怎麽的,就聽了師姐的,將自己在高盈那裏買基金的錢,和存折上地錢加在一起,居然也能湊上個七八萬。師姐給他的存折上有10萬,第二天她還從美國匯了2美金到黃雲逸的存折裏麵,按8。多的換算,也有16萬,這樣加上居然湊夠了30萬,這可是黃雲逸手上第一次拿這麽多錢,還真有點成就感。

這樣,黃雲逸用自己和師姐的名義貸款買了兩套130平米的房子,本來師姐的貸款還比較麻煩,但她給銀行地一個朋友打了個電話,情況也就解決了。師兄還大跌眼鏡,這個小師弟怎麽一口氣就買了兩套,經黃雲逸再三解釋,師兄才相信那是師姐托付的,這樣一來師兄就釋然了,曉春這樣的人不要說買兩套房子,就是買十套房子也沒問題。

把這個事情弄好,也算是了拉師姐的一個願望,不然每次打電話過來都要嘮叨這件事情。可過了兩年之後,黃雲逸才真正的佩服師姐的遠見,自己這3000多買進來的房子居然漲再賣,隻怕自己所有錢加起來也隻能買一個廁所了。

一個年,就這樣在大家無聲無息的來來往往中過去了。

黃雲逸按照公司的安排,在年三十晚上和年初一要陪鄭書記到下麵去慰問了一下堅守崗位的人。自己單位慰問完了,集團公司領導也選了幾個點來意思意思地慰問一下,這兩天不停的忙碌著從車裏拿東西遞給領導,再由領導遞給堅守崗位的同誌們,看著還在機坑裏搶修車裏的師傅們,黃雲逸心情平靜了很多,原本的孤獨和寂寞感都沒有。

年三十和初一加班之後,後麵就不用再加班了,尤其黃雲逸這種部門。年初一下午和年初二,黃雲逸選了幾個人,到他們家裏拜年,這一天半下來,包開門紅的紅包都包出去不少,象汪總、章書記和伊姐家裏小孩的紅包都是600的,還有幾個老鄉什麽的也都去跑了一趟,年初二晚上呆在宿舍,整個宿舍就隻有他一個人沒有回家,一下子又有些不習慣起來,不過看著宿舍後麵不遠處正在裝修的江南春苑,黃雲逸心想明年過年就可以不在這裏過了,可以在屬於自己的房子裏過了。

既然有了家的想法,突然之間很想家了,雖然今年中間回家過一次,可黃雲逸終於還是忍不住回家了一趟。